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六十二章 快言诸公启银对 窃而常思躺着贴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高龙王和齐召谈话齐业来送信说秦吻月醒了,说是六道和尚行凶杀人了。

  齐召看见齐业来了就说让他给舅舅见礼,随后就问:舅舅你让叫花子说齐业被抓了。你为什么那有把握呢。齐业不会出现呢?

  高龙王说:这个嘛随机应变。因为我听到齐业和那个拓跋荷美商量去一个比较远的地方。我觉得机会来了能让我大显身手了。于是我就就坡下驴找了几个叫花子导演了这一切。并不是我有预谋的。

  齐召说:舅舅啊你真老谋深算啊。居然舍得把亲儿子的胳膊弄伤,简直不惜一切代价。

  高龙王说:非也!这可不是我创造的计谋。我是和那个雷九星学的。他就在他儿子胳膊上安装了一个小金球。我不得已而为之啊。

  齐召说:原来如此啊那么雷九星真正的儿子你弄死了?

  高龙王说:非也!我哪有那么败家啊。我把他儿子给卖了!但是我却知道下落。我可不做亏本儿的生意。你就不用操心这个了。去看看你干姥姥。

  齐召说:既然醒了肯定有人询问了。我就不着急打扰伤员了。我对您更感兴趣。

  高龙王说:对我感兴趣,比报仇还要紧啊?

  齐召说:我总觉得您和那个六道和尚有什么联系呢。你要是不阻拦我那也许我就能解救了两位老前辈了。

  高龙王面现不悦沉着脸说:孩子!舅舅我不是说你,我要不把珍珠拿走你还回到院里来吗?也许你就会在客栈聊天发赏钱了吧?我之所以让叫花子拦住你那是想提醒你。“杂货铺不是没人了”你懂吗?你反倒认为我和六道和尚联手害死了刘一功了。真没道理!你不要忘记我可是你舅舅啊。

  齐召点点头说:这就算您说的过去了。我不怀疑你了。那么您说现在应该去真绝禅寺找那个秃驴报仇雪恨吗?

  高龙王说:老秃驴有可能在寺院里庆功呢!他也许认为秦吻月已死死无对证了。所以会放心庆祝。现在去就能抓住他。

  齐召摇摇头说:没那么简单啊。我接我干姥爷的时候,外国和尚看样子要进真绝禅寺。当时我就觉得那是投宿去了。曲飞又说荷塘妙尼会用莲衣地的功夫。我想那个六道和尚如果也会这种功夫那肯定和那个人参花庞蕾是一家的。但是我就纳闷儿。为什么他们不去杀单珏珍而是选择刘一功呢?所以我怀疑你和他们是一伙的你负责刺杀单珏珍兄妹拿衣服。可是你又不肯承认。你又是我舅舅。我没辙啦!所以我才问你呀!

  高龙王说:我说不是就不是!我怎么能和他们是一伙的呢!简直无理取闹。但是你分析的不无道理。我也是百口莫辩。不如这样你和我一起去真绝禅寺。舅舅我给你当先锋打头阵抓一个活的或者弄死一个证明我清白这该行了吧?

  齐召一笑说:外甥我正有此意。要不然真不好相信。事情没那么巧。但是我可不单独和您一起去。我得办有把握的。我带上我师父曲飞还有屠天明闻德光。就算你和她们一伙我也不惧怕。我有绝对实力抗衡。

  高龙王说:行啊!那就找人集合马上走。

  说完话三个人来到后院儿见到了曲飞。

  曲飞还没等齐召开口就说:想去找和尚报仇啊?

  齐召说:是的!我还想去那个您帮忙带上我这位屠伯父一起去看看。

  曲飞说:咱们兴师动众的去了人家发现了就跑了怎么办啊?想个万全之策。老子曰:慎终如始则无败事啊。你要想想对手下一步要走什么。

  齐召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他们想要的就是单觉真兄妹的衣服和性命。要不然就以逸待劳?弄一个陷阱?

