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一三章 两踊跃要张是由 索偷在蓝锁畏惧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50:57 源网站:节点2
  司马明珠很敏感她内心实在害怕有人惦记自己的大男人。好不容易离开了温如明和耶娃西里放松心情很多天了。司马可儿说这话她实在有点旧病复发。哪怕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也得多加小心啊。

  随后补了一句:你看华剑主就是比你姐夫长得帅,咱爷爷最喜欢他武功高人品还好。我要不是和你姐夫成亲了我就能追求华剑主。不行啦人老珠黄啦~~!没机会了!!

  司马可儿倒是没觉察什么还以真是夸自己男人好呢,兴冲冲地说:我看也是!我姐夫什么都爱问来问去的有时候看上去反应迟钝。

  司马冰冰说:你懂个啥~!那叫礼贤下士那叫不耻下问都是当头的必须有的优点。你呀你呀鼠目寸光。姐夫把你卖了你能替他数钱~~!

  齐召听了这句话说:冰冰你这意思我把你卖了你绝对不能替我数钱。还是的优点多啊!刚才一番话说的这些朋友们人人佩服个个归心。真没想到你有这么高明的才能。以后我还得请你多多指教啊~!那好很多人都没吃饭呢我就不多问了。等你们吃完我再聊~!大家赶紧去吃!那个妖儿叶你准备点儿像样的给罗兄弟和史师兄弟每人一份儿!多多少少就算咱们的见面礼。

  司马可儿说:你这是什么话!我都给他们钱了。你怎么还给。你为啥不给那三个人呢?你这办事不公平势利眼!

  闻德光一笑说:可儿!你懂什么!我不说啥你就跟着学吧!

  华剑主说:是啊!我也这样看!你说说姐夫为啥这样做。要不然我心里都不服~~!

  闻德光说:妹夫!这就是实际情况。你问我了我就给你解释一下。那三个人都是天佳凤妹子的手下!姐夫不给钱那是不越俎代庖。这两位英雄是墨家弟子不是妹子的手下人家能来投奔不是妹子的面子。大姐已经给了妹子珠宝由天佳凤区分发。这两位都是妹子的师兄要比妹子还高那是客情。看上去是六个人其实分成了三部分。你明白了?接下来呢吃完饭以后就得各走各的。那两位英雄必然要先回家知道为啥?师父的问题自己家里的问题人家必须去做一个交代。但是妹子和她手下这三个人则不同可以跟着咱们走也可以安排去军营。这个道理是这样的!!人家要回家必须给路费多简单啊~~!赶着咱们走那就是咱们掏钱供应生活按时给拿薪水。

  华剑主说:好!我服你们两个了你都能在还没吃饭之前就能看到吃饭以后。确实你们有谋略会安排。我们两个比你们差远了。我看事物总是拿着江湖义气的远光,不懂什么是组织安排。江湖朋友就没这个都是靠的仗义!大秤分金小秤分银。不懂得什么是越俎代庖。

  闻德光说:情况就是这样这道理很深。你作为上级你就不能去给你下级的下级亲自去发工钱,否则你的下级会觉得你这个人什么都要管他就感到自己没有下级了,没有手下可以使用,在心理感受上他和下级一样了!你的领导艺术就是失败的。这就是组织和江湖义气的差距。

  华剑主说:那你当过官你会这些,可是姐夫他可没当过官啊他怎么什么都会呢?

  闻德光说:妹夫!兄弟!人和人是不样的有些人他是天才,不学也会!有些人是学了也不会!差距就这样大!!

  华剑主说:怎么叫不学也会?什么是学了也不会?

  闻德光说:孔子云:你看黄河上的船老大掌舵驶船面对乳沫三十里,四十里雪浪花的壶口瀑布气定神闲。有人问他这个好学吗?船老大说要是你能潜水生活呢你不学也会!!要是你会游泳横渡黄河不成问题,你一学就会!要是你是旱鸭子给你一条比我这条船更高级更容易驾驶的船,就算你学了你还是不会!!

  华剑主一挑大指说:行!说得透彻!!姐夫就是不学也会,你是一学就会!我是学了也不会!!

  闻德光说:千万别这样说啊~~!你可不是那种学了也不会的至少说你比我不差什么。

  司马可儿说:你们说什么呢我都听不懂!把怎么办事都弄到黄河里去了!令人费解。竟说没用的!!

  华剑主说:你别听了吃饭最有用你去吃饭吧~~!你不是从早就说饿吗?

  司马可儿说:我这不是等着你呢嘛~~!咱两一起去!

  闻德光说:赶紧去我不耽误你们两个双宿双飞。我是吃饱了我不吃了~!

