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七十三章 青口福见请来打 过游漫游鎏金猪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显摆蒲牢盾之后要看看单觉真的乐器是什么宝贝。

  单觉真说:我这宝贝是家产,轻易不给别人看。

  司马明珠说:那么你们的师父昆仑神坯那个石头柜子里的宝物,就没送给你几件儿?

  单珏珍说:亲家母这里有外人。这个边威力啥来历咱还不清楚呢!说不定啊就是敌人派来的。你看他那个样子男不男女不女的。一看就不像好人。要多加谨慎。等到了岸上把他打服了必须问他的口供。

  边威力说:相见即是有缘,何必出口伤人呢?在码头上我说了几句抱不平的话。你就怀恨在心了?

  单珏珍说:我越看你就越觉得你像黄婆教的人。要不然死皮赖脸的追着我们干什么?

  边威力说:没告诉你吗?顺路!请清楚了?顺路而已。黄婆教是你们的敌人?

  司马明珠说:黄婆教与我们无关!你不要自作聪明。那就不说废话了。咱们上岸就以武会友。

  说完话司马明珠向江面上看了几眼然后说:马上就该到了。做好准备吧。我原本以为镇江是在江北。谁知道原来是在江南岸。要是上岸后拼命地跑晚上就能看见太湖了。

  古龙说:太湖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就是一片水。

  边威力说:你这人真缺乏感觉。太湖的石头都充满灵秀。那都是有生命的。你真缺乏情趣儿。看你长得像个笑面佛,谁知道你心里是个木头疙瘩。遗憾啊~

  司马明珠说:你肯定是有情趣的人了!那好你说说苏州有啥好地方?太湖这么美为啥隋文帝杨坚不把国都迁到苏州来?

  边威力说:好地方当然有最好的地方就是试剑石。孙武子的点兵场。凡是剑侠要不去苏州看看试剑石那就是终生遗憾。我看你背后也有一把剑。剑柄很古老剑鞘却很新。能否拿出来品鉴一番啊?

  司马明珠说:先别说我。你说你是琴剑双绝的。你的剑在哪里?

  边威力说:剑既是心,心就是剑。我的剑在我的心中。

  司马明珠说:多多少少吧~~有点儿味道儿。只会耍嘴皮的功夫可不行。谁都知道人剑合一,以炁御剑的传说。但是那是传说懂吗?我看见过一本书名叫一剑镇神州。上面说一个大侠“一剑就是一剑就这一剑不可思议的一剑无招胜有招了”纯属他妈的屁话。故弄玄虚其实他一招也不会就是嘴皮子会玩儿悬念而已。看你这文绉绉的模样都晚秋了还拿把扇子。为说风凉话准备的吧?

  边威力说:你们这些人啊怎么总是挖苦人呢?就不会说点儿让别人听着顺耳的话?

  单珏珍说:当然会说啦!那的看和谁交流!田忌赛马的规矩。上等对上等,中等对中等,下等当然是对下等了。你要改变这个规矩呢那你就刑徒!刑徒懂吗?就是改了这个规矩取胜了的人,那是受过刖刑的。必须在猪圈里吃过猪粪装疯癫才有机会活下来,改变这个规矩。

  边威力说:你的嘴好厉害啊!就像青口!

  单珏珍说:青口你说谁呢?我这是青口福。听说过青口服?看见过青口福?

  边威力说:我说的青口那是青面獠牙的那张嘴。那就叫青口!那叫遇上鬼啦!

  单珏珍说:俗!啊俗!简直是俗不可耐。我说的青口福那就是有一个人中毒啦。嘴唇发青啊说不出话来了。我看你离这个程度不远啦!你要不要享受一下这个福分啊?要不然咱们马上就打?过来打。

  边威力说:呵呵一个女人家总是打打杀杀的,这样不好吧?三从四德循规蹈矩,相夫教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那才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不如外国女人温柔贤淑。中华之耻辱啊!甚莫大焉。我说他相公你也是啊仪表堂堂娶了一个样的女人,就是有蒲牢盾可以显摆你也光彩不到哪里去。你怎么就不管管你的夫人呢?你也会算命对吧?你老婆不是辛亥年出生的吧?为啥就这样猖狂呢?

