鉴昆仑 一百五十七章 记梦新面月方形 跛看为好日上舍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单觉真那意思要离开这家至尊客栈,他才能说自己真实的想法儿。孔佳娇说:那么你我就这样出了?和她们一起吃饭啊?

  这话很有意义,一语多关。至少三种意思。第一就是大事儿角度说那意思你敢离开这里那是自己找麻烦。第二那就是不管怎么样也是成亲结婚泡池去和他们一起吃着算干什么的,你是不是该顾及一下我的感受。第三我已经说了我爹和赢总管要来了你不能不管不顾和这些打得火热,忘记了主角是太子爷杨广。

  单觉真那是聪明人一听这话他却说:我那意思啊。就是我下去一次把饭菜亲自端上来,咱们两个就在这里吃。我顺便和那些来的新朋友们打个招呼。所以我不想让这里的伙计跑上爬下的。也能表示我对你的敬意。一举两得。

  孔佳娇说:恐怕不是吧!你是想借故离开我的视线和他们偷偷说什么吧?我佩服你的反应能力。我已经说了我会和你一起死心塌地的过日子。安安全全带你离开大隋帮助你成为国王。可是你处处防备我。就像防贼一样。好让人难过啊。

  司马冰冰一回头说:嘻嘻嘻这妹子好口才,这样吧!我提议去吃饭的。太子爷就陪着你,等我吃完了饭。我饭才给你们端上来,免得因为我说话了破坏你们的夫妻恩爱。总而言之我也没啥重要的事儿。女土匪试着当一次丫鬟也算有一种新感受。太子爷就别移动金身大驾了。我们晚上不想谈重要事情,就想吃晚饭以后啊提前赶往苏州。就走啦!听见了吗?等我把饭菜端上来你们慢慢吃,我们连夜赶路就走啦~~!免得你吃醋啊!也免得我们刘在这里碍眼。

  然后的然后呢祝你做个好梦,明早醒来貌若天仙。夜里做梦要记住梦见一个四四方方的月亮。再见啊!

  说完话转身就往下走。孔佳娇说:你给我站住!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梦见四四方方的月亮呢?你在讽刺我吗?

  司马明珠说:我妹妹就是随口一说。你不必在意。

  司马冰冰说:大姐我可不是随口一说的。人家的暗器就是月亮弯弯。她不就是秦吻月老前辈的高徒嘛~!秦吻月老前辈就擅长使用月亮当做暗器。还能把方桌切掉一个角。弄得方桌都不四四方方了。那才显示出真功夫来的。有其师必有其徒啊。嘻嘻嘻!我一想堵着嘴的感受我就想笑啊~——。大姐你说将来她会不会也那样儿啊?

  闻德光说:夫人不可以开这种玩笑的。秦吻月老前辈那是大姐大姐夫的干姥姥。你注意点儿啊!

  这时候孔佳娇脸憋得通红,用手一指司马冰冰着急的说:你你你要是不是司马明珠的妹子,今晚上你就别想活着下楼了。我要你的命!你骂我还嘲笑我的师父!

  司马冰冰说:看在都是七拐八拐的亲戚的面子上啊,我就不和你计较了。我相公也说我了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要不然你以为我就那么好惹啊!打你这样的十个八个都到不了我的面前。你就别发威了。

  说完话就往外走。孔佳娇说:你给我站住不许你走!

  司马冰冰头也不回的说:我不怕大隋秘书省。告诉你我的官职比你大多了。我是骠骑将军的一品诰命夫人。我没让你给我下跪你就便宜了你。你当我真是女土匪啊?当今圣上还在太子能把我如何!我在长安由骠骑将军府。我们有官印!你的职位差远了。你以小犯上该当何罪?我比你爹官都大!赢总管见到我都得施礼!你算个什么!你要不信邪咱两去官府看谁能把谁抓起来!你凭什么命令我站住啊!

  司马冰冰这样一说。孔佳娇没词儿了!又开始在屋里转圈了。因为司马冰冰说得对。确实人家比她官大得多!比他爹的官职也大。官大一级压死人啊。闻德光的将军职务一直都保留着呢!毕竟朝廷还是杨坚说了算啊!如果再说下去那真是以小犯上了。只能憋气窝火绕圈了。

  这时候三个人出了上房。就听到屋里说:原来这个司马冰冰官职这么大啊!我还以为她就是司马明珠的妹子呢!

