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零九章 母鹰鬼话搬二舌 变天红梅席元亮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赢行利告诉闻德光太子爷不准备捉拿他们这一伙儿杨勇的残渣余孽了。可是闻德光根本不信,他知道杨广的为人一定会斩草除根绝不会心慈面软。暂时没对他们下手就是因为距离太远了,中间还隔着很多国家派兵征缴鞭长莫及而已,朝廷内部上上下下反对杨广的人也不少,他抽调不出更多的心服人来追杀他们这一伙儿人而已。要是自己这次送上门儿来惹尔尔焉有不收拾自己的道理!赢行利的话不过是稳军之计。

  所以闻德光顺水推舟表示感谢看他还能编出什么鬼话来。齐召心里也在盘算,这帮人竟然查出自己的住所莫非那个庞榭是内奸~~~!除了他之外中原人我从未接触,旧主人根本就不会出卖我。妖儿叶知道我的底细不可能泄密。就只有那个庞榭知道我的行踪。不过还好他并不知道我这六年都干了什么!不如我把殿帅的大印拿给他看就说我是日帅温强宇。我他怎么对待我。

  齐召一笑说:那就推心置腹吧!妖儿叶你把我的官印拿来给朋友看看,我是不是日帅!!

  司马明珠一听这样说,赶紧从怀里拿出金印说“朋友请你们夫妻验证一下吧!这就是身份的证明!这就是高昌国御前殿帅的金印”。而且还有这个!

  司马明珠从自己的包袱里还把那启民可汗送给齐召的金头盔拿了出来说“这是高昌国大妃的突厥可汗的信物!一并请你二位见识见识!

  齐召一听这话心里想我老婆就是反应快。她还记得高昌国大妃是突厥的公主比我想的还周全。真是左膀右臂啊!这老婆绝对了!

  赢行利一看那都是黄澄澄光闪闪夺人的二目,走上前去一看这两样东西用手一拿那个头盔感觉一下分量。心里马上有底了因为他亲眼见过突厥可汗的金头盔,那种花纹是突厥独有的。他也从资料里知道高昌国的大妃是突厥的老公主,是高昌国最大的实力派,因为有突厥给她撑腰!实际权力就掌握在高昌国大妃手里。高昌国的皇帝一切礼制和决策都是唯大妃的马首是瞻。他再看看金印掂了一下手感绝对是真金一看上面的篆刻虽然看不明白但是看那个头盔绝对是突厥可汗的皇家之物分毫不差。

  这姜芭蕉说:看这做工像是突厥可汗的!

  赢行利说:什么叫像那本来就是啊!这绝对是纯金的我去过突厥看见过这物件分毫不差~!

  齐召说:二位以为如何?

  赢行利说:那就对了~!毫无怀疑你就是日帅啊~!赶紧收起来吧!我算是开眼界了。那么赢行利夫妇拜见高昌国太子爷!!

  齐召说:免礼!你对我这次来中原你有什么看法?

  赢行利说:我没看法儿我只能如实上报太子爷杨广~!听后指示。

  齐召说:那你去吧马上去汇报说我来了。我也想看看大隋朝太子爷对我有什么招待~!

  赢行利说: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恭敬不如从命!毕竟关系到三个国家的大事我不敢怠慢!你们先吃!我去忙!走咱们走!!

  然后赢行利对伙计们说:闲杂人等不许靠近一级戒备!偷听者死~~!

  其实这里的伙计都是干这个的!绝对服从。赢行利一走伙计们都自动远离这个房间,在外面巡逻了!

  司马可儿忍不住了说:哎呀姐夫你家好东西太多了。还有金头盔啊?是突厥可汗的皇家信物?都是从哪来的?

  华剑主说:是啊!你们怎么什么都有啊。抢来的还是偷来的?

  齐召说:抢是抢不来的。都是人家送的不过确实都是真东西。赶紧吃他家的好东西还不要钱多好啊!吃完了吃饱了再聊别的。你们不吃我可动手啦~!

  除了司马可儿翻动头盔看大印之外剩下的就还风卷残云一般又吃又喝谁也不让谁!心里都明白说不定那个布龙天佳凤就会找上门儿来到时候就吃不这么稳当了。不如吃饱了看热闹舒服。把齐召撑得直打嗝之后。齐召放下筷子说:可儿妹子你怎么还不吃啊,要是热闹来了你就没时间吃了菜都凉了。你看那东西也不当饭吃啊!!

  司马可儿说:姐夫这头盔真漂亮,你借给我戴三天行吗?

  华剑主说:戴这东西有什么用!也不过就是脑袋压得慌。

  司马可儿说:你懂个屁。这可是皇帝戴的头盔象征着皇权!除了皇帝之外没人可以随便戴~!这是荣耀是尊崇是神圣!就你知道压得慌啊?

