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四七章 缺指煅石食糠日 匣图中有掐是理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歪鼻主逃说麻衣,柳庄看相讲人低,八字造定生死理,相骨堪神阴阳舆。这舆就是车啊。造车啊!闭门造车鼻梁不造车。

  有人说鼻歪主逃为人生一大败事。接近败家子儿啊。到底效果如何呢!听我慢慢道来。说李靖李药师精风角通孤虚那是全才。他的女儿岂有不知道面相的道理!观其外知其内,听其言知其心啊。

  但是所谓的命运往往不被人相信,人啊总是有侥幸心理万一不是那不就损失了嘛~!说话也是这个道理就拿卞笑哥来说:家财大富当然是财大气粗啊。一口允诺三十万两白银啊。要说多呢对于十万人来说也不过每人三两。要是对于一个人来说那可就了不得了。

  萧逸箫被天佳凤又掐了一把,那意思你还不去找老干爹人家走了,咱就买卖泡汤了三十万啊!!

  萧逸箫一咧嘴说:不说了我马上去!!笑哥你是跟我一起去还是在此等我?

  卞笑哥说:事不宜迟啊我都等了这么多年了苦无良医我苦恼的很啊,早一刻能治好那也是早一刻随心如意啊。我当然跟你一起去啊。你放心萧逸箫只要治好了钱不事儿!!咱走吧!韩悯塔我先走了你自己回家吧别等我~~!

  韩悯塔说:你这意思就决定了跟他们一起干也不问都是干啥?

  卞笑哥说:这还用问啊?我家不缺钱我就是十辈子不赚钱天天花钱我也花不完,我一生酷爱武学就我家里的武术教师爷那都一百多号。我不缺钱不想赚钱就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武学想达到超凡入圣的境界,有仗可打有武功高的朋友相伴管他干什么呢!!就算是犯法那又如何银子一到马上摆平。我问干什么有用吗?我也不用他们给我发工钱只要能有武功可以切磋山大王我都结交,何况这位齐召大哥比我高的很多我的追着他学习。把家里的教师爷全部辞退一群笨蛋。我就拿齐召大哥当师父不为别的就为学武功!!你什么想法你自己说啊。我先走了。我不问干什么。

  李可欣说:且慢~!你真的什么都不在意?

  卞笑哥说:那也不尽然,只是韩悯塔说的这事儿我觉得没必要。别的事情具体情况具体解决。你什么意思啊。

  李可欣说:你的功夫我看了比我还高你跟谁学的?

  卞笑哥说:那可多了那家里现在还有一百多呢。你不信问他我和他交朋友就是因为经常在一起切磋练武。我知道你是三元李靖的女儿,你爹的武功那是没的说,你娘功夫霸道之极。他们两个是大隋朝的武学泰山北斗,武林的顶端。虽说有个虬须客稍微高一点但是绝对打不过你爹娘联手,也不是汉族人。我知道你很牛谁也惹不起你。封尘三侠可遇不可求。我从来就没敢想过把你娶到我家!我们这样的就是土财主穷的就剩下钱了。知道你瞧不起我们。

  李可欣说:那不能这样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至于虬须客怎么样和你说没用。我就奇怪一群杂七杂八的教师爷不可能教出你这么高的功夫,你在撒谎。别看你败给齐召了,齐召什么来历我不知道但是我敢断定他的师父就对不是凡夫俗子。正如你所说封尘三侠的功夫是大隋朝的顶端,但是我却一招就被打败。你却坚持了四招。你的师父到底是谁?要是门当户对我可以考虑嫁给你。

  卞笑哥说:我呢是这样的~!我的鼻子本来不歪知道吗?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没有名师指点我带工人进山採玉一次偶然的机会得了这把剑还有一部石头书,我就照着上面的功夫记载练习。结果发现时间长了鼻子不再正经地方了。所以我求教天下有识之士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才请了教师爷!!来了很多人都望洋兴叹,但谁能教我几招剑法我就给钱。我的功夫没有师父我的招式是和杂七杂八的教师爷们学的!你很失望吧?

