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二百九十三章 曾日有常福清神 心从灵玄知渊若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一惊说:您是说我吗?我是玄冥之神?有证据吗?

  孙思邈一笑说:当然有啊!玄冥主肾。气色黑。黑族的尊神你不陌生吧?

  齐召一惊说:你怎么知道的呢?我说和尚爷爷是不是你告诉他的?我最不愿意听那个黑孤独爱粗了!

  旧主人智觉说:你当孙真人他是什么人啊?他可是药王爷啊!那是琉璃世界的药师佛啊!怎么会用我嘴大舌长作报告呢!

  孙思邈一笑说:老和尚切莫如此说话啊。孙某吃罪不起呀!孙某就是一个郎中而已济世活人为宗旨。岂敢神化自己啊!倒是你老和尚了不得啊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七佛之师文殊菩萨的化身啊。道教来讲你就是太乙五行苦救天尊啊!

  旧主人一笑说:呵呵你我两个老不害臊互相吹捧啊。你才是太乙五行救苦天尊啊!太乙者太医是也!老僧怎么敢妄自尊大呢!你曾经给皇帝大臣看病你是清福之神啊!老子曰“异名同谓啊!”你自己就都承担了吧。何必拉老僧下水呢!呵呵哈哈

  齐召说:你老人家说错了那叫异名同谓之玄。你还差一个字呢!

  孙思邈一笑说:大成若缺。何必追毛球次呢!差点儿也没关系!

  齐召说:在下受教了!那就是大成若缺吧!您说我为什么从心理上就抵触那个“黑孤独爱粗呢”?此番前去看看鉴台那块石头对我来说就是接受教训以后不能打开杀戒啊?

  旧主人智觉说:老僧有这方面的意思想度你成佛啊!少造杀孽。但是孙真人未必就是这个意思啊。脾神有两个肾神也有两个你怎么不问问是谁啊?

  齐召说:我不问了!那个肯定是我老婆司马明珠啊!我说的对吧?

  孙思邈一笑说:非也非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另个就是我外孙齐晶!你们两个那才是玄冥。

  齐召说:一阴一阳谓之道。应该一男一女才对嘛~!

  孙思邈说:非也非也!肾脏和其他脏腑不同之处那就是肾为先天之本。老子曰“上善若水啊”不瞒你说我这个外孙啊一生下来就在水里了。

  齐召一笑说:我可没生在水里啊!人家黑族的人都盼望我去消灭昆仑神堪呢!土能克水的道理。我打不过我师父也打不过昆仑神堪。我怎么能消灭昆仑神堪呢!她是我的天敌!您老人家看是不是这样啊?我们两个是组合一对儿肾脏有什么现实意义呀?我就打算带着我齐晶老弟跟我去西域打天下。看来这个愿望有些渺茫了啊!各自有各自的任务啊!

  齐晶说:其实我也不愿意找什么碎片之类的。你说的不无道理。大丈夫生在天地间应该有一番作为。怎么会被所谓的命运所束缚呢!你说得对我身上有毛刺没法睡女人。我才不得已只能听从狗屁神灵的话去找碎片的。找不到碎片这一身毛刺就掉不了啊。我十分痛苦!他妈的这叫什么命运啊。你才比我大几天你看你什么都有女人朋友权利地位样样都比我好得多!

  齐召说:老弟!你是不知道我的过去啊你才这样说吧?我从小背井离乡啊,你从小就生在母亲身边大人照顾你。我现在的朋友地位女人都有了,这才几天啊!不过几个月而已。我经历的生生死死你想都不敢想啊!六年啊不吃人间烟火被关在一个石头柜子里。浑浑噩噩的。万马军中血染征袍,衣服都被雕翎箭射成了筛子啊!这还不危险这都是我自愿的。我从山顶掉进深渊啊那时候吓死我啦!我上山差一点点儿就冻死在雪地里啊。我的不容易你是没看见过啊!我被大蜈蚣差一点就咬死了!那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活过来的。刚刚到家三天现在又被骗了出来看什么鉴台!这三天除了挨揍就是挨打肩头上屁股上伤痕累累的都!我还羡慕你呢!

  孙思邈说:齐晶啊听见了没有啊?你比他而言简直就是在享清福啊!男女之事晚几天没什么不好啊!和尚要成佛道士要得道成仙不都没有老婆吗!你现在有女朋友了人家答应等着你你怎么还说这话啊?

  齐晶脸色沉吟的说:姥爷人家女孩儿也老大不小了。我觉得让人家等我心里内疚啊。还不如像齐召大哥这样多逍遥啊!快意恩仇这种感觉真令人羡慕啊。我在家天天读书练武学医术郁闷死啦。齐召大哥啊你猜我看上谁了?

