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七十四章 蕊依蕊鹰请月得 有虫九重一龙声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一场水战江面行,逆流而上趁天风,夫妻重聚全身冷,阔海灵花救古龙。

  说道是齐召找不到对手只好游回到大船把武器扔上大船。水花一翻一跃而起跳上甲板。

  叶灵花说:辛苦了我姑爷!赶紧换衣服吧!水里很冷啊!我刚才下去一次感觉这水太凉了。赶紧着你和他大姐一起换衣服去别冻坏了。

  这话说得很亲切。司马明珠一笑说:干妈!我包袱里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没有衣服可换啊。害得麻烦您找几件干衣服给我们大家都换换。

  齐召说:弟兄们好!等着啊我去拿衣服去都穿我的衣服吧!把湿衣服都换下来。

  齐召说完这话进了船舱。叶灵花说:你们几个女的跟我来去藏里面换衣服去。

  男女分成两组都换了衣服,把湿衣服都拿出来晾晒了。正好也已经晌午了落水的这些人都换了衣服。彼此相视一笑。

  齐召说:这位和两昆仑拉着手的仁兄怎么称呼啊?

  古龙一笑说:在下姓古名龙字善武。你说的那个两昆仑是在下的妻子。不好意思啊!见笑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齐召说:大师兄!你们家名花有主了。何必还在海滩上调侃我们夫妻呢?

  单觉真说:在胶州海滩上那时候我们家名花还无主呢!不算是调侃你。都写你出手相助救了我们。

  闻德光说:那个可恨的琴剑双绝他怎么跑了呢?

  齐召说:你要我抓活的我就没有痛下杀手,用暗器打伤了他的肩头,我刚想抓他他一个猛子扎进江水里就不见了。很遗憾啊。我对水里的勾当也不是很熟。那个认识谁呢?

  闻德光说:自己报号说叫琴剑双绝边威力。谁知道是真是假啊。这家伙下手太突然了。当时我以为他还会继续调侃下去不过是打嘴仗罢了。结果他竟然把船底弄漏了。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如何自保。没敢出手因为我不会水。便宜那小子了。差一点淹死在长江里。真是人不该死比当有救啊!我说单觉真啊你找的那个船老大去哪了?莫非和这个琴剑双绝是一伙的吗?怎么一直都没看见船老大和水手救你们啊?那个是自己人吗?

  单觉真说:我只是看了标识对了暗号。谁知道是不是自己人啊。没法考察啊。我们落水了我妻子根本就不会水完全是旱鸭子。我自己也不会水一只手拉住她死死不放自顾不暇啊!要是再有一盏茶时间没人救我们。我看我就要归位了。

  当时我一看船进水了我就命令水手下去堵窟窿也没来得及出手。看来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先立于不败之地,为自己的安危着想。我看我妹夫还行真像一条龙。但是我妹妹太拖累人了。

  古龙说:既然是夫妻了生死与共啊!我眼看就支持不住了。这位兄弟把那个琴剑双绝给打跑了。好厉害的功夫啊。用嘴打暗器真不多见。

  齐召说:雕虫小技啊不足挂齿!他要是不和你战斗我也没那么容易得手。他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呢。我算捡了个便宜。战胜他是你们夫妻的功劳啊。

  单觉真说:师弟真会说话!让人听了心里舒服。我说怎么这些人都死心塌地跟着你呢。不居功自傲啊。师弟这次你不是出海了吗?怎么把船开到这里来了?会算计?知道你夫人有难了?

  齐召一笑说:差不多吧!都是师父他老人家告诉我的。说“出海之后到了长江口要逆流而上救人于危难之间。”但是他没说是我老婆。更没说是你!所以一进长江口我就站在甲板上了我看看到底谁有难啊!我早就做好准备救人了。说来也怪事儿。已到长江口就变成了东风。这一路水简直太顺了。到了现场才知道原来是你们。走吧咱们还得吃饭啊!

  单觉真说:那还得上岸啊我的马匹兵刃还有大家的很多东西都在另一条船上。上岸再说吧!赶紧靠岸啊!

  齐召点点头说:那好!我马上通知靠岸!

  说完话齐召找到雄阔海说了要靠岸。大船撤下风帆靠拢在长江南岸。搭上跳板大家成群结队下了大船到渡口去找装载马匹的船。但是踪迹不见!根本就没有。

  司马明珠说:看来是人家有预谋的啊!咱们都上当了!

  正在此时旁边树林里有人喊:大姐呀我们在这呢!马匹武器都在这儿!!

  大家扭头看过去看见雄业鹰穿着一条大裤衩子正朝着边喊呢!

  齐召带着大家走过去一看果然树林里拴着很多匹马还有很多包袱。旁边站着六七个人一动不动。

  雄业鹰说:大家好都没事吧!这些家伙想把马匹武器都偷走,结果被我们两个都抓住了点了穴道。都站岗呢!他们都是黄婆教的人。我已经审问过了。大姐夫你怎么也来了?

  齐召说:我是来救他们的有高人指点啊!好兄弟辛苦你了!大功一件啊!

  如玉露说:就我不合适!到现在衣服还是湿的!你们都换了干衣服了。也给我弄两件干衣服吧太难受了。

  司马明珠说:兄弟媳妇大功一件啊!等一会儿吧大姐给你买新的!买什件儿新衣服。大家上马去镇江好吃好喝好衣服啊!走了!

  雄业鹰说:这些人怎么办啊?

  齐召说:上至下派他们不干也不行。放了吧!

