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二十四章 弦上踏音战笑笑 中意缓和上有老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说: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不说废话了。现在我就教你一种拳法能打败你小师妹的。

  齐业说:那不可能。我这么短的时间我学不会。

  齐召说:傻瓜!真没信心。我就教你三个动作。你还学不会啊?你看好了!就这样!

  说完话齐召站好了一个姿势突然间往地上来了一个前滚翻并没有直接就站起来而是突然间往地上横躺右脚往上踢右手伸出横着想自己的身体这边一划。随手抓了一把土随手就扔了出去。紧跟着就一翻身站起来向后退。然后原地转身说:这时候你就背对敌人了。

  说完话就往下一蹲两手插进沙土中向后扔了两把土。然后又抓了两把土突然之间转身站起来把两把土扔了出去。然后拍拍手说:老弟学会了没有啊?告诉你这三招神仙躲不过啊。

  齐业说:你这是放赖。

  齐召说:这就是武学!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啊。只要他看不清楚了就随便你下手了打了。一招得手你就爱怎么打就怎么打。一招不中还有第二次。第二次不行还有第三次。第三次不行拔腿就跑。万无一失。

  齐业说:那我可不学。胜之不武啊。我看你的功夫那么厉害你居然教我这个。我真没想到啊。你换个别的。我学会了。但是我比武绝对不用这个。

  齐召冷笑一声说:就你这脑瓜子太迂腐了。我来问你别人这样对付你你怎么办?

  一下子把齐业问住了回答不上来了!想了好半天说:我还真就没法破解。

  齐召说:别人没法破解那就是绝学!如果手里不是沙土而是飞刀或者铁球呢?

  齐业说:那就是绝对厉害了。能出奇制胜啊。

  齐召说:老弟你还小我就不说别的了。如果我手里没有沙土而我能隔空点穴呢?敌人将束手就擒。还是这三招。这是我的绝命三戟。演变出来的。我们来使用双戟就可以这样撒手打出去的。我还没对谁用过呢。就教会你了。那还不是因为你是我亲弟弟啊!一般人我就不教他。这三招千变万化。在步下作战是这样的,在马上作战那就用这个招数就更厉害。尤其是二马错蹬背对敌人把自己的武器扔出去一击致命。长练这三招练好了百发百中如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啊!到了战场上你死我活没人和你讲胜之不武。你脑瓜都没了让人家拿走了说什么都没用。你练那些花架子实战人家不和你按照套路来。懂吗?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啊。

  齐业说:那么按你说练拳术的套路就没用了?

  齐召说:那不能,所谓的套路怎么着才有用呢“那就是你一击得手之后。在敌人过来之前你可以有效地迅速组织进攻。套路是对付假想敌人的。但是真正的敌人不会像你套路安排的那样。就像我刚才那三招你想到了吗?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破解得了吗?

  齐业说:你说得对!但是我就觉得别扭。那么套路防守呢?

  齐召说:套路防守那是不存在的,只有快手打慢手。你的动作快那就行了。套路当中任何一招都是攻守兼备的。你能这样看待。你才有机会成为高手。

  齐业说:那我师父怎么不这样教呢?他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久练就熟,熟能生巧。巧能生精,精于此道。无坚不摧。必须下苦功。要练武不怕苦。二五更的功夫,功夫不负有心人。

  齐召说:打住!别往下说了。那话没用了。我告诉你啊你从这里去长安你就说必须进过横跨长江啊!你说的很对。但要是河北人去长安要来横跨长江走一遭再去长安。是不是很傻呢?虽然你说的道理很对。但是对于河北人来说那就是谬论啊。谁听你的谁倒霉。我为啥这样说呢。你师父教你你是从头学起的,人家那样说绝正确!但是现在的你被我打通了任督二脉你在继续那样做,就如同河北人去长安向着长江走一样的傻逼。

  齐业说:那有话你就不会好好说啊,你骂人干什么?