  齐召说:我借给你三天半!让过过瘾!我说了就算你看我够大方吧?

  司马明珠说:你姐夫说借给你了你可小心点儿别弄坏了~~!那可真是启民可汗他爹的金头盔啊!!拿东西的价值可不得了可以号令突厥可汗办三件事的!!那可不是闹着玩儿啊。

  华剑主一听赶紧说:可儿你还是别借了!树大了招风你戴上招贼。要是被外人看见你头上戴着突厥的可汗头盔而且是纯金的,说不定就有人动心想抢劫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司马可儿一听说:呸你就不会说个吉利啊?我带上就招贼,谁带上不招贼?你戴上我看看招贼不找贼~!

  司马可儿说完这话就把金头盔放到华剑主的脑瓜顶上了。华剑主刚想用手往下拿,司马可儿用两只手往上面一按说:大家看看华剑主戴上这头盔像不像可汗?

  闻德光打趣说:何止像可汗啊就是可汗啊~!你就是可汗夫人~~

  司马可儿脸一红说:就你太坏了~~!我没和你说我和我姐说呢~!那要是在有一副铠甲穿上拿上那把巨阙宝剑,那就帅呆了~!

  正说到此处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吓了大家一跳都向门口看去。门口站着一位黄衣女子。身后跟着五个男女手持利器。再看这黄衣女子鹅黄色罗裙上面绣着凤凰,高挽发髻金簪别顶金簪上面有三颗明珠,紧身紧袖上衣鹅黄色的披风,脸色就像去了皮儿鸭蛋,水——嫩——白,柳叶弯眉杏核眼眼角稍微有点向上带着千层的杀气,鼻如云葱口似樱桃。脚下穿着香牛皮的靴子,手里拿着宝剑剑尖朝下已然出鞘,这深情冷香孤傲,有天仙女的容颜,却又带着一种男子汉的英豪之气。

  把这六个人看呆了。谁也没说话!上一眼下一眼看个不停。

  这黄衣女子说:看什么不认识了?我就是满身菜汤的天佳凤。那个鹰钩鼻子去哪了?赶紧让他给我滚出来~~!

  司马可儿说:你就是走的那个布龙天佳凤?不会吧~~!你要不坐下来歇会儿?鹰钩鼻子一会儿就来!来到身边坐坐你长得太漂亮了。我喜欢你~~!

  司马明珠说:可儿说啥呢~!你是哪头的~!你还没吃饭呢你不饿呀?

  司马可儿说:姐~!你看人家长的多漂亮啊,我尤其喜欢她穿的那个裙子~!咱有机会也买一件儿~!我要是穿上也能漂亮点儿啊~!

  天佳凤说:你也很漂亮啊~!我也喜欢你~~!

  司马可儿说:是吗?

  天佳凤说:你身边的男人是谁?

  司马可儿说:我的未婚夫啊!

  天佳凤说:刚才是你说像不像可汗的?可汗的金头盔怎么会在他的头上?

  司马可儿说:你没听见别的?这头盔是我和我姐夫借来的。我给我未婚夫戴上了!就这样就在他的头上了你还有什么疑问?

  天佳凤说:谁是你姐夫?

  齐召说:我就是!我是她姐夫那头盔是我的!!我借给她的!!

  天佳凤一脸狐疑地说:你~~!你又是谁??你敢说头盔是你的?

  齐召说:那有什么不敢啊~!本来就是我的这还有错吗?我是谁我没告诉你我是他姐夫啊!!

  这华剑主说:可儿你看我说找贼吧你不信!!

  这时候天佳凤身后走上来一个婆子面似黄土皱纹堆累一双小眼睛闪着绿光儿高颧骨塌腮帮,上身穿纯黑色衣裙下面是条百块格外显现,一双大脚片穿着绣花鞋,整体一看就像个皮球。脸很瘦但是身体很胖很胖也不知道吃什么长成这样了!!手里拿着一把乌黑的鬼头刀,一看上面就有毒。一说话公鸭嗓:当家的~!别多说了!赶紧把可汗的头盔拿过来吧~~!我打第一阵~~!

  天佳凤说:鬼母你稍等~~!等我问清楚!再打不迟!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头盔,而是为了鹰钩鼻子。

  这司马可儿说:你瞧瞧你长那样吧儿你个鬼老婆子,你还想当强盗哪有你说话的地方啊?你是不是欠揍啊你~~!

  天佳凤说:她姐夫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可汗的头盔你从哪弄来的?

  齐召说:我叫齐召!头盔就是我的从哪来的至少不是从你那来的。我没义务和你解释原因。

  这个鬼母说:当家的你看是吧这帮人就没一个******好东西!那小****,和这个贼小子偷了东西怎么敢说从哪来的呢!别废话了,让他们去告诉阎老五具体情况吧!他们是鹰钩鼻子的朋友绝非善类。先把他们打发了再说吧~!小****你有种你过来和你姥奶奶我过几招~!

