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二十九章塘荷微妙道四季 它笑树后因筑巢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问了人参花她说的一江借酒玉匣门的意思。

  人参花回答:玉匣门就是昆仑神坯洞府里面的石头柜子。

  齐召听了之后异常奇怪。还没等齐召发问。人参花继续说:我师父和昆仑神坯关系非同寻常。

  司马明珠说:不要扯关系套近乎。刘三功死了没几天你这样痛快就当上了黄婆教的教主了。而且口称本宫。我请你最好说实话。不要撒谎。

  齐召说:你不要捣乱,听她说好了。

  人参花说:那你打断我的话题。我还就不说了。你先把我的手下人都从水里捞上来。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你武功高害死他们对你也没啥好处。

  齐召说:呵呵就你这几个手下那个不是死有余辜啊?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别和我谈条件。就算是下水捞人也得让你手下人去办。你无权指挥我。

  人参花说:那好我不指挥你你们几个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去吧几位落水的护法捞上来。

  那几个外戴帽子些瞪眼的看看齐召没敢动。齐召说:你们去吧!我不管你们干什么!

  这几个人这才顺水去找落水的木有情和火成龙了。

  人参花说:我愿意回答你的问题。你知道昆仑山北面有一个地方在半山腰有一个水塘里面的水却是温热的。那里有一个洞口。

  齐召说:说得好!印象很深刻!我知道我亲自到过那里。只是没进洞里面去。那里和你师父有关系吗?我看你还真不是撒谎。说的有模有样的。既然你们和我师父有关联那为什么你还来找单觉真呢?

  人参花脸一红说:这不是,不知道你就是昆仑深的弟子嘛!你何必撒谎不承认自己就是单觉真呢?

  齐召说:呵呵我有那个必要吗?我本来就不是单觉真啊!

  人参花说:教里的眼线告诉我说“单觉真兄妹就在此处!除了他们兄妹谁还有这么好的功夫啊?”

  齐召说:呵呵你的手下不是和单觉真交过手吗?不认识单觉真吗?

  人参花说:你说得对他们是和单觉真交过手,但是交手的时候并不知道单觉真的真面目啊!你要是不信你解开金箔金的穴道你问他!

  齐召说:既然不认识单觉真的真面目,你的眼线是怎么知道单觉真来到这里的?

  人参花说:这个很简单你可以改头换面但是你办的事情,和你拿的信物这总不会错吧?我们的眼线看的是手里的信物,阴阳五行教的软鞭。只要看到这个武器就是阴阳五行教的副教主啊!虽然你现在手里没拿软鞭你藏起来了。但是你进真绝禅寺的时候你的信物就戴在身上。

  齐召把金箔金的穴道解开说:你和单觉真交手你没看见过真面目啊?

  金箔金说:五行会**的时候两个副教主都是有面具的,我就看到了他们的武器是软鞭。那是副教主的凭证。刚才你和水姑娘动手用的就是八大神龙掌。我和你交过手我认得出来。

  齐召说:呵呵原来如此!把我当成单觉真来围攻了。真有你们的。

  司马明珠笑着说:人参花庞蕾啊。我猜你是不是不是来报仇的啊?而是来找情人的对吧?

  人参花说: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了。瞒着你也没用。我承认了!我就是来找你们兄妹的!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嫁给自己的哥哥啊?

  齐召说:废话少说!我告诉你了我不是单觉真!我叫齐召。她叫司马明珠。我们就是夫妻。你说的单觉真兄妹另有其人。

  我没必要对我的阶下囚撒谎。

  人参花说:那我为什没听我师父说过昆仑神坯还有另外的弟子呢?你不承认到底为什么?

  司马明珠说:嘻嘻嘻真没遇上过你这样的。告诉你实话了你都不相信。你和我丈夫眉来眼去的。原来是把它当成太子爷啦!你白白浪费感情啦!

  人参花一低头说:既然你们不是单觉真!怎们无话可说。我认栽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们。

  司马明珠说:妹子!不是单觉真那也应该是朋友。我马上让我男人放了你。咱们找个合适的地方好好谈谈。你别着急。

  人参花抬起头来说:你真敢放我?

  齐召说:岂止真敢!马上就放你!你要是不服呢!我可以和你用真功夫对决!就用八大神龙掌打服你!我让你心服口服。我今天心情好没啥重要事儿那你开开心。

  说完话就解开了人参花的穴道。

  人参花站起来说:我不想和你比我想和你夫人比武。我看你的功夫还没你夫人的功夫厉害。她能隔空点穴。和我的功夫差不多。你也就是依靠下三滥的手段用毒赢了我!我对你不屑一顾。来来你叫司马明珠对吧?咱们两个打一次。

  齐召说:有那个必要吗?你这人不知好歹啊!我们没杀你放过你了你还瞧不起我,还要和我夫人决斗。

  人参花抢嘴说:你别说啦!我都向你表白了过了。我说话时要算数的。即便是你不是单觉真我也认了!我要让你媳妇知难而退!把你让给我。

  司马明珠一听就说:哦你还在打我男人的主意啊!那好我就接受你的挑战。就你这样的我三招就打发你了。你先歇一会儿免得说我乘人之危。你先活动一下筋骨。我接受你的挑战。但是你要是输了你怎么办呢?