  齐召说:让你接受教训啊!端正态度明确目的找准方向。我要是不骂你推到极端上去说。我怕你记不住。

  齐业说:好了记住了!我练一次给你看看。

  齐召说:不是给我看看,给我看有什么用啊。我早就会了。你练练给你自己看看。你能扔多远你自己心里有数。不是我想看你的表演。

  齐业说:噢!知道了。我在你面前从来就没有对过。

  说完话就开始演练了然后看看自己扔多远点点头说:他说的有道理啊!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我能扔么远了。哥哥我师父教的套路呢以后还练吗?

  齐召说:当然要练!而且还得下苦功夫练。要求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现在可以了。咱们回去吧!祝你有个好运气。比武灵活点儿。你有武器吗?

  齐业说:有武器。我有一把扇子。和咱娘学的。我师父还没教我用武器呢。

  齐召说:用扇子那怎么行啊!上战场就是个废物了。

  齐业说:依你看什么武器才不是废物啊?咱娘说了武林高手随便拿一根树枝那都是武器。在琴弦上面跳舞发出的声音都能震死别人。别看扇子短小,一寸短一寸险。随身携带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咱娘的话你也嘲笑吗?

  齐召说:道理是对的。但是那是单打独斗。要是到了万马军中人家不和你单打独斗。一个大弩飞过来好几百斤还有惯性那就上千斤的力道一把扇子能拨打的了吗?再者说了在琴弦上跳舞人家让你跳吗早就乱箭齐发了。把你射成刺猬。长武器就不一样了。双手把握运用杠杆的原理。那样就能把弩箭挑拨开甚至把弩箭返回去砸伤敌人。音律是能伤人但是需要安静才能起作用深邃五脏六腑都有可能。但是战场上人喊马嘶战鼓如雷,把你的声音频率都给你弄杂了狗屁的功效都没有。

  齐业说:按你说武林高手遇上军队就完蛋了?

  齐召说:也不能那样说,晚上偷袭武林高手那就厉害了。要是进入混战还真不如身披铁甲的大力士厉害。人家身披铁甲的大力士力气是天生的,吃好喝足能打一天。身披铁甲不怕冷箭。要是武林高手拿着三尺龙泉想在万马军中如入无人之境。恐怕不办不到。第一点放冷箭从你背后下手你没有盔甲你背后没有眼睛。你穿上盔甲七八十斤你就跑不快了出手也慢了。人家有准备挖大坑火油武林高手还是会掉进去的。要是说晚上摸进去抓住敌方的首领,那还是很有用的胜过千军万马。但是别中了人家的埋伏。我就曾经杀进千军万马。大白天抓住了突厥的主帅。那是因为他出来和我对面交谈了离我不远,我才把他抓住的。要是人家前面排好队三千人马就足以挡住我的进攻。

  齐业笑笑说:幸亏我没上过战场啊。当时你在战场就一个人?

  齐召说:我们四个人都是身披铠甲那才冲进去的。打突厥人的时候就我自己没让他们三个参加战斗。原因就是瞬息万变要是我等他们来帮我一起上对方的主将就会跑远了。就再也抓不住了。所以只能自己冒险一试。

  齐业说:以后再说吧。她们都在门口呢!都在笑呢。我这一场战斗怎么样才能笑到最后呢。

  就听司马明珠高喊:喂——!你们两个还知道回来啊?咱爹带着男人们都去寺庙做客了。人家两个小妹妹都等着急了。快走两步吧。胡老前辈也在这呢。我是把人家留下来的等你们呢。

  齐召说:人家都等急了。那好你就快跑两步。我随后慢慢走。

  齐业说:这是什么道理?

  齐召说:人家等的不是我是你!这就是道理。有你嫂子在就行了我去了那是大伯哥,人家兄弟媳妇说话就不方便了。我看我还就不走了。你和你嫂子商量去吧啊!我就在个茶棚偷偷看几眼就行。

  齐业说:那也行。你不去就不去吧!我自己的事儿我自己办。

  说完话撒腿就跑过去了。到了女人群就站住了说:嫂子我回来了。我哥说他口渴了在喝茶呢。

  司马明珠一笑说:胡老前辈您看看这就是我小叔子。名叫齐业齐不凡。今年十二岁了。我把具体情况也和您说了,人呢也就在这了。您看看吧。弟弟这个是拓跋荷美的奶奶胡老前辈。你过来见一见吧!

