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四十五章 对后事倦名花会 以济人一朝成穷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司马明珠在和单珏珍攀谈。大家都在听着很多人都发笑。演变成大家一起笑了。

  单珏珍说:你们都在笑我?是在笑我不懂夫妻情义?还是另外有什么可笑的事情?

  可是没人回答。笑声继续依然如故。司马明珠脸上也挂不住说:是啊笑什么呢。笑我显摆了。我很肤浅吗?

  雷志忠说:没人笑你。随便她们笑好了。别理他们。我说正经事儿。我老弟把这音乐会的事情交给我操办了。我就担当。谁有想参加表演的就来找我报名。报名现在开始了。谁先报名谁先表演。对号入座了啊!

  单珏珍说:你这样那行啊。比如说我就是第一个报名了。我想最后一个出场那才是对!

  雷志忠说:那就谁先报名谁最后出场啊!不分男女老幼什么节目都行。什么人都可以参加。这里有很多都是我不认识的新朋友。我也不知道大家都会些什么。自报家门想表演什么先告诉我一声。我好为你做好准备。唱歌跳舞杂耍都行。闻德光老弟你也是行家不报名也跑不了你。我来跑腿儿你当总指挥。

  闻德光说:那我就从命但是你在这里比我熟悉。先找场地。你看看什么场所合适。是给观众搭台子还是给演员搭台子你看着办。鲜花乐器我也不知道哪有都得你去操心。大姐夫你给雷大哥派人手吧!

  齐召说:还是你来派吧!我呢还有两件事要做。我去真绝禅寺看看老前辈回来后看看我大师兄。那个齐晶兄弟麻烦你和我去一趟真绝禅寺。对了我师父曲飞不在那位辛苦一趟把他老人家请来一起看看歌舞大家喝一杯。

  吴忠说:这事儿你交给我了。绝对办好。我马上就去太湖山庄。看看我的老朋友一家过得如何了。我说你们几位是不是也去一趟台湖山庄玩玩看看啊?

  司马啸林说:你这意思是咱们四个都去?

  吴忠说:不仅是咱们四个,比如胡大姐她也可以去玩一趟啊。

  胡天莹说:那我就去一趟啊。在这里我也没有可以聊天的人。就和你们一起去了看看太湖山庄的景色也是一种乐趣。我家孙女去哪了?我带她一起去。谁看了她在哪啊?

  雷志忠说:我看见了他们都追着我爹呢看耍猴的呢。我估计她不能跟您走兴致正浓呢~!

  胡天莹说:那我就自己去吧走了说走就走啊老弟兄们走了。

  人员分流各干各的。司马明珠说:大男人我和你一起去真绝禅寺啊?

  陈天康说:齐召啊我建议应该把那个刘前辈接回家不要住在那个地方了。来往不变不说。咱们并不是没危险啊。雷九星下落不明,还有那个于阗国的公主带的人会善罢甘休吗?不要着急着快乐。安全第一呀。你这样不行啊你得有组织有规矩啊都是靠面子讲义气没规矩不成方圆啊。专门有人负责安全工作这是首要的。你爹也是!他也是个大将军出身我看他根本就不给你提意见。就自己偷着乐去了。那么个大人一家之主和孩子们一起看耍猴的。

  齐召很为难地说:伯父!这山南海北的就是回家凑在一起了。我能调动谁呀我!我不好意思开口。很多人都是亲戚我发号施令总觉得不太合适啊。

  陈天康看看齐召然后说:互相之间是朋友是兄弟占山为王落草为寇也得有个次序。不能乱哄哄的。干什么的就得各负其责。这里有很多人我都不认识。出了这个院子还有可能打起来呢。

  齐召说:那我也管不了啊。有的都是老前辈我老岳父岳母带来好多人。我自己带来的也就三十多个不足四十人都是亲戚。小姨子好几个经常和我起哄我也管不了啊。还有就是一个特殊人物姑姑姑父还比我高一辈我就更无权说人家了。人家不吃我不喝我的这就命令人家。说不出口啊。这就是个普通人家的大聚会。

  陈天康说:那你也得有人负责一下安全啊?你那么多的妹夫你总该是老大吧?闻德光去忙了。剩下的给他们点儿事做。

  齐召说:这话行得通。我马上办。

  齐召站起来说:小邪神兄弟你过来一下。把我那几个妹夫都找来。

  小邪神说:我听见了咱们的大元帅就是有远见。说的这话我真佩服。不如我马上去带着卫队为着源自绕几圈儿。去执行命令。找人的事儿就让你小舅子去办!

  齐召一笑说:主观能动性来了。那就辛苦你了。小舅子你过来。

  燕儒开说:我以为你把我遗忘了呢。这一到你家比我们山寨上还热闹。怎找啊?你让我领导这你的妹夫们不合适吧?

