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五四章 武罗布条雪蓬钻 乌帆甲士吴画醋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卞笑哥李可欣从镖局门前跑开了,来到萧逸箫家门前,萧逸箫还在等着,天佳凤手里那这布条有一丈长看样子是黄色锦缎还拖在地上,两口子闲聊呢。一看见这对儿恋人来了萧逸箫就打招呼。两个人就飞奔过来。

  跑到进前卞笑哥说:萧神伉俪情深啊。聊得火热聊什么呢?

  萧逸箫说:家常事儿!家常话。买卖!看样子很成功啊?

  李可欣打断话题说:佳凤姐姐你这是干什么,这么长的一块布准备做什么呢?

  天佳凤看看李可欣说:这是我的武器,看样子你很幸福啊~

  李可欣说:你用这个当武器?好用吗?

  天佳凤说:还行吧。

  李可欣说:你也会武功啊?这布条兵器叫什么名字啊?

  天佳凤说:一丈长金箔蚕丝织成,叫武罗布。没听说过?听我相公说卞笑哥送了你一件神兵利器叫做雪蓬钻?拿来欣赏一下我开开眼界如何啊?

  李可欣说:什么雪蓬钻啊我怎么没看见呢?他就送了我一把玉石做的宝剑没有雪蓬钻~~!你不信问他!!

  卞笑哥说:那把玉石做的宝剑名叫雪蓬钻。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

  李可欣说:你先告诉他们了?

  卞笑哥说:没有啊~!我就给萧神仙看了一眼,想必萧神仙见多识广看破了咱们的家底儿。我可没说宝剑叫什么名字给他们听啊~!

  李可欣说:那就对。好吧那就给你看看。

  说完了就把宝剑摘下来拔出剑鞘,迎着朝阳闪闪发光晶莹剔透瑞彩千条。

  天佳凤说:真漂亮啊,就是不知道刃口怎么样你来一下我看看?

  李可欣看了一眼卞笑哥那意思是你这东西能砍其它的?别等着砍一下就折断了中看不中用,掉在地上就碎了的装饰品。我心里没底儿~!

  卞笑哥说:这样吧你放在她手上让她随便挑东西来砍一下。别说咱们作假了让她亲自试试。

  李可欣说:这么漂亮的东西弄折了太可惜了。就算打仗不能用我也喜欢。

  萧逸箫说:你还等啥人家都说了随便你砍拿过来试试,看见没就那块石头。石头碰石头弄出几个火花来也算热闹啊,拿过来试试它!!

  卞笑哥说:你真行算你狠。你家宝贝拿来砍石头啊?

  萧逸箫说:你这话就不对啦!我听我师父说过的雪蓬钻是石中精华有劈山裂石之能,旋转钻动能深入普通的石头当中去。飞一般寻常之物,欧冶子的十大名剑都没它厉害!!你要不干砍石头那就是假货骗人的。连女朋友都骗你太那个了。这个看来不是雪蓬钻你舍不得拿出来,自己做了赝品哄女孩开心上当。你损透了。

  卞笑哥说:你贼喊捉贼,但是我拿你没办法今天我认栽了。你不愧叫萧神啊!!那我就舍出去了让你看看雪蓬钻的威力。就那开石头对吧?

  萧逸箫说:没错就那块,再大了算欺负你!!钻个洞吧!!

  李可欣说:你别上当赝品我也喜欢。

  再看卞笑哥拿起那把剑来剑尖朝下在石头上旋转,碎末飞出瞬间钻进去有半寸深。然后拿了下来说:怎么样?不是赝品吧?

  萧逸箫一吐舌头说:厉害不是赝品啊!!你家小心啊我喜欢上了你小心我偷走~~!

  李可欣说:你敢!!在我手上就你也能偷走?不信你动手试试!!你个卖衣服的还想偷本女侠的宝物?

  萧逸箫说:你别发狠,你就得你不含糊是吗?老婆上!!教训教训她!!让她知道武罗布是雪蓬钻的克星!!把她打傻眼!!就等你说这话呢!!你小看买衣服的?

  卞笑哥说:萧神你说的真的假的?就你老婆手里这块布条儿就是雪蓬钻的克星?行啦你别欺负我们没见识了。你要在这样说那可真得试试!!

