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三十一章 大呼斜披执白衣 一览洗衣刀剑碰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齐召人参花庞蕾司马明珠三个人交流,旁边站着的金箔金说:这位齐少侠,在下有个请求。你看是不是让我把水姑娘从地下抠出看来?要是再等下去恐怕水姑娘就死了。求求你放了他吧。

  人参花接话茬说:是啊你怎么还不逃走啊?他解开了你的穴道你就应该知趣儿。赶紧逃走。那个不男不女的又不是你的亲人。你磨磨唧唧的还想救他?

  金箔金说:我们六个人是黄婆教的护法。说好了同生共死是好兄弟俄姐妹。他们有难我怎能自己顾着活命逃走不顾兄弟情份呢!那非君子所为。以后就没法在江湖上混下去了。

  齐召说:当真如此那我就成全你把你也埋进去。同生共死就让你和他一起死。我数一二三你要再不走。就把你也埋进土里。原因是你们这些人作恶多端。个个都该死。一~~二——三!你跑不跑啊?

  这个金箔金把眼睛一闭站着原地不动毫无逃走的意思。齐召大喊一声:着打!

  一掌打了过去硬生生把金箔金打出去一丈五尺远躺在地上动不了了。紧跟着照着地上打了一掌弄了一个坑。一脚就把金箔金踢进了土坑。

  齐召说:怎么样啊?遂心如意了?

  金箔金说:算你狠!这也许是我应有的报应。你动手吧!

  齐召说:别急。还有这个土地夫妻你们三个一起活埋。你们这土地夫妻土地公公你有什么话说?

  说完话解开了土地公公和土地奶奶的穴道说:你们夫妻听着要是赶紧逃走呢我就放了你们!赶紧给我滚!要是想死被活埋买你们就直接进坑里去。免得我费事!

  这土地公公看看土地奶奶脸色很不自然。选择实在是艰难。土地奶奶说:咱们还是走吧!去找刘总管来解救他们!咱们要是死了就没法报仇了。

  土地公公说:这样走了对不起咱大哥呀!人家如此义气生死置之度外了。咱们走了以后也没法混啊!我想好了我陪大哥一起死你走吧!

  说完这话自己就躺进了土坑对着金箔金一笑说:大哥!小弟陪着你一起走!黄泉路上做个伴。你别和女人一般见识!

  齐召说:好!够个英雄!那我就成全你们!

  齐召说完话一掌打过去尘土飞扬马上就把两个人掩埋了,看着土地奶奶说:你赶紧给我滚!我说话算话绝不杀你。

  土地奶奶说:小子你足够很!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今后一定找你算账!你等着我的!姑奶奶走了你要啥我还来得及!

  齐召一笑说:赶紧滚吧!废话少说!你去找个白布店披麻戴孝再来拉死尸吧!听说你赌博很有一套!我想和你赌一把。

  土地奶奶说:怎么个赌法?你不是让我走吗?

  齐召说:呵呵我肯定让你走。说了就算数儿!但是你愿不愿意那你自己当赌注把你埋进坑里。换他们俩的活命呢?

  土地奶奶说:你竟敢耍老娘!告诉你土地公公可不是我男人,男人是他娘的靠不住的。我不然我也就不会干这一行!

  齐召说:我不问你家里的事儿。我就想和你赌一把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就行了。没那么多的废话和你聊。

  土地奶奶说:这个赌局不公平。我不和你赌。我马上就走!

  土地奶奶说完话转身就走。很快就走远了头都没回!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你这是啥意思啊?

  齐召说:那你就不用管了。这时候说这个不合适。

  人参花庞蕾说:是啊!你这人真的莫名其妙。我还以为你会放了金波金和土地公公。把这个女人干掉呢!你的做法让我匪夷所思啊。你说说你到底想干什?

  齐召一笑说:呵呵我办事怎么办全让你猜到那我成什么了?也许我这样办事儿就是为了让你猜不透呢!就这样简单。接下来随便你怎么考虑。你继续猜我怎对待被我活埋的三个人?

  人参花庞蕾摇摇头一脸惊愕的看看齐召说:我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我也猜不透那个女人为什么不和你赌。我认为她和你赌了之后你会把他们全放掉。显示你的仁慈。但是那个女人的做法我也没猜透。本来土地公公就是她的丈夫他为啥那样说呢?

