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六十章依赖图我候机修 三方一心鼎仙儿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吴忠说话遭到了两个人的反对。有点儿老羞成怒说:两位这样说我可以,但是两位合谋欺骗自己的亲人不说实话是不是很虚伪呢?

  沧浪客说:不虚伪。问我已经托人把往事告诉她了。

  说完这句话用眼睛看看司马明珠然后又说:但是她毫无反应。我何必逼迫人家如之何呢。除非传信的人有口误。具体怎么样我不知道。

  胡天莹说:别说有口误,就那几句话。我孙女又不弱智怎么会说错呢。恐怕是你自己看中徒弟不认亲外甥女这么些年,人家才几天不来认你你就如此模样。长者风范何在?你是不是该问心有愧呢?

  司马啸林说:我受伤严重奄奄一息,无法照顾我大孙女儿。那是有实际难处啊。等我见到她之后她又在寻找齐召我当时打听了,我大孙女说了自从老余把他外甥女送去太行山,就一次也没见过他。我当时就想如果告诉孩子老余是他姥爷。孩子会怎么想?还不如不告诉她免得想起伤心的过去。有这样的姥姥姥爷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啊!反而会让她内心压力更大。所以我决定不告诉她真相。这有什么可虚伪的呢?你怎么不让你女儿姓吴啊?彼此彼此而已谁也别说谁。我办的事情不光彩我现在承认我压迫我儿子娶了她女儿。我儿子闷闷不乐整天泡在酒里浑浑噩噩不好好练功,以至于强敌来临就不堪一击。这个责任在我身上。就是因为我想回复大晋朝苦无良将我想用儿女关系和老余交好。我以为他能帮我。但是我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我决心不再提及往事。但是老余耐不住寂寞————他看我孙女势力很大对他冷落了。他就没脸没皮自动巴结我和他和某什么呀?我到什么时候都承认这是我的亲孙女。我敢作敢当。绝不虚伪。至于他老余怎么样~~呵呵他是他我是我啊!

  沧浪客说:呵呵老怪物你倒躲清闲了。一退六二五。我呢被阴阳五行教追杀好过你半点儿吗?我把孩子带在身边不是给她带来危险吗?我知道我师父不是什么好人,我也知道宇文化及家的大儿子三儿子好色成性。我怕毁了孩子的一生。我硬着头皮去求雄震东。我根本就不认识人家。我有多难你知道吗?我和旧主人动手为我外孙女找了婆家。我每年都去看她三次只是没路面而已。我是怕我总去看人家怀疑我不信任人家反而不好。我没法把她送进宇文成都的府里因为人家哥三个没分家!我现在巴结她了吗?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你要是真心对她好她现在缺钱!你有很多钱你怎么一毛不拔呢?我之所以告诉她这一切不是为了巴结她,我收到了宇文顺足带来的口信阴阳五行教占了你的觉舍。咱无法兼顾我说话她又不信任我,还有可能认为我在用计谋。我没办法只好先告诉她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我那天告诉吴忠了,觉舍丢了你女儿被抓了。他信吗?他根本就不信我说的话。他认为我在调侃他。我说阴阳五行教不是好东西那意义是深刻的。人家还准备攻取天水呢!但是我这样说有人信吗?老怪物你信吗?

  司马啸林说:我当然不信你。你还想把我徒弟砸死呢我为啥要信你?

  吴忠说:我也不信你。你说话不如放屁。你还告诉我拿了曹青蛇家的丹药给我老婆治病呢!结果你都干了什么?你说我女儿被抓你就是在泄私愤诅咒我呢!

  沧浪客说:外孙女你看看是不是这回事儿。谁也不信我啊。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这个副教主在这你不信亲自问他!我想砸死华剑主他死了吗?我当时对宇文成都是这样说的“徒儿啊你不要下手太狠最少留他一条活命。”但是到了你们嘴里我就百口莫辩了。我越是解释我就越没人信。反倒不如随了你们的栽赃。吴忠你赶紧问是不是你女儿被抓了!

  单觉真说:他说的都是实话。我确实抓了天红梅席元亮。想要些吴老前辈。当我追上你们的时候正好遇见我师父昆仑神坯,从蓬莱归来他教训我说我做的不对。我师弟齐召能帮助我。我这才先找齐召摸摸底细。刚开始我不知道齐召是我师弟我才占了觉舍。抓了天红梅。

  刘一宫说:臭小子你也是昆仑神的弟子?这就好说了我相信你和闻德光的论调了。不找你的麻烦了。

  秦吻月说:老头子快吃饭吧这几天瘸着腿比谁跑的都快。我也饿了我要吃饭了。徒儿啊没事儿啦你可以嫁给他了。

  吴忠说:真没想到你老家雀还说句人话。好了算我错怪你了。老怪物你也该放血了你孙女缺钱最需要粮食。你应该主动把钱拿出来。还等着孩子们求你吗?

  司马啸林说:呵呵我用你们操心啊装好人啊?我早就在陇西收购粮食呢。已经派人运往西域。就你们知道?你们都不是好人所以我不告诉你们我干什么呢。我已经购买了四千万担粮食运进了军营三万五千人吃一年绰绰有余。我自己的孙女我不心疼用你们教训我啊?