  人参花说:输了就当小妾!你就是老大!我要是赢了你就把老大的位置让给我,你当小妾。

  齐召说:慢来慢来!我说清楚了。我不是单觉真。单觉真长得比我帅!武功在我之上那是我师父的干儿子也是我的大师兄。你要嫁的人应该是他才对!你何苦和我们夫妻搅合在一起呢?我看不如你先等等。到时候我大师兄回来了,你攒足力气去何我大师兄的老婆去决斗吧!昆仑山下七条隧道。你们属于塘荷那个分支。这我已经清楚了。何必还要纠缠呢?

  人参花说:我师父让我下山到大隋来找单觉真的。我就自己一个人来的人单势孤消息闭塞。正好赶上黄婆教打擂台选举教主。我就去看热闹了。忍不住技痒上了擂台抢了教主的位置。更方便找单觉真了!这才打听到单觉真到了这个地方。我这才紧赶慢赶来到这里。没成想遇见你了。我看见你就觉得很顺眼。

  齐召说:别说这样的。你不是冲我来的。你是来找我师兄的。

  人参花说:万一你师兄还不如你呢!我不就~~!

  司马明珠说:看样子你师父是想把你嫁给单觉真啊?

  人参花说:就算你说的对吧!我师父说了当今年轻人中单觉真的武功最好,人长得也帅!只有我和他长得最配!但是我只是听说却没亲眼见过。

  司马明珠说:原来如此。想必你师父那个老尼姑和昆仑神有交情啊?

  人参花说:我和我师父就住在昆仑山背面半山腰里一个洞中。我师父说了我和单觉真有缘!他们的国家现在乱了。正是建功立业的好时机。派我下山来找他的。如果合适就嫁了!我们的洞府就能通道昆仑神坯的洞府之中!但是上面有一个玉石的柜子堵住了洞口。不可以往来。我师父也很爱慕昆仑神但是无缘!

  司马明珠说:嘻嘻嘻原来这样复杂啊!你真没听说过齐召?

  人参花说:没听说过!我就听我师父说过有一个于阗国的太子。进了大隋化名单觉真。还有一个妹妹。

  齐召说:这也难怪我就住在石头柜子里几乎就不出来。五年就想过了一天。谁认识我是谁呀!知名度太低了!

  人参花说:你说你知道那个塘荷你去过那个地方。但是我怎么就没看见过你呢?

  齐召说:那时候我还不是昆仑神的弟子呢。我就是为了寻找我的夫人。就是眼前这位了!我为了找她路过那里!着急得很没时间进洞去看看。不如你说说那个洞里有什么吧!

  人参花说:原来你不知道里面的微秘。我告诉你吧!里面很神奇同时存在着四季。春夏秋冬都有!鲜花盛开!还有一座天然的佛像。不用人工雕琢的。

  司马明珠说:那有什么好的!还不如这里风光好呢。你这个师父在那里筑巢就你们师徒两个人?你现在多大年岁了?你们吃什么和什么?你父母是谁?你为什么自称本宫你还没说呢。

  人参花想了想说:这样说吧!西域信佛教的很多。我是女国小女王的女儿当然是本宫了。我今年二十四岁了。每八年上山修行半年我一共去过三次,这就是第三次下山了。

  司马明珠说:你娘有了,你爹是谁呢?女国的小女王没有男人吗?

  人参花说:没有男人只有英雄!战胜者就是英雄了!就和女王在一起睡了。然后就走人。你没去过女国吧?

  司马明珠一笑说:去过!但是具体怎么个规矩我可不知道。今天算是明白了。原来如此。那么你们的大女王呢?也这样?

  人参花说:大女王不这样。只有小女王可以这样。大女王是要和祭司办事儿的。这里人太多我不愿意和你说这个。我已经休息好了。咱两可以比武了。

  司马明珠说:你怎么就油盐不进呢?没告诉你吗?我们不是单觉真。你何苦这样做呢。就算我输了我也不把我男人让给你!你是鸟想筑巢你去树上,不要在树背后筑巢。你是鱼你想下海寻找幸福你就别再这条河流里挣来夺去的!你要的幸福在单觉真那里。我丈夫齐召就是贫民百姓。他娘就是做生意卖布的他爹就是给人家算账的账房先生。没法和于阗太子做比较。你这树背后筑巢的举动太执着了。让人笑掉大牙啊!

  人参花说:你们两口子很狡猾。除非你把真的单觉真给我找来。否则你们就是单觉真兄妹。我不会信你们的花言巧语的。你这个当妹妹的嫁给哥哥有伤风化啊!我想和你比武就是想教训你!不着说谎了。别给我说比喻我没空听你那个话!赶紧亮武器动手吧。我让你哥哥看看我比你厉害多了。

  正在纠缠不清的时候树上有人说话。“来来你上来杂家在这呢!原来你是找婆家的,不是为黄婆教尽心尽力的。”

  于是三个人抬头向树上看去。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