  齐召说:这就是赌博!让你猜不透!那才能赢啊!你都猜透了那还去赢谁呀!这就说明那个女人是赌博的高手。你的武功很高但是你的智慧未必比得上那个土地奶奶。就凭这一点那个女人就赢了一条命走了。这就是结果你没看出来啊?这就是现实。我要不把他们两个活埋了我就等于言而无信。那我也没法混了。你说呢?但是我把他们活埋了他们死不了那是他们的造化了。总起码我说道做到了!言而有信。

  人参花说:你就拿着人命表现你的言而有信啊?

  齐召说:非也!我怎么知道你和那个净水不是在合伙欺骗我呢?你以为我就信任你啊?没那么容易!我放走这个土地娘娘她肯定去会找刘合来!这一切就真相大白了。我还是那句话平白无故这苏州城就多了个太监太不合理啦!

  庞蕾说:那我已经被你用毒药抓了。我还有什么理由不说实话呢?

  齐召说:那我不说。我来问你那个净水跟踪你来这里穿着太监衣服很正常吗?跟踪别人至少要穿的和大家一样吧?这才是常识!他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等到你和我富人要比武的时候出现这又太寻常了!两个极端都让我赶上了?没这样的巧合吧?我看你对我很热情。热情的过头了。我总觉得你是于阗国现在的国王派来的杀手。想要出其不意杀死我的大师兄永绝后患!对不对呢?

  人参花庞蕾说:你继续说!我很爱听。

  司马明珠说:她真是杀手?那个太监模样的是和她合作的?那个太监模样的没去找刘合而是躲起来了?用的是苦肉计骗咱们相信他们好有机会趁咱们不注意信任了她之后,暗地里下手?

  齐召笑着看着人参花庞蕾一言不发!

  庞蕾说:你为什么不回答你夫人的问话?

  齐召说:那你管不着!我就想听你接下来说什么。我很有耐心。要不要我带你进真绝禅寺去吃斋饭啊?

  庞蕾说:你很沉得住气。小小年纪如此老练。真是难得。那个净水本来不是为你准备的。我也没想到能遇见你。这完全是我的意外。

  齐召说:你承认净水是你故意安排的?

  庞蕾说:就算承认了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齐召说:很简单。我用了暗器,你们都认识我的暗器的来源。说明你不是女国的什么公主。更不是小女王的女儿。还有一样就是你的长相,和单珏珍那个女的差不多!又是一口一个本宫。我想呢~~你就是反叛于阗国成功以后现在当皇帝的那个人的女儿。道理也很简单单觉真说了“是他的叔叔取而代之了”所以你们的长相肯定有血缘关系。这个差不了吧?

  庞蕾说:算你狠!你又猜对了。那我准备小太监干什么用呢?

  司马明珠说:是啊!他准备个太监还那么难看干什么用啊?

  齐召说:那个太监模样的不是太监那是化妆以后的人。而且不是男人是个女的。为的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我猜那个太监的模样是特定的。应该和于阗国皇宫里的伺候单觉真父皇母后的太监长的一模一样吧?

  庞蕾说:就算是吧!你要不撞在我们的船上,我不会现身的!而是那个太监模样的先去见单觉真。都是你打乱了我的计划。但是我从心里往外真心喜欢你。我到现在更欣赏你的思维能力了。我真的很喜欢你!实话告诉你你的毒药奈何不了我的。不如这样吧!你去于阗国给我当驸马。

  司马明珠说:原来是这样的。你们的心机如此诡秘。都被我男人看穿了。那个太监模样的是想救你故意拖延时间。反应能力还很好。真是无奇不有。但是你又把我让我男人和你在一起?大男人你告诉她!给我长点儿信心!!

  齐召说:放心吧!我不会去给她家当驸马的。用不了多长时间于阗国的第一高手就要到了!准备好作战吧!

  人参花庞蕾说:你猜得很正确。你后悔还来得及。

  司马明珠说:她装死说乱七八糟的都是在拖延等救兵来啊?

  人参花说:你也猜对了!但是齐召你既然知道我在拖延你为什么不对我下手?你为什么放走土地奶奶呢?

  齐召说:很简单。你也不是什么黄婆教的教主。这六个护法只有那个土地奶奶才是真的黄婆教的人。是你们把土地奶奶抓了胁迫她冒充黄婆教。所以她不愿意用自己的命换两个你们的人。是也不是?