  萧逸箫说:你小看我老婆啊她可叫布龙天佳凤这是我干爹新送的宝物,舞动起来声声霹雳吓得你尿裤子你信吗?试试就试试!!动手吧!!是你上还是你未婚妻上!你们总不能两个打一个吧?

  李可欣说:我上!!当然是我上,要是卞笑哥打胜了你也不服说男人欺负女人!我来让你没话说~!

  天佳凤看看萧逸箫说:真打?

  萧逸箫说:那可不怎么的就是真打啊!!你放心只要的雪蓬钻是真的武罗布肯定是克星。要不然干爹给的礼物就白瞎了!!你就打上前去让看看买衣服的就是厉害。

  卞笑哥说:你想报复我昨夜挑战你了,你怀恨在心了?

  萧逸箫说:那不能~!那和这个两码事儿!你就欣赏一下吧!!我喊一二三就开始啊!一~~~~二~~~三开始!!

  再看李可欣持剑在手一听开始马上就闪电一击刺向了天佳凤的前胸那是毫不客气啊。再看天佳凤身子微微一侧躲过这一剑,迅速把地上的武罗布收了起来打了三个折扣和宝剑的长度基本上相等了然后用力一拧这东西很奇怪拧了一下就不松劲儿了想一个超级大麻花定型了。这一招把李可欣看得一愣神忘了进攻了没想到这块布竟然如此她还以为和飘纱是一个模样靠缠绕的阴柔之力呢。这一看根本不是那回事儿。就这一愣神的功夫天佳凤反守为攻。大麻花照着头顶就砸过来了。李可欣真是心里没底儿了也不知道这块布料有多重,砸伤自会怎么样。这就吃亏了。打仗就是这样人家了解你你不了解人家,谁都知道宝剑锋利知道躲闪,应该怎么应付。但是人家手里的武器软中硬,一看用宝剑去挡要是弯曲了还打自己。要是不弯曲分量很重对手内力足又有可能把自己的宝剑打落,左右为难只好后退,再寻机会。这样一来是节节后退眼看就被逼迫到接近镖局门口了,打了二十招一招也没有还击的能力。太窝囊了。只能不断地躲闪趁机刺一下,劳而无功啊。不敢碰对手武罗布,因为心有余悸万一武罗布真是雪蓬钻的克星已于上就完蛋那可就对不起心上人的礼物了。

  那边萧逸箫看的是哈哈大笑,说:卞笑哥你看看卖衣服的功夫如何?绝对是你家宝剑的克星啊。你看看毫无还手之力啊!!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幸亏你没打赌你要是打赌你的家底儿都能输给我们两口子!!

  卞笑哥一看一咬牙说:萧神算你狠!你成功了~~!赶紧让他们停手我输了!!

  萧逸箫说:那不行五百两就停手!!要不然还得打下去还没分输赢呢。

  卞笑哥赶紧从怀里拿出银票说:给你五百两!住手吧!!!你赢了!!

  这萧逸箫说:老婆回来吧咱赢了钱了。大获全胜,不欺负小妹妹了。

  这话真管用,天佳凤马上收招不打了!!把李可欣的脸都气白说:你们你们太坏了~!算计我~!我不服~!

  天佳凤一笑说:应该不服!不过你也没被我打败,也不要太生气。玩儿嘛~!别太认真。

  卞笑哥指着萧逸箫说:你小子!算计我!两口子设计谋蒙我的钱花!!你损透了。我说你怎么这么好在这等我。原来你是想办法收拾我们。

  萧逸箫说:这不是答应僧粲佛爷的灯油钱,手头没银子就拿你想个办法嘛~~!你不在乎这几个钱。谢谢你啊!!我没和你要一钱银子就便宜你了。知足吧娶了这么好的老婆了。就算你高兴施舍给我了行吧?

  卞笑哥说:这话说的让人舒服点儿了。好吧就当给你买糖吃了。鬼心眼儿真多!!走吧去庙上送香油钱去!!

  李可欣说:有他去我就不和你去了。

  萧逸箫说:说实话我们还没吃早饭呢你们先走!!我不夹在你们中间儿讨人嫌啊~!走了老婆咱回家吃东西去!!看什么看卞笑哥你本来就不应该找我和你们一起去。你们热恋之中我在中间算什么的呀!!走吧往前走才是幸福!!回头见啊~!

