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第一百七十四章 贪求吹求机遇吉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6-08 05:06:23 源网站:节点33
  说进就进拓跋荷美用手一捂眼睛手指尖留有缝隙。低着头进了角门儿。

  人家门里面有站岗的而且不是一个。但是却没阻拦拓跋荷美就像没看见她一样。原来的招数没用上就进去了。因为什么呢站岗的没往外看,也没看门而是眼神盯着院里的表演里面有人比赛玩球。站岗的看的很认真。以至于拓跋荷美捂着眼进来根本就没发现。

  拓跋荷美直接来到玩球的现场,有那么十几个女人也在看热闹。场上十个人两组每组五个人在争夺一个绣球。也不知道是什么规则。总而言之进行的很激烈的争夺。而且场上争夺赛的都是突厥女子。拓跋荷美就站在一边看热闹也没说话。结果是融入了人群站岗的反而认为她站在那地方就是理所应当的。外面两个等着拓跋荷美却没发现拓跋荷美出来。于是也就毫无顾忌的走了进去。但是他们两个可就不行了。被人家站岗的发现了。

  站岗的说:站住!小孩哪里来的!赶紧出去这地方不能随便进。

  无奈之下齐业说:我要找我大姨妈木里乎。你赶紧去报信吧!

  站岗的说:你再说一遍!你要找谁?

  齐业一看有门儿啊齐业说:皇后你不认识啊。你没听说过你站的什么岗啊!耽误了秘密大事要你的脑袋。还不赶紧去!

  站岗的一听小孩的口气反而被镇住了,因为一般人家的小孩他也不会说这个话啊。万一要真是皇后家的亲戚惹了那是有麻烦的。再看陈盛意脑袋上的首饰珠光宝气的于是就相信了。

  站岗的说:你大姨妈就在看玩球的就在那个地方。你自己去吧。我们不能擅离职守。

  齐业说:这还差不多。好好站岗吧!

  齐业和陈盛意两个人就来到了人群边上找到了拓跋荷美用手一捅。拓跋荷美转过身来说:谁呀!真没礼貌!

  拓跋荷美一说话:没有人看玩球的了。都把眼神集中在拓跋荷美身上了。

  拓跋荷美一看是齐业和陈盛意进来了。全场的人都在看她这拓跋荷美却很淡定的说:你们都看我做什么?

  拓跋荷美说的是汉语。这时候人群里有一个女人从椅子上站起来了用汉语说:小姑娘你是谁呀?你从什么地方来的?来这里干什么?

  说话的女子年岁不大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岁,面容姣好一看上去一团和气。穿的黄色丝绸的上衣而且衣服上面都有金边儿。一看就知道这身份肯定小不了。而且头上带着王冠头上梳着虾米须的辫子耷拉在肩头上脑后的头发是披散着。人家就这个发型。下面穿的葱心绿色的裙裤,脚上穿的一双小蛮靴靴子尖上还镶嵌着一颗大珍珠。绝对豪华。比大隋朝皇宫的任何一个都牛逼。脖子上戴着串珠五色斑斓。手里拿着一根绿玉杖长度有七尺碧绿润泽。绝对是高级的“菠菜绿”的颜色。

  拓跋荷美看看这个女子稍微一侧头一笑说:你是谁呀?

  这个女子说:你真大胆!竟然敢问我是谁!你赶紧说你来干什么?要不然我就把你抓起来!我看你是个孩子我才给你这次机会的。还有你身后的那两个他们都是你带了吗?

  拓跋荷美异常镇定地说:嘻嘻我见得多了!我是来找木里乎的要找皇后!你牛什么呀?现在怕了吧?别看你带着王冠你却不是皇后我说的没错吧?

  那个女子一笑说:好啊!你还真有点见识。我确实不是王后。但是木里乎也是你可以随便乱叫的吗?我看在你是小孩的面子上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滚!马上给我滚出去!

  拓跋荷美说:这里是寺庙又不是你家。我又不是来找你的。你凭什么让我滚出去。仗着你们人多想欺负人啊?你说你是谁!我可不是被吓大的。

  那个女子说:你足够猖狂。那好我就告诉你我复姓宇文来自大隋。那个木里乎呵呵呵她还未必敢惹我!你也不用狗仗人势。你要是再不走小心我打死你就地把你掩埋了。

  齐业心里一翻个想起来了这就是宇文顺足要找的亲戚。我还以为是个老太婆呢原来如此年轻。遇上她了也不错。

  这时候拓跋荷美宝剑出鞘了一半齐业赶紧说:你住手!不许动武!

  这个女人说:你是谁?

  齐业说:您先别问我是谁。我说个人您认识吗?那就是宇文化及您认识吗?

  这个女子说:你也会说汉语?宇文化及我当然认识那是我哥哥而且是我亲哥哥。你想说什么?

  齐业说:我也不好和您谈论辈分。但是您的亲人来看您了。他叫宇文顺足,是大隋天宝将军宇文成都的大儿子。正在找您呢。

  这个女子说:此话当真!看样子你们是大隋来的了?宇文顺足在那里?你们都退下!

  这些人真听话马上躲得远远的了。

  这个女子又说:你这么小事谁派你来的?

