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十五章 大愚梁土血剑麻 这种麻千般后实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4-05 05:22:53 源网站:节点33
  僧粲一笑说:齐夫人你笑什么?不要笑啊。这说明我说的是对的。这就叫做真常须应物啊。

  司马明珠说:佛爷莫生气。我不是不信您说的是真的。我是突然想起来那个狼女人。的脑袋应该是狼的脑袋吗?嘻嘻嘻!

  僧粲严肃的说:不要笑!实话告诉你。有两种说法,一种带了面具就像一个狼头。另一种说法就是她就是狼生的。你笑什么?突厥人就是狼种。绿眼睛啊!

  齐召说:这个我知道大家都知道。突厥人就是母狼生的后来发展了起来。据说相当凶残而且规矩还特殊,死了爹娘先把自己的脸面挠破脸上流血呢!他们的丧葬制度就是不披麻戴孝。您说他们是不是太愚蠢啊?

  僧粲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说到这里咱就说铁勒诸部又何尝不是如此!

  司马明珠说:我插一句啊。您这意思那个玄天司南康禹步他是突厥人?

  齐召说:你真傻。我师父没说嘛!人家是南蛮子。怎么会是突厥人呢!

  司马明珠不高兴地说:有你不傻就行了。我怎么就没听见啊。这里说狼人呢。那个女的长得很漂亮啊?我说佛爷那个狼女人死了没有啊?我还等着听呢。

  僧粲一笑说:呵呵呵贫僧不应该说世俗如何。要不然愧对佛陀的教育啊。

  司马明珠说:您已经说了。何不助人为乐呢!您不好意思说那我就说,你觉得我说的对您就点头。这样就不得罪佛陀了。比如说我认为狼女人现在还没死!您就点头吧!

  齐召说:你最好别说了,现在说正经呢。说铁勒!

  僧粲把茶杯端起来说:一句话“双关语你们都听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啊”。

  齐召说:好了我不和她一般见识了!您就说康禹步吧!我忍着。

  僧粲说:呵呵哈哈贫僧说完了啊!

  齐召一愣说:说什么啦?

  僧粲说:那好我就再说一次,那个康禹步一手大一手小。大手是自己的小手就是那个狼女人的。那个狼女人飞走了用的就是康禹步制造的飞船。但是感情深厚啊。恋恋不舍就把自己的一只手给了她丈夫,把她丈夫的手按在自己的胳膊上,互相交换。临行最后一句话那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齐召听完了之后仰天大笑:哈哈哈佛爷真会说笑话。大智大会佛法无边啊!

  司马明珠却相反:低着头说。太悲壮了!我想哭了。这就是爱的痕迹啊!应该叫哀极。太感人了。比披麻戴孝还悲壮。

  齐召说:我好开心啊!哈哈。您这意思是拿宝剑把手砍下来互相交换的?我说佛爷那佛陀说过出家人不打妄语啊!

  僧粲一本正经的说:谁说假话了?要是有假话那也是康禹步他自己说的。我只不过是老老实实照着他的原话描述的。

  司马明珠抬起头看这僧粲说:佛爷再仔细点儿行吗?太感人啦。我觉得胸口都发麻。我就想看见了那个血淋淋的场面了。宝剑上还滴着血呢!痛啊!

  齐召说:夫人啊!别当真佛爷是告诉咱们应该珍惜眼前,应该夫妻恩爱。佛爷在下受教了。好一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啊!印象很深刻。

  僧粲说:本来嘛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啊。烦恼即是菩提啊!我说铁勒也是这样。那叫铁腕政策。铁勒们采用的就是互相嫁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政策。你有办法破解吗?

  齐召听完这话陷入了沉思当中去。僧粲端着茶杯喝茶低垂着眼皮也不说话了。

  但是司马明珠意犹未尽。看看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她站了起来走到了铁环挂着麻衣的地方。自言自语的说:哎呀!娘啊!我胸口发麻。太不舒服了。这件麻衣是他娘的谁的?这种麻怎么这样厚实啊?

