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六十二章出坐聊拍门只来 梦钻走节操指墙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吴忠说一番宏论,赢行利点头说:吴先生高见,我等领教了,有一事不明请赐教!为啥女国必须给钱呢?为什么不能用离间计让南蛮攻打女过呢?

  吴忠说:其中自有玄机。人有礼仪道德。天地亦有伦常妙在自然善胜敌者不与。庄子曰:女禹之道有圣人之德无圣人之材。玄牝之理。道者万物之奥也。

  赢行利说:我听不懂啊!诸位以为如何呀?

  雄业鹰说:我听得懂这是说按照自然的规律行事。女人当家做主的国家,那叫有国之母这可长久,不可以采用攻击的手段。

  赢行利说:原因何在?

  雄业鹰说:有国之母者,和汉高祖刘邦的吕后专权不同。必须是女人作为国王出现。这和母仪天下是两码事。老子曰:小国寡民。这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当权的国家,在伏羲氏之前就是那样的国度。那是一种象征叫做以慈为之天将救之。不可以兴兵攻打。道理很简单欺负女人不算英雄好汉。像吕后那样的专权乱国那不属于以慈为之天将救之的范围。那叫错乱阴阳。女国出现在大隋的西南方正应坤卦为老女,为大腹其色黑主死门。一旦攻伐其国主必有灾殃。这就是天道!

  吴忠说:小伙子你说得真好,年纪轻轻居然通晓易理天机。后生可畏呀。出去坐坐我和你聊一聊啊?

  雄业鹰说:多谢吴先生厚爱。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沧浪客说:且慢!吴脑瓜你这是做什么呢?好话不敝人,避开人群去私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吴忠说:没有见不得人的事情,我只是想问问他我女儿最近的状况而已。我在这里说家常耽误大家聊国事觉得不太适合。就是你心怀鬼胎,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沧浪客一笑说:如此说来。你请便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酒楼。赢行利说:司马明珠太子爷太子妃很高兴派我们来呢,有一件事通知你国家在给你制造一面金牌但是还没有制造成功,封你为齐国夫人。封你相公为齐王。但是没有俸禄然后金牌制造成以后颁发。可以听调不听宣。这样你们就有资格和于阗国商谈合作的资质了。等过几天制造完毕就连官印一起给你们送到苏州去。这意思就是让你们在苏州做好准备设摆香案正式受封。好了我的话说完了,意思也传达到了。我就不打扰了我们要告辞。

  司马明珠说:这就走啊?不再聊一会儿了?三位大人慢走啊!我就不送了。

  赢行利一笑说:呵呵留步吧!我以后还要仰仗齐国夫人多多提携啊。下官告辞了。

  说完话转身也走了。司马冰冰说:大姐你也名正言顺了!成了齐国夫人了。就是杨广这小子他妈的太抠门儿,不给俸禄。我才五十担俸禄糊弄小孩儿啊!有名无实。这个王八蛋啊!

  孔佳娇说:诰命夫人你这样说不合适吧?司马明珠没实权谁还有实权啊?要钱她富甲天下,要兵马有二十万大将几十员。男人是齐王听调不听宣这是什么待遇呀?靠山王杨林都不敢听调不听宣啊。要是听调不听宣就是海外天子的待遇啊。

  司马明珠说:别说啦我连寸土都没有只不过徒有虚名而已。他们两口子捞了外快很高兴这倒是真的。到时候我还得设摆香案给他们磕头在我头上耍威风罢了。呵呵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祝你们新婚愉快。你们也赶紧入洞房休息去吧。要是再不走别说我们要拍门直入要闹洞房了!

  单觉真说:我欢迎你们从这里出去到我的上房坐着聊一聊。不着急休息。我这救我父母的方案还没着落呢。

  司马冰冰说:那你就钻进梦里去找吧。我们现在帮不了你。

  孔佳娇也没打岔儿她这一说梦想起她师父来了走过去说:师父师伯去我们的新房坐坐吧!

  刘一宫一抬头说:司马啸林老弟我的住处呢?我自己去办吗?

  司马啸林说:老兄这是什么话啊!你和我住在一起走走我带你去看看。

  说完话站起身来拉着刘一宫就出了酒楼去了客栈。秦吻月说:这该死的老头子!就不会自己弄间房啊?和老怪物住在一起我怎么办啊!

  胡天莹说:呵呵老姐姐你就委屈一夜和我住在一起吧!难道离不开老头子了吗?

  秦吻月并不回答而是对她徒弟说:娇娇啊从今后嫁人了。要懂得节操。不要任性。好好辅佐太子爷智利国家勤政爱民知道吗?母仪天下那是很难做到的。要注意呀。

  胡天莹说:老姐姐你当过皇后吗?要有什么节操啊?要是明君自然就勤政爱民何须老婆提醒啊!要是昏君像商纣王那样什么样的皇后也提醒不了啊。不但无法提醒弄不好啊烫手挖掉眼睛啊!姜桓楚女儿就是那样的结果。

  秦吻月说:你别插嘴了。我不愿意听你说这个。我徒弟可不是姜桓楚的女儿。我知道你当过几天妃子。你在我面前卖弄什么呀!要问我什么是节操啊?告诉你墙就是节操!有墙挡着别人看不见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就是节操了!别在大街上下三滥都让别人看见就是节操。我就这样教育我徒弟你管不着。我就舍不得我家老头子碍你什么事儿啊。你还能做梦钻进去呀?

