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零三章 见昨子之闭门意 特鄙弃把话简单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灯光下那个女人说:世才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萧世才说:老妻呀我骗你做什么呢?千真万确呀。齐召啊那就是你娘你亲妈。

  高林凤说:妈的好儿子齐召啊!你可想死我啦。来过来娘看看你。

  这样一说。齐召喉头哽咽反倒声音嘶哑了喊了一声妈。这声音比他的天声道差远了根本就没法比啊。

  高林凤三步并作两步也不管加下是什么跑了过来,齐召一看赶紧迎上去。真的像想的那样了,母子抱再起,抱头痛哭。哭了一阵儿。

  萧世才走上前来说:多年未见见了面哭什么呀。因该高兴才对。我原来以为昨天就能见到你回来。谁知我昨天晚上关家门的时候你们夫妻还没回来。你知道我有多失望吗。你娘也跟着伤心啊。今天从早上盼到中午你们还没回来。从中午又盼到晚饭时候还没回来。所以我就生气了下令给管家。你们回来就自己做饭吃。

  这时候司马明珠也过来了,用自己的袖子帮着她婆婆擦眼泪了。

  一边擦一遍说:我们也想尽快回来,可是中途遇上了很多的麻烦,实在是不得已。

  高林凤说:你就好儿子媳妇司马明珠吧,你公爹从天水回来就和我说你很懂事。来来娘看看长得真漂亮。吃饭了没有啊。

  司马明珠说:就算吃过了。这一下子来了很多人让您操心了。

  高林凤说:哎!这不算什么,朋友吗越多越好。你别听你公爹那么说。大家都在吃饭他还没吃就跑回家去了,着急想看到你们啊。这回好了终于回来了,咱们娘几个好好聊聊。但是呢现在不行很多前辈都等着去休息呢。咱们没时间再聊了。赶紧进去。

  齐召站起身来说:爹!这么多人您怎么安排休息呢?我老岳父雄阔海来了吗?

  萧世才说:人家今天早上就到了,一下子来了三百人。我都做了安排找了客栈定了酒席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干这个我内行。现在这里的楼上都是今天中午来的,我还特意邀请了你的岳父岳母和他们在一起吃。我准备吃完饭以后呢把这些人都带回家。咋们关起门来明天好好庆祝一番。走吧先进去说几句场面话。然后咱们就回家!有话慢慢说去。

  说完话一家四口人急忙走进去一看大家都吃完了正在喝茶。

  萧世才随即说了客气话“大家能聚在一起实在是难得,能来我家一叙对于我来说三生有幸啊。大家都走了很长时间了一定累了,那就随我来咱们回家早早休息,我头前带路。大家请!”

  齐召说:老少爷儿们我来晚了。大家恕罪。天色不早了大家都别客气把我家就当自己家。咱们就一起回家。

  开场白说完了这就回家。一路无话进了大院儿把门关好大家都请进客厅。一看这边还没吃完呢!吃饭的一看老前辈们都来了赶紧站起身来。闻德光负责给他家介绍了一下新朋友。互相客气几句。然后按照所谓的长幼顺序都坐了下来。当然肯定有很多人没有座位可坐。这时候客厅显得拥挤。

  齐召说:爹咱家还有那别的地方可以待客吗?

  萧世才说:有地方后院儿还有客厅,老管家哥哥你带齐召去后院的客厅。

  齐国富说:少爷请随我来!

  齐召说:年轻的弟兄姐妹们都跟我走咱们去后面。

  于是年轻的男女都跟着来到后面了。白孝子也跟了出来说:齐少侠你看着几个女孩儿。

  齐召说:咱这样吧!闻德光妹夫麻烦你一趟带上咱们的侍卫队和这几个女孩跟着白前辈找家客栈就住下来,这钱我来拿明天一早就过来然后我带大家去吃饭。

  白孝子说:那就不麻烦闻将军了,我带着几个孩子去住店到时候你来算账付费。我肯定不掏钱就行了。明天一早一个不少的我给你带回来你看如何?

  齐召一抱拳说:那我就多谢白前辈为我分忧,恕不远送!

  白孝子带着这些女孩儿出门去了,

  闻德光说:怎么办啊这些侍卫队我带着去?

  小邪神说:不用劳驾二当家的!我带他们去就行明天一早就赶过来。保证不误事。大家随我来咱们休息去了。

  小邪神带走了侍卫队一下子宽敞了许多。

  单觉真说:师弟如果不方便我们也去外面住!

  齐召说:大师兄啊你这话说错了,这是我家也就是你家。咱们是兄弟他们是客人!谁走都行就你走了不行。别说没用的赶紧随我来。

  这齐国富在头前领路到了客厅就敲门说:二少爷开门来!你大哥大嫂带着朋友来了。

  这一敲门,门就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文生公子模样的半大孩子,手里拿着一本书,用特别鄙视的眼神看看外面。然后说:官家大伯这都是谁呀?

