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零五章 忆蛟索之如灵友 因故把口气冲脸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拓跋荷美害羞了要走。

  司马明珠说:小姑娘害羞了人家要走啦。小老弟儿你劝劝人家吧。好歹人家是来咱家做客的。

  拓跋荷美说:大嫂你这人最坏了。这一切都怨你。还有你齐召哥哥你话付前言到你家了。把陨石给我看看吧要不然我就真走了。

  齐召说:啊原来你是假走啊。那好我说话算数,夫人把陨石给她看看。在咱家就跑不了了。在外面总是外人,到家了就是自己的家人了。

  齐业说:哥哥他想看你们的什么好东西?什么叫陨石啊?是石头吗?

  齐召说:当然是石头啊从那个天上飞这掉下来的星星,那就叫陨石天上掉下来的啊。当时那是在胶州光芒耀眼啊。我费了好大的力气从海滩上挖沙子找出来的。

  拓跋荷美说:你怎么不说象征着你儿子了?

  齐召说:你着什么急呀!马上就说。人家我师父告诉我了那个就象征着我儿子。要是不回家给未出嫁的小女孩看了,那就不灵验了。等回家之后那就不一样了,那就是把我儿子真的带回家了。到了我家了谁也抢不走了。这是秘密。

  司马明珠就把陨石拿了出来交给了拓跋荷美。

  齐召继续说:人家龙新大师也说了,胶州胶州蛟龙之州,索求陨石如遇灵友。这块陨石是星精下坠落在胶州那就是一条蛟龙。这条蛟龙就是我儿子来找我了。

  司马冰冰忍不住了问道:大姐夫。你不害臊啊?

  齐召说:生儿育女嘛谁不这样啊?这有什么好害臊的呢!你真是无理取闹。你要是想看看我儿子也行。等她看完了就给你欣赏一下。

  还没等司马冰冰回答齐业说:她看完了我就得看。从小到大那才是秩序。那个拓跋荷美你看完了没有。看完了就交给我。

  拓跋荷美说:你催什么催!又不是你的。你比你哥哥还小气。没看完呢你等明天早上再看吧。我这是费了很多的唇舌我才拿到手的我要看一夜。说不定夜里还发光呢。

  司马明珠说:你算说对了这个就是夜里会发光。你要是不信走我跟着你去外面看看。

  齐业说:我也去!不让我去我也去看。

  司马明珠说:来吧一起来看。

  说完话三个人就走了出去。而且靠在了一起离开灯光之后。这块陨石真是红光闪闪一尺之内把地上的景物都能照亮。拓跋荷美这就爱不释手了。齐业说:你先给我看看吧!我就看一小会儿然后就给你男子汉说话算数。明天天亮了就不好看了。

  拓跋荷美说:那行就给你看一小会儿啊。我数到十你就还给我。不许耍赖皮。

  说完话就交给了齐业,正这时候高林凤来了。老远就看见这里发光了。就说:谁在玩火呢?

  齐业说:这个不是火,是我嫂子的大儿子。夜里会发光可好看啦。我哥哥就是这样说的。娘啊赶紧过来看看吧!

  拓跋荷美说:到时候了你还给我!你不能耍赖皮。

  高林凤说:夜明珠吧?

  司马明珠说:不是夜明珠,是一块天上掉下来的陨石到了夜里就会发光。

  齐业不情愿的把陨石交给了拓跋荷美。然后对司马明珠说:嫂子明天夜里这个石头就得给我看一夜。

  司马明珠说:可以!你就等着吧。

  高林凤说:天色很晚了夜已经深了,老前辈们都休息了让你们的朋友也休息去吧。男女分开要不然咱家房子不够用啊。咱们娘儿三个住在一个屋里。好好聊一聊。

  司马明珠说:行!我这就去安排。

  到了屋里宣布男女分开各自去各自的地方休息。大家纷纷走出来各自休息去了。

  拓跋荷美和齐业还站在院子里呢,指指点点的说的很热闹。

  司马明珠说:走了兄弟媳妇我带你去你奶奶的住处。你们两个明天聊。

  安排完了之后高林凤齐业齐召司马明珠回到了客厅。高林凤说:咱们娘儿四个今夜就在这过夜。齐业你要是想睡就睡在桌子上吧!咱家没地方住了。

  齐业说:我睡不着我饿了。我爹不让我吃饭我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高林凤说:忍一忍吧那里有水果你随便吃。明天早上我给你们亲手做好吃的。

  齐业一听这话一噘嘴深吸一口气鼓着腮帮子说:噗!哥哥回家;弟弟挨饿;睡觉上桌;只吃水果。亲娘送给别人了。

  齐召说:还会顺口溜啊?看样子你很生气把帽子摘了吧!好让怒发冲冠啊。不要怒气冲脸。我比你现在这个年龄还小四岁的时候,我就没妈了。就把咱娘全都送给你了。你还有水果吃那时候我和老和尚在一起就吃素面一碗,我八岁就自己做晚饭吃自己烧火做大隋牛肉面吃。到了冬天啥菜也没有。我想做梦梦见咱娘那都办不到。你嫂子就更惨他和我一样大就离开家身上穿着破衣服,头顶上带着小草棍儿。从早上到晚上都没东西吃还别说水果,人家给了一盘点心用裙子兜着吃,点心太干了咽不下去,还是我提着茶壶嘴对嘴给她喝一口茶,这才把点心咽下去。我比你大两岁的时候啊我就上昆仑自己学艺去了。六年不见人家烟火,根本就没吃过热乎饭,更别说蔬菜水果了。你从中午到现在饿了一顿亲娘就送给我了?

