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五章 脸到甜耳逐晨变 意向阳令大明中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小两口儿夜里过河走到了河心司马明珠说:你走过一次了前面肯定有把握了对吧?

  齐召说:那是自然。这话啥意思啊?

  司马明珠说:你有把握我就放心了趴在上面闭上眼睛,两个字的“享受”。

  齐召说:那你就闭上眼睛享受。我慢慢背你过河。闭着眼睛嘴别闲着说两句顺耳的我听听。甜言蜜语就行。

  司马明珠嘻嘻一笑说:这样吧你的双手再往上托一点儿啊!

  齐召就用力往上托了。司马明珠身体上升双手搂着齐召的脖子就把脸蛋贴到了齐召的耳朵上了。用力一蹭。

  齐召说:哎呀!你这是干什么?

  司马明珠紧跟着又蹭了几次一言不发。

  齐召说:这等着听呢。

  司马明珠又把脸蛋贴到了另面耳朵上蹭了几下。依然一言不发。

  齐召也不说话了迈步就往前走。眼看就到了河对岸了。

  司马明珠说:这样好的感觉眼看就要结束了。无声胜有声的感觉怎么样啊?

  齐召点点头说:还行吧!

  司马明珠说:那怎么叫还行!那就是甜的。你要说还行那就得惩罚你了。

  说完话一张嘴把齐召的耳朵叼在了嘴里用力一吸。

  齐召赶紧说:行了行了痒死我了。我怕你了。那就是甜的。你饶了我吧。

  司马明珠说:这还差不多。我也行了!把我扔上去吧!水是不是很凉啊?

  齐召说:水凉不要紧心里是热的。我还是背你上去吧。

  司马明珠说:这样要是从现在背我到明天早上那该多好啊!你说人啊他为啥总有正经事儿呢?要是没有正经事儿那可太好了。

  齐召说:你这意思想干不正经的事儿了?

  说完这话齐召已经上了对岸双手一松那意思就是把背后的司马明珠放下,但是司马明珠并不配合。抱住脖子不松手了。

  齐召说:喂怎么不下来啊?还真想让我背着你到明天啊?还有正经事儿呢!快下来吧。

  司马明珠不情愿的松手下来了,但是瞬间转身来到了齐召的身前往胸口上依靠说:还是没有正经事儿好啊!我想过了。把咱们的包袱和行李都放在一匹马上。咱们两个骑一匹马。我的体重和带的东西也差不的分量。马也不吃亏。就像现在这样子我在前面你在后面。边走边聊。找个能不正经的地方再说!走了!

  这样说的这样办。绕过去之后上了官道继续西北。但是速度可差远了。

  齐召说:这样不行啊!这样做半年也到不了江宁啊。咱这样吧。分开不说话了赶紧快跑。有多快跑多快。一直到战马全身出汗为止。实在跑不动了。那个地方肯定就是不正经的地方了。你赶紧下去换过来吧。这地方是官道太正经了。

  司马明珠说:互相追逐着跑到了早晨一直都正经呢!好吧!那就分开吧!

  夫妻二人分开恢复了原样这才上马加紧快跑。秋天的夜里很凉快。马也不容易出汗啊。这两个人的战马那都是宝马良驹日行千里也走八百。但是苏州到江宁那可是八百多将近九百五十里。跑了一段之后也不知道什么时间了前面有一个大镇子。因为有狗叫这就说明肯定人多,虽然街上没人但是狗叫的声音此起彼伏。都连成串了。但也是也没停留疾驰而过这里就是常州了。又跑了一阵到了镇江了。他们倒是记忆的很清楚。镇江是码头当时算不上大城市甚至都没有城墙。看看星星辨别方向一路向西就跑了下去。这回速度不快了,因为没走过啊。不敢跑啊。信马由缰两口子开始聊了。

  齐召说:正经地方已经过去了。前途漫漫都是不正经了。不认识路啊。我看不如找个树林人马休息。我问过了这里到江宁三百多里路。但是估计天也就快亮啦。

  司马明珠说:我可不去树林子。还不如破庙呢。白天我看过这地方的树林有虫子。那要是被咬一口太不划算了。

  齐召说:树林好找啊,但是破庙这大黑天我上哪去看啊?到了树林里点一堆火。喝口水歇歇腿就继续走啊。

  司马明珠说:那就依你!

  这里树林还是有的走了一段时间终于发现树林了。把马拴好。开始点火了。地上有落叶也有掉落的枯枝。点了一堆火两口子就开始喝水了。

  司马明珠说:你看你这裤子又弄脏了。

  齐召说:那没办法!脏了再洗。不要看外表要看内在内在很干净的。绝对没有男盗女娼啊!我告诉你将来我还要带着你超脱去当神仙呢!神仙是什么观念你知道吗?我可是玄冥之神啊。人家黑妈亲口说的。

  司马明珠说:去你的吧!谁认识黑妈是谁呀?大妇女啊?就像你舅舅高龙王家的那个张妈烧开水的吧!你要是这样说我还是大光明天女呢。和尚都给我跪下了叫什么缚日罗路计。你知道啥意思吗?

  齐召一笑说:这个真言咒语你可考不住我!我是和尚家里带大的。那我就告诉你啊。以免你以后丢人。是牟尼佛圆寂以后五百年观世音菩萨打开了南天铁塔,去了大日经和金刚顶经。这个大光明天女呢那就是金刚顶经里面记载的。那是从法身佛的心中月轮光明出,变化成的大光明种子,法号叫作路计。这个你肯定不懂!

  司马明珠用眼睛盯着齐召也不说话。

  齐召说:怎么啦不许我显摆啊?还是怎么了?

  司马明珠脸一红说:你就不想到大光明中来?吃米花什么的?你有一个冥尊令。我说话那就应该是向阳令了!说话多无聊啊!这么不正经的地方说正经的佛经你就没觉得不合适啊?

  齐召一笑说:那就来个啪啪的?不说佛经了。我早就有这意思。这些天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这也不是回家啊!有吊丧有作战有应酬。我为啥黑夜就离开啊!我不想留在那地方给自己找事儿。而且还不自由。见不见神仙那都是次要的我想找个地方躲一下清闲。那才是真的。你这样想啊我要不出来今晚上还是别睡!我娘要聊天儿咱两口子就别想在一起了。你还得伺候人。我还得加小心别让我爹看我不顺眼再骂我。说实话我那个家还不如这片树林让人留恋呢。这片树林可不是谁家的!真好啊!怎么会有这么一片树林呢~!善解我意呀。你过来还是我过去啊?

  司马明珠说:当时你过来我不过去啊!

  然后就不说话了。你就去想吧··人家不许描写色青黄赌,我可啥也没说啊。诸位看官是自由的啊!发挥想象去吧。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