  齐业说:不是谁派我来的。我是自愿来的。您想不想见见宇文顺足啊?你要不想见他我们马上就滚啊。

  这个女人沉吟了片刻说:好吧!你带我去看看他。你要是撒谎看见没我可以打你的。你们都听着我出去一趟去看我孙子了。可汗要是问了你们就这样回答。走了头前带路!

  拓跋荷美说:就这样就离开了?好不容易进来的啊!

  齐业说:那个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是走吧!就不要继续贪求了。

  齐业说完话转身向着角门儿走了过去,这个女人在后面就跟着。站岗的一看根本就没敢问就放行了。出了角门走了没多远。松树枝上沙拉一响。跳下来一个白衣人脸上罩着白纱手里拿着利剑拦住去路!

  跳下来的人说突厥话:呵呵终于出来了!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小孩儿你滚到一边去!我要的是你身后的那个女的。

  那个女人说:你是谁?

  蒙面人说:呵呵让你明白也没啥!达头可汗的大太子就是我啦!你还想走吗?呵呵老子要用你和启民交换二十万雄兵从头再来。我保证不杀你。我看你将来给我当妃子很合适。我喜欢!

  那个女人说:你放屁!你找死!

  说完话转身就往回跑。白衣人纵身一跃挡住了女人回去的道路纵声大笑。同时伸手就抓那个女人。齐业一看不敢怠慢往前一蹿快如闪电右手剑指点向了白衣人的小腹。这时候拓跋荷美宝剑出鞘一招仙人指路斜刺白衣人的伸出来的那只手。别看年岁小。功夫可不差。那个陈盛意凌空而起一脚踢向了白衣人的面门。

  这白衣人吓得往侧面一跳尽量躲开三个人的攻击。但是还是稍微慢了点儿。被齐业用剑指点在了大腿根上,顿时觉得胯骨都要散架了。站立不稳转了半个圈趴在地上嘴里哎呦了一声。手里的宝剑也扔在了地上。齐业向前一跟步踩在白衣人的后背上刚张嘴想说话。就觉得头顶上劲风所响。就知道不妙。于是急忙一闪身本能的向左侧一倒一招卧看巧云。上面一把单刀飞下来擦着他的小腿肚子插在了白衣人的臀部。紧跟就是白衣人哎呀一声。这时候那个拿着绿玉杖的女人已经跑到了角门的门前了。拓跋荷美仰着脖子向上看剑尖朝下。陈盛意落地手拿宝剑压在了白衣人的脖子上。眼看齐业陈盛意说:相公你没事儿吧!

  齐业说:小心你身后!

  与此同时齐业一伸手抓了一把土随手一扬打向了陈盛意身后的白衣蒙面人。这时候角门前突然也多了一个白衣蒙面人,拦住了那绿玉杖的女人。这女人见势不妙调头又往这边跑。跑向了拓跋荷美的身边。嘴里喊“小朋友救我啊”!

  拓跋荷美向前一进步挡在了女人身前,白衣蒙面人手里的钢刀劈面朝着拓跋荷美砍过来。拓跋荷美不退反进一侧身躲过这一刀剑尖滑向了对手的脚面这叫铁牛犁地。对手一刀劈空用力过猛砍在地上,一看小姑娘的宝剑要砍自己的脚于是用手拄着刀柄翻了一个筋斗躲过了这一剑。稳稳站在地上同时拔下地面上的刀顺手横着一扫拦腰锁玉带。砍向了拿着绿玉杖的女人的腰间。他站的这个位置正好是屁股被刀扎了趴着的那个蒙面人的脚后跟。他的刀也砍出去了齐业下面的一脚也就踹到了他膝盖后面的曲池穴。那绿玉杖的女子一看刀来了那还得跑啊。也不变方向直接后退大声惊叫。正好撞在了和陈盛意作战的白衣人的身后。她的绿玉杖正好顶在了白衣人后脑勺上的玉枕穴上。看样子这女人不会武功。但是不会武功也行。照样把和陈盛意作战的白衣人给打晕了。与此同时齐业的一脚也把那个白衣人的腿给踢脱臼了!

  战斗结束。四个人战胜了三个。拿着绿玉杖的女子惊魂未定的尖叫着!

  拓跋荷美说:你别叫了!你看你这么大的人胆子这么小啊!已经没事儿啦!

  这时候角门里面站岗的探出头来看了。

  拿着绿玉杖的女人说:都是你们害了我!还有你们看什么看啊!还不滚出来抓人!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啊!

  里面的站岗的都跑出来了伸手就抓人。那叫如狼似虎。

  拿着绿玉杖的女人喘着气说:我应该把你们三个也抓起来!但是看在你们很卖力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们了。你们都走吧。我不去了!我两腿发软身上没力气!你让我孙子来见我!我不去看他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齐业说:我们救了你了没功劳也就罢了。也不至于这样对待我们。告诉你我的突厥名字叫做内俟斤。我可以把你孙子找来见你。但是你不要让站岗的拦阻我们了。走了咱们走!去找宇文顺足去。

  这时候角门里面有人说:且慢都给寡人站住!你们都赶上好机会了!

  拓跋荷美说:谁在说话啊!

  拿着绿玉杖的女人说:可汗您来了可吓死我啦!

  这时候苦狼和启民可汗走出了角门儿四下看看。然后启民可汗说:谁叫内俟斤啊?

  齐业向前一步说:我就是内俟斤啊!你想说啥?你真的是启民可汗吗?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