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昆仑 一六八章 色乱长相快长难 不折老青白红纸

小说:鉴昆仑 作者:海潮音 更新时间:2018-03-30 02:49:05 源网站:节点3
  闻德光问话僧粲回答:老僧我坐在车辕上,就得扯扯远见啦!!堵河的就是山,河水奔流撞山石水花太白。不用染。

  闻德光说:妙!非常妙。黄土上水流水变黄,撞上山石的黄水也能泛起白色的浪花,染了也能变成白色。真不知是何道理!

  僧粲说:唉!我佛慈悲,还是河道里。我佛不慈悲还是河道里。色相常乱色不乱。撞上山石岂止黄水变成白色,包括黑水也能变白,青黄赤白黑外带紫绿蓝什么样的河水撞在山石之上都会变成白色。不论水的长短。色相不乱无非一个白色。

  闻德光说:无常白无常黑,到了夜里撞在山石上什么水都是黑的啊~!黑白才是有常。请问佛爷黑白界限。

  僧粲说:你不知我不知他不知黑白自知。

  司马可儿说:别说了我心烦!说的都是鬼话我一句也听不懂。听我说“那个苏天非的老婆色不色?”

  闻德光说:呵呵好厉害啊!我们说物你说人啊!那好听你的我不说了。

  司马冰冰说:比你长的漂亮应该说是****!你看人家那么大年岁了保养的多好啊。就像二十岁刚出头。我要是有那个本事就好了。啊红颜爱美啊~!变身胭脂肉不跳,匀称身材看苗条,阿谀奉承她粗糙,呆忘了。俗粉花枝翘。

  司马明珠说:妹儿!跟谁学的?太有才了!!

  司马可儿说:还有谁呀,肯定是那个人教的。专门说别人听不懂的话。说要吃三块肉的那个人呗~!华剑主啊你也来两句咱家的!我都忘了是啥了。你亲自来。

  华剑主说:你说你的你别扯上我。二姐夫和僧粲大师说得多好啊。你就不让说了。以后注意影响啊。

  司马明珠说:可说了让你来一段儿,你就来一段吧!何必深藏不露啊!人人都知道文采不错说几句!咱也享受一下文化氛围啊。你大姐夫他不行就知道一个梅花落子!!你来一个吧!就拿苏天非老婆的色相说几句夸夸长得如何漂亮。

  齐召说:说的对!你来两句我也欣赏一下品味一下滋味儿。

  华剑主说:那就说一句:白衫白裙布满百媚千娇,黑一道玄玉束腰,杯上逍遥杯中端得神醉倒,飞燕起舞脚下高,醉也俏醒也瞧,巫山香君显粗糙,洛神出水色太娇,西施也被勾践抛。我这意思呢就是说要是当年的越王勾践要是见到这苏天非的老婆也能把西施扔到一边去不要了当垃圾。洛神出水啊比起人家苏天非他老婆来还显得太娇柔,不如人家有巾帼英雄的气魄。

  华剑主说完了闻德光说:比喻的好啊有才!!

  司马可儿说:有个屁的才!男人就没好东西。你看上人家大老婆子了?不要脸就是才!!一个个的贼眉鼠眼的要偷腥!!没脸不害臊~!

  齐召说:你有完没完啊~!你让说的你还这德行~~!

  司马可儿说:我也没让他说人家大老婆子长得好啊!都是我大姐的馊主意。我胃疼~~!不许说这个了!说今晚上吃什么吧!

  两个小孩里的杨曾念说:哎呀我也胃疼!太不舒服了。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像大人一样吃那么多还不