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九十六章这聊圣祠与其瑞 草袖老匣挟月长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屠天明邀请齐召去太湖山庄做客,而且还说要把女儿嫁给齐召。

  齐召一抱拳说:您的盛情在下心领了,我十二年没见到家母了,归心似箭。就不叨扰了。再见在下告辞了。

  说完话转身就跳上马去对大家说:赶快走啊!要不然天黑以前进不了苏州了。

  大家纷纷上马这就要走!屠天明说:且慢啊!你们救了小女。英雄救美怎么不让我报答呢?说走就走太不给面子了。你还是我老岳父的弟子,你就和我一句话也没有吗?

  他这样一说齐召不得已转过身来说:在下着急着尽孝啊!不好意思啊。来日方长!等改日我必定前来到访。实在对不起啊!您这么大年岁了,我要是和你叫师兄也不方便。我这一着急啊还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称呼来。我师父曲飞他老人家在扬州呢!和太子爷杨广在一起呢!过一两天吧我师父会陪着太子爷从此路过的。再会再会告辞!

  屠天明说:你这意思是你和我女儿辈份不合适啊?这事儿好商量。你先等等~!你别以为这是我的主意。其实那是我妻子的意思,他问过他爹曲飞了。我老岳父说了天下之大只有一个齐召将来是出类拔萃的人,所以收你为徒。所以我妻子下定决心要把我女儿嫁给你。你怎么不提这事啊?

  齐召也没回头就说:对不起啊!实在对不起我有妻子,就是我身边这个叫司马明珠。我们夫妻相爱发过誓了这辈子就娶她一个。家师昆仑神警告我了,要是我敢乱来就弄死我。你还是另选高明吧!

  屠天明说:你你你竟敢拒绝我?连和我多说几句话你都不赏脸吗?

  屠彩霞说:爹爹您不要说了,人家多难为情啊。既然人家不愿意何苦呢。不要大声喊叫了。赶快给我找一匹马来我追着他!!

  白孝子说:小姐我的马匹被齐召用天声道震死了。你稍等我跑着去给你找马。

  屠天明说:不要追了!走!咱们去扬州。没有三媒六证人家是不好意思的。去找你姥爷。让他亲自出面。我也喜欢上这小子了。功夫棒极了!人样子也好看。还是你姥爷的弟子亲上加亲。最佳选择啊。白孝子你跑着追过去前面的弟兄给齐召让路。免得发生误会。

  说完这话屠天明领着女儿就走了。这个大长脸白孝子发足狂奔。轻功还行跑得很快因为齐召他们赶着大车走得不太快,很快就追上了。一跃而起跳上了拉东西的大车。

  齐召早就看见了回头说:白兄意欲何为呢。

  白孝子说:齐少侠我家主人说了让我传令弟兄们给你们让路。可是我拉车的马匹被你震死了。所以只能这样搭个便车你不介意吧?

  齐召说:当然不介意。我这里有很多的马匹没人骑不如你也骑马算了。

  司马明珠说:白大哥。你家小姐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白孝子一笑说:我家主人啊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叫屠彩霞。你们刚才看见了。她是最小的是我家老爷和夫人的掌上明珠。高门不娶低门不就啊!我们家夫人是曲飞的小女儿。

  司马明珠说:你们家主人和小姐干什么去了?

  白孝子说:我们家主人和小姐去扬州找曲飞去了。想让曲飞当媒人。

  齐召说:你们的伏兵在哪呢?

  白孝子说: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三圣祠里。

  齐召说:那你们家主人设的伏兵准备对付我吗?还是另有其人啊?

  白孝子说:怎么能说是对付你呢。那是我们准了祥瑞准备迎接你。

  齐召说:不对吧!你家小姐丢了你们还有心情迎接我?

  白孝子说:事情突然变化嘛。本来曲飞派人来送信说你会从此路过。我们先做好了准备后丢的小姐。丢小姐那是事出突然不可能是针对雷霄夫妻的。我之所以问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和曲飞的关系你还不明白吗?我是一举两得看你们这里有没有我家小姐,顺便也护送你。我告诉你你可别学圣人啊。我家小姐武功好人长得漂亮,他还喜欢你。千载难逢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还是你命好啊!天下的祥瑞都让你遇上了。

  齐召一笑说:我真的命好吗?谁的命不好啊?

  白孝子说:你的命当然好了。草袖老的命就不好。

  齐召笑着说:谁是草袖老?我怎么就没听说过。

  白孝子用手一指说:看见湖面上穿着蓑衣打鱼的了吗?那些穿不起衣服只能穿草鞋蓑衣草编的蓑衣辛苦劳作老了无依无靠,那就是草袖老。老了冻饿而死,年轻的时候给人家干苦活吃不饱穿不暖,还得挨打受骂。你说也怪啊这样人害怕死也真不知道为了啥。到了年关就更难了。还得被那些挟着钱匣子的富人追债。你说命苦不命苦?

  齐召说:那你就不想帮帮他们?

  白孝子说:草袖老太多啦,帮的过来吗?草民到什么时候也得受苦啊!

  齐召说:也不见然吧!草袖老和挟着钱匣子追账的可以互相转换,关键要看个人的努力。

  白孝子说:齐少侠!你看天上的月亮那一天向我的脸这样长啊?

  齐召一笑说:你还真就别说我真没看见过。

  白孝子说:哎!这就对啦!我这张脸就是命生来就他娘的这个模样。再努力也改变不了啊。

  齐召说:白兄真幽默啊!那你整天拉这一口空棺材哭哭啼啼的你不觉得晦气?

  白孝子说:呵呵晦气?会哭说明还活着呢。哭都不会那就是死啦。有人上赶着嫁给你而且是大美女。我就不行啦!好不容易娶个媳妇叫金鹰。和我老妈打架吵嘴一个上吊死了,一个气死了!到现在我还孤身一人啊。后来我就想啊我命是不好大概是应该哭吧。我还会哭说明我还活着呢。这个道理就不是晦气了!而是煎熬!煎熬你懂吗?

  齐召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何苦如此呢。放下再找一个嘛!女人多的是你又会武功还会赶车。何苦这样自苦呢?

  白孝子说:这可不是自苦。老娘生了我我娶了个媳妇把我娘气死了我就不是孝子了。我出去给我娘买棺材的时候我媳妇上吊死了那时候我也是草袖老,这就没事了吗?没有!人家富人腋下夹着钱匣子找我讨债来了。把我给我娘买的棺材都拿去抵债了。那天晚上啊我抬头一看啊。天上的月亮是个大长脸的月亮啊。我的眼睛都哭出毛病来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从那以后我就落下病根儿了。

  司马明珠说:太凄惨了。后来呢?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