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八十九章 忙缸捻伤肝火杯 己应养孩地图国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这几个人转过屏风,看过去一张大床。一个中年妇女半躺半卧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看上去被子很新,而且是绸缎面料的。这个女人的头嘛梳的很光滑也很黑亮,听说是个身材不高的女人。但是盖着被子看不出来。长的倒是很有特点。大眼睛元宝的耳朵樱桃红的嘴唇。只是面色黄白气色不正。头上也没有装饰品。身旁有几本书。高桌上面有一把茶壶还有几个茶杯。

  这两口子一看肯定就是自己的舅妈了。赶紧倒身下拜口称舅母。

  床上的女人努力侧转身子但是力不从心啊。喘着粗气说:唉!你们就是林凤妹子的孩子啊!哎呀快起来快起来。让舅妈好好看看。您就是老神仙吧?妾身无法行礼~~

  孙思邈说:不客气。他不上神仙痴长了几岁年纪而已。不要激动。齐召啊你们先起来别挡着我看病。

  这时候高龙王拉过椅子请孙思邈坐下。孙思邈也不客气稳稳当当一坐。然后说:感觉双腿发麻不?

  那个女人说:不发麻就是怕冷总是觉得大脚趾外侧的隐白穴发麻甚至别人用手掐都没知觉。我这腰部以下不听使唤啊。

  孙思邈说:把舌头伸出来老朽看看。

  看完了舌头摸摸脉门沉思片刻说:你转动一下自己的脖子我看看!你是不是觉得转脖子的的时候有咔咔的声音呢?后背会经常痛吗?

  女人点点头转转脖子然后说:您说得很对啊。您看我还有救吗?没事儿您就和我说实话吧。

  这急切的眼神盯着孙思邈总想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又害怕听见治不了的话。那个神情啊简直没的说了。

  孙思邈说:那就让老朽试试看吧!就不要去苏州了。高贤侄你这样找一个水缸赶紧去准备。我有用途。再买一副猪下水心肝肺都要我也有用途。快去快来。咱说办就办。还有你你叫司马明珠。老朽我去窗外,指点你应该怎么办。你就按我说的办就行!来来你朝我打一掌。我看看你的内力如何。你尽管打老朽我受的住!

  司马明珠说:那我可真不客气啊!你老留神!我可要打了。

  孙思邈说:开始!

  司马明珠一掌打过去那是有隔空点穴的力道,但是就像打在了棉花上根本不受力啊。

  孙思邈说:好功夫!你这功夫帮病人治疗那可太好了。咱们一老一少一内一外好好配合听我口令啊!我这就出去。

  然后你把病人的衣服脱了按我说的点穴。推血过宫。齐召啊咱爷俩出去!

  司马明珠说:那万一我把病人捻伤了那怎么交代啊!

  孙思邈一笑说:你应该有自信。我说你行你肯定行。我不方便自己来这道理你明白吧?你就受累吧!

  这齐召和孙思邈来到院里背对窗户。开始发口令了。齐召一言不发仰着脖子看天上的云彩。

  屋里的司马明珠说:孙前辈我做好准备了。您就开始下命令吧!

  孙思邈说:先点肩井穴二分力道。——然后从心俞穴向着次门导引两手分开行进一前一后。知道什么叫次门穴?那就是丹田下面的关元穴各加三分力道就可以了。然后用掌心劳宫穴对准尾闾穴上推沿督脉上行至大椎穴。如此反复六次。然后用中指扣住足厥阴肝经的间使穴拇指扣住涌泉穴向后拉伸仅用你的一成力道。当病人觉得腰部疼痛之时就干咳三声。然后你就松手。没你的事儿了。把被子盖好。然后我进去看。

  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办的。结束之后。司马明珠说:我都做完了!舅妈你感觉如何?

  那个女人说:没感觉疼点没啥!只要我能站起来要我怎么着都行啊。外甥媳妇啊我可是太感谢你啦!你说我又脏又臭的可真是委屈你了。

  司马明珠说:舅妈您就别客气了。这是我们小辈应该尽的孝心。

  这时候孙思邈进来了说:你抬一下腿我看看。

  那个女人说:我我行吗我?我真的会动腿了?不能吧!

  孙思邈一笑说:没啥不能的。试试看吧!我觉得应该行!

  司马明珠说:还行真有点儿效果。刚才动了一下。您试试再抬高点儿。我说孙老前辈你要猪的心肝做什么用啊?

  孙思邈一笑说:呵呵当药材放在灶膛里烧然后用那个灰土。那东西就叫灶心土。然后烧热水把灶心土放进热水把病人泡进缸里半个时辰。那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疗效了。

  齐召说:什么道理呀?有道吗?

  孙思邈看看齐召,然后说:你懂道理吗?这叫做水火既济疗法。水土之功。知道什么叫大道搬运主人瓮吗?有这样一幅图画。画面上画的就是一个人头在一个大坛子上面身体却在瓮里面。这就叫做主人瓮能让万病消悍。有再造之功啊!看见过吗?老子曰”圣人不病以其病病。应该养好自己的婴儿,这个婴儿就是大道的赤子!

  那个女人说:哎呀老神仙说的太好了。我这病啊就是摔下来又生了婴儿才弄成这样的。有的郎中说了就是月子风啊!没法治啊!幸亏我今天遇上老神仙了。我没说人家都知道是生孩子弄的。我闲着没事儿我也动不了。我就拿着笔画呀!画的!

  司马明珠说:舅妈你画什么了?

  那个女人说:我画我儿子当时出生的的那个地方的地图啊。等孩子长大了我好让他看看我当年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我说外甥媳妇啊。你有小孩了吗?

  司马明珠摇摇头说:还没有呢!

  那个女人说:哎呀不是舅妈说啊!你可要抓紧啊。国家没人不行,自家没孩子就更不行。我年轻那时候也是个侠女。唉!要是不是因为有孩子我怎么会掉落山崖呢!

  这时候外面高龙王说:孙真人水缸我买个新的。我找人杀了一头猪。红白下水我都弄来了可新鲜了。您看看合适我怎么处理啊?我说夫人啊我报告你一个好消息啊!你的娘家侄儿来看你了。就在外面我在大街上遇见的。军机啊!你姑妈就在里面看病呢。齐召他们两口子也在。你进去吧!把那口水缸放下。放下。

  这个女人一听这话突然坐起来了把头凑近窗户说:我说相公是说我哥的儿子来了吗?军机在哪呢?来来姑妈看看我的亲人儿啊!

  就听外面侯军机说:姑姑要不然我早就来了。因为我去相亲了所以晚来了一步!您可不要怪我啊。

  女人说:我以为我哥哥只有女儿。你是怎么?

  侯军机说:我是最后一个!我前面还有五个姐姐。我大姐应该比您小三岁对吧?

  那个女人说:对对!太对了。我还记得我大哥说过“我要是生儿子就取名叫侯军机。他终于如愿以偿了。你爷爷还好吗?

  侯军机说:我爷爷老当益壮啊。还经常说我小时候画国家地图呢!

  那个女人笑着说:你尿床啦?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