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五十六章 少侠老天不自情 尝过剔嘴盘边舔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葛雅儒答应了齐召,齐召来到了窗口纵身跳下,那个葛雅儒依然留在上面并没出来。

  齐召跳下来之后廖如玉就问:师弟他都说什么了?

  齐召说:他也没说什么,他的要求无非就是想一举两得,和你生活在一起人很漂亮他很满足,就是想有个后代。并不是不喜欢你了。他那意思是害怕昆仑神堪找麻烦。我已经把事情都解决的差不多。具体怎么行动你们夫妻来商议。

  廖如玉说:唉!也只能是这样了。说心里好我是进退两难。我本来也很喜欢他。我也知道我这不生孩子没人喜欢我。从前的感情还算不错。我们之所以不敢废掉香法,却是怕我师父不放过我们。惹不起昆仑神堪啊。想了很多的偏方就是不管用啊。这女人吧就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人之常情。如果你真能打败昆仑神堪解除我们的后顾之忧。师姐感谢你啊!咱啥也别说了。我那楼上味道也不对劲儿我就不请你们夫妻上去了。我就先和我丈夫去聊一聊。收拾一下准备三天后和你一起走,寻找自己的幸福去。

  这时候葛雅儒已经出来了来到齐召面前,齐召一看原来是洗脸了把脸上的血迹都洗刷没了。这才发现葛雅儒长得确实风度翩翩的,腰里还挎了一口宝剑,换了一身新衣服。上来说了几句客气话,介绍认识了司马明珠。

  司马明珠说:呵呵姐夫真是风流倜傥啊。

  葛雅儒一低头说:风流倜傥不管用啊,不如你们这一对儿少侠客比翼双飞令人羡慕啊。我们头上顶着一个雷随时都能炸死我们啊。还得盼望你们为我们夫妻消灾解难。

  司马明珠一笑说:姐夫还想你的小情人儿吗?

  廖如玉说:问得好!我正想问他这话呢!说说吧!

  葛雅儒也不避讳张嘴就说:这个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那是人的天性。要说一点都不想我自己都不信。但是这样说出来对我实在没好处。既然做了。还想继续遮盖那是愚蠢的。我在想人家为了我死了我总该有点表示,我说老婆。他们也都在。我提个要求吧。那就是给人家家属点赔偿吧。你要打要骂这话我也要说。只要你不弄死我我就觉得对不起人家。

  廖如玉说:你这意思是她死了你就对得起我了?你个没良心的。但是我师弟他们两口子在这,我给你面子。一千五百两银子拿去送给她家。师弟你说大姐这样做够有诚意想好好过日子吧?

  齐召点头说:大姐大人大量,这个小弟还是看得出来的。今后就别吵架了。你们聊!我们夫妻还有点事儿这就告辞!

  廖如玉说:那你就走吧。我们回去找你的。肯定能找到你住在什么地方。

  齐召和司马明珠出了廖如玉的家,背后就是一片骂声也听不见葛雅儒的回答。司马明珠边走边说:你说那个廖如玉带来的女孩怎么处理?

  齐召说:我没想这事儿,我想把大家分开咱们带着这么多的财宝远去哀牢国折腾走得慢不说。万一解救不出来呢?就算是解救出来了还得往回走啊。车马劳顿费用也多走的还慢。不如让闻德光带着这些珠宝往北走先回西域去,节省路费,还能免遭香法的威胁。你说呢?

  司马明珠说:你要带冰冰走那不是让人家分开吗?除非你让冰冰退出让那个土地娘娘代替冰冰的位子。这样你看如何?小邪神也北上吗?带着这么多人翻山越岭的确实不合适。小地方连住处都没有。确实应该解决。你信得过闻德光吗?

  齐召说:应该没问题吧!我有什么信不过的啊。再怎么差劲儿还有冰冰在啊。

  司马明珠说:你办事儿不要看我的面子啊。

  齐召说:呵呵我不看你的面子我看谁?想推脱责任可不行,你先去找冰冰谈谈看她怎么说。精兵减从势在必行。

  司马明珠说:本来就应该几个人就足够现在想起来,马后炮!再者说了昆仑神堪就在哀牢国把守吗?那不可能啊!我看就是你师母啥也不懂不怕人多。行了我啥也不说了。

  齐召说:你说得对道理。我师母确实不怕人多。那样把握更大我要说只带几个人去她肯定觉得我是怕花钱舍不得为她家办事儿。我也很无奈。我想仅就整顿这几天找个借口,弄一个小队先昼夜奔袭哀牢国。去救人质探一下虚实。免得去了之后劳民伤财速度太慢。眼看这就十月十月十六了,一个半月赶回西域那就不错了。但是南面的事情还没解决。我心里着急呀。

  司马明珠说:你这意思你先带人走?分成三组?你带着谁去打先锋啊?