  齐国富说:这就是的哥哥齐召啊!没见过吧?还不过来见礼?

  这个齐业说:你真是我亲大哥齐召。咱爹骂你了没有啊?

  齐召说:呵呵小老弟儿!咱爹骂我不骂我关你甚事儿啊?

  齐业说:怎么不关我事啊!因为你不回来咱爹迁怒于我,不给我饭吃把我关在这里我到现在还饿着呢。我非常鄙视你你知道吗?早上来人就说了你一会儿就到。中午了还不见影子。到了中午了到门外去看你我去接你了。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我说回家吃晚饭吧!咱爹说了小王八蛋我让你出去迎接你哥哥,你没迎接回来你就知道吃啊。你会干别的吗。告诉你啊晚饭没有你的。滚!去后面客厅看书去。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来。告诉厨房今晚上放假了谁也不要伺候我儿子。就算是大儿子回来了谁要敢伺候他我就打断谁的腿。结果可好了厨房没人做饭,他们去了酒楼也不带我还不许我出来。都是你弄得。

  齐召说:呵呵好厉害啊。你会武功吗?

  齐业一撇嘴说:弃!!你讲话把我看单了。我从三岁懂事以来我就练武功了。你别看我手里拿本书。就以为我不会武功。我可是文武全才。我比甘罗十二岁相秦!我可是少侠!听咱爹说你也会几招。等明天我和你比试一下。

  齐召说:我听说了!人家说你还喝酒!我怎么总觉得你不学好呢?

  齐业说:弃!咱家咱爹经常不在家,没有一个人像男人怎么行呢?谁告诉的你我会喝酒啊?

  齐召说:你就别问是谁了。你的武功跟谁学的?人家说你不打架斗殴的经常去太湖水面上喝酒谈论。说你文采不错。会写诗词吗?

  齐业说:诗词当然会写了。我师父姓康!名叫康光远。武功极高他不许我打架斗殴。

  齐召说:是叫康畅吗?四十多岁脸上络腮胡子对不对啊?

  齐业说:对就是他康畅康光远。你也认识他?你害怕了吧?人家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啊。

  齐召说:他是杀猪屠户吗?

  齐业说:不是!

  齐召一回身说:对了诸位老江湖们。这个康畅是什么来历诸位有谁清楚啊?

  闻德光说:康畅啊!他不姓康他姓陈,南陈二帝陈蒨的小儿子。临海王的弟弟。他叫陈天康。

  齐召说:既然你知道根底为啥不早说呢?

  闻德光说:你也没问我我以为你知道呢。你还想知道什么?他今年四十一二岁吧!

  齐召说:人家武功那么高。师父是谁履历如何?他为什么不姓陈了呢?

  齐业说:哥哥我来告诉你吧!我师父说了他本来姓陈的。后来因为南陈被灭了。他说了陈国没了。于是就不姓陈了。他爹的年号叫天康,是天子。天子也死了天也没了。就只能姓康了。

  闻德光说:差不多吧!他是皇家后裔。我之所以有他的档案那是秘书省留下的。关于南陈的资料。他年少时好游侠。师承不详。那是和大隋超有仇的人。具体什么武功分派暂不清楚。依我看来南陈被灭以后呢这些人都是属于杂货铺捕猎的对象。因为他们不服想造反。那是记录在案的。和雷九星肯定是死敌。雷九星就不干别的专门对付南陈北齐的皇族高手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只有皇族高手身上才有龙性啊!明白啥意思吧?你姥爷肯定算一个。是不是啊?

  齐召说:噢原来如此啊!我怎么说呢我姥爷武功不太高抓他干什么呢。原来是找龙脉的人血啊。你还知道点儿什么呢?

  闻德光说:没啦!就知道这么一点点儿。

  齐召说:亲家他们杀你伯父为了什么?你家也是皇族?

  古龙说:我们不是皇族。他想害死我伯父那是为了三水甚金丹。他想弥补他的武功缺陷。因为没有月亮他的武功就倒退。他想得到三水甚金丹就能练成金刚不坏之躯。那他就成神了。他就是天下第一人了。但是他没有拿到手。不过呢他自己储备了原料了。

  古龙对着雷霄说:你的爹三水甚金丹练成了没有啊?

  雷霄说:我不知道。

  古龙说:诸位呀多加谨慎啊。一旦雷霄他爹练成了药物咱们个个危在旦夕啊!

  甄茶女说: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了也不能见谁就杀谁吧?

  古龙说:但愿像你说的那样。不过我伯父吃了三水甚金丹就着魔了。连我爹都想杀。那就是六亲不认。你也得加小心。我还就不是吓唬你。到时候六亲不认啊。

  齐召说:行了!那是遥远的事情暂时可以不去想他。大家屋里请!坐下再说。小老弟儿你嫂子做饭了。你大哥我炖了一锅肉还有半锅没动呢。你饿了你去吃吧。就别用那种眼光看我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