  司马明珠说:你看你啊和小弟弟一个小孩争嘴。多不合适啊。

  高林凤一笑说:明珠啊你让他说吧!有苦水见到亲娘了应该往外倒一倒了。齐召啊师娘不好太狠心啦!没去看你。我就不多解释了。

  齐业说:哥啊你说的都是真的?你们那么穷困现在穿的如此体面钱从哪来的?我听说我嫂子还给了丫鬟盛意十两银子。那可是十两银子啊~~她一年都赚不了十两银子。你们出手怎么那么大方啊。

  齐召说:老弟!哥有钱自己赚来的,不但给丫鬟还给找了媳妇了你和咱娘说说吧!人家那可是小公主一个级别的。哥哥我多惦记你呀。别说十两银子等着吧你明天在看金银珠宝夜明珠我都是成箱子的。珍珠翡翠玉石我一口气送了大家两箱子随便拿!那才叫出手大方呢。你看你就没见过世面。这一次我一出手就送给那个小丫头你未来的媳妇一百颗珍珠五十件翡翠首饰。

  高林凤说:齐召啊你别和你弟弟说大话。你有苦处你可以说说但是不能吹牛啊。你的金银财宝都在哪呢?

  齐召说:那可不是吹牛啊!老娘啊亲娘啊。你还记得我八岁那年咱们母子被人家杂货铺给抓走了吗?人家想要我姥爷的血养蛇。咱们被追杀不得不分开。现在好啦你儿子有本事了,这几天就这两天吧我就把杂货铺给拆了。报仇雪恨了。我带人抄了雷九星的家,等于得了一个宝藏。黄金上百万两珍珠麻毛那就不用提。名人字画一大箱子我都送给我妹夫和我小舅子了。这回我可不缺钱了。那些财宝都在咱家院里呢!

  对了想当初的索玉子和那两个小朋友索偷索道都是我的属下了,还有那个绝手三娘子带着她的儿子韩悯塔都去了我的西域军营。我这半年多收获太丰富了。亲人也都出来了朋友也来了。那个闻德光是二品将军都跟着我干呢。怎么听刘一宫说您还去过塞北啊?

  高林凤说:嗯!我确实去过塞北和你姥爷我们一起去的,你姥爷去了契丹室韦我就住在刘一宫家里一住就是三年啊。你弟弟都是在人家了出生的。老头子刘一宫和他夫人对我可好了。后来你爹找到了我想办法改头换面乔装打扮,来到了这里。我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人家都以为我没男人呢。我几次都想去看你。但是还是忍住了没去。说不解释我还得解释一下。不是我和你爹心狠不要你了。那是人家旧主人智觉差人给我们送信了,不许我们去看你。人家说了我们要去看你了你这辈子就完了。什么大事儿也办不了了。我们要不去看你你就能从一条虫变成一条龙。人家旧主人智觉未卜先知,你姥爷再三叮嘱我不许去看你。否则你就什么都不是了。所以我为你忍了又忍总算没去。

  齐召说:那扁鹊八法呢?是要找昆仑神堪吗?

  高林凤说:当去北齐亡国了,在亡国之前人家昆仑神堪亲自下山和北齐皇帝私下约定,拿着扁鹊八法的真迹,去找她她就负责给北齐另立一条龙脉。而且不论是谁送去扁鹊八法她都可以收下这个人当弟子。但时候旧主人智觉算计着说“你另外有好的缘份他会把一切办好的。所以我们才没去。”只是苦了你啦!

  齐召说:唉!也不算太苦。我死了好几次了。我上昆仑掉进了天井从人家昆仑神坯的厕所里钻了进去。当时啊我都绝望啦!那些年里陪伴我的只有我的小乌龟朋友,幸好他不怕水没淹死在水里。到现在还活着呢。

  高林凤说:你说那只毒鳖还活着呢?这也难怪千年王八万年龟,那东西绝对长寿你养活着吧!能活几百年不成问题。有纪念意义啊。那一场战斗我记忆犹新啊。太凶险了。我这大儿子都长这么高了。来来做到娘身边来。明珠你也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们。唉我都成老太婆啦!!老啦!你看我这脸上都有鱼尾纹了。头发也有很多白的了!我听你爹说了明珠也是个苦孩子,从小父母就没了。但是人长得漂亮又聪明又能干。你爹回家之后啊总是夸赞明珠是个好样的。武功还高。

  司马明珠说:相公把你师父给的香水拿出来吧!送给咱娘尝一尝。说不定这脸上的鱼尾纹也能消除呢!白头发肯定是能变黑的。

  齐召说:那好也当一回孝子。

  说完话就把身边的包袱解开了拿出一瓶香水来,把瓶盖儿打开满屋里全是香气。

  齐业说:哎哎哎这是什么东西呀!好香啊。能吃不能吃啊?

  齐召说:这是我师父昆仑神给的香水儿。这可不是苦水儿。娘我给你倒一杯您尝尝。味道可好了!这香气啊冲到您的脸上鱼尾纹就没啦。

  高林凤说:哎!这香味儿怎么这么浓啊!我算是一个有见识的人我在皇宫也没闻过这个香气啊!我还真得尝尝我儿子的孝心。

  齐业说:我也想喝。我还没吃饭呢。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