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十章找真土聊苦是劳 倒发坏正气遇知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问话昆仑神坯还没来得及回答,塘荷妙尼却说:这东西该是什么地方的,就是什么地方的。绝不能带去我们的家乡。我看还是你自己好好保管吧。

  玛支帕商说:说不定这东西你们那地方也有。只要有死亡存在的地方这冥王星人就不会错过。

  昆仑神坯说:请问玛支帕商大神,为什么你们却掌管这里的?又为什么锁魔镜是你们建造的?你们到底居心何在啊?

  玛支帕商说:本来这个地方自由往来的。谁都可以来你师父不也来了吗?你妻子也在这啊。宇宙的法则就是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每个星球对这里都有自己的实力存在,或强或弱而已。严格的说你也不算纯正本地人啊。你吃了尾火虎带来的食物,你学了他们的功夫。你在这里收集能够影响众多人群的法器,你就是为本地人服务吗?我看未必吧!刚才这个冥尊令你夫人不开口的话恐怕你就要收藏带走了吧?当然了我也不单纯说你我也是这样,我现在的身体就是我们国度留在地上的仆人身体。和你的情形差不多。我在金星赐福给她他为我办事。你也是这样啊你师父给了你好处当了你岳父把女儿留给你。还许诺来接你们和我的目的不是一样吗?我也曾许诺我在这里的代表带她去我们的国度。性质和你一样。大家谁也不要问谁。都一个德性!我们离这里比较近当然要建立锁魔镜防贼,就这样简单。我把这里看成我们的附属国。说实话我们的国度还没有这地方大。尾火虎的国度比这地方大得多不照样也有贪心想分一杯羹。

  齐召一听这话感觉到这里没好人,冷冷的眼神泛起了蔑视的目光。他心里想他娘的我要是有释迦牟尼那两下子我都把你们给收拾了。

  昆仑神坯说:我也不想和你争辩什么。你这锁魔镜也挡不住外来的物种。你自己也被关了进来弄巧成拙罢了。我们兽族人本来就不接受你的统治,我不管学了什么吃了什么我都是本地的兽族人。兽族人的祖先并不比你们低级,相反比你们还高级。兽族人的祖先“单”用了开放的形式接纳了你们而已。并不是兽族人就很愚昧。典型的事例少昊绝天地通。另外一个事例就是释迦牟尼做到了万神来朝。这都是黄色人种办到的事情说明兽族的智慧那才是最大最圆满的智慧。我只是错过了机会。我可不是天外来客的祭司。我是兽族轩辕皇帝封禅的昆仑之神。

  玛支帕商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对你也没有敌意啊!你说的两件事我都没参与,你说的受封禅那事儿我是知道的。我也没有藐视你。就因为我说你想把冰剑冥尊令带走你就如此激动吗?

  昆仑神坯说:那倒不是原因。原因就是你不应该面对我的徒弟说我是天外人的走狗。我是真正的土生土长的兽族人。我和你的性质那绝对不一样。比如西边那些蓝眼睛的绿眼睛的红头发的黄头发的,都是居心叵测的罪犯被他们的祖国惩罚发配到这里来服刑的罪犯。

  齐召一听这话高兴了说:这都是真的?兽族的老祖宗“单”长得什么模样啊?你说的太对了在西域很多人都和咱们不一样是绿眼睛的还有蓝眼睛的。就和大地的颜色不一样。肯定是外来物种。只有兽族人的皮肤和大地是一个颜色那才叫本地人呢!难怪说他们称呼您为真土。弟子抖胆问一句我师娘的真身皮肤是什么颜色的?

  塘荷妙尼说:徒儿啊!你这说法我可以满足你。我的身体也是黄皮肤的但是不是本地人啊。也许这就是佛陀说的姻缘吧。穿越星际嫁到了这里来。

  齐召想问问生孩子那事儿,但是又觉得不合适啊。低着头用脚尖用力碾转地面上的青砖。

  塘荷妙尼一看齐召好像欲言又止。就说:徒儿还有问题难以启齿吗?

  这时候司马冰冰开口说:怎么说呢!我也想问一个问题行吗?

  塘荷妙尼一笑说:有问题问我吗?如果是问我你可说了。我知道的我就一定回答你。

  司马冰冰上前一步说:我想问问您的儿子是您用那一个身体生下来的。如果问的您不好意思回答您就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可以不回答。

  塘荷妙尼一笑说:苦乐受之于灵魂。灵魂你懂吗?有种昆虫叫作马蜂,马蜂不会自己生儿育女只要把其它的昆虫用毒刺一蜇就变成了它自己的幼虫了。好比眼前这位玛支帕商大神何尝不是如此啊!玛支帕商大神您说呢?但是我却不是这样的我是用我自己的真身生育的我的儿子。回答你还满意吗?