  人参花说:这个意思我明白了。都是那个土地奶奶暗中给你使眼神儿了!对不对?

  齐召说:就算对吧!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你们假扮的黄婆教护法出了漏洞了。水姑娘的武功很差根本挡不住我大师兄的一招!但是这个水姑娘就不一样不仅在我手下过去了十招。而且还能还手。这就是天大的漏洞。他的武功太高了!装的不合适。

  那个金箔金誓死不走而且武功不高也出了漏洞。

  人参花庞蕾说:原来如此!那么我为什么不吧第一高手带在身边呢?你愿意说说吗?

  齐召说:第一高手不是你们的人,是你们请来的。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吐火罗国的国师或者是其他国家的能人。不到万不得已你们不想麻烦他出手相助。是不是啊?自己能办到就不求别人。这也是常识啊。你看我说的对不对啊那边那个来的披着白衣服的应该就是你的援兵到了吧?

  司马明珠看过去果真一个斜披白衣袒露一臂的和尚从远处走来了,与其说是走不如说是平地飞行来的速度非常快。身后跟着那个太监模样的净水。

  人参花庞蕾说:来的很及时啊!嘻嘻齐召你想投降还来得及!我的提议你觉得如何呀?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我去找救兵让咱们干姥爷来收拾他们!

  齐召说:不着急咱们两口子未必就打不过他们。我还想试试蓝边将的威力呢!正好拿着个国师练练手艺。你看看你相公我的本事有没有长进。

  司马明珠说:那这个权杖给你。

  齐召说:不用权杖我今天就当剑侠!用咱们家的龙德包间会斗一下这个国师!

  司马明珠说:你有把握吗?这可不是闹着玩儿啊!我看你还是用你原来的武器比较好!

  齐召说:本来是吃饭出来玩儿的。我的三杆大戟都没带只有这把古剑在身边。我又不喜欢黑孤独爱粗!只好用这把宝剑迎战对敌了。

  人参花庞蕾说:嘻嘻嘻都到这时候了。你们两口子还有心情调侃?

  齐召说:这怎么叫调侃啊?我夫人心疼我了。等我打完这一架,回家还给我洗衣服呢。你要不信等打完了我带你去我家看看我夫人为我洗衣服啊?

  这话音刚落那个太监模样的合那个光头的和尚就来到了。那个净水用手一指齐召就说:一览大师就是那个小子打败了我们。您可千万别小瞧!

  在看这个和尚白净的面皮两腮无肉,色相空空瘦的就像骷髅。眼窝深陷一双小眼睛冒着绿光。要是夜里看见了就像骷髅成精了。露出来的一个胳膊也是干柴八股的就是皮包骨。头上没头发戒点香疤一共是八个。没有眼眉鹰钩鼻子一张鲶鱼嘴。身高八尺。手里拿着一把弯刀。这把弯刀闪着滢滢的绿光。长有三尺八寸一看就让人心里发凉。脚上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一双靴子靴子头上还有一个兽面镶嵌在上面。衣服已经说了全身白色。说了几句话也听不懂。然后向前迈了一步。用手一指齐召。那意思就是你过来!

  齐召一看笑着说:果真是外国人!我猜对了吧!不会说中国话!不方便抛头露面!所以藏起来了!这个理由很充分啊!

  司马明珠说:相公啊!你要多加谨慎啊。这外国的招数你有把握吗?那老家伙拿把刀看样子很凶狠啊!

  齐召说:不妨事儿!打架就看谁手快!外国的武术也超不出这个范围去。

  说完话齐召就把自己的龙德宝剑缓缓出鞘!也用手一指往回一抅打了一个手势。那意思就是你动手吧!

  在看那个骷髅和尚大喊一声那把弯刀力劈华山中间一刀劈向了齐召的面门。

  齐召心里想我就用我的宝剑硬接一下子。我试探一下这老家伙的内功如何。我这口宝剑的重量应该比他的刀要大一些。不会吃亏!于是叫丹田力混元气把内里集中在拿宝剑的右手之上。一反用剑的规矩由下往上一迎。说时迟那时快。刀剑相交碰在了一起。耳中就听到当啷一声响。旁边站着的都把耳朵堵上了。太刺耳了!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