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二九章 鼎设金座鱼变玉 悲之许墨魏志鹏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齐召说:爹就这个魔力啊这也算魔力?都没火鼠毛好用还能当武器又能取暖。有什么让你心疼的!

  萧世才说:这才说了不到一半呢!全说出来我把你心疼死。

  齐召说:您继续我觉得我挺开通的没心疼过什么。除了我的武器和我的爱人就剩下你和我娘能让我心疼。金银财宝身外之物那算个什么。

  萧世才说:那好你试试吧!咱家宝库里有一个金鼎里面放上水在五月端午午时里面放上一条红鲤鱼把那块宝石放进去这条鱼就能变成玉石。你说心疼不心疼?说呀!!

  齐召一愣说:你逗我!!不可能谁信啊!!你变过几次啊?

  萧世才说:你知道萧衍吗?为了得到这块石头下了多大力气你听说过吗?好东西往外拿不是找死啊?我用金鼎玉石鱼变玉就做过一次就差点儿被杨广的手下抄了家!你知道你八岁那年我为什把你让你娘带走吗?就是应为外面走漏了消息要把咱全家抓起来,拿走那块玉石我和你爷爷不得已上船远走海外,吸引注意力暗地里派你二叔带着玉石来到这里藏身隐姓埋名!!你还说不心疼啊?为什么我们不去看你知道吗?因我和你娘都是朝廷的秘密监视对象!他们之所以不下手就是因为没发现玉石的下落杀了我们他们就永远没机会了。有多么的凶险你知道吗?我还变过几次。就一次就差点儿完蛋你懂吗?

  齐召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不怪你了。以后呢你就是最好的亲爹了。我知道你不容易了。那你成功了吗?

  萧世才说:成功了!

  齐召说:把那块鱼变的玉石拿来我看看。你还有吗?

  萧世才说:你娘手里呢!你找她去看吧!我告诉你那当时我做那件事还是在南陈还不是天下太平的时候,要换成现在草棵里都有眼睛!!我是没成功但是我却冒险了!天天在历险。

  齐召说:你武功如何?比我姥爷怎么样说实话!

  萧世才说:小子你问这个干什么?

  齐召说:大齐国萧道成就没给子孙留下点儿秘籍什么的?我就这意思。听说铁血大旗门想复国人人武功了得,你到底怎么样啊?

  萧世才说:我听你说话玩世不恭啊!你是瞧不起铁血大旗门啊!要不你老子我和你外面切磋切磋?

  齐召说:我没那层意思,我听我舅舅说大旗门的许默魏志鹏才是首领。您算干什么的?就往外拿钱是吧?你和翟让有联系吗?我叔叔怎么认识的龙新,我这弟弟你觉得靠谱吗?

  萧世才说:你是审问你老子来了?我还得坦白从宽啊?

  齐召说:你爱说不说你不说呢我也拿您没办法!我怎么能审问呢我又不是朝廷!我就想和您聊一聊找个话题。

  萧世才说:除了你舅舅没人知道我是大旗门的主子,明白了你姥爷都不知道!许默和魏志鹏也不知道!因为我真实身份并未告诉他们。至于说你二叔不认识龙新。萧逸箫是我带他去见的龙新,你知道因为啥吗?我这么告诉你萧逸箫和你二叔手里的那块玉石是等价交换。

  齐召说:你等等你这意思是他把儿子交给你带走你才把玉石交给我二叔当做押账的?亲兄弟这样办事儿?

  萧世才说:屁话!那是你爷爷办的我怎么能那样办呢!

  齐召说:哼我说呢太不够人性了!那要是我爷爷办的我没脾气!老实了。你说翟让!再说了你为什告诉我舅舅不告诉我姥爷呢?我舅舅不是看你不顺眼吗?

  萧世才说:你就骂我那是恨铁不成钢,他替我出谋划策我不听他的失败了所以才那样。你姥爷想的是他家的北齐!和咱不一心!!正是因为你姥爷看不上你舅舅我们才能交心!你懂什么!

  齐召说:你一说我不就懂了嘛~你说翟让!

  萧世才说:我和翟让有往来但是交情不深,互相利用互相提防。你问这个干什么?

  齐召说:没意思瞎说呗!那个龙新怎么回事啊?

  萧世才说:他住在海外岛屿有两个女儿!

  齐召说:他女儿貌若天仙啊?

  萧世才说:胡说!他龙新是神仙一级人物都不知道活了几百年了。他女儿至少有两百岁你说貌若天仙啊?都是白发老人看上去和他爹比还显老!

  齐召说:你怎么遇见的?