  孔佳娇说:你可以下楼了。我的官小职微我爹也官小职微。管不住人家你现在有机会往上爬了。你可以和将军夫人去谈军事秘密了。我管不着你了。你自由了。

  单觉真说:你这意思是她有权上表当朝皇帝?

  孔佳娇说:是的闻德光是骠骑将军秘书省从二品有权直接见皇帝。但是你放明白点儿,闻德光可是废太子的人他的后台已经没了。但是那个司马明珠很厉害她的师姐是太子妃。我惹不起她可是真的。

  单觉真说:这个我清楚。我就是不知道司马冰冰是一品诰命夫人。她为啥这样官大属于一品大员啊?

  孔佳娇说:太子爷为了拉拢闻德光为他效力,所以亲自表奏万岁封了她一品诰命夫人,比她男人官都大!因为女人不用上朝不用给实际的权力。但是官级大得很一般的官员见到她都要磕头施礼这是规矩。所以我啥也不敢说了。气死我了。这是什么制度啊!!你得可以自由走动了。她比我官大你离开我的视线去和他们谈什么我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去。秘书省和太子爷也没法怪我。我不用担责任了。去吧你下楼弄点吃喝来我也饿了。中午就喝了两杯酒肚子还是空的呢。

  单觉真说:好好我马上就去!

  三个人刚要走出客栈的门口单觉真就跑步追了上来。说:三位慢走!等等我她不阻拦了。把责任都推到你们身上了。就放我下来了。

  闻德光说:呵呵我们有什么责任啊!我的官职是空的。我也不怕你笑话。我有职无权啊!

  单觉真说:我知道你的情况。我在上面面对她没法和你们谈条件。见谅吧!我不想让大隋朝知道咱们的一切安排我只好借古搪塞。你们不要生气。到时候离开这里到苏州找个刚秘密的地方再谈吧!

  司马明珠一回头说:我的太子爷那个女儿说的是真话。他真的喜欢你我敢保证她绝无二心。她是死心塌地想做你的皇后和你白头偕老。她不会出卖你或者你的国家。她只是不想让你有危险。你应该真心的对待她。一旦出了大隋朝到了你们的国家。她就一个人了中间还隔着很多国家。大隋啥时候才能兵进于阗那是遥远的事情。杨广用的是远交近攻战略拿她送给你当人情的。绝不是搜集你们的军事情报用的。她的身份和你的妃子没法比你不用看她恶心。她是真心对你好。

  单觉真说:多谢指点。我会对她好的。但是我无法让她当皇后。她毕竟是汉人。

  司马明珠一笑说:我也是汉人我男人也是汉人,就是在危难的时候能用汉人,等到享福的时候就把汉人忘光了?就你这个做法谁愿意和你打交道啊?你爹你娘都是你们本国人有本领帮你吗?你娘是皇后是本国人他们不就被抓了就是下场嘛!你看当今大隋皇帝如此强盛,他的皇后也是少数民族不是汉人,人家不照样当皇后。高昌国的大妃不也是突厥人当了皇后!到了你这里你就必须找一个你们国家的女人当皇后?这叫什么狗屁道理呀!

  单觉真说:说的有道理!那么我就重新考虑。改变一下观念就让她当皇后了。

  这时候听见后面说:司马明珠大姐我真感谢你你为我说了这么多的好话。

  司马明珠一回头原来是孔佳娇也追了过来。司马明珠说:不用谢。就这样吧!我就是不愿意看到男人欺负女人。你怎么下来了?

  孔佳娇说:我在楼上往远处看,我爹和赢总管已经来了。就在前面。我想还是下来和你们在一起比较好。免得赢总管说三道四的。

  司马冰冰说:那更好!你看着吧那个赢总管来了他是不是得给我施礼!

  话音刚落这些人往大街上一看,果然赢行利夫妇和孔多学三个人来了。司马明珠想打招呼。司马冰冰说:大姐别理他们!看他们怎么办。

  果然赢行利三个人迎了上来一起作揖然后说:下官参见诰命夫人!见过骠骑将军。

  司马冰冰说:诸位大人免礼!有话请讲。

  司马明珠心里想他妈的我就没这派头儿!早知道这样也弄一个大隋的官职。这样多威风啊!

