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三百二十九章 处他蚣无噬对处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旧主人智觉说完了。踏遍卞庄钱变血。齐晶马上说:与我齐召大哥无关与我有关,现在可好巴望着昆仑神能帮我原来也是空欢喜一场啊。我现在不问什么意思。问了也没意义。我就过一天算一天。这我齐召大哥说了放假了。我可以自由游玩几天。请问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屠彩霞说:这地方距离句曲山不远,不如就去句曲山游玩两天然后去江宁等着齐召大哥,我说人参花庞蕾你去不去呢?

  人参花庞蕾看看塘荷妙尼,塘荷妙尼说:徒儿啊你很幸运能化干戈为玉帛,又能找到自己的归宿。为师祝福你。但是啊你堂兄有可能忧心如焚啊。急人之所急我看你就别去游玩了。应该跟着齐召回去和你堂兄好好谈谈让他放心。

  塘荷妙尼转过身来对着齐召说:我和你师父这就要上路啊。我这个徒弟庞蕾你可要看在师母的面子上多加照顾啊。

  齐召点头说:那是应该的。我有吃的她就有吃的我绝不亏待我师妹。你就放心。师父您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昆仑神坯说:事情还算顺利,你小子命运不错。比我儿子命还好。我们要回昆仑干我们应该干的事。你呢要注意一点不要寻花问柳的。我已经重复过不知一遍了。原因就是我想让你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不要像土财主那样弄一帮女人围着变成行尸走肉。就像一口肥猪。这些天在下山的日子里我一直在暗中跟随你,你的表现还不错。

  齐召说:多谢师父夸奖。这意思就不用去消灭昆仑神堪了,你们就直接灭了她吗?

  昆仑神坯说:那不能那样做,从上古以来留下来人已经不多了好歹她也是个人物。我不可能亲手杀她。虽然他对我不怎么样吧!但是我不能和她一般见识。要不然我和她也没啥区别了。我准备把我家孩子救出来马上就走,剩下的随她去吧!自然而生自然而灭,也就行了。她将来活到什么程度那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旧主人智觉点头说:大神果然开明。老僧佩服。我说曲飞老弟你就没啥想法?

  曲飞说:我没想法。我老了没有事业心了。原本我想参透星图的奥秘现在看来我不够那个智慧等级。大丈夫一言出口说要把星图送给他们我说到办到就是了。人啊无求者真贵。我不像某些人惦记别人家的东西。我就是奉献了。不讲条件。

  昆仑神坯说:我们好歹也有点儿礼貌。不能白拿。不如这样吧在下请你去我家一趟,我们离家去探亲的时间您就帮我负责看管一下家里的东西,我家里有粮食也有很多的设备,你可以安心的住进去。我的东西你随便用。我把我家就授权给你。等我们回来之后估计你也就能延年益寿了。你以为如何呢?

  曲飞一听这话精神了,赶紧说:我愿意效劳!这是我求之不得啊。

  昆仑神坯说:咱们共同有一个弟子齐召,我走了之后你就多操心了。这孩子要不学好你就揍他。齐召你听见没有?

  齐召一笑说:我听见了。我保证听曲飞师父的话就是了。您安排得太周到了。

  屠彩霞说:姥爷我恭喜你啊!您也能成神了。到时我就带我娘上山去看您。我说昆仑大神我们要是在您不在的时候去看我姥爷您允许吗?

  昆仑神坯一笑说:姑娘!将在外君明有所不受啊。我走了你姥爷住进去那就是姥姥家了。你愿意串亲戚就不用请示我了。

  闻德光说:那像我这样的也算是曲飞师父的弟子,我可以去参观一下吗?

  昆仑神坯说:这个我已经表态了,我要是不在曲飞全权做主。只要他欢迎与我无关了。我次一去最少是八十年。我管不了那么多。

  闻德光说:那个黑孤独爱粗的金袍面具您是否带走啊?

  昆仑神坯说:小伙子想的真周到。这个东西夫人你看怎么处理呢?

  塘荷妙尼说:这个嘛我的意思是带回去。我没有了原来的**了这些东西可以当成我的**,回去之后见到我父亲这也算是战利品吧。在我们的国度这东西的价值是可想而知的。还有就是那个镶金边的海螺也应该带回去。小伙子你把海螺拿给我吧!

  闻德光就把海螺也递了上去同时说:我娘和我二弟那个黑妈之爱您看?