  李可欣说:不失望正好相反我很喜欢你,我看这样你先去治治看,你要是治不好我就带你去找我爹给你治疗。你也知道我爹的医术不次于大隋朝御医!!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卞笑哥说:从前没想过。把心思都放在练武上了。你和普通女孩不一样人家别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你有点儿咄咄逼人但是呢貌若天仙。又是封尘三侠的千金我不敢妄议。我也没接触过你父母我觉得我的鼻子治不好就有非分之想的话不切合实际。

  李可欣说:你的父母呢?

  萧逸箫说:和我一样~!都是三年前没了!!上下不差三天。全城都觉得稀奇。

  卞笑哥说:他说的全对!!父母现在是没有了。

  李可欣说:好!!你不是非分之想了。你可以想一下了~!即便治不好也可以想了。

  李可心就是不愿嫁有父母的,因为那太麻烦自己不说算那是小事儿,要是公婆挑三拣四她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忍受,之所以看上华剑主也是因为没有父母自己能够自由不受约束,不用三从四德说小话勾心斗角。在过去上面有父母那可了不得婆婆没睡自己不许睡,人家吃饭自己在一旁伺候着端茶倒水有丫鬟的都不敢用。因为怕说不孝。越有钱规矩越多越难伺候。弄好婆婆说坏话还会被休了,那简直没法活啊。所以只要没父母鼻子歪也行啊~!就拿宋朝大诗人陆游和唐婉来说那就是典型,就是婆婆看不上夫妻感情再好没用!!逼着儿子写休书。这种选择太明智了。华剑主也是要是有父母在,华剑主大儿子就姓司马那怎么行啊!!宁可儿子媳妇要也不能办那种丢人的事啊!

  卞笑哥说:要这样说我求之不得啊~~!

  司马明珠说:那就太好了水到渠成了。

  卞笑哥说:也不能说就水到渠成了,我家有个破规矩就是一个月有一天必须吃糠咽菜,你受得了吗?祖上留下来的。不吃还不行,就是为了纪念祖上卞和有宝贝没人要受尽屈辱苦难吃糠咽菜。这个规矩不能破!!本来不应该说到我家必须遵守,这我那不是就得我自己高攀你了,怕你受不了有怨言~!

  李可欣一咬牙想了一下说:唉谁家还没个规矩啊,就拿我家说一个月三十天半个月吃素因为父母都是道士不许花脏钱规矩也很多那不算个事儿。我爹三天必须去一次庙上朝拜三清四帝。烧香磕头的。家规不同罢了~!

  司马明珠说:原来谁家都有规矩啊!就我们没有!!本来有个复兴大齐国的规矩,还被我相公改了。这回差不多水到渠成了!萧逸箫啊你带他赶紧去!

  萧逸箫带走了卞笑哥去到庙上找雷灵子治鼻子去了。这边就剩下韩悯塔了!韩悯塔说:我和他不一样我的问问具体要干什么。做人不能走邪路。要见义勇为少说废话,有用的必须说!都不知道干什么就轻易许诺你们觉得也不合适吧?

  齐召说:说得好,做人必须明辨是非,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刚才卞笑哥那种言论纯属特殊情况,他对武功都痴迷了鼻子都歪了还不肯停下来。实属少见。那我就介绍一下我是想干什么的!我呢从小就和老和尚一起在西域生活依靠人家乌苏国,供应吃喝穿戴,后来我去学艺乌苏国就被铁勒侵占亡国了,公主流亡在外总想恢复自己的国家抵抗外族的入侵,但是苦于没有能力,于是我就抱着一个报答人家的心愿答应了帮她完成复国大业。可是发现他们国家失败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人才才被人家取代了。要是取代了百姓活得很好也就罢了。我看到铁勒就是马贼,游牧生活不种地靠抢劫过日子。哪里的百姓苦不堪言,于是我就想呢在几个国家边境实力薄弱的地方帮助别人复国的同时弄一块自己的地盘,不纳税能自由自在的生活我自己也谈不上当皇帝,我也不想当皇帝大家能在一起欢乐过日子不被欺凌就行,但是缺乏良将啊我就进中原来寻找愿意和我一起打天的人。我现在自己有三千人,乌苏国有三万残兵败将,钱财足够用。要是真能成功之后我还想帮助一位外国朋友去打回波斯圆他一个将军的梦想。就想干这个。不反大隋。

  韩悯塔说:你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放弃舒服的生活你去冒险呢?

