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六零章 曾念臂疤染晨松 疼母郎安准貌拓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这时候伙计把炖肉馒头都端上来了。齐召说:大家增加营养啊。多吃!!

  闻德光说:看来还是命不好啊,凤凰肋我算是没吃到啊!来你们两个小家伙吃炖肉吧!

  两个小孩摇摇头说:不吃炖肉我们还要吃凤凰肋。我们等着。

  齐召说:谁爱吃不吃我吃炖肉,冰冰你还等着吃凤凰肋吗?

  司马明珠说:你们先吃我来听着杨素!那个小孩你也姓杨你爹叫杨义臣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家住在哪里?

  那个姓杨的小孩说:我叫杨曾念。我家住陇西。

  另一个小孩说:我姓高我叫高晨松,你看看他手臂上的疤痕曾经流血的时候把我的衣服都染红了。他爷爷就是杨素!

  这话一出口闻德光不吃炖肉了,说: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高晨松说:我说的不对啊,我说错了~!应该是他姥爷叫杨素!!

  闻德光说:那这个杨曾念的的妈妈应该就是杨素的女儿了?你们认识刚才那张画上的人吗?

  高晨松说:我认识我在他家住了很久,就是他和老和尚救了我们还带我们去他家玩儿!!当时杨曾念的胳膊都出了很多血我都已经说了。

  闻德光说:那么谁带你们出来的?

  杨曾念说:就是我娘带我们出来的半路上遇见了很多人想杀了我们,我的胳膊都弄伤了疤痕还有呢!画上那个人和老和尚救了我们给我们吃喝带我们玩儿。我娘去了长安说好了派人来接我们的。

  闻德光说:差不多了!我看这意思一定是萧逸箫和老和尚救了杨素的外孙儿,那幅画像就是萧逸箫。杨素的女儿想报恩了。但是为什么要送这两个小家伙去河南嵩山这就不好解释了。小孩儿你们在嵩山有什么亲戚吗?

  两个小孩儿说:不知道~~!没去过嵩山。

  闻德光说:姓杨的小孩儿你说实话你爹是谁?肯定不是杨义臣你在撒谎,要再撒谎我敲死你!!

  杨曾念说:我爹不是杨义臣!是那个老和尚让我这样说的。要不就不给饭吃。我爹叫杨一清!我娘叫杨月秀。我的小名叫疼母郎。我姥爷叫杨素。不许你告诉老和尚要不他打我。这个高晨松的爹叫高林。他爷爷叫高熲。

  闻德光看看齐召相视一笑闻德光又说:刚才的凤凰肋好吃吗?

  两个小孩说:好吃!还想吃~!

  闻德光说:那好老老实实等着吧!一会儿就有了!!姐夫你看接下来怎么弄?我看不如将错就错让华剑主就变成萧逸箫把这两个送进长安取得杨素的重用也方便在长安活动。顺水推舟!!

  齐召说:那这两个小孩能认出来!!

  闻德光说:那容易!!你看我的到时候!我有办法!!保证万无一失!!

  这两个小孩一说杨素,那个军官就把耳朵竖起来了。停了一会就走过来说:诸位辛苦!怎么我刚才听这个小孩说“他叫杨曾念他娘叫杨月秀?他姥爷是杨素?真的假的?”

  闻德光说:你是谁,怎么称呼?

  这个军官说:在下安准貌,单字一个拓。你就叫我安拓好了!!那个女的是我妻子本地人氏。他爹人称将军李。在这一带也小有名气。这家酒店儿就是我老岳父开的。

  闻德光说:将军李是你岳父?他可是道上的人啊!你是谁的部下?

  安拓说:是这样的我岳父还俗了,因为太子爷从此路过吃了凤凰肋去突厥战场经过此地,招安了我岳父大人,还亲自主持了我们的婚事儿。我原来是太子爷的卫队长,现在留下来镇守陈仓!我夫人想回家看看我们这就来了。您这是~~~?

  闻德光或:我说呢黑点怎么白了呢~!原来如此啊!!您请坐!认识这个咱是一家人。

  说着话掏出了令牌惹尔尔。安拓一看马上一拱扫地作揖了说: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果真一家人。我们是明的,你们是暗的!暗的比明的高级失敬失敬啊!!负责把仆射的外孙儿们送过去?