  齐召一抱拳然后作揖说:在下齐业见过胡老前辈。我这里有礼了。

  胡天莹说:好孩子懂礼数,免礼!抬起头来我老人家看看。呵呵小朋友很精神啊!长得也很帅啊!你师父是陈天康啊?

  齐业说:是的!

  胡天莹说:你嫂子都和我说了。要你和我孙女拓跋荷美成为一家人百年好合。你就得我孙女怎么样啊?

  齐业说:她很好看,也很威风。说要和我比武较量。我说了恭敬不如从命。还有一件事儿昨天夜里我娘答应了我师父,把我小师妹许配给我。还说了如果你们愿意呢就不分大小我们两个都要。但是我觉得吧你孙女是侠女。她容不下别人。我看不如就别提这件事了。父母之命难违背,我不能不孝顺。您看怎么办合适啊?

  胡天莹一听这话笑了说:呵呵巧舌如簧啊!够真诚。我很喜欢。你这意思是放弃我孙女了?

  齐业说:那倒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不能委屈了您家孙女啊。就像我贪淫好色了一样,其实那是我迫不得已啊。我感谢我嫂子还来不及呢。您明白我啥意思了吧?

  胡天莹说:明白!老身活了这么多年这点儿小弯弯绕我还是绕的过来的。荷美呀!你怎么看啊?

  拓跋荷美说:那是他不羞,想占便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还是要和他比武的我要揍他一顿出出气!齐业你说我和你小师妹你喜欢谁更多一点儿?

  齐业说:一言难尽啊!我可不是你说的那种爱占便宜的人。这个世界上是有道理的。婚姻大事父母做主不是自己做得了主的。你所以你没有理由揍我。我小师妹呢没法和你比。

  拓跋荷美说:那怎么没法比啊?昨天夜里你就把我和她比了!现在你就反口说没法比了。你嘴里有几个舌头啊?你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旁边站着的盛意说:我师兄说了没法比就是没法比。你不愿意你可以走嘛~!谁稀罕你啊。张口就要打人家三从四德都不懂,侠女就你这样啊?我爹把我家给我师兄了那是父母做主的,你也让你父母来吧!你不要太狂了张嘴就打人,你是不是打的过我师兄那还很难说。就算我师兄打不过你还有我呢。

  旁边一个中年女人就是陈天康的夫人赶紧说:丫头住嘴!没你的事儿。你爹喝人家商量好了。要是他们也能成呢你们两个就是一家了。不可以吵嘴的。

  盛意仰起脖子说:娘~~~!

  夫人说:好了!别说了!等着!

  拓跋荷美一笑说:小丫鬟我还就和你较上劲了。你要不说让我走我还真就走了。齐业你听着你要是把我打败了我这辈子都跟着你过了。我就认命。你要是打不过我你输了你还要娶我,但是你必须放弃你的小师妹。你是男子汉吗?你敢赌一把吗?敢不敢你说个痛快话!

  盛意说:那不行你要让我走呢。那就得我和你比!你敢和我比吗?

  拓跋荷美说:当然敢!但是现在没心情和你比,等我揍他一顿之后再来打你也不迟。你师兄都打不过我就更别说你了。你算个什么呀?

  胡天莹说:孙女不许出口伤人。要有教养。齐业啊老身也想看看你的功夫如何。你就练几招吧!

  齐业说:怎么个练法呢?