  胡天莹说:哎哎你这人真是的。简直不可理喻。好心当成驴肝肺了。

  单觉真说:原来这位胡女士在宫廷里也做过妃子。请问有道吗?

  胡天莹说:什么胡女士啊。我都七十三岁了该当你奶奶了。小伙子想救你父母是吧?我有办法。

  单觉真说:请您说所我听?

  胡天莹说:你先化妆改扮混进都城找人挖地道。从下面钻进去准备好普通人的衣服给你爹娘换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来了。这样免得受制于人。要是你带兵打进去人家把你父母绑在城头要挟你自杀,要不然就杀了他们你会更难做那样的情况对你极为不利。

  单觉真说:我手下没人啊!

  胡天莹说:手里有神仙食物没有啊?

  单觉真说:还有五斤!

  胡天莹说:简单你送我半斤我指点你一条明路。

  司马冰冰说:呵呵胡老太太真有你的。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了。确实可行啊!

  曹叶牧说:胡大姐这事儿可以交易。你和他谈吧!大家都是聪明人嘛!但是我可不负责出来后的安全性!

  曹黄符说:不用五斤你就再给二斤我就接了这活儿了。不就是挖个地道两天!你找一家距离皇宫最近的客栈就行了!我保证让人无法发觉。

  单觉真说:您真能办到?

  曹黄符说:骗你是孙子!保证两天完工!你干不干吧?只要你找到关押的准确地点就行。剩下的我来操办。我这是看你很大方说给就给了一斤半。你是个痛快人我愿意帮你。

  单觉真说:那可太好了。我就减少后顾之忧了。我先付钱啊?

  曹黄符说:不用!我信得过你。等我们把这一斤半吃完了以后给也行。胡老太太的介绍费我不负责你看着给吧!挖墙洞指哪挖哪准确无误。

  司马明珠说:太子爷大师兄你看看我姑父这人多好啊!我这里人才济济啊!等我们拿到金牌大印咱们写成书面材料。然后你再给。到时候我派人去负责迎接你父母出狱保障绝对安全。

  孔佳娇说:司马明珠大姐你出来一下啊!我有话说。

  司马明珠站起身来就到了外面,紧跟着孔佳娇也出来了。到了大街上一看四下无人。

  孔佳娇说:大姐你可得帮我啊。

  司马明珠说:怎么个意思啊?

  孔佳娇说:他那三个妃子必须帮我除掉她们。要是也和他父母关在一起的话就是最佳时机。你要做得天衣无缝知道吗?

  司马明珠说:你这意思是带走他父母之后,不带走他的妃子是这个意思吗?但是这样做舍一一就不卖力了。那三个都是他的人。要是不救出来这个单觉真会怎么看我呢?

  孔佳娇说:中那是我问他有没有小孩儿,他说没有!看见她们三个就恶心你也听见了他怎么会对你不满意呢?

  司马明珠说:妹儿啊!你太天真了女人爱上男人就傻了吗?你不是疏密省的嘛!他嘴上一套心里一套。你不知道吗?他和我说了什么和当着你的面说的不一样啊。他对你的戒心就像防贼。他说你是汉人你没听见吗?

  孔佳娇说:正是因为我听见了。我才请你帮我嘛~!大隋朝不知道他有什么!我想请你用一下你的情报组织帮我摸一下底牌。我师父还是干姥姥呢这点儿忙你不能不帮我吧?

  司马明珠点点头说:可以我马上就办。我马上就派人飞鸽传书派人去于阗把一手材料拿到,到时候我请你一起看。我够朋友吧。到那时候再商量对策你意下如何?走吧进去吧!

  孔佳娇说:行啊就依你。到时候你别把我忘了!

  司马明珠说:放心吧啊好歹咱都是老乡,总比那三个外国女人亲近我不会吃里扒外的。我不是那种人。

  说完话司马明珠和孔佳娇就回去了。司马明珠说:二妹夫飞鸽传书通知军营,让闻山带着他妻子雷蓓娜化妆改扮潜入于阗王宫把他们的一切材料传过来。一切材料主要是关于太子单觉真都有什么的材料。马上就办。

  闻德光说:好啊!马上就办!太子爷今后就别撒谎了啊!!

  单觉真说:呵呵给我下马威了!可以以后保证实话实说。不撒谎啦~~!最好帮我把我父母在押的具体位置告诉我。我看舍一一是不是撒谎了。拜托了啊!

  闻德光说:好啊都是聪明人才好办事啊!你们聊我办正事而去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