  司马冰冰眨眨眼睛想想说:还是没太明白啊!您这意思就是用的是您自己那个三只眼的身体了?

  塘荷妙尼笑着一点头说:是的!我现在这个身体就像马蜂的方式占有的,是不可用来亵渎感情的。

  司马冰冰听完这句话觉得很感动,也很激动。一下子不知道问什么好了。低着头红着脸退了下去。齐召看看昆仑神坯的脸色并无愤怒的意思,神态非常平和。又看看玛支帕商。

  玛支帕商说:你看我做什么?难道说你想问我借身体回去的事儿吗?

  齐召说:在下不敢问啊!但是却是想明白其中的道理。你可以不赐教。

  玛支帕商说:这个我可以告诉你,既然是借的就必须有酬劳,不能免费用。我这个身体不行了。原因就是长时间被两种力量折腾,又被黑孤独爱粗自杀一次。受损相当严重啊。已经无法完成离开地面的要求了。说实话我现在很痛苦,这个**让我在消耗我自己很大的能量。我的能量来源已经不足了。除非有人愿意借给我身体。我已经不能像马蜂那样抢夺他人的身体了。

  齐召说:那付出的代价是??

  塘荷妙尼说:很简单啊身体是我的,她就必须做你师父的妻子啊!这就是代价啊!

  齐召点点头说:也对哈!但是但是但是仍然是一塌糊涂啊。对于师母您来说这不就是吃亏了嘛~!

  塘荷妙尼说:我不吃亏啊你有所不知!我们走的时候我也用我自己那个三只眼的身体。我属于三只眼的那个身体的正气,我才是主导,她借用我的身体那就得我说了算了。吃亏的是她啊!因为用的是同一个身体明白吗?我干什么她就得和我一样。必须配合。占便宜的是你师父罢了!

  齐召说:我知道了!原来正气是这样的。那留下来的你现在的身体不可以借给她吗?

  塘荷妙尼说:那不行因为飞船的承载能力那是有限的,即便我肯把现在这个身体送给她也无法带她飞向天空,因为飞船无法容纳四个人的体重。明白吗?

  齐召说:明白了。就像一辆大车拉东西超过负荷那这辆大车就会被压会坏掉。不但无法装载货物到达目的地反而会倒霉的。

  塘荷妙尼说:理解的非常正确。否则无法离开地面白白劳苦,那就前功尽弃了。她吃亏的地方还多呢。我想睡就得睡,我吃什么她就得吃什么。总而言之没有自由。那是很辛苦的。要是我想发坏还可以整治她。

  齐召听完这句话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想想这个借身体简直就是遭罪啊。反而不如没有这个本领死了倒也轻松啊!不过想想也十分有趣。于是不由自主的就笑了!

  玛支帕商说:齐召啊你笑什么呢?你不要认为所有人都那么庸俗!我是相信了你师父的人品。那我才冒险一试的。我也很无奈啊。但有一线之路我也不会做如此选择啊。

  齐召说:我可没敢笑您。我是因为我觉悟了很多的道理,在沾沾自喜呢。不说这话题了。我听旧主人智觉说“师父师母的儿子和我一个模样是真的吗?”

  昆仑神坯说:差不多吧!也是咱们师徒有缘啊,当时你掉进来我就发现你很不寻常,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啊。长相和我儿子就是一样。那时候我正和你师母吵架。

  塘荷妙尼说:是啊!你确实很像我的儿子。但是少了一样东西。

  司马明珠说:他缺少什么呀?额头上少一只眼睛吗?

  塘荷妙尼一笑说:那倒不是。我儿子也是两只眼睛。我们的国度里男人都是两只眼睛只有女人有三只眼睛。我儿子之所以叫星金权那就是下巴上有黑痣组成一个图案。就像在这里仰望天空尾火虎星辰排列位置的图案。不过我儿子脸上的黑痣就像小米粒一样大小。并不影响美观。也许那是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喜欢的缘故吧。嘻嘻如果我儿子找不到了我真想拿你代替啊!

  司马明珠说:找到了就不用代替了。我想请问您那第三只眼睛能看什么呢?您就拿我当您儿子媳妇把秘密告诉我行吗?

  塘荷妙尼一笑说:可以看见男人对自己是不是忠心耿耿啊!怎么样啊?你觉得有必要有这只眼睛吗?

  司马明珠很认真的说:真的吗?我要是也有这只眼睛那就太美妙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