  拓跋荷美说:比谁跑得快吗?你就和我比看谁跑得快!就从这里到你哥哥坐的那件茶棚这段距离。让你嫂子喊开始先到就赢了。然后我就看看你的力气那有一块石头足有三百斤你能搬起来我就认输了。然后就比跳高就是这个酒楼你往上一跳爬上二楼。我就认输了。

  盛意说:你太欺负人了。跳高你也不跳搬石头你也不搬那怎就这样规定不公平!我看那大石头你也搬不起来,你就他搬你还不如说让他酒楼整个搬起来呢!大家说对不对啊?

  司马明珠说:都有两下子。

  齐业说:不公平就不公平吧!我认了。嫂子你喊开始吧!我输了也就输了大不了就当光棍儿一辈子不娶媳妇了。愿赌服输。

  拓跋荷美说:那可是你说的输了可不许耍赖皮。我要赢不了你那我也很高兴!你将来一定是大英雄。开始吧!三局两胜啊。

  司马明珠说:站好了开始啊!我喊一二三你们就开始跑。一——二——三!开始。

  两个人一听口令撒腿就跑如同离弦的箭,这个拓跋荷美的轻功确实很好又比齐业大一岁半。跑的那是真快。齐业拼了命的跑就是超不过去。别看打通任督二脉了。但是齐业不会发力,虽然超不过去也没落后。两个人一起到了终点。

  拓跋荷美说:呵呵你还行真能追得上,要么再跑回去看看?

  齐业说:你好厉害我真超不过去勉强吧!这一局不分胜败。我可不和你跑回去了我还得搬大石头呢你也不用搬石头,说哪就是哪不能随便加长。

  拓跋荷美说:好吧让你占一次便宜放过你了。去搬大石头吧!砸伤了别怨我啊。你是自愿的。

  齐业点点头说:肯定不怨你!你找你说话算话就行。

  拓跋荷美一笑说:我让你逞能~~!

  两个人回到原处齐业看看大石头然后绕了一圈儿。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一下腰真就把大石头抱了起来。感觉很轻松也没摔腚墩儿。然后发力高高的把石头举了起来。

  拓跋荷美先是吃了一惊然后鼓掌说:很好!果真是大力啊!你这么有本事你走几步我看看!

  盛意也大吃一惊她没想到齐业能搬得起来还能举起来!一听拓跋荷美使坏赶紧说:师兄啊别听她的赶紧放下!咱们赢了。

  这齐业一高兴随后就一用力把大石头扔出去三丈远。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拓跋荷美吓了一跳看看远处的石头走过去用手摸摸搬了几下没动地方。直起身来说:你很能!我服你了!看样子你有千斤之力。我很满意。你继续吧往高蹦吧!

  盛意喜出望外说:啊我大师兄如此厉害啊!我太高兴啦。蹦高你也行吗?

  齐业说:刚学的试试看吧!

  说完话双腿微曲按照要领一跃而起一丈五尺高啊。跃上二楼的窗台一把抓住了窗户。一回头说:怎么样啊?

  楼下的人都鼓掌喝彩了。说“高功夫!小小年纪成了飞人儿了!”

  拓跋荷美说:太好了。我认输了!你下来吧!

  齐业一听这话往下看看。不知道怎么下去了。上山容易下山难啊。按照原来的路线往下跳吧!害怕挂在屋檐上。这个大树上面两种情况啊。不能直上直下啊。额头上冒汗了。时间长了两手发抖。

  盛意也喊:师兄你怎么不下来啊?

  司马明珠一看明白了说:这功夫我也会。今天给你们露一手。就地一纵身往上一跃跳了上去说了一声:“松手闭上眼睛。我把你带下去。”

  齐业很听话一松手一闭眼司马明珠就把他扔在了高空,自己双腿一蹬头朝下脚朝上一跃而下,眼看到了地面了一个云里翻稳稳的站在地上抬头一看一伸双手就把齐业接住了。放在了地上说:你太年轻啦。还得看老手的高招啊!

  大家继续鼓掌说:好功夫!

  胡天莹说:老身说两句吧“我很中意!孙女啊奶奶我做主了谁让你上有老呢。咱们就嫁给他家里。”就这样定了。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