  闻德光说:顺便捎带也不算任务。

  这位安拓说:有幸相会啊!这顿我请了!!掌柜你听着这几位爷都是贵客我请了!!拿酒来!!

  这话好使掌柜的亲自端来了两坛酒说:这是咱家最好的花雕。您请~~!

  安拓一指齐召说:这位是··?

  齐召把那个龙编信票拿出来说:我是这个~!

  安拓一看赶紧说:见过大人!!

  齐召说:免了随便吧。这又不是在官场越随便越好。

  安拓点头称是然后开坛倒酒还是敬酒了!喝过几杯之后。对掌柜的说:柜上有钱吗?

  掌柜的说:拿多少?

  安拓说:拿五千!!黄的!!

  掌柜的多聪明啊,当时就给了五万白银的银票。一笑说“姑爷祝你步步高升。

  安拓说:借你吉言!好好伺候!这几位爷带的可是两位仆射的命根子。好机会呀!!一句话而已!

  转过身来对闻德光说:我这有几个小钱不多送给两位少仆射买点儿糖吃!多少就这意思。我呢现在是镇守陈仓的副将。看看能不能让我去咸阳玩几天啊?

  闻德光说:好办!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去咸阳问题不大~!

  安拓说:那我还有点儿小事要去看看我岳父失陪了!你们大家慢用!!

  说完话一转身拉着自己的夫人出了店门而去。

  闻德光说:行了我一万你一万剩下三万交给华剑主送进杨素府里!安拓就是咸阳马步总统领了!连升两级啊!!拿人钱财与人办事儿啊!!小孩儿你们看见和我们在一起的那个刚才走了的和画上的那个人是一个人吗?

  两个小孩说:不知道!很相似就是脑瓜上缺一块黑的!!

  闻德光说:那个人就是养你们那个人,他救了你们的时候不小心抹了点儿墨水把脸洗干净了就没了。知道吗?

  两个小孩说:啊是这样啊!原来那块黑的是墨水啊!我们明白了。我说怎么那么像原来是同一个人啊!!

  齐召说:你行!!你真行!!这话音刚落。华剑主回来了还带着那几个军官和士兵。脑瓜上还带着那块黑的。

  小孩一看说:就是他没错原来黑色是假的你把它擦掉吧!!

  华剑主一愣说:你两个小孩知道什么!那不是假的!!

  小孩一指闻德光然后说:他说的你没洗脸!!

  华剑主这才说:泄底怕老乡啊!!你又想出什么新策略了?

  闻德光说:最新发现吃晚饭在慢慢告诉你,这里有上好的花雕我陪你喝一杯。祝你步步高升!!你负责把这两个孩子送进长安杨素的府邸。还有这三万两银票一起交给杨素。告诉他说这就是安拓陈仓副将的一点儿意思。告诉杨素安拓想去咸阳玩几天,请仆射大人批准就是了!这个小孩叫杨曾念他姥爷是杨素,那个姓高的是高熲的孙子明白怎么办了!笑一笑救了他们两个也就是你救了他们两个,你那天额头上弄脏了你忘了?怎么今天还弄这么脏啊?

  华剑主用手一指闻德光,然后说:二姐夫你真邪门儿啊!我算服你了。借你吉言我的官职肯定小不了啊!!我明白我该洗洗洗脸了!!掌柜的拿水来!!

  掌柜的一听赶紧去打水了!!都不敢吩咐伙计去了自己动手把洗脸水给端过来了!!嘴里还说:您请~~!您才是我们东家的贵人啊!!我也看出来了那张画像就是你~!这几位军爷去而复返都是因为你呀!!那几个当兵的说:可不嘛白走了三十里路!!以后我们都得仰仗您提拔!!您赶紧请坐!!

  这华剑主洗了脸坐下来又开始吃了,吃完了饭。安拓也来了。一看华剑主马上明白了道理说:“仰仗诸位说几句美言吧!!

  华剑主说:不客气!我一定把你的礼物送给仆射大人。以后多亲多近。

  吃完了饭之后安拓说:别走了你们也走不快赶天黑到不了陈仓。我把住处安排好了就在后院。明天一早咱们一起走去陈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