  萧世才说:你娘带你往西去了我就带着你爷爷和萧逸箫进了大海一阵狂风之后进了一个荒岛,遇上了龙新和他的两个女儿龙新很喜欢孩子说要教传萧逸箫的功夫,求我们把他留下。当时我就反对!结果你爷爷说我和孩子一起留下你走吧!我一想也好这样老的少的就安全了我自己也方便,我就自己一个人起航去了大连。以后的事情是龙新派人把你爷爷和弟弟送回了岸上具体他们经历什么我不知道!

  齐召说:原来是这样的~~!那您下一步准备怎么办啊?还是复兴大齐国啊?

  萧世才说:我现在还没想好。你说说你先干什么?

  齐召说:我是这样想的我不在大隋造反,大齐国的基业也不是被杨坚抢走的!他和我无冤无仇。他的才能他的制度把大隋朝治理的铜邦铁底,根本动摇不了。做人要识时务。你们不在的时候我和老和尚旧主人在一起生活没少麻烦乌苏国,人家给吃给喝年公差月供米的。靠人家活的。他们的国家被铁勒沦陷了。铁勒说实话就是马贼也不是什么好人以强盗为生共进退。听说他们是汉朝的匈奴人地盘很广大。我就想帮助那个雅雅尔公主复国的同时在铁勒和高昌康国疏勒中间没人管的那块地皮上建自己的家园。也算不上国家。说实话当皇帝有个屁用。只要能快快乐乐无拘无束的生活那才是最真。我一旦完成心愿之后还想帮一个朋友圆他的将军梦想西征波斯。咱是就这个想法。但是我手里没人才啊要是乌苏有人才他就不会亡国了。所以呢我就进中原来寻找贤才!文武都要。先在呢我找了多一半了。有三万乌苏国的军队。我自己加上借来的有不到三千人。现在看这形势我的钱还有点儿紧张,人多了花钱就多您说是吧?我借了一千御林军我五千两白银一个月就没啦!现在有三千来人一个月每人五两就是一万五千两雪花白银啊!我那个波斯朋友现在还不用我拿钱支持。万一打起来还得我拿钱!唉!慢慢来吧!谁让我没钱呢。

  萧世才说:你怕我和你要钱!你放心大齐国还有家底儿我也没糟蹋钱。我在江南也有实业,造船丝绸都有!你别听你舅舅说我是败家子儿不赚钱,把大齐国宝藏用光了。大旗门也不是全靠我拿钱自己有收入。你听说反贼会往外扔钱啊?所以说尽管失败了钱只能多不能少!!明白吗?

  齐召说:是!

  心里想也是这个道理谁造反一次失败了都有宝藏。看来我舅舅言过其实了。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但是谨慎点儿还是有必要啊。

  萧世才说:那个地方荒凉的很你靠什么生活啊?也打家劫舍?

  齐召说:我想好了我把沿着丝绸之路那条路的两边的地盘抢过来,让我手下做买卖贩运丝绸去怱岭以西,再把西边的特产马匹什么的运进中原以经商为生。军队就是上路驼队的保镖。不准备抢夺!

  萧世才说:还行!那我就支持你一次!暂缓大齐国的复国,等着大隋朝乱了以后再说!你要办成这些事儿需要多少钱你算过吗?你计算一下我让许默魏志鹏给你送过去。

  齐召说:那他们在哪?

  萧世才说:已经来了我早就通知他们了。午饭前必然到曹家酒楼。你等着我过去看看!

  齐召说:你带我一起去吧!!

  萧世才说:我这样办我把大旗门的最高信物给你,你就是大旗门的盟主了。这免得我躲躲藏藏的不方便了。

  你都会什么功夫?我看看你的功夫能不能镇得住他们!!

  齐召说:那怎么说啊!嘴上功夫不行啊。这样你带我去我把他们打趴下就行了!

  萧世才说:你是不是太狂了?你以为许默魏志鹏是三岁小孩你一脚踢倒两个啊!那可都是江湖成名的剑侠。

  齐召说:你别说了咱到时候再看行吧,不行了我被打趴下了还有你呢!咱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先上!你怎么安排我接下来听你的。

  这父子一起来到了曹家酒楼门前,看见两个人满身是血东张西望。直哆嗦。

  萧世才说:你们怎么回事儿许默魏志鹏怎么受的伤?

  这个许默魏志鹏说:哎呀老萧你可来了咱们大旗门的令主呢?

  萧世才用手一指说:看见没?这是我儿子他叫齐召他就是大旗门的令主!!

  这许默和魏志鹏一看就差点哭了。说:就这个小伙子?他就是领导了咱们这些年的大旗门总当家的?还是你儿子?你不就是管账的先生吗?

  萧世才说:你人不可貌相啊~!我儿子怎么了我儿子有本事就行啊。你们没想到算账的先生的儿子就是总当家啊!觉得悲哀了是吗?这怎么回事儿全身都是血哪来的?