  赢行利说:下官例行公事要和这位于阗国太子爷谈论一下正事儿。请您行个方便。

  司马冰冰说:好啊。我也请诸位大人赏脸等我们吃完饭以后再和你谈公事。请三位楼生稍等片刻!如何呀?

  赢行利说:遵命!您请!

  于是五个人离开至尊客栈走向了旁边的至尊酒楼。曹黄符早就等在门口说:哎呀你们终于来了!那个姓刘的跛足老头儿夫妇也在里面,就等着明珠你呢!我爹让我找你我看官人儿来了我没敢过去。

  司马明珠说:他们的头发黑啦?

  曹黄符说:大丫头你还别说真有效果,就这几天我看他们的头发根儿都黑了,但是头发中间和末梢还是白的。没全部变过来。他们说是来淮安找一个女的叫什么孔佳娇的女的。听说来了扬州就追了过来。

  孔佳娇说:你说的姓刘的跛足老头儿和我师父一起来?哎呀真是太好了!司马冰冰啊你还敢骂我不?我比你官小。但是我师父不当官那可不怕你了。

  司马明珠说:你也真是的过去的就过去了。还让你师父打我妹妹吗?要不是我妹妹说不定你现在还在楼上,没机会知道你师父来了。你不说感激我妹妹你还记恨!

  孔佳娇说:你不知道你妹妹说那话差点儿憋死我。我现在就是随口一说。我刚才看见我爹给她行礼。我心里难受啊!你就让我说一句吧。

  司马冰冰说:我本来无恶意。我说去吃饭吧我也没摆架子耍威风。那是你拿出秘书省的官腔儿来了,不让他下楼我看着就憋气!我说让吃饭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儿我本来是好意。可是你呢一举两得威胁我们。我能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

  闻德光说:算了都过去了!今天是人家的好日子。你就别恶心人家了。这位孔大小姐!闻德光表道歉了。算我们两口子怕你了。怎么样啊开心吗?

  孔佳娇说:不开心!骠骑将军打我一个嘴巴给我一个甜枣吃。你真绝!你再说两句更好听的我就开心了。

  闻德光说:可以知你早日当上皇后,比我们两口子官还大,子孙满堂富贵万年。

  孔佳娇说:嗯!这还差不多!就是比你夫人强!

  司马冰冰说:呵呵好日子是吧!那就不和你做对了。就当施舍你了!祝愿你的儿子和你家太子爷一个模样。将来也当皇帝。你心里舒服了吧?

  单觉真说:我听这话怎么别扭呢!

  闻德光说:吃饭吧吃晚饭就不别扭了,见到你家太子妃的师父,你怎么称呼啊?再者说了你刚才见到你岳父了你怎么不说话呢?

  单觉真一笑说:我要是说话了就得给你的下官行礼我就比你低两等了。我妻子就看着我更生气,你们夫妻就更威风,为了让我妻子未来的皇后在好日子,少受点而委屈。宁可我失礼也不让你们得意到家。

  闻德光说:哈哈哈呵呵。太子爷我不是说你啊!我打姐夫齐召比你可强多了。他从来就计较这个。我们经常说从来就不讲究礼仪。他也不能我当将军我也不拿他当领导。平等相待从来就不觉得别扭。那才是好领导没架子!不像你斤斤计较。那么多愁善感的。

  单觉真说:他和我怎么能一样呢!他多轻松啊没压力。我带表一个国家的面子。那不是我贪生怕死不敢得罪大隋朝。那是因为我我有重任在肩我死不起!还有父母等着我解救我要是死了谁去救他们啊?我不得不小心翼翼的活着。我还有理想我要让我们的国家摆脱贫困,我也要解救受苦受难的百姓我没办法洒脱。我师弟现在就是转着玩儿回家探亲那么多人帮助他。我怎么和他比呢!我很抑郁他很快乐。我是逆境他是顺的不要不要的了。他还有一个好夫人武功卓绝还有你这样的人才忠心耿耿。我有什么呀!来了一个舍一一合作还是从前的仇敌我能不多加谨慎吗?我要兵没兵要将没将我不是拉架子。那是我乱死无头。看见我老岳父了我在想大事儿忘记了说话了。你偏偏拿这个调侃我。雪上加霜你真不让我喘气儿啊。

  闻德光说:舍弃烦恼吧。快乐起来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