  齐召指着燕儒开说:伯父你看就这德行的!个个可我开玩笑。我自己也严肃不起来啊!

  陈天康说:他说的不无道理。

  齐召说:那我还得自己去一个个说?

  陈天康说:应该是!毕竟还没有组织也没纪律呢。只能靠面子啦。但是长此以往是不行的。必须登记造册。规定具体任务。分工明确。

  齐召说:小舅子!你听见没有?你的才学很好咱们来的人都是谁你也知道。不如我先带你去见我舅舅高龙辰,你们商量一下什么人负责什么事儿合适。然后弄出个结果来告诉我我就执行。

  燕儒开说:有艺术!我们出结果你执行。我们是领头人啊?还是你是当家的?你就直接说你们做计划我来还审查。

  齐召说:跟你我就这样说了!但是我舅舅我怎么能这样说啊!还得说我执行才对!别和我斗嘴了我还真有很多事儿要办。我不是皇帝也不是大王。咱是哥们兄弟。你就别弄嘴多替我办点实事儿。

  燕儒开说:王爷说得对!小可遵命!咱走吧!大帅您老人家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去了。

  陈天康说:这孩子真机灵啊。我喜欢。会武功吗?

  燕儒开回头说:在您面前我就不会武功。在别人面前我会几招!有时间我就拜您为师高攀一步。您意下如何啊?

  陈天康说:那好!一言为定!

  司马明珠伸了一个懒腰说:小屁孩儿嘴可好使了!伯父这个燕儒开功底儿很好尤其是轻功那比我高。

  陈天康说:我看了他的武器了那把小片刀不适合上战场用所以我问他会不会武功。

  司马明珠说:他就是轻功好会偷东西。他那个武器也就是拧门撬锁用的。上战场根本就不是将才!你真收他为徒?哎呀我太困倦了。找个什么地方歇会儿啊!晚上好看花会啊。

  陈天康说:我看见这小子我就想起我儿子来了,我儿子活着应该比他还大几岁。想当初啊我也信佛每每就把多余的俸禄拿出去开设慈善周济穷人。我觉得我自己当时功德无量啊?活得很轻松一家人也很快乐。但是天不随人愿啊!大陈朝一个皇族的我一夜之间啊成了穷光蛋了。儿子也没了。那个雷九星用我儿子命要挟我投降大隋。你说他可很不可恨啊?

  司马明珠说:确实可恨。但是您儿子死了你是亲眼看见的?

  陈天康说:没看见他说我不投降他就撕票。我没投降!接过他肯定是把我儿子弄死了!唉!

  司马明珠说:那这意思还有点希望啊!您儿子有什么特别的吗?

  陈天康说:有啊!特别之处就是屁股上有三颗黑痣!当时道士看过了说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现在想想全他妈是屁话!

  要是现在还活着应该是二十二岁了。

  司马明珠说:您稍等啊!我去去就来。

  司马明珠来到了李领武和这个陈野度的面前说:两位聊得很热闹啊?陈大哥今年高寿啊?

  陈野度说:你开什么玩笑啊!

  司马明珠说:真事儿!你别撒谎!很重要啊。你从前说你也是南陈的皇族说过吧?你爹到底是谁?

  陈野度说:这事儿查到底?我记得我爹叫陈天康。那时候我被人家从家里抓走了。是祯明三年。

  司马明珠说:别说了为你屁股上有黑痣?

  陈野度说:你怎么知道?

  司马明珠说:来来这就对了!你随我来我带你去见你爹啊!

  陈野度说:别开玩笑我爹战死了!人家用我的命要挟我爹我爹都不投降大隋!我爹死啦!这玩笑开不得!

  司马明珠说:没和你开玩笑啊!那天那个一只手的康畅就是陈天康!就是你爹!他没死啊!

  陈野度忽的站了起来说:此话当真!当时我看见了觉得是有几分相似。但是人家姓康我就没好意思问。他在那里?

  赶紧带我去看看。那么说我爹现在是残疾了?

  司马明珠说:已经治好了你放心吧。孙真人的医术那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把手已经接上去了。你随我来就在前院儿。

  陈野度拉着自己的媳妇就跟着司马明珠来见陈天康父子相聚。

  来到前面陈天康一看司马明珠带人来了。就留心观察。一男一女。他正看的时候,陈野度就跑了过来。跑到他身前就跪倒磕头口称父亲!

  陈天康说:小伙子!站起来说话。我觉得你是很眼熟。你叫什么名字?

  陈野度说:爹!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野渡啊!

  陈天康说:你真是野渡?我的儿子你真的没死啊?我不是做梦吧?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