  曲飞一笑说:怎么个弄法?人家一看你来了就跑了你以逸待劳的成功性有多高啊?

  齐召说:那就去围剿。把他们包围!决一死战。

  曲飞说:那要是人家狗急跳墙你包围得住吗?他们可是高手要想突围就你手下的弟兄那一个挡得住啊?所以说让你从长计议。不要着急。

  齐召说:那么诸公畅所欲言吧看看都有什么好办法!

  闻德光说:我先说。咱们先派人进去打探一下消息。情报最重要。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齐召说:派谁去怎么去?去的人必须能够安全返回。

  闻德光看着屠天明说:只有这位屠老前辈最合适,他地形最熟经验丰富,武功还高那是绝对有把握的。而且寺庙里的人不知道他老人家和咱们的关系。所以他去最合适。但是

  屠天明一笑说:果然有理,但是我也没见过你们所说的其他人等。你这意思我懂。不要意思分派!那我就算主动请求任务了。我马上走一趟。

  齐召说:您老多加谨慎啊!

  屠天明说:不妨事儿!打探消息又不是动手。就算是动手我想我自己全身而退那还是有把握的。

  齐召说:那就辛苦啦!

  走了屠天明。曲飞一笑说:这个歌舞还是要唱啊晚饭也要吃。

  闻德光说:师父您放心这一切我们都准备好了。只要说开始马上就成。

  曲飞说:天黑了那这就先吊唁一下刘老弟。把纸马香鹤拿来吧。吊唁之后白孝子你负责把我刘老弟送去义庄。现在就开始啊。

  这就开始焚化纸马香鹤大家一起又哭又嚎。完了之后就把棺材抬上车了。齐召就拿出很多的现银交给白孝子。

  白孝子说:这啥意思啊?

  齐召说:这个呢是让你请专人看管尸体的费用。条件要最好的。我不怕花钱。

  白孝子说:我怎么能拿这个钱呢。

  曲飞说:齐召给你你就拿着。这是人家对他干姥爷的孝心。于朋友情谊两码事儿。你不要阻挡人家尽孝。

  白孝子说:那我可就真财黑啦。好了我收下了。绝对给你找最好的人选保证安然无恙。

  齐召说:这就对了!把银子带上。你也及早回来咱们喝一杯。

  白孝子挥挥手也赶车走了,高林凤说:等等我必须跟着去看看。

  说完话拉着萧世才一起上了车去了义庄。

  齐召看看没发现自己的媳妇。于是就问司马冰冰。

  齐召说:你大姐去哪了?

  司马冰冰一笑说:来来你过来我偷着告诉你啊!

  闻德光说:冰冰正经点儿。大姐夫正伤心呢不要开玩笑。

  司马冰冰说:我大姐啊就这样把自己的耳朵贴在秦吻月的嘴边等着听吩咐呢。当孝子贤孙呢。要不我带你去看看?

  齐召说:我是应该去看看啊。

  说完话走进了病房。一看秦吻月躺在床上面如黄钱纸唇如靛叶青,侧身躺着呢。双眼紧闭。喘气的声音很粗重。

  司马明珠一看齐召来了爬在耳边说:别说话啊。需要安静。刚才大家哭。老人家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

  齐召打了一个手势转身出来,司马明珠也跟着出来了。

  齐召说:那些值钱的不差吧?

  司马明珠说:还行。估计差不多。

  齐召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你说要是怕丢东西睡觉的时候把值钱的东西都给放在枕头边上贴着自己的脸是不是就不会丢啊?

  司马明珠说:你说句正经话行吗?和老婆一起睡脸贴脸还有人偷情呢。

  齐召说:财宝动人心啊,人家算命的说了财就是妻子。有钱就有老婆。

  这时候司马冰冰走过来说:小两口儿说什么悄悄话啊?你这个赏钱给是不给啊?大家还等着吃饭你呢。眼看就黑彻底了下命令开饭啊。饿死别人不偿命啊?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