  僧粲说:那还不算厚实!要是再加上千百层那还差不多。

  司马明珠转过身来说:佛爷!我说话你听见了?那个狼女人真的飞走了?穿的什么衣服啊?比这件衣服还厚实啊?

  那个狼女人就没生个孩子什么的?

  僧粲说:呵呵这事儿是真的。唉!那个狼女人啊也留下了一种文字。和咱中国字性质一样都是象形的文字。我可并没说谎。外遥远的地方,西去瓜州一万里那个地方有雕塑。你可以自己去看。出家人不打妄语啊!那里的象形文字上面也有鸟类的形状。知道雀斑吗?

  司马明珠一听这话来神了重新坐下伸着脖子双眼紧盯僧粲说:我说佛爷。这个脸上长雀斑和天外来客什么关系啊?我听我河北的干娘说“要是别人吧唾沫飞溅到这个人的脸上,这个人就长雀斑。”您说这事儿有根据吗?

  齐召说:夫人啊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啊?我这想事儿呢。你真的太吵了。就像麻雀的叫声。

  司马明珠说:唉!怎么说呢!铁勒就是战马嘴里的嚼子就是一根铁链,砸坏其中任何一个环节。它就报废了。还用你那样苦思冥想啊?我告诉你兵分两路。就像铁钳子。把铁链加热家住之后用力一扯。它就开了。这样的铁钳需要两把相反方向撕扯。所以必须有四个主将中间放火烧它。这就是铁匠的手段。

  齐召听的很认真。听完之后说:可是这左右手同时行动撕扯道理是不差,关键是必须恰到好处两手用力的时间必须一致。一个人容易做到。但是千军万马如何做到两边用力相等呢?如果一边力气大另一边力气小那是扯不开的。

  司马明珠说:那就砍开。集中最优势的兵力把他们的首领先抓住。

  齐召说:那也不行。他们的首领是四处游动居无定所。你到了人家走了。反而容易让人家包围吃掉。

  僧粲说:呵呵我说的故事就没用处吗?

  齐召说:有用处那就学黑孤独爱粗用毒水。老谋深算。然后就拍一个人混进去找到铁勒的最权威的女人和她建立感情里应外合。让她自动拿着军事秘密送给我们。然后就不仁不义把他扣押起来当成人质进行要挟。也就这样吧!但是我耻于这种行为。

  僧粲说:大愚若智。真不开窍啊。

  齐召说:这意思是找一个和铁勒亲近的国家让他们互相换手。让他们变得不伦不类。彼此伤感无心恋战。学孔明攻心?用情感制服?老天爷就是这样做的。对吧?

  司马明珠说:应该攻心为上,先拿下他们的信仰他们就成了一盘散沙了。不如佛爷你就学梁武帝的国师那样去那个地方弘扬佛法。帮我们一把。要不你就学达摩祖师的气魄到那个地方面壁九年。让民众都信服你。一举两得我们还兵不血刃,你还能普度众生这多好啊。我实在想不出更高明的办法了。

  僧粲说:梁武帝的国师是谁呀?

  司马明珠说:当然梁武帝自己呀。他自己亲自出家讲经说法还在寺院里打扫卫生啊。人说这样卖身为奴功德无量。您要是这样做了下辈子准能当皇帝。您就一点也不感兴趣?

  齐召说:是啊。你就辛苦一趟带上正法眼藏和我一起去吧。打了天下之后我把皇帝让你当。我就弄一个大花园过舒心日子就行了。您就去当菩萨皇帝如何?

  僧粲一笑说:你们认为我的脸皮比那件麻衣还厚实吗?但是我告诉你一句实话。我会去的但是不会用这种形式。而是等你把天下打出来自觉自愿的交给我。我不说我死了之后如何,等你死了我给你披麻戴孝怎么样啊?

  齐召很高兴的说:那好就不想了!一言为定。我同意了。去做准备去吧!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