  司马明珠说:业鹰老弟~辛亥年出生的女人有什么说道吗?

  雄业鹰说:看来这个边威力也懂一些数术。歌诀是这样的“金猪何必强猖狂,蛇猴相会树头亡。土狗木虎夫何在。时对孤鸾舞一场。”我给你解释一下啊:“就是说女人啊要是辛亥年生人辛亥就是金猪,尤其是女人总是会争强好胜的。很要强一旦得理不让人但是呢金寒水冷,虽然成器但是也就是一时猖狂而已。要是到了流年是蛇年或者是猴年就会有上吊自杀的可能性。这就是蛇猴相会树头亡。要是到了狗年戊戌年或者甲寅年拿酒克夫,就有当寡妇的可能性了。鸾凤齐飞本来成双,但是孤鸾就只有一个了这样的女人克夫啊又名叫做孤鸾煞。”

  司马明珠说:大姐我明白了。这小子真是找打啊!居然敢说我们亲家母是克夫的女人。绝对不能饶他。

  古龙一笑说:这位老弟边威力是吧!你真有涵养啊。不知道你今年贵庚啊?但是我告诉你我妻子不是金猪更不是辛亥年生人。你是辛亥年生人吧?看你这貌相鼻子旁边法令上面这颗黑痣。我告诉你你要是男人就是对女人始乱终弃的那种人。而且内心淫荡寻花问柳之徒。看你的眼神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也有一说“两眼水汪汪必定遭人诓。”地阁削尖老无所依那是必然。你服不服啊?

  边威力说:好好好!说得好个个能言善辩见多识广。废话少说不用等上岸就在此动手吧!我就挑战你了。打女人不算本事就打你了。我让看看什么叫琴剑双绝。

  说完话用手指在舱板上用手指画了一个宝剑的形状,向后用手一抓画的宝剑形状的剑柄。拿了起来就一把木剑。他这样一做船底马上就漏水了。汹涌的江水如同喷泉相仿佛。大家毫无准备啊。尤其是司马明珠她也就是会个狗刨。这要是船沉了那可真是太危险了。吓得脸都白了。这时候距离江岸至少还有一百丈远呢!什么轻功也无法跳上岸去。

  单觉真说:哎呀这小子他妈的坏透啦。我在水里可不行啊你们谁来救我啊?你们说我是不应该跑到上面去?

  司马明珠说:闻德光业鹰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太子爷你说话啊?

  说时迟那时快顷刻间就已经灌进了半槽水裤腿都湿了。船老大一翻身跳进水下那意思要堵窟窿去了。众人惊慌之时这个边威力把包袱往肩上一背。随后大喊一声用木剑深深插入船底就听咔嚓一声大响。随后说了一句“呵呵你们喝鱼头汤用鱼头汤淹死你们。”然后用脚发出内力一跺脚把渡船整个就一分为二。这些人个个自顾不暇啊。纷纷落入水中。

  先说司马明珠身上金银很多三口宝剑体重太大了。就会一个狗刨儿。进了大江大浪简直就是没顶之灾啊!江水不断地往嘴里流啊。一冒头儿一冒头儿的灌水冒泡了。

  再说雄业鹰这算个有大本领的他生活在海岛上水上功夫很了得!一手抓住司马明珠一手抓住船板。硬是把司马明珠拉倒船板上来。甩了一下头发上的水说:大姐抱住这块船板千万别撒手啊!我去救她。

  说完话雄业鹰就去追他媳妇去了,效果还行把媳妇揪起来让她趴到背上奋力向江边游去。人家是彻底脱离危险了。

  司马冰冰和司马明珠差不多也都是池塘的狗刨身上金银很多,根本就玩不转。呛了几口水。就发晕了。幸好闻德光还不错反应很快借力打力把另一半渡船打碎了几块扔给司马冰冰一块。这才幸免于难。

  再看古龙确实是条龙一手抓着单珏珍一手作战,这时候古龙拿着蒲牢盾一只手对付琴剑双绝边威力。虽然他有实力而且实力很强。但是拉着老婆就落了下风了。这个边威力招招进逼行动自由而且洒脱。嘴里还说:你看看你没法狂了吧?有种你撒手和我放手一搏啊!