  人家两口子进屋了,卞笑哥用手一指说:这家伙好厉害算的太准了,走吧可欣咱两去他回家了~!

  李可欣说:你知道怎么回事儿吗?这宝剑我不敢用啊怕弄坏了,我只能后退!!

  卞笑哥说:我明白!!都是这小子算好了你的心态想蒙我的钱花。财去人安。不和他一般见识走吧!!

  这一对儿去了庙上刚走齐召带着大家就过来说:老弟!!我看卞笑哥又给你钱了。那个大麻花是个什么武器啊?说给大哥听听啊?我算是开眼界了我小姨子的武功原来这么高啊!打的李可欣毫无还手之力。快赶上你大姐了!!怎么还藏起来了?出来呀!!

  萧逸箫说:你进来吧!!我正吃饭呢!开心极了。我昨天一夜没睡我就想收拾卞笑哥,他居然挑战我。看不起我说我是最软的。我半夜自己又去了趟庙上找到我干爹,弄来了新法宝果然好使,你出手就赚了三百两银子。进来吃点儿!!我早就把香油钱给人家送去了,昨天半夜就送去了。一会儿啊~~~吃完饭我好好睡一觉啊~!!两腿发软啊没法出门迎接诸位啊。都进来吧。大哥呀今天可被我派任务啦!!下午再说吧~!太累啦。

  齐召挑门帘儿带着闻德光和和华剑主三个人进来一看,萧逸箫正在柜台上吃饭呢,一大盘饺子什么菜也没有。天佳凤一看都进来了说:姐夫们请坐。我去拿茶水来!!

  齐召说:别走!我们是来看大麻花的,你那是个什么武器啊?

  天佳凤拿过那一条布说:就是这个,是昨天夜里他去送香油钱和他干爹求来的叫什么“武罗布”。

  齐召说:这也不是那刚才那得大麻花啊!!

  萧逸箫说:给他们先试一遍让他们看傻眼!!

  然后天佳凤在手里捋了两下就变成三尺三寸长用力一拧就变成大麻花了。把大家看得啧啧称奇!!华剑主说:我摸摸行吗?

  天佳凤说:你还不行谁行啊随便摸!!

  华剑主拿了起来用手一掂量说这东西这么重啊!!什么做的?

  萧逸箫说:天蚕丝和金箔金线拧成的!!重量是十三斤八两!!宝贝呀!能软能硬!李可欣那是便宜了她要是用剑和这东西碰上必然被打飞,她要是用宝剑来砍这东西就拐弯对付宝刀宝剑那是一绝啊!根本砍不断不受力,而且重量大惯性足!!

  华剑主说:这上面的一拧还出很多的倒序钩是怎么弄的?真是宝贝!还是有干爹好啊!!卞笑哥又给你钱了我都看见了,给你多少啊?

  萧逸箫说:不多就三百两,要不每人分给你们一百两啊?这可是你们小姨子一大早打架赚来的,你们好意思伸手拿啊?

  闻德光说:我不要!你这吃饺子不吃点醋啊?

  萧逸箫说:二姐夫你要不也吃两个!酸菜馅的!不吃醋~!这个饺子啊是昨天晚上剩下的我知道我现在去我大哥家吃你们都吃完了。我就自己凑合点就行了。说到这二姐夫你懂书画吗?

  闻德光说:一般!比不懂的强点儿比真懂的差多了!有什么事儿吗?

  萧逸箫说:我昨天夜里啊去我干爹住的地方遇见吴三道了,半夜还没睡呢!!还在画,你才画什么呢?画醋呢!!你会画醋啊?

  闻德光说:那简单画一个坛子啊然后花一个封皮儿上面写一个醋字!!这就行了!!

  萧逸箫摇摇头说:你不行啊!!人家画出来的醋!根本就没有醋字!!一让你看酸倒牙!!你信不信?

  闻德光说:我不信啊!!你说说我听听呗!!

  华剑主也说:比顾老头那一桥三进履还好?我也想听听呢~!

  萧逸箫说:佳凤把着剩下拿走。我给他们说画醋的!!

