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百零八章 布龙飞天佳凤人 德脉圣头 日帅再生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赢行利讲道理怎么说这穿黄衣服的女子也不动地方。把那块红玉放在桌子上拿起筷子开始敲桌子了。

  赢行利愤愤然说:你也就是个女的!我拿你没办法我打你不合适。我好男不和女斗。那好吧我就退一步让你留在这儿。小二给她上菜!看她还要多少!

  赢行利这样一说不要紧,这穿黄衣服的女子眼睛一瞪说:你说什么呢?我是女的你娘不是女的?你还退一步你不退一步你试试!!你为这就完事儿了?我用筷子夹死你!

  说话的同时就把手里的筷子扔向了赢行利,说是扔筷子其实那是打暗器的手法挂定风声射向了赢行利的左眼。赢行利一看形势不妙,把头往旁边一歪勉强躲了过去,只听砰的一声赶紧回头看拿支筷子插进了木质的隔板还在上面颤动呢!

  这黄衣女子说:看见厉害了吗?女的也能要你的命。今天我还不用小二上菜了,我让你给我端菜上菜!!

  赢行利现在已忍无可忍了,出门溜达街也没带武器赤手空拳来动手还嫌太慢,一伸手就把自己的布鞋脱了下来朝着黄衣服的女子脸上就撒手扔了过去。嘴里还说:妈的!我让你吃~!你也不打听打听我赢行利是干什么的,给你脸你还不要了!!

  这女子还真没想到赢行利能把自己穿的鞋拿来砸她!百忙之中用另一只筷子往上一迎!赢行利的鞋一下子就穿在筷子上了,由于力道太强筷子穿破得了鞋底套在上面仅需前进,一下子碰在女人的手上了。这女人看当时就感觉恶心透了。马上筷子一撒手掉在摆满菜肴的桌子上了,弄得是菜汤油花四处飞溅,这还不说赢行利穿的鞋走了大半天的路,上面全是泥土被筷子一插泥土在惯性的作用下,飞了黄衣女子满脸满手。这女子身上也都是菜汤了。滑稽的没法说了。再看这女子嘴里呸呸的往外吐了老半天,看样子要吐。

  这边赢行利幸灾乐祸,看了之后哈哈大笑。他自己都笑够了强忍住笑声,那女子还在干呕呢!赢行利说:呵呵你活该~!我给你机会让你走好说好商量,你就是不走!这回你舒服到极点了吧?

  赢行利是把气都发泄出去了转身要开下楼,正在此时那黄衣女子就端起桌上的盘子连汤带菜,就朝着赢行利砸了过来。这东西真不好躲闪啊,一砸一大片汤汤水水而且不断飞来,赢行利一看这阵势赶紧往下跑。就听身后噼辣啪辣叮当作响那肯定是盘子碗碟都打碎了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

  赢行利穿着一只鞋跑下了楼,齐召和大家都听到说什么了也知道是动上手了。但是没好意思上去看热闹。上面叮当一响之后赢行利跑下来大家一看,穿着一只鞋背后还有菜汤往下滴。姜芭蕉说:怎么了动手吃亏啦?怎么那只鞋哪去了?

  赢行利笑着说:“呵呵让那个女的给吃了,真解气呀!我让她不走~~我拿那只鞋砸了那个女的!弄得她满嘴都是泥土!太过瘾了。”

  他家看着赢行利的恶作剧都想笑,但是还得憋着!那个女的在楼上还没往下追。也不知道是在擦自己身上的脏东西还是再恶心呢!!

  赢行利说:不好意思我也没想到能遇上这事儿,你们先等一会儿我去换换衣服身上都是菜汤了。我回头再处理!你们别让她走了啊!!拦住她!!这不算完!!伙计们你赶紧弄菜别看热闹。我去去就来!

  赢行利转身就离开进入里内堂,外面就剩下齐召他们六个人随便坐下。伙计端来了茶水和点心。刚想喝水楼上那位穿黄衣服的下来了。大家上眼一看脸上还有泥土满身都是油花儿斑斑点点,脸色煞白!腰间带着一把剑杏黄色灯笼穗特别显眼。那把剑到是很干净没有菜汤应该是放在桌子底下了要不然没这么干净。刚下到地面上一看这六个人正喝茶呢。

  黄衣女子说:那个鹰钩鼻子上哪去了?姑奶奶和他没完!!你们都是谁?不是把客人都赶出了吗?你们是他家的客人?

  司马可儿说:你猜对了!我们就是他请来的。他去换衣服了满身都是菜汤。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这黄衣女子,看看司马可儿说:你是谁?

