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三十四章 外添狂绝壁居隐 云自道疯道叩家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大家动手七手八脚这就把刘一功抬进了真绝禅寺里。大家围拢在刘一功身旁。突然间秦吻月右手指着旧主人智觉大声喊叫说:你个老秃驴。你明明知道。我老头子出去会有难,你却不阻拦。你算了什么东西!他受伤了就怨你。要是孙真人跟着去看热闹,也不至于伤成这样。你还白屋是常态!最少说孙真人要去看热闹了也能提前救治。要比现在好得多。都是你个老秃驴推三阻四的。我今天和你拼老命啦!

  这孙思邈赶紧把手一伸拦住秦吻月,然后说:老和尚智觉已经劝过你家老头子,冤家宜解不宜结了。他已经阻拦了。咱们就不要争谁是谁非了。你要想报仇。凶手就是刘合。你何必和老和尚过意不去呢!消消气儿吧!病人需要安静。安静懂吗?你不想你老头子有危险吧?

  秦吻月一听这话一咬牙一跺脚说:好了!为了我老头子的身体。我就忍了!你要不是郎中。说这话我掐死你。

  孙思邈说:哎呀。你知道我是郎中那就好。你得罪我没好处知道吗?

  刘一功听了这话勉强睁开眼睛说:孙真人。她是狂人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那都是我自己太大意了。中了刘老贼的烟炮鬼吹灯了。谁也不怨就怨我自己。

  孙思邈说:哎!你这一说狂人我想起来了一个人,也许他有办法能治好你的内伤。但是他住在琼州千里万里而且居住在五指山的悬崖之上隐居生活。据说他有玉液琼浆能起死回生呢。

  秦吻月说:那有办法治疗就赶紧去呀!我去我马上就去找那个人来。你告诉我他是谁就行。不行我就把他捉来。就是绳捆索绑我也能把他弄来。

  孙思邈摇摇手说:稍安勿躁啊。老妹子我不是看不起你。那个人的武功深不可测。不是能如之何的。要想治病就得求人家。而不是耍横。那个人狂傲得很比你还狂傲。软硬不吃。依我看谁去你也不能去。到时候打起来。再把你搭进去。那就更麻烦了。

  齐召说:那怎么办啊?要不然我去请人家来?

  孙思邈说:那倒不必。有一个人能行他和这个狂人很有交情。不是别人就是要辛苦一趟旧主人智觉。只有他去也许能把那个人请来。怎么样老和尚辛苦一趟啊?

  旧主人智觉说:什么叫辛苦啊!你既然说了。出家人就义不容辞。但是啊我想要去迎接f佛牙舍利。我刚才不是和你谈过了吗?

  秦吻月说:老秃驴两头的话都让你给说了。我们这人命要紧。那个什么牙齿的有个屁用啊!

  旧主人智觉说:那当然有用啊。我有了佛牙。我说话就管用了。我让他来他就不敢不来。有了佛牙在就能降服狂相。你老头子暂时死不了。

  秦吻月说:佛牙在哪里?我替你去拿!

  旧主人智觉看看胡天莹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在这位胡施主的怀里。他若是肯把佛牙给我我马上就去五指山悬崖之上。把那个疯道人请来。给刘老弟恢复功力。

  秦吻月看看胡天莹说:大妹子!老姐姐求你了。你就把那个佛牙送给这个贪心的老和尚吧!

  胡天莹微微一笑说:老和尚你想要东西不好意思直接向我提起,用这样的下三滥手法儿。这也是佛法无边啊?你真让我看不起你。但是我老姐姐说了这话了我就不能驳她的面子。我可以借给你半月二十天的。到时候你必须还我。你还得发誓必须还给我。我才肯借给你。

  旧主人智觉说:这本来就是我沙门至宝。理应让我保管。

  胡天莹说:说的轻巧!天竺僧人还认为理应该他们保管呢。但是不照样背带到了北魏藏在皇家宫室当中了。你要不发誓我还就是不借给你。看一眼都难啊!

  秦吻月说:老秃驴你赶紧发誓别耽误了我的正事儿。让你看看摸摸借给你二十天你就应该知足啊!你太贪心了。

  出家人不打诳语要普渡众生。让你发个誓就这么难吗?

  旧主人智觉说:好吧!你把佛牙舍利拿出来我看看要是真的。我就发誓。吃完午饭以后我就去琼州五指山。

  胡天莹这才从怀里摸了老半天拿出一个锦盒儿把盖子打开大家都伸着脖子瞪着眼向盒子里面看去。里面真的有一颗尖儿牙长有一寸七分稍微泛黄啊。互相之间交头接耳说:这就是佛陀的牙齿?怎么这么长啊?

  旧主人整理一下衣服高颂佛号说: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一连喊了三次。然后恭恭敬敬倒身下拜。然后站起身来围着胡天莹转了七圈儿。这才停了下来。

  旧主人说:佛陀在上。智觉发誓等我请来疯道人之后我就把这舍利归还胡施主。

  胡天莹说:好了!拿去吧!我信得过你。

  秦吻月赶紧说:哎呀我可谢谢老妹子你啦!你说让我怎么报答你呢!那个老和尚你还吃什么午饭啊!那了东西赶紧就走吧!

  旧主人说:那可不行。我最少也得去一趟大殿之上让僧众瞻仰一下啊!我可以答应你!不吃饭就去找就行了。

  说完话接过盒子迈步就往外走。嘴里不住的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旧主人智觉出去做法事了。暂且不提。屋里很安静齐召也示意大家都出去。大家陆续都出去了。就剩下孙思邈和秦吻月留在屋里照顾刘一功。

  司马明珠说:这一场变化太大了。大家说说单觉真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呢?

  齐召对着陈天康说:伯父你看咱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啊?

  萧世才也说:老兄你这大元帅得解决问题啊!

  陈天康一笑说:你们不怕我利用你们官报私仇?呵呵!

  萧世才说:这哪的话啊!咱是一家人啊!

  陈天康说:现在啊我觉得很危险啊!那个雷九星抢走了受伤的刘合就更危险。我认为打的灾难就要到了。一旦雷九星用毒蛇喝了刘合的血液。雷九星再喝了蛇血之后。武功将会达到登峰造极。我这手已经受伤不说,根本就没人能克制的了雷九星了。

  萧世才一听这话倒吸一口冷气说:真的如此可怕?我还认为问题不大呢!你这意思是刘合死定了?那个雷九星就能连成绝世武功?昆仑神坯能治得了他吗?

  陈天康摇摇头说:这个我可不知道。但是我觉得非常不妙啊!有可能雷九星会这样做。所以当前最重要的是阻止雷九星练成绝世武功。是第一要务。

  萧世才说:他跑哪去了都不知道!怎么阻止啊?

  陈天康说: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雷九星应该就藏在咱们的家中。咱不如回家去看看。道理很简单最危险就最安全!他考虑问题就是这样的。

  萧世才说:那还等什么呀!回家回家赶紧回家!

  说完这话打了一个手势他自己大步流星带头就往自己家方向走。大家在身后紧紧跟随。到了家门口门关着呢!萧世才走上台阶拼命的敲门!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