  天佳凤收拾了碗筷转身出去了,萧逸箫说:听着啊!画面是这样的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一个扒灰耙子拄在地上,色眯眯的看着一个女人,女人侧脸抛媚眼儿,锅台上放着两个坛子一个坛子上有标签上面写的是酱油,另一个坛子上面没有任何标示一个年轻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把勺子咧着嘴模样丑陋身子往后靠那神情就像被熏到了,勺子里有液体往下倒!!一个醋字都没有!!神态逼真啊惟妙惟肖。满屋里都酸的要不得,我一看啊人家研墨不用水用的食醋。你说人家这脑瓜儿!!怎么长的呢?

  齐召说:有此事?吴三道是谁呢?

  萧逸箫说:他舅舅贾日哲新收的弟子叫吴三道画画画的特别好。哎呀太传神了。那是河南禹州人氏有二十岁啊~~!那可是奇才啊!

  闻德光说:画的名称呢是什么?

  萧逸箫说:那更有才了!几个大字我记忆犹新“二十一日酉时生”。

  闻德光说:妙!!太妙了!!

  华剑主说:那不行我得去看看去!!这么好的艺术史上罕见啊!!

  齐召说:什么就艺术了?我没听出来啊!!

  不就是拿醋研墨画了一幅画儿你们至于吗?哪有什么好瞧得?

  闻德光说:大姐夫你这人吧哪都好就是对人情世故不太懂!!我给你解释一下吧!!画面上那中年男子应该是老公爹,下面抛媚眼的应该是儿媳妇,锅台上的往锅里放醋的应该是儿子。

  齐召说:那不就是一家人嘛~~!

  华剑主说:这家人不正派你知道吗?这意思表现的是老公爹替儿子媳妇扒灰手里才拿着扒灰耙子,儿媳妇不正经向老公公抛媚眼儿,儿子醋意大发!咧着嘴没办法~!谁一看都知道啊!妙就妙在二十一日酉时生上面。这是一个字谜!!

  齐召说:我想想!!对这个字太好了就是“醋”!!确实有才不一般啊~~!我也去看看去!!

  萧逸箫说:那你们去吧我下睡一觉忙了一夜了我就不去了。对了大哥你个干小姨子弄得如何了?

  齐召说:效果很好!!你没发现门口的小猴都没了?我给了雷老爷子一辆车上面带了三千两银子。先送他们父女回家了!!人家早早的就走了!!

  闻德光说:你答应了人家绝手三娘的儿子媳妇呢?你怎么兑现啊?

  齐召说:安排好了!夏亚他妹子南心!!对了你还得写一个飞鸽传书给军营通知闻山和夏亚这件事儿。我已经告诉韩悯塔了让他今早上来找我你写一封信他拿着去军营报到!赶紧写啊!!!他这就有笔墨什么都有。

  正说着呢外面马蹄声韩悯塔说:我来了我娘也来了跟我一起上军营,华剑主一看外面停车一辆黑篷车,韩悯塔顶盔挂甲武士打扮坐在车辕上冲这边喊话呢!!

  齐召赶紧出来看,绝手三娘点开了车帘子探出头来,齐召赶紧说:婶子这回可要辛苦您了!!我给您的儿子媳妇准备好了,模样武功保准您满意。里面正写材料稍等片刻就好!要不那您老下来歇歇?

  绝手三娘说:那没说的我不下去了昨天你们走了我就去看你姥爷了!!老交情了。没的说婶子我信得过你!!这不你兄弟也武装上了你看看像个将军吗?他爹曾经就是韩擒虎的部将,这身盔甲都是家产。这车上还有几件好盔甲!我想你能用得上我就都带来了。

  齐召说:雪中送炭啊!太缺这东西啦!!让我怎么感谢你呢~~!我给钱你还不要。

  绝手三娘说:孩子婶子活着就为这孩子了!!只要他有个好前途混得像个人样儿,娶妻生子传宗接代那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别的你就别说了。赞娘们都是痛快人。

  这时候闻德光拿着介绍信双手递上去,然后说:婶子!兄弟!多保重一路顺风!咱军营再见~~!

  送走了这一对母子这三个人相视一笑迈步去了大庙要去看吴三道画的醋到底儿有多酸~~!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