  齐召说:看看我是不是也的去应付一下场面啊!其实我也吃饱了我也没运动。

  闻德光说:这我可不能代替你你别和我说这个。

  齐召说:那我不是不善于陪酒还是得麻烦你去呀~~!

  闻德光说:还是你去!我为他们准备介绍信等吃完了我也把东西写好了咱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不能那个你这还不懂吗?

  齐召说:那我就去应付了你写吧~!

  齐召转身进了屋里说了开场白吃好喝好大家好,端起酒杯连饮三杯然后转身出来找闻德光了。

  齐召说:这妹妹的手下怎么安排?我不想带她们一起走你弄个说辞吧~!赢行利不会反水吧?

  闻德光说:这你别操心我估计这个新妹妹也应该回家她毕竟有她娘,还有她师叔走失了。她得解决人家不会追着咱们。你说呢?至于说辞还是腊月到高昌国西边边境外军营相聚老办法我认为可行这样大家都方便。赢行利你不用担心他要反水等于他不想活,杨广就把他咔嚓了!!他不可能泄密反水。再者说咱帮他釜底抽薪了他没理由恨咱们!!你等着瞧他还得给咱们那路费他怕咱们反水~~!他身家性命就没了。

  齐召说:我看那姓罗的姓史的都是人才还会木匠说会造云梯这可是难得啊!就缺这样的。就怕他们中途变卦不和咱一起干了。你有啥好主意抓住他们的心灵没有??毕竟萍水相逢把性不大啊~~!

  闻德光说:人怕见面树怕扒皮,你要不放心你就派我去护送他们跟着他们走一趟。我抱着把他们笼络住!万无一失。

  齐召说:那那行啊!我离开你我就没有左膀右臂了。接下来的大事我全靠你你走了我找谁商量啊!!

  闻德光说:这样吧三顾茅庐你会不会!要是在冬子月之前闻山不来消息说他们到了,咱就登门去请你看如何?所以必须问好家庭住址。

  齐召说:这招可行!!要不说离不开你!!就是闻山那边无法通知他那边的情况给咱们。咱们可以通知他。这没有来回交流的好办法。你有办法解决吗?他的飞鸽传书咱无法收到啊~!上次来带来的鸽子只能飞回去不能飞回来这太欠缺了!!你看通过赢行利的情报组织传递能行得通吗?

  闻德光想了想说:咱们内部有大隋的人也可以说是内奸,你该清楚吧?他们肯定有办法通知赢行利。咱可以利用一下!因为咱也不反抗大隋也不刺杀杨广所以不用得罪他们可以利用一下。让赢行利中转下那边的消息通知咱们这确实可行,对赢行利也不会有任何的危害。就是让他帮咱们了解咱军营里的动相他也不会为难。这个要求得你去说。你救过他两次他必然应允。这样一来大隋的情报网就能为咱服务了!!

  这两个人商量好了就是这样办的!赢行利是一百个应允因为没触及到他任何忠于职守的问题回答得很爽快。接下来那六个人和预想的一样拿了路费各奔前程带了介绍信高高兴兴的离开。赢行利安排了住宿。一夜无话到了天亮。吃过早饭众人告辞赢行利姜芭蕉拿钱送路费不收不行!还给开了一张特别通行证那是杨广惹尔尔组织批下来的。在大隋朝任何州城府县可以自由行走不受约束地方管理无权过问彻查。因为是以日帅温强宇的身份办的通行证顺利拿下。赢行利姜芭蕉把他们六个人一直送出城外挥手告别自己回去了。这三对人马上了官道直奔天水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轻松顺利夕阳西下的时分进了天水城门,街上往来的人流来往不断看样子很繁华有其人四川口味的人增多了,这里是出川的必经之路,想当年的姜维就是在这地方被诸葛孔明收到麾下的。

  齐召说:妹夫们带路我可是没去过曹家酒楼!一切都看你们的!

  闻德光说:没问题在宥一盏茶的时间就到曹家酒楼了。

  华剑主说:曹家酒楼干什么去?有特殊安排啊?

  闻德光说:姐夫家的亲戚和我们约定好了要在天水关曹家酒楼相聚,所以要去曹家酒楼。

  司马可儿说:什么?姐夫家的亲戚在这等着呢?都是谁呀我怎么没听说?

  司马冰冰说:我们从张掖南面的花寨就约定好了,我们走武威他们直接奔天水,不都是因为你嘛~!姐夫的舅舅表弟表妹还有一个阎大姑娘可有趣了~!

  司马可儿说:因为我?我怎么了?