  齐召说:问得好!人生在世与草木同朽很多人都这样,我给你讲个故事有个人叫毛遂他家里不是没吃没喝但是也想让人看得起啊,证明自己的能力就去投奔达官贵人。这是一种理由吧?学了文武艺没有用处街头耍横人人骂这也是一种选择,你怎么选择我管不着。咱继续说毛遂到了地方不受重用啊,怎么办啊就得自己推荐自己说我行!!人家说了:你来了很长时间了我可没发现你有什么才能,好比我把一把锥子放进了布袋,那个锥子的尖儿必然能冲破布袋的束缚发出刺眼的光芒。可是我没看见你有本事啊?毛遂说了你不是把锥子放进布袋了,而是放进了盒子里,你不给我机会干事儿我能显出什么能力来。这就是一个大丈夫所为人称道毛遂自荐,没有人任用自己还得求发展,怎么你就没有理由冒险树叶掉下来怕砸死你呢?你好意思说这话吗?如果你真是想过舒服日子你练大锤干什么?躺在热炕头上,让你老娘给你捶背好了.那多享受啊。保证不刺杀你你也不用冒险。但是你这样做你对得起父母吗?哪个父母不盼望儿子有出息?就拿今天来说我把你的大锤弄得飞上天了掉下来了砸了谁了!幸好没砸到谁啊这就是说你站在大街上就不冒险啊?要是该你倒霉地上有块烂泥你踩不稳当都有可能摔死那是冒险吗?那不冒险吗?那个买菜被你的大锤砸的流绿水他是不是也冒了生命危险来卖菜啊?

  这几句话一说:把大家说的人人点头,都说对有道理!你再躺着也生病那也是冒险啊!还没有人赞成还没人给钱自己还不舒服。

  韩悯塔说:行了我的心结打开了!我愿意跟你出去了!!

  史云雪说:老弟你这就对了。不是我说你练了大锤这把子力气混街头你不觉的窝囊啊?可算有好机会你害怕冒险?

  韩悯塔说:那不是我娘说了做人要正道!不许打家劫舍万一你们要是山贼呢!!不问问我那行啊!

  史云雪说:你看人没主见,你看我长得像山贼啊?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不是山贼。好好学吧~!今晚上我没事儿咱两个在练一趟?切磋交流如何?

  韩悯塔说:好我就喜欢你,你也好力气!不像他们不实在。有你在我就愿意干今后你带着我!!

  齐召说:那行啊你就****在一起吧。家里还有什么人?

  韩悯塔说:就一个老娘五十岁了身体很硬朗。我的大锤和招数都是我自家的。还需要说什么吗?

  齐召说:不用了,你就直接带我去看看你老娘我和她老人家聊一聊方便吗?

  韩悯塔说:那个方便离这不远就在菜市场后面三间房。走我带你去看!

  齐召说:妖儿叶拿钱咱去看老娘。

  司马明珠拿出四十两黄金放在齐召手里,然后说:你自己去吧,这还有一个妹妹我得处理好了啊!!你说呢?

  齐召说:二妹夫咱两个去你比我会说话。走了。冰冰也跟着去!!

  就这样安排兵分两路齐召先走了,司马明珠说:我相公说了啊毛遂自荐。可欣妹妹你觉得如何?你有什么好办法对付这个卞笑哥?

  李可欣说:我是慌不择路饥不择食啊!我也十八九了人家别人二八十六就有婆家了。咱都是女人我有啥说啥!我真想不顾脸面就嫁就嫁给华剑主当小老婆我都想退一步了。这好男人都让你们姐妹给霸占了。你说说有什么秘诀没有?

  司马明珠说:有啊~~!秘诀嘛一个字“掐”!这就是我的总结。

  李可欣说:真奇怪!我觉得我就够怪了我还是总结不出来“掐是个什么意思”能解释一下吗?

  司马明珠说:这个掐是有技巧的。不要掐住太多要么就不疼了。你知道吗?要掐就掐住一小点点儿那才疼。别总是掐住一个地方不放手,那样就不刺激了麻木了。掐住之后不要自己发力而是等着对方离去,他才感到很疼啊。没法离开你。掐就是硬道理!掐就是抓住男人的最佳方式。

  李可欣说:高明!!就是高明!!多谢赐教啊。

  司马明珠说:这关键是火候他想离开你的时候千万别松手必须用力他越扯越疼他就不离开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