  司马可儿一听这话早就忍无可忍了,但是双枪在马上挂着呢。手边儿上没武器对司马冰冰说:姐你把宝剑给我用一下我收拾收拾这个鬼老婆子让她知道咱不是好惹的~~!

  司马冰冰说:我借给你武器那如我自己动手啊!你等着我去收拾她!!

  司马明珠说:冰冰你小心点儿她那口刀上有毒!你没看见都是黑色的!肯定是剧毒!!

  司马冰冰说:姐放心吧!我有狄阳草!比她还毒!

  说完话就把手套拿了出来转过身去拿出来一个金蚕蛊夹在手指缝里。一手提宝剑就跳了出来说:老太婆~!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了!你选个地方吧不能死在人家的饭馆里影响人家做生意~!你找个宽敞地方阎老五好来接你~!打你这样的都不用三招就弄死你~!

  这鬼母嘿嘿一声冷笑说:小****!你就狂吧!你看刀吧你~~!

  鬼头刀挂定风声搂头就剁!砍向了司马冰冰。这司马冰冰早就打算好了也不躲不闪!直接就用宝剑用了一招海底捞月,往外撩鬼母的黑色大砍刀,她心里有数自己的宝剑一下子就能把鬼母的刀头削断!果然不出所料嘡啷一声刀剑相交,鬼母的刀头就被宝剑削掉了一块,刀尖儿没了。

  这天佳凤说:你们住手!别打了~!

  可是司马冰冰哪管那个,借着鬼母发愣的时候手腕子一翻脚下一进步,一招仙人指路就刺向了鬼母的大肚子。电火石光一刹那只见鬼母不躲不闪反而把肚子往前一挺,只听刺啦一声!宝剑的剑尖刺进了鬼母的肚皮。一股黑烟喷射而出。朝着司马冰冰喷了过来!原来肚子是假的!这司马冰冰赶紧撤剑向后退的同时就把金蚕蛊扔向了鬼母的脸上!鬼母只顾得诱敌深入放毒烟了,没成想司马冰冰早就算计好了!结果被金蚕蛊砸到了脸上!一时之间土黄脸就开始发黑了。那是没咬伤要是被金蚕蛊咬一口那神仙也救不了!就见鬼母张开嘴舌头伸出老长缩不回去了。让人一看就恶心。因为什么舌头伸出来了呢因为她想说话但是毒性发作了不由自主满脸发麻舌头缩不回去了。

  天佳凤一看说:鬼母你怎么样啊?

  司马冰冰说:她又没有两个舌头就一条舌头还吐出来,来堵住嘴了。怎么能告诉你啊~!我告你她活不了了~~!

  天佳凤说:你用的什么毒?

  司马冰冰说:金蚕蛊毒!我信你没本事!你根本救不了她!你求我吧!不求我她就没命了~!你还得赶快晚了我也救不了!

  天佳凤说:你有什么条件?

  司马冰冰说:没啥条件我和她无冤无仇她张口就骂我以后她记住别见谁骂谁就行了。我不想要她的命!就像教训她一次。

  天佳凤说:那好算我求你一次你救她吧~!

  司马冰冰说:姐夫你去解毒啊~~!

  齐召说:你这不是找麻烦嘛~!你哪如别打她啊!

  司马冰冰说:我这不是送你一个实验品试试我姐的玉石娃娃的去毒方法嘛~!你还不感谢我!你试试把那个娃娃弄哭告诉她解毒了!看看有效果没有!多好的机会啊!我又没让你耗内力!!你就拿她做实验~!

  天佳凤说:你们还不救她还闲聊?人命关天啊~~!我已经求过你门了。

  这时候司马明珠拿出来那个娃娃交给了齐召拿去做实验了。实验结果表明还是比较有效的舌头缩回去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瘫软如泥了!!但是会说话了。说:谢过当家的为我求他们~~!

  天佳凤说:怎么这个宝贝也在你手??

  齐召说:你都认识啊?

  天佳凤说:你是温强宇?

  齐召说:你可管不着我是谁~~!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这时候赢行利姜芭蕉两口子走了进来说:你也认识他是温强宇?

  天佳凤说:你个鹰钩鼻子你终于来了都是你害得我~~!

  赢行利说:那你想怎么样?

  天佳凤说:那你就是找死~~!席元亮天红梅你们两个把他们这对儿鹰钩鼻子给我拿下~!

  赢行利说:你怎么不自己上?怎么变成席元亮和天红梅来对付我们了?

  天佳凤说:和你动手我嫌脏~~!我知道你们两口子是双剑合璧我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你们的人选了。我也派两个收拾你~~!

  赢行利说:你和翟让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武功路数?看来你是有备而来,那好我就试试你的天红梅~~!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