  闻德光说:没那么容易!把他们身上的钱搜出来!每人踹他们一脚然后再放!

  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里距离镇江非常近一抬头就能看见。

  闻德光说:大姐夫你是继续坐船还是上岸和我们一起走?

  齐召说:当然是和你们一起走。让他们老夫妻走水路吧!我早就厌倦了出海总算上岸了。肯定跟着你们一起走。我看这里马匹很多随便给我弄一匹我就和大家一起走。

  拓跋荷美说:还有我呢!我也不坐船了我玩够啦!船上的东西不好吃啊。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走。

  这样一来只有雄阔海和叶灵花乘船离开了,剩下的继续骑马进了镇江。

  司马明珠说:我问过我爹了说是来看鎏金猪的?鎏金猪在哪呢?

  齐召一笑说:蕊依蕊鹰请月得。就是鎏金猪。

  司马明珠说:听不明白!你们大家岁听明白了?

  闻德光说:我听明白了!蕊依蕊鹰就是杂货铺的鎏金猪。那是两个女人一个绰号都叫鎏金猪。船上不是说了嘛!辛亥年生的就是金猪。克男人的那种女人。请月得就是一种规矩。杂货铺的雷九星知道吧?没有月亮武功就倒退。把这两个女人请来当月亮用的!

  司马明珠说:原来如此啊!果真是鎏金猪!也就是说这两个女人就是在没有月亮的时候保护雷九星的护法对吗?

  单觉真说:不是这样的!鎏金猪可不是护法!据我所知鎏金猪那是雷九星的女人的称呼。那是杂货铺老板娘。具体什么模样没看见过。

  单珏珍说:哥哥你说那个琴剑双绝边威力是不就是鎏金猪的其中一个呢?我也看他像女扮男装。

  古龙说:那绝对不是鎏金猪!之所以人家叫鎏金猪一眼就能看出来。全身上下都很胖穿着金光闪闪的衣服,鼻孔朝天大胖脸就和老母猪一个模样。大肚子。穿着华丽身体肥胖。但是武功奇高。那才是鎏金猪呢!那个边威力比我还瘦怎么能是鎏金猪呢!那是一对双胞胎姐妹一个模样啊一个体型外人分辨不出来的。所以才一个绰号啊!

  单珏珍说:这两只老母猪那么难看啊?为啥雷九星娶这样的女人当老婆呢?这样丑陋的女人有什么看头儿啊?

  齐召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雷九星的武功都打不过她们二人组合。这样的高人还没兴趣,你对什么才感兴趣呢?

  听说这两个人就住在镇江。我想去领教一下她们的武功。看看到底有多高。

  司马明珠说:我的大男人啊!你可千万别去呀!咱惹不起呀!鎏金猪打得过雷九星,古曲老爷子还打不过雷九星,四十招就能打败你大师兄啊!何况你呢~~!

  单觉真说:是啊师弟你最好不要以卵击石啊。你的内功和我差不多招数都一样的我在四十招就败给了古曲。我觉得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何必去找麻烦啊?

  齐召说:我也没想去。但是师命难违啊!这是师父交给我的任务。必须和鎏金猪比武打败他们。否则我家就会有血光之灾。我迫不得已不能不去呀!师父说了一旦我离开大隋这个杂货铺必定向我的家人动手。到时候不打败他们我就后患无穷啊。你是不知道我家和杂货铺的恩怨啊!

  古龙说:去就去我帮你对付鎏金猪!算我一个!不行咱两个一起上!我们和杂货铺也是死敌。大哥你也一起上咱们三个打两个也未必就会输。

  单觉真说:这问题不简单啊。要是雷九星和这两个女的联手咱们三个也是白送啊!我就不明白了那个雷九星为啥不和这两个女的在一起呢?

  古龙说:这个我了解!是这样的这两个女的都是雷九星的师妹。雷九星看不上这一对姐妹因为太丑。迫于他师父的压力不得不敷衍。没有所谓的真情实感。这对姐妹也知道但是就是放不下她们的大师兄雷九星。那确实是死心塌地的爱。但是双方达成了一个协定很奇怪那就是“没有月亮的时候可以让雷九星出去随便。”其它时候那就得听这对姐妹的了。所以我爹总是选择在没有月亮的时候去找雷九星的踪迹报仇雪恨。至于说为啥是这样具体情况咱不懂啊。所以蕊依蕊鹰请月得。所谓得就是有月亮的时候得到丈夫雷九星。明白没?

  司马明珠说:明白了也是更不明白。这是啥规矩呀?你说那意思就是没月亮的时候。雷九星可以随便活动找自己喜欢的女人吗?这个时候鎏金猪姐妹就不管他的人身安全了对吧?这也公平哈!她们姐妹的武功路数如何呢?

  古龙说:人家的功夫叫做有虫九重一龙声。据说嗓门很高哦!!

  司马冰冰说:嗓门儿高?比刚才你大舅哥喊话吓哭小孩的声音好高吗?你说的有虫九重一声龙。她们会用毒虫对吧?是金蚕蛊毒吗?

  古龙说:这两个女人啊不轻易出手的。专门喂养毒虫太子爷的专家,一旦养成九条太子爷的毒虫之后她们就可以纵横武林了。这是一种传说。她们对雷九星不离不弃就是要达成这个心愿。而不是金蚕蛊。是太子爷!就是一种蛇啊!而且她们也会摄魂大法。但是和昆仑神堪毫不相干。人家要做的事情就是称霸武林。但是为啥不出面走江湖呢。就是害怕三个人。

  司马冰冰说:害怕谁呢?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