  司马可儿说:那你是谁?你先回答我~~

  黄衣女子说:他一会儿还回来吗?

  司马可儿说:他一会儿就回来,临走时候告诉我把你拦住这事儿不能让你走!!

  司马明珠说:可儿!别多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随便让她走!你管那事儿干什么~~!

  司马可儿一听然后说:你可以走了你赶紧走吧我不拦着你。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啊~!他们很厉害你要走晚了会挨揍的!!

  这司马可儿是故意要激怒这穿黄衣服的女子,她想看热闹。这黄衣女子一听马上说:算你明智!我暂时不搭理你。我等着那个鹰钩鼻子!我还想揍他一顿呢~!

  这司马可儿说:你看你身上多脏啊。脸上都是土了!你这样等不合适!多难看啊!我劝你先离开换换衣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说对不对?这样全身都是菜汤多油腻啊。要是换成我我就不等着了。好歹也得擦擦洗洗的啊你说是不是?

  这黄衣女子说:你这话说的有道理,你叫可儿?

  司马可儿说:就算是吧!那你叫什么名字?

  黄衣女子说:我叫布龙天佳凤!天就是天上地下的天,不是田间地头的田!我的绰号叫布龙!做衣服的布,龙王爷的龙!别把字弄错了!

  司马可儿说:这世界上百姓里面还有姓天的?我怎么没听说过啊?你把字弄错了吧?你要是不说的很清楚的话,我还真以为你在说你自己不是啥也听不见的聋子呢!不过你的名字很好很有味道!!我看你长得很可爱你还拿着宝剑一定是练武的吧?哪个门派的?

  天佳凤说:我暂时不和你闲聊了,我要听的劝告去换衣服了。实在太脏了。回头我找他算总账。回头见!!

  说完这话就走去了门去。这边齐召说:这女的相貌长得很好真漂亮!!就是太脏了满脸的花花道道的!!看样子那把宝剑肯定是把利器!你们谁能猜出那把宝剑叫什么名字?

  闻德光说:看样子那把宝剑不是凡俗之物,你就看剑鞘就知道明光锃亮,剑鞘上还带宝石而且雕龙刻风的。对了可儿你不说华剑主有干将莫邪或者湛卢巨阙什么的吗?拿来大家欣赏一下啊~~!

  华剑主说:那有什么干将莫邪湛卢巨阙啊。我这两把剑就是比普通的稍微强点儿。那可不是干将莫邪!

  齐召说:那总该有个来历吧?你还想用它削断我的兵器呢也不是普通之物啊!

  华剑主说:这两把剑呢不会一对儿!是我从爷爷那个宝藏里挑选出来的!一把叫做白虹,就是那把白虹贯日征兆刺杀庆忌还是王僚用的那把剑我也说不太准。总而言之还比较合手很锋利。还有一把不太吉利说是项羽的佩剑叫什么九头啊!据说这把剑在该下一战项羽杀出重围之前虞姬用这自杀了。后来项羽冲出包围用这把剑连斩了九员汉军的上将。他自杀以前就把这九颗人头埋在山下那座山后来就称为九头山。这把剑就叫九头剑!至于说他真是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我还不清楚。

  闻德光说:你说的头头是道你还说不清楚。你太谦虚了~~!这还不是巨阙是什么?你先把别名说出来说了来历就等我我们说真名!玩儿深沉啊?

  司马可儿说:我早就说了怎么还说玩深沉啊?就是巨阙啊!你们不信我有什么办法!都是杀人的利器哪来得吉利不吉利啊!你还被说你还真有点儿玩深沉。

  这正说着呢赢行利和姜芭蕉两个人都回来了,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不过和从前穿的一模一样。就像制服一样!

  司马可儿说:你这样的衣服有几件啊?这是你们夫妻专用的衣服啊?

  姜芭蕉一笑说:这都是我自己做的,手也不巧~~就会做这一个样式儿!你们可别笑啊~!

  司马冰冰说:那上面的图案也都是绣的?你还说手不巧谁才算手巧啊?我们穿衣服都是花钱买!我根本就不会女工活儿!

  赢行利说:上面那女的下来了没有?

  司马可儿说:她走了,去换脏衣服去了。满脸是土满身油花菜汤,就别说她自己感觉如何了我看着都恶心。所以我让她走了。不过有可能还会来!!

  赢行利点点头说:我和她动手过了一招那女人功夫了得!出手也快内力也霸道!她居然能把一根筷子插进隔板,把我砸她的鞋底儿用筷子刺穿。可见内功非同凡响。说实话那是我脑瓜快把她弄恶心了。要是真动手过招我看她的内力还在我之上。我这话是实事求是的~~!咱先不说她了先吃饭!要不等她回来动起手来还耽误大家进食!大家随我来!

