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七十八章 年长闹翟易帝念 以前包输杨刀露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众人都在狂欢,尤其是耍猴的老头儿咧着大嘴笑个不停,一边看一边吃儿子媳妇亲手炖的红烧肉。高兴极了!

  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这肉真香啊~~!哎呀馋死我了。你少吃两块给我留点啊~~!

  音乐声戛然而止,也不跳了也不敲了。不约而同的向门口看去。但只见来了一个人正在门口往里进!毕竟是黑夜火光闪烁长的皮肤黑白根本看不出来,也看不出多大年纪。一边走一边说:老伙计!不认识老朋友了?我可是嘴馋啊。我在山下就遇见肉味儿了。你少吃两块吧!

  老头儿说:稀客啊~~!那阵香风把你吹来了?可惜呀!这肉不是我家的是我妹妹家的。我也是客人啊。翟兄!请坐!

  这位也不客气了拉把凳子就坐在老头身边了。一伸手就把装着红烧肉的大碗就端到自己的眼前。拿起筷子就往嘴里夹了一块肉,边吃边说:手艺不错!真香啊~~!老家伙这是谁炖的肉啊?

  老头儿说:我还没过门的儿子媳妇亲手给我炖的!你听清楚这是特意给我炖的。

  这位姓翟的人说:你别着急啊~~!等我再吃两块你再介绍你的闺女儿子儿子媳妇。我现在忙着呢。

  雷志忠一看一定和他爹是老相识啊要不然不能这样办事儿啊。于是赶紧说:爹!这位伯父是?

  老头儿说:你问他啊?怎么说呢人送绰号年长闹,叫翟易帝。是河南瓦岗人士。和你爹我是老相识啦~!他有个儿子比你大叫做金钱豹子翟让。善使一条三股托天叉。比他爹名声大多了!我告诉你啊年长闹这话你别不爱听,你就是没你儿子名气大。你的出息都长在好吃上了。

  这翟易帝点点头也不说肉吃没了正喝汤呢。然后用袄袖蹭蹭嘴说:老家伙!我还没过瘾,你们还有没有?

  老头儿说:今晚上留下明天早上你烧火我亲自给你炖。今晚上是没了!你不会是为了吃来的吧?你不在中原好好享受你跑着来为什么?怎么没带叉子啊?

  翟易帝说:雷老头儿!你神头鬼脸的千变万化今天怎么了,露出狐狸尾巴来了?再说我也不是冲你来的,我是来看我的好兄弟司徒铁镜的!怎么会主人不在你却在呢?我真奇怪了!而且还这么多人!敲锣打鼓的。要是没这动静儿我还真不上来。我以为是司徒铁镜和你妹娶儿子媳妇了呢!我上山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我要好问问司徒铁镜为啥儿子娶媳妇了就不让我知道。结果上来一看是你个老东西疵牙咧嘴的吃肉呢!我来能干啥啊~~!还不是为了我儿子嘛说要找几个高人教教他功夫。

  雷老头儿说:我知道了!相当总瓢把子了吧?开武林大会对吧?你想请我妹妹妹夫给你帮兵助阵对吧?在什么地方开会啊?你也就这点儿念想儿!我说怎么晚上来呢走黑道啊!!刚才和我说话的就是我儿子雷志忠!和你们家势不两立!你尽量说真话坦白从宽!!

  翟易帝说:我说了你先别介绍你儿子。你知道我不爱听啥你就非说啥!就你家干净行了吧??我一身黑我儿子更黑!看这意思我要是张口请你帮忙你肯定不去啊?

  雷老头说:你不用找我我就去啊!捕盗抓贼我好立大功啊!我儿子就能升官发财光宗耀祖啊~!你赶紧说在哪开会?

  翟易帝说:那我就从实招来地点就是山西潞州天堂县。各大门派邪门儿外道一起狂欢。你算一个不?

  雷老头说:谁主持啊?

  翟易帝说:这可不能说知道因为啥呀?

  雷老头说:知道!没有白道哪来的黑道啊!你不说我就猜是不是杨刀?

  翟易帝说:你说的真准!就是杨刀!

  雷志忠忍不住了就问:我说谁是杨刀啊?

  雷老头说:傻小子!谁使刀使得最好?他姓杨你说是谁?

  雷志忠说:那大隋朝里刀法最好的就是杨义臣啊!不会是他吧?他贵为五王怎么会办这样的事儿呢?

  翟易帝说:要是杨勇还是太子他当然不会办这事儿啊!不是从开皇改成仁寿了嘛!太子爷换成了晋王杨广!

  雷志忠说:那又如何呢?

  翟易帝说:一山不容二虎啊!都是靠军队战功起家五王杨方是太子的人手握兵权。太子没了下一个是谁呢?

  雷志忠说:那他就投靠杨广忠心报国不就没事儿了?

  雷老头说:傻孩子啊~~!你还差得远啊!你这样想啊~~杨广上台了手下的功臣往哪去安排升职位?不给功臣升职行不行?哪里有那么多的职位!职位是有限的啊!谁会放着自己人不用用自己从前的死对头?这都是明摆着的事儿啊!你看不明白?

  雷志忠说:这就是谋反啊!!

  雷老头说:谁失败了谁才是谋反明白吗?没谋反被抓之前就是忠臣良将!按照道理说比如杨广上台了他就因该大公无私。但是行吗!不行!根本行不通!

  雷志忠说:为啥不行呢~~~????当了储君将来天下就是他的为啥就不能大公无私呢?