  吴忠说:你要不说谁知你想依赖贪图什么呢。大家还以为你要把你的一切送给你姑爷曹黄符呢!我不怕你讨厌我。我有啥说啥。单觉真你把我女儿放了没有?

  单觉真说了:早就放了。我们兄妹被司马明珠打败了我当时就把你闺女姑爷都放了银票也还给他们了。司马明珠已经派遣他们去了长安接管觉舍准备让他负责接管孤儿,他们夫妇先回突厥去接孩子去了。临走的时候我妹妹的公爹还送了他们一个很大很高的玉石梅花。高高兴兴的去工作了你就别惦记了。

  吴忠说:那好吧我就不着急了。就等着维修了。我没事儿了。你们聊你们的我吃饭。

  胡天莹说:司马明珠你赶紧告诉你姥爷我们没有传错话。我好继续吃饭。

  司马明珠说:姥爷人家没说错话。是我自己想不开。一下子很难接受您。现在好了三方面都透彻了。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了。还是先吃饭吧。吃完饭我还有事呢~!

  司马和平说:你还有啥事儿啊?

  司马明珠说:我去做一个大锅做一顿神仙饭。请大家品尝。现在我有粮食了无后顾之忧了。请大家吃饱饭啊。

  司马和平说:大丫头你那个神仙食物还有没有啊?

  司马明珠说:还有就是没带在身上。在齐召那里。您想弄点吃?

  司马和平说:没带在身上想吃也没地方找去呀。

  司马明珠说:此言差矣!你要想吃我去找。我们亲家母有那天在树林里换衣服我看他的包袱里有很多。我可以卖个面子给您去找。

  司马和平说:不是姑姑嘴馋啊。我是想呢以后要传宗接代我这身子骨太差。你明白吧?

  司马明珠说:我明白!马上就办!我说那个我相公他大师兄啊。给点仙儿吧!

  单觉真说:你是想要昆仑山的干粮啊?包袱就在上房放着呢。我过去给你拿!你说要多少?

  司马明珠说:姑姑你要多少?千载难分过期不付啊。

  司马和平说:不用太多看着给点就行。能吃一个月过完满月就没事儿啦你说呢?

  单觉真说:还是我说吧这东西呢是这样要是没粮食吃。当饭吃半月吃一次就行。一次半斤。这就是用量。要是用于滋补就用铜鼎煎汤服用每次三钱。多了也是浪费。不是我不舍的。

  司马明珠说:你你就给一斤半啊!剩下那半斤我要!我卡你们最少有十斤呢!

  司马和平说:大丫头你还是别打劫了,那一斤半都送我吧。你家不是还有吗?你看看我公爹也是元气大伤身体不好。明白姑姑啥意思吧?

  曹叶牧说:我没什么!只要我孙子健健康康的我吃不吃都行。都行!都行!

  单觉真说:既然如此我就多送点儿。送二斤!

  孔佳娇说:原来你有这样好的仙儿啊!那还有我爹呢他正好赶上了。还有我师父师伯呢。也应该孝敬吧?你要是把我师父和我师伯哄高兴了,一个人就能当一万人!那可是万人敌。

  单觉真说:我这一眨眼就是五斤啊!师父师伯你爹每人一斤。我马上去拿。你们大家先吃我去去就来。不如我把他们三位也带来。你同意吗?

  孔佳娇说:别问我我官小职微。你问诰命夫人吧!她才是大官只要她一句话他们三个人不想来也得来。

  司马冰冰说:这里就我官大真高兴啊。那你就去吧说我请他们三位过来。

  单觉真和孔佳娇离开酒楼去请那三个人了。

  闻德光说:这才看来三方会谈是要正式开始了。刘姥爷今后做什么打算啊?

  刘一宫说:我从济南赶往京城到了华阴县六合彩的护法就拦住了去路。说实话我本来是想看我儿子儿子媳妇去的。没想到他们半路上拦住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我的。我到了里面一看他们全哭了,说我弟弟归天了。我当时就脑袋嗡了一下傻了!意料之外啊!到了养尸地我一看那就别提啦!我检查了一遍身上确实有水无心的毒药但不是致命的!只是皮肤外表烧伤,但是体内的毒素真正的致死原因我不知道啊。我在他身上并未发现后腰有被打的痕迹。但是他们异口同声说就是和阴阳五行教决斗就弄成这样了。我已有水无心的毒药我信以为真了。方寸大乱我就进了京城去找熟人儿打听啊!打听到了人家说阴阳五行教的教主死了就剩下两个副教主了,副教主去了胶州。我追到了胶州但是没有后来一打听说到了淮安。我这一路追到扬州啊。就想报仇。现在看来白忙了。这个刘合可不好对付。我也在想他在皇宫大内我进去找他也不方便。他每年都出来一次要妍粉钱。我就等他自己送上门来守株待兔。我想了我儿子是当官的我不能因为他就大闹皇宫。还是等他在外面解决为好。他每年秋后就出来敛财一到立冬就回皇宫交差。全部走的都是官道。打听他的行程易如反掌。我们老两口对付他,他有九条命也不够用啊!我就是这样打算的。我不但要命而且要钱把妍粉钱我也吞掉送给我干女儿当见面礼。说到办到。

  (本章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