  许默说:倒霉投啦!遇上一个丫头手拿双枪去买被子了!口角了起来把我们打成这样。

  萧世才说:你们两个剑侠打不过一个丫头?

  魏志鹏说:那不是啊!是两个啊那个人说出来吓死你他叫华剑主,两把宝剑两条枪绝对厉害我们哪是对手啊!人家没要我们的命是那我们耍着玩儿!全身上下扎的都是窟窿但是一处要命的也没有都是皮里肉外。看上去很重其实没什么就是划破了出血太难看了。他们还说因为心情好要办喜事儿不杀我们。就当耍着玩儿!!这回太好了总令主来了替我们讨回公道吧!!

  萧世才说:岂有此理!带我去找他们!

  魏志鹏说:他说了他家就在聚黄江成衣铺要找就去那里来者不拒!

  萧世才说:齐召聚黄江是不是就是萧逸箫家?谁会用双枪?这华剑主我听说过挑战中原武林为逢敌手。他和萧逸箫你弟弟什么关系你听说过没有?

  齐召一笑说:爹呀!那是我连襟担挑儿!用双枪的是我小姨子叫司马可儿!!

  萧世才说:你跟华剑主是一个老丈人的?你怎么没说?

  齐召说:您也没问我啊!两位叔叔看来你们要白挨打了!那个华剑主他是我的担挑儿!用双枪的就是我小姨子!!!她叫司马可儿!她的大师兄就是丁延平你听说过吧?

  许默说:这还说啥呀!我们就算白挨了!!原来总令主手下高手如云啊!!华剑主都归你管吧?我们服了你要是总令主那我们服服帖帖!没话说!绝对信!!

  齐召说:华剑主呢和我比过武我稍微比他强点儿!!所以他跟随了我!

  许默说:老萧你真行啊你瞒的真严实啊你儿子这么厉害啊!

  齐召说:这样吧两位叔叔我带你们去聚黄江让他们给你们道歉!我也就这点能力没法给你们报仇能理解吧?

  魏志鹏说:武林人就是一张脸皮,你要能让他们服个软我们就有了天大的面子了!一切都听总令主的!!

  说这话又返回来齐召先进了聚黄江一看司马可儿和华剑主正说呢!这被子好上面有玉石你们看看我们两个买的这黄颜色被子多好啊!!

  齐召说:华剑主妹夫你出来一趟。姐夫求你一件事儿可儿你也来!刚才你们买被子打架了?

  华剑主说:小事儿两个说脏话的。我教训了一下。没要他们的命!

  司马可儿说:怎么了打你了怎么的?

  齐召说:没打我打我就好办了。我就忍着!那两个是大旗门的当家我爹的人,找上门来了。说要个面子!姐夫我没别的要求,就求你给我个面子服个软!能办到吗?

  司马可儿说:你先给我做个揖我就去说软乎话。

  齐召说:没问题!你看着啊!齐召给你作揖了!

  华剑主赶紧拦住说:姐夫你这是干什么!我去!!让我说什么我说什么。走啊可儿!!

  这就来到外面见过了齐召他爹和许默魏志鹏。华剑主一抱拳说:适才华某对二位多有得罪啊!年少轻狂请二位叔叔原谅吧!司马可儿也说:不好意思啊我们不知道是一家人。您要觉的不解气呢就打我们两下吧!!

  这许默和魏志鹏一看都是光棍儿!一点就透顺坡下驴了说:我们也有错!彼此彼此以后多亲多近。

  这一篇掀过去把他们请进门前的凉棚喝茶谈话!萧世才说:午饭在哪吃啊?来了这么多人齐召你安排一下啊!

  齐召说:回爹的话!就在这个地方吧!你要觉得不方便人太杂就去咱家镖局也是一样!到时候把饭菜送过去。我早就安排好了。我看不如这样你和我舅舅我姥爷和我两位叔叔就去咱家别在人家门口显得对我两位叔叔不尊敬!走我带你们回家!

  齐召带着父亲和两个人进了镖局趟子手搬来椅子都坐下来之后。齐召说:你们先聊我过去看看让萧逸箫给两位叔叔拿件衣服。和刀伤药。我先去了!

  说完话出门拿来了衣服和药物亲自给上药。这两位感激的那是不要不要的了!!看着这个总令主就顺眼!!萧世才看在眼里心里美~~!这儿子有出息!!不用他出手一个华剑主就把两个镇住了!!看来儿子的功夫应该深不可测,比自高不知多少倍!心里真高兴啊!然后说:两位兄弟这是我儿子的家就是咱家就是大旗门啊你们随便别拘束!!

  许默和魏志鹏赶紧说:老萧你教子有方啊!!!你算是了不得了。这地方你还有产业。我们对总令主那是佩服到家了。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