  齐召一笑说:呵呵我知道是谁!肯定是那个人参花庞蕾对是不对啊?大哥告诉你要是我没老婆,或者我没有和我老婆在一起出生入死的经历我看见她都把持不住啊!可况是你啊已经都饥渴难耐了。这里没外人我随口就说了我的人品并不好。我也不怕别人说我如之何。我这叫将心比心啊!你说呢!

  齐晶一笑说:君子所见略同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心灵就是这样的驿动不停啊。之说玄之又玄的学问深渊无际太遥远啦。不能征服当下的**啊。但是又能如何呢!天不随人愿啊!那个庞蕾还是你的敌人!我现在啊强制自己不去想她~~但是就是挥之不去呢?

  旧主人智觉说:阿弥陀佛!刀头舔蜜啊!我记得我师父说过腥臊一牝狗有什么好留恋的啊!看你们两个认假为真的神情吧!应该对女人做不净观!把美女的肉皮去掉里面都是脓血,百年之后啊也是垂垂老矣!最后一堆白骨而已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孙思邈说:咱先不说这事儿了。说正经的!

  齐召说:还有正经事儿?从哪开始正经啊?我是不敢实际操作随口说两句而已,体现一下不甘寂寞的心灵。其实我的内心吧!很爱我的妻子不管和尚爷爷你说什么白骨不净观我也不出家当和尚!您看人家昆仑神堪不学好不正经一样成神了。

  旧主人智觉说:她内心是苦恼的她自己知道!行尸走肉而已活几千万年也是庸人自扰无法解脱。黑族让你消灭她那也是天意让她解脱出来。

  齐召说:那就不对了她要是死了谁来当脾肾常在的另一半儿啊?我说两位老人家我们小哥俩都是神的魂魄能长生不老吗?这话比较正经吧?

  旧主人智觉说:什么长生不老啊守尸鬼罢了!人身就是一个皮囊而已。我佛有云:是身不坚固,入阳焰如芭蕉心如水中月速亡速朽不可执着。当乐佛法身。出离轮回。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你们俩长点志气行吗?能不能不贪恋红尘啊?我知道我说这话你们不爱听。总会有一天你们在红尘中撞的焦头烂额为情所困痛不欲生的时候。就会想起我所说的话来。

  齐召说:您可能也累了吧!您不告诉过我烦恼即是菩提嘛!今天怎么又说这样的呢。我确实不爱听。我说孙真人啊你说那个大唐朝的开国皇帝是谁呀?我认识他吗?我们是不是也能长生不老啊?您还没回答我呢。我想您一定不会害您自己的外孙的对吧?齐晶老弟你别听不净观,那个庞蕾不一定就是我的敌人。我是这样想的我帮我大师兄解决了于阗国的内乱之后不上他杀他叔父的一家把他的堂妹可以嫁给你。你要辩证的看待问题懂吗?你要信大哥我!

  齐晶一笑说:我想不了那么长远啊我的好大哥啊。我现在的皮肤病我都对付不了虽然不痛不痒的。但是太那个了!那个你懂吧?这次来呢就是想求你办件事帮我们拿到深渊冰好来治疗皮肤病啊!!

  齐召说高兴的一点头说:没问题!你看大哥我的吧!包在我身上。你们不好意思在我家里说就想了这个办法骗我上船?

  旧主人智觉说:齐召啊几天不见你怎么越来越鄙俗了呢?我觉得当初你不是这样的人啊!你要不是看不见这风多大啊这叫天运!谁骗你了?说话嘴里干净点儿。

  齐召说:很简单我有心理落差啊。原本我就很累了。我想好好睡一夜啊。不想来太湖。我这是克制自己给您老人家的面子啊。你是没体会到我的辛苦啊。我在家都没来得及和我娘说说话!和尚爷爷您就原谅点儿?您说了要是不马上来就来不及了。原来不就是一块石头嘛!我今天不来拿到那块石头会自己飞走不成吗?有什么来不及的啊?

  孙思邈说:不是会飞走,而是带你们两个去那个地方去练功就有助于在未来震慑所谓的魔性。这个鉴台陨石那是包含着能量的。本来这个陨石不是用来对付锁魔镜用的,而是对待邪魔外道用的武器。结果呢杨坚用错了。

  齐召说:那么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啊?过几天不也是一样吗?

  孙思邈说:此言差矣。你们刚才交流什么呢?过几天之后人参花来了你们抵抗不了色诱惑会什么下场。我也不说因为你们毕竟是来了。我也没有说的必要性了。

  齐召说:难道说人参花庞蕾还会重来?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