  赢行利带着六个人进了里间屋一大桌好酒好菜丰盛至极。赢行利说:先来一个开场白啊!大家走到一起也算重聚对吧?为此咱先干一杯!来走一个!我先干为敬!

  赢行利说完话就把酒杯端起来一饮而尽,大家一看赶紧端起来也都意思了一下。赢行利说:我是跟什么的你们都清楚啊~!

  但是你们诸位都是干什么的我可不清楚啊!能赏个脸自爆门厅吗?

  齐召说:我是百姓,野鸡没名草鞋没号我叫齐召。那两位都是我的连襟,也叫担挑!

  赢行利说:我可是拿你当朋友了,你却不和我说真话啊~!遗憾啊!!我没法说别的!你太不可交了!你武功深不可测你说你野鸡没名草鞋没号?

  齐召说:我说的句句属实啊!我确实百姓。要说不是百姓也行!你要听我就告诉你我是高昌国的御前殿帅。我叫齐召。这回够资格了吧?

  赢行利说:你这话说的靠点儿谱了~!要说你就是普通百姓那根本不可能~!一般百姓就能胜过我们夫妻两个联手打死我也不信啊!!那你介绍一下你的连襟们吧!

  齐召说:那就实话实说,这个就是闻德光,你应有所耳闻吧?那个叫华剑主!!

  赢行利一愣说:此话当真?

  齐召说:那假不了!

  姜芭蕉说:他就是地狱烈火闻德光?那个是大名鼎鼎的华仁华剑主?你们还是亲戚?那你和翟让没关系吗?

  齐召说:那当然没关系啊。我要是和翟让有关系我当时怎么会放你们啊!

  姜芭蕉说:那你是高昌国的高官你还中原是来刺探军情?你又怎么会去铁镜山的?那闻德光可是杨勇的心腹,是太子爷的敌人啊~!

  赢行利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太子爷的敌人多了。你管得过来吗?上司没派遣咱们彻查金面猪王的事。于咱毫无关系!不该管的一律不操心。这也是规矩。

  齐召说: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吧!闻德光不反隋他是我的人。现在高昌国和大隋是友好邻邦。互不侵犯。所以我并未对你们痛下杀手惹起两国纷争。也请你们保守秘密!

  赢行利说:和你交往不算我叛国,也不算我泄密,也不是我不忠于职守。我信你不会和翟让有瓜葛。那是因为组织是有调查的!你确实不是和翟让是一家而是偶遇的特殊情况。你原来住在天山脚下三不管的地方对吧?

  齐召说:真厉害啊!我还以为我的出身你们无论如何也查不到。谁成想你却一清二楚。

  赢行利说:那都是后来查的。但是自从六年前你就消失了一切都是空白,就知道你曾经住在天山脚下剩下的我一无所知。也未发现你和翟让有一丝一毫的联系。还有线报说你六年前曾经打过山贼,参加过和突厥武士的比武而且你赢了。你赢了之后你就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你去了那!!之所以我今天请你来我是真心和你交朋友。因为你和我彻查的官司没有任何瓜葛。你既然告诉我你是高昌国的将军,但是据我所知高昌国的御前殿帅就是太子本人。你不是就是温强宇吧?温强宇高昌国太子兼御前殿帅人称日帅。江湖诨号德脉圣头!

  齐召一听心里想******真厉害啊,温强宇的家底儿我都不知道他如数家珍啊~!我在天山脚下住过他都查的出来谁她妈告的密~~!大隋朝的密探这么厉害吗?于是齐召说:你见过温强宇吗?

  赢行利说:没有!不过据资料看和你的条件很相符。也是二十岁左右英俊潇洒!身边有美女跟随。

  齐召说:你认为我是温强宇吗?

  赢行利说:一切均有可能!我不抱成见。因为你消失了六年所以一切均有可能!不排除你是温强宇的可能性。因为温强宇和翟让毫无瓜葛所以不在我的监控之内。那是因为高昌国权利几经更迭,内乱频发很多内部具体资料大隋朝是没有的。

  闻德光说:呵呵你我都是同行,以前咱们是冤家。但是现在不是了因为我们不再是属于杨勇的部下了!

  赢行利说:那是太子爷那边儿已经得知你们已经另起炉灶不追随杨勇了,所以已经把注意力撤出了。听说你们和毕草青是有瓜葛往来的,远离大隋隔着很多国家也不提反隋的口号也不想刺杀太子爷了够不成任何威胁。所以就放你们一条生路。你就不必躲躲藏藏了。

  闻德光说:那好我先谢谢你通知我。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