  男的太子爷单觉真也不乐观他虽然内力雄厚也会闭气,但是不自由手里拉着孔佳娇一刻不敢放松。孔佳娇连狗刨都不会啊!那是中原人不能随便下水汤就去洗澡所以孔佳娇根本就不会水。单觉真无法帮助古龙作战。只能眼睁睁看着妹妹两口子险象环生。

  这个边威力说:金猪家两口子你要求饶,我就放过你们!求饶啊!和我叫爷爷我就不动手了!

  古龙说:你放你娘的屁!大丈夫宁死阵前不死阵后。大不了一死了之。小子你就出手吧!别等着爷爷我缓过来要了你的狗命!

  正在这时候一条大海船逆流而上,眼看就到了眼前了。船头上站着一位,不是别人正是齐召!司马明珠一看!简直是在做梦啊!赶紧大喊:大男人救命啊!我在这呢!

  齐召先是一愣顺着声音看去果真是自己的妻子抱着船板向下漂流呢。二话不说。纵身一跃跳向船板。两脚似挨着船板的同时一弯腰一只手拉住司马明珠的一只手。运足了内力然后一挺身一扬手就把司马明珠抛向了大海船。同时双脚发力向着大海船纵跳过去,这个速度要比司马明珠飞行的还快。首先落到船的甲板上了,一伸手就把司马明珠抱在怀里了。

  齐召说:怎么样啊?没事儿吧?

  司马明珠说:有事儿!你赶紧放下我我要吐!你赶紧救妹妹和闻德光!

  司马明珠说完话就从嘴里往外吐脏水了,哇哇的吐了好几口脏水。话都说不出来了蹲甲板上直哆嗦脸色铁青。

  齐召一看闻德光和司马冰冰没在一起也是顺水漂流。但是解救司马冰冰不能这样干啊!毕竟是小姨子搂搂抱抱不合适啊!这时候闻德光说:大姐夫你还犹豫什么呀?赶快救冰冰上船啊!我还撑得住不要管我啊。

  这时候那个叶灵花和雄阔海也都来到了甲板上。看这阵势二话不说分头下水男女分工就把闻德光和司马冰冰救上了大船。

  司马冰冰也是和司马明珠一样蹲着吐脏水了。脸色铁青。闻德光说:大姐夫你大师兄遭难了!你救不救他?你看那三个人还在水里打斗呢。你过去帮忙吧!我是旱鸭子有心无力啊!最怕水了!

  闻德光说完话一屁股坐在甲板上闭着眼睛。勉强没吐。

  叶灵花说:他大姐夫你说话咱们打谁!哪个是敌人那个是朋友就等你一句话了。闻德光啊我儿子呢?

  闻德光睁开眼睛说:你儿子是龙淹不死的他已经上岸了。带着你儿子媳妇早就安全了。你放心吧!大姐夫你就去打那个拿木头宝剑的的那小子!这小子损透了!抓活的我好好收拾收拾他!!快去呀!

  齐召说:好!那就是他了!说完话脱光了膀子手里拿了一枝单耳戟嘴里叼着一枝小戟。纵身跳进江水。故技重施比船快得多!这时候眼看古龙危在旦夕了。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单珏珍的的眼睛都闭上了死死抓住古龙一只手不放!那意思简直就是要死在一起了。

  齐召到了之后也不答话上去就是一戟正好打在木剑之上当时木剑就打折了。齐召一只手拍水把头一甩那枝小戟就打了出去。并没想要死的!而是打对手的肩头。打的那是精准。当时就听哎呀一声。边威力就已经负伤了。用手一捂肩头就把小戟拔了下来反手打向齐召。齐召一张嘴就用牙齿把自己的暗器接收回来了!紧跟着就是一掌!但是再看边威力一个猛子扎下去踪迹不见了。四外看看烟水茫茫找不到边威力的任何影子。这时候雄阔海和叶灵花已经把三个人救上了大船。

  司马明珠脸色也好好转了。裤脚上还在流水儿呢!

  司马明珠说:爹呀!你们怎么来啦?

  雄阔海说:我们商量好了是来漫游长江看看镇江鎏金猪。特意赶来的。幸好遇上了你们。怎么回事儿啊落水了也太不小心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