  司马冰冰说:那我派人给你飞鸽传书让你去武威,我们必须去武威方向不为了你为了谁?见面之后啊你说话检点一些!不要当着人家的面说姐夫傻!!你必须注意。我为啥要回去就是见到他们我不能随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还得有所顾忌!!我和大姐分学费他舅舅站在一边看我老不好意思了。太不方便。尤其是他舅舅那老家伙什么都懂,可能说了!!像个教书先生。

  司马可儿说:原来就是和老头儿有什么可怕的我记住了不说他傻了!你看那有个耍蛇的!过去看看啊!!

  司马明珠说:就你多事儿,这有正经事儿要办去约会你看耍蛇的!!

  司马可儿说:那拖一时是一时见到你舅公公我们就不能随便聊了,哪有看耍蛇的好玩儿啊!要不你先去接头我和华剑主和冰冰我们三个看耍蛇的!我们晚一步再去。冰冰你同意不?

  司马冰冰说:也行!我是不愿意提前见到她舅公公天黑没黑呢谁愿意见他啊!!太不方便了。那就看耍蛇的吧~!喂!齐明主你批准不批准啊?

  齐召一笑说:别说你不愿意见我都不愿意见他们,心情我能理解。随便你好了我批准了。闻德光必须走他得带路。你们三个里有华剑主带路肯定丢不了我放心!你们去看耍蛇的吧!

  说完话三对就放单了三个往前走三个人看耍蛇的,齐召他们刚刚离开就听后面有人喊“张是由你从左边我从右边,把这个贼堵住!我偷了十八年了今天不能栽在他手里。”这三个人回头一看远处跑来三个人一前两后!都在没命的跑。华剑主一看这三个人的轻功都是十分了得!犹如离弦之箭。后排左边那个人说:“索偷你不是吹你轻功好吗?怎么还追不上啊?”说这话一瞬间三个人就到了眼前。

  司马冰冰反应更快说:华剑主拦住他们索偷是姐夫要找的大将之才~~!赶紧啊!!

  这华剑主反应更快一看就懂了前面是偷了东西的后面是追赶的。只要拿住前面那个后面的自动就站住来找自己,一纵身跳下马来往前三窜两蹦就追到了小偷的背后一伸手就把小偷拎了起来,就像那一个包袱那样轻松。小偷手刨脚蹬嘴里说:你妈的你放来你爷爷我!!我与你无愁无恨你管什么闲事啊~!赶紧放开我呀!等你家蓝爷爷的朋友来了弄死你!!

  华剑主说:叫啊!叫啊你继续!!你不是跑得快吗?我让你跑脚不沾地我看你怎么跑!!

  这时候那个张是由和索偷追了上来说!:这小子跑的真快!!累死我了!!这位英雄高姓大名啊!多谢出手相助!!

  华剑主说:在下姓华单字一个仁华剑主!不知二位哪一个是索偷?

  右边那个人说:我就是索偷,你是谁?华剑主啊?不会差吧?你就是挑战中原各大门派那个华剑主?你怎么认识我?

  华剑主这才仔细看看索偷,穿着紧身拷袄是黑色的,下边穿一条黄裤子打着鱼鳞裹腿千层底的布鞋,瓜子脸大眼睛细高个头面如黑炭手里拿着笔把小片刀不超三尺长!腰里围着一条铁链。这在喘气呢~~!再看他边儿上那位叫张是由的一张大白脸两腮突出嘴有点发撅就像吹喇叭的吹鼓手。大马眼黄眼珠腆着肚子塌鼻梁。身上穿青绿色库褂脚上也是打着裹腿千层底儿布鞋。手里也是一把小片刀三尺不到!腰里也围着一根铁链。上一眼下一眼正在看华剑主!

  华剑主手里抓住的那个也回不过身来嘴里说:大英雄啊你是华剑主你别和我一般见识,你放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妈等我回家去伺候呢~~!你这么大的英雄打死我脏了你的手别人说你胜之不武。

  司马可儿笑着说:你姓蓝啊!颜色到挺配叫什么名儿啊?告诉我我劝劝他放了你。

  这个人说:我算是遇见活菩萨了,先谢谢姑奶奶你啊!我叫蓝锁锁头的锁!你赶紧开尊口帮我一把让他放了我吧!!

  司马可儿说;有趣儿!为啥叫蓝锁啊?

  蓝锁说:我姓蓝啊!锁头是铜的生锈了就变成蓝绿色了!我妈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这不还被他抓住了!!

  华剑主说:你害怕了?

  蓝锁说:刚开始没害怕!一听你叫华剑主我恐惧啊!我怕到了极点。我的那些朋友根本救不了我了,打不过你。你说我能不害怕吗~~!人的名树的影啊!大英雄你放了我吧!我回家给你烧高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