  雷老头说:因为他爹还活着呢!随时谁地就有可能把杨勇拉回去,像废掉杨勇一样把他给废了。所以不行!!你以为杨坚就一定相信杨广?皇帝家的父子可不是咱这个德行啊。

  雷志忠说:那杨广还敢杀他爹不成?

  翟易帝说:不是没这种可能啊!亲儿子杀亲妈的都很多汉朝就有啊!

  雷志忠说:那杨方这么做就不怕被抓?

  雷老头儿说:不这么做更会被抓啊~~!靠山倒了就得靠实力明白了?有共同的敌人就朋友啊~!

  雷志忠说:那我看爹你这意思也要去啊?你去干什么呀!这是一趟浑水啊~!咱们就不能置身事外吗??

  雷老头儿说:傻孩子啊~你家里的吃喝穿戴都是你爹土里抛食来的?咱家种过地?那么多人的吃喝费用咱不做买卖不种地钱从哪里来?靠你爹耍猴养活你早把你饿憋了~!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认识的老翟头儿?小子别犯浑!这事儿和你没关系!走啊老翟头儿咱两去屋里聊!让他们继续玩他们的!

  雷志忠说:爹你慢走!你们当着这么多人就说这话就不怕泄密?

  老翟头儿说:大侄子我们是黑道!!黑道啥意思你懂啊?靠的是义气!!不是权利更不是交易。不问谁对不对才是黑道。换句话说就是仗义!我信任你当面说直来直去,我不信任你我不开口!谁要出卖了朋友那说不了讲不起就是坏了规矩!坏了规矩就是不仗义。不仗义的后果就是呵呵~~~!

  雷志忠说:我懂了~!我爹都不和我说和你去说就凭这一点儿够黑道了!!来啊大家继续让他们去黑道吧!咱们乐咱们的!

  秀月把琴拿过来,弹一段十面埋伏!!

  雷蓓娜说:哥哥不好听~~!大家高兴嘛~!为啥十面埋伏呢?

  雷志忠说:因为咱爹~~!真保密呀连亲儿子都不告诉~!你看我干什么也不告诉你~~!

  雷蓓娜说:哥哥你生气了?

  雷志忠说:你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啊?他们刚才说的话一句真话也没有!

  司马冰冰忍不住了偷偷地问闻德光“刚才两个老头儿说的一句真话也没有?”

  闻德光说:冰冰过后再说别多说话~~!我看这音乐会还的继续下去。姐夫你说是不是啊?这个交情嘛!鲍管之交啊那才是美谈啊!姐夫听说过没有?

  齐召说:我没学问!除了懂点儿佛经是专长之外没看过史书。都是老和尚说几个典故。这以前鲍叔牙和管仲的交情我还恰巧听老和尚说过。那算是义气!

  司马冰冰说:这说杨刀呢说什么以前包输观众啊!你们说说杨刀!那事儿是不是真的~!

  雷志忠说:冰冰妹子我说的他们说话没真的!那是对于我而言的~~!也是对于我和我妹而言的与你们无关!

  司马冰冰说:你这意思是两个老头儿说的杨刀那个话是真事儿?

  雷志忠一点头说:那倒是真的!!千真万确!

  司马冰冰说:我说呢~~我听那意思不会是假话呢!这回行了!你说那个以前包输观众吧!你这意思是不是因为和我一样因为以为没听见真话,咱们作为观众都输了?两个老头进屋去说秘密去了那就是咱们都输了。

  雷志忠说:你说的太对了!我算是输干净了。

  雷蓓娜说:哥哥你又输什么了你!小心眼儿啊!我没感觉!他不告诉我我更快乐。有我吃的有我喝的就行啊!你何苦这样呢!嫂子不弹十面埋伏!咱两合奏高山流水!别搭理我哥~!开始了啊谁爱听不听啊~~!

  雷蓓娜说完这话:就拿起鼓槌开始敲击了,这独孤秀月琴弦一响跟着鼓点儿应合弹奏的专心致志。乐声悠扬婉转回荡在夜空。司马明珠说:妹子下场啊!跳一圈!!

  司马冰冰说:来了!

  伴随着熊熊火光和音乐声女人们开始骗骗起舞了!

  雷志忠说:夏兄弟!一起来!

  闻德光说:那我就献丑了!

  八仙过海啊各显其能。就剩下齐召自己当观众了!鼓掌喝彩倒也快活!一曲终了。接着来!司马明珠拉这齐召说:大男人你也来!别坐着!

  齐召说:我什么也不会啊~~!

  司马明珠说:不会不怕!我教你!你起跳!看着我!

  齐召说:看着脚下还行!看着你就更没法跳了。

  司马冰冰说:姐夫不当包输的观众了?

  齐召说:什么包输的观众啊!那叫以前的鲍叔牙管仲!

  司马冰冰不说:你不用解释了!你以为我傻呀?看你自己吧~~龅牙都呲出来了!

  司马明珠说:大男人涨点志气!别让她嘲笑你。会武功了跳舞更不是难事。别看她别理她~~!今晚上就是今晚上了,等一会儿我敲鼓你弹琴!

  雷志忠说:呀!口气不小啊~!妹子把鼓拿过来!让大密探给你表演一个军鼓!催阵鼓!看看谁的脚步跟不上~!

  雷蓓娜说:哥哥谁是大密探啊?是你自己吗?谁要敲打行军鼓啊?是武舞曲?

  司马明珠说:你哥他说我呢~!这里没好人都是大密探!大家都一样谁也别说谁~~!敲就敲那我还就不客气啦!

  齐召说:这还行!行军鼓我还是追的上的~~!好歹也上过战场啊~!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