  齐召说:你我大师兄单珏珍咱们四个先去哀牢国。要是能救得出来就更好。救不出来也能打探虚实。我就这样去宣布。

  司马明珠说:那不行!要去也得能组成四象阵法都得去去的太少了也不行。你还得带上师母她不去可不行咱们没钥匙。但是就是怕老太婆以为咱们怕花钱不卖力。这事可不好办啊!

  齐召说:那我就是带师母去我就不信砸不开锁头!先说到这回去后找业鹰算一卦。看看行得通与否。我这几天觉得那个古龙算卦确实有两把刷子。判断的还是比较准确的。

  司马明珠说:看你说的我老弟业鹰那个算得准就别提啦!尤其是在胶州算你什么时候回来。那个准啊!我都惊叹了。这回咱两口子算说到一起去了。你师父曲飞拉大架子求他算一卦不容易,旧主人智觉说未来总是要遮遮掩掩的听了让人心里不舒服。就是我老弟好我想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什么,而且不打哑谜。你这意思是留下人继续在这里操练准备进攻昆仑山山用?

  齐召抬头看看天说:唉!谋事在人!谋事在人啊。

  两口子一边走一边聊回到了店房。闻德光自己门口等着呢。一看两个人来了上来说:大姐夫回来了。我自己等你们呢。大家都搬走了去训练了。怕你找不到留我在这里等。

  齐召说:辛苦你就带路吧。我也去看看场地。

  这三个人很快来到了新住处,一看场地很宽敞都已经开始训练了。曲飞坐在椅子上亲自在指挥。旁边旧主人智觉耷拉着眼皮入定呢。塘荷妙尼看齐召回来赶紧迎上来说:徒儿啊!咱们需要多长时间啊?

  齐召说:师母啊不要着急。我马上就安排行动。我这意思先派出一个侦察小队。我自己亲自当队长。我估计昆仑神堪也未必就亲自把守,她要么留在女国要么就留在昆仑的可能性更大。

  塘荷妙尼说:这样很好!这么长时间走了这么点儿路,太慢了你带的东西太多啊。

  齐召说:是啊就是想人多力量大。但是现在看太慢了。你老着急了吧?

  塘荷妙尼说:我确实很着急。但是我没有好办法啊。

  齐召说:我想派人把辎重送走免得拖累行进速度。

  闻德光说:那我就自告奋勇。我也试验过了那个香法我是对付不了简直就是累赘。不如让我干点有意义的事儿。

  塘荷妙尼说:那就男的都北上去西域吧。我看也是累赘。除了齐召单觉真你们两个不怕之外别人没有战斗力啊。人多了也是没意义。

  这时候旧主人智觉站了起来说:阿弥陀佛!我说齐召啊你早就应该分兵了。老僧愿意跟你一起去打先锋,我说塘荷妙尼神仙先把钥匙拿出来吧万一要是顺路就把你儿子就出来了。

  塘荷妙尼说:圣僧这意思是让我也打先锋去?都是谁去呢?

  旧主人智觉说:我去你去齐召夫妻还有单觉真一家四口再加上齐晶三口这人就够用了。没必要带那么多的人。钱财辎重随身带其余的男人往北走带上辎重,剩下的女人继续原地操练。等咱们回来。我和曲飞商量过了做的这个决定。曲飞留下来训练阵法他就不去了。齐召你说说吧!

  齐召说:那就尝一口,看看肉好吃不好吃?要是塞牙了就剔剔牙!要是实在吃不下就用舌头舔舔盘子边上的肉汤。三管齐下都不耽误。好主意。但是佛爷我想去算卦。因为你说话从来就是吊胃口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也是扣扣索索的不说实话。所以我打比喻都说荤话。都是被你逼的!

  塘荷妙尼说:是啊圣僧。你知道就说不出来吧。这次去结果如何呢?

  旧主人智觉说:我都主动了那还看不出结果来啊?还问有意思吗?齐召带上高僧的女弟子参明露他能找到高僧带咱们去找到人质的具体位置。赶紧去赶紧出发吧。

  齐召看看闻德光说:我走之后你全权处理一切,带着辎重北上。

  闻德光一笑说:我也学学诸葛武侯兵发陇右出祁山。你就放心吧。

  司马明珠说:你带冰冰走吧我让土地奶奶代替冰冰的位置训练。你路上吧咱家的姐妹照顾好。尤其是咱们的姑姑。

  旧主人智觉说:且慢!还有一个人必须带上!那就是曹黄符。

  齐召说:您这意思是挖地道进去,兵不血刃啊?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