  塘荷妙尼看看黑妈,黑妈说:这不是什么大事。来来金凤觉我先帮你解除。

  金凤觉高兴地站到黑妈的面前就等着。再看黑妈用手拍了三下黑骷髅,金凤觉身体哆嗦了三下仰面摔倒。再看黑妈用黑竹剑对准金凤觉的胸口膻中穴缓缓上抬,有一条蜈蚣模样的黑色烟雾就从金凤觉的嘴里冒了出来。然后蜿蜒盘旋附着到黑色竹剑的剑身之上就消失了。地上的金凤觉突然跳了起来面色狰狞张着大嘴露出牙齿就像要咬人的模样。但是看样子双脚就像定住了却无法动弹,这嘴巴不断的开合。近似疯狂的在挣扎。

  闻德光说:哎呀您这方法用的对吗?我看怎么越来越严重啊?

  闻从家说:小子你懂个什么,休要多嘴。过一会儿就好了。一边儿站着去。

  黑妈说:我告诉你们父子这非常正确。过一会儿就会好。不过呢还会犯!为什么还会犯呢,因她是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她的心智有问题,不是黑妈之爱在作怪了。因为我撤掉了黑妈之爱她自己的内心压制多年的痛苦也被释放了。需要调理一下。那就看你们的了这事儿我是爱莫能助。那是她自己的情绪问题了。我说塘荷妙尼你把她儿子交出来也许她的情绪会好转就不这个德性了。剩下的事儿就看你了。

  塘荷妙尼说:她儿子没事儿,我已经帮她儿子去除了黑马之爱了。要不然他儿子也活不下来啊。改变这情绪不难。上船去江宁他儿子我已经带过来了。就住在江宁的客栈当中。

  这时候金凤觉不狰狞了表情也平静了,脚也会迈步了。活动了一下然后说: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闻从家说:人家神仙说了咱家二小子就在江宁客栈你心里就不用空落落的了。你刚才没看见你自己的表现啊。他给你弄进去的蜈蚣已经没了,你的样子就想要噬啃了别人。但又咬不着的那种安觉。

  金凤觉说:你算说对了。我怎么表现得我知道。我就觉得想咬人。我已经压抑了大半年了。塘荷妙尼我怎么说呢!我我我刚才恨你恨得牙根痒痒。但是我面对你相处这一刻我要不说出来我就更觉得憋得慌。

  塘荷妙尼说:女人都这样,要是说出来心里就舒服点儿。你想咬我啃我。你说我呢?我去噬啃谁呀?你儿子丢了死了你这样。我现在还告诉你了就在江宁你还这样。我儿子还生死未卜呢!那不也是你们干的吗?你们两口子还能相对相处。我们还大家闹翻了。我和谁去诉苦啊?算了吧!你恨我也没用。这次要不是这样的结果,我真会杀了你儿子出我心里这口恶气!要不然我也不会把他带来!便宜你了!我说曲飞啊我也是念子心切啊。咱们马上去你家把那些能量块儿运走,去我家吧!

  齐召说:师母啊您要走了我这个权杖您也带走吧。我们留着也没用。你拿回去换点钱花。这东西肯定值钱对吧?

  塘荷妙尼说:是啊这东西就不单纯是值钱啊。谁有了它了那就是王者凭证啊。这才是我留下来真正的任务啊。

  齐召一笑说:这权杖给我师父拿着回去你们的国度就能当国王吗?

  塘荷妙尼一笑说:那就看你师父愿不愿意了。我是这样想的。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我爹掌握着兵权!我们要走了你自己好好保重吧!

  齐召说:看样子这么多人只有我自己回苏州啊。那好咱们就就此分手我不耽误我师父去当王者了。齐晶老弟你把你的未婚妻让我带走你放心吗?我看你们两个还是和我一起回去吧。

  闻德光一抱拳说:大姐夫我就不回去了我和我爹娘还有我二弟在江宁等你。告辞!

  齐晶看看屠彩霞然后说:大哥下命令了不许咱们去玩儿。还是回去吧!

  屠彩霞一点头说:那就听大哥的!回去就回去。

  众人分成两队一路去了江宁一路返回苏州。

  都是坐船走的齐召上船之后对着旧主人智觉说:我说佛爷爷。我师父走啦。没办法给你好处了。

  旧主人智觉说:去了穿红的还有挂绿的呢!我不发愁。曲飞也不是吝啬鬼。分一杯羹的机会还是有的。人家昆仑神坯不把家产交给我那是怕不吉利。不愿意把自己家变成和尚庙啊!

  齐召一笑说:佛爷真会自我安慰啊。不这样吧您就一直跟着我等我打出地盘来给你弄一个最豪华的寺院。

  旧主人智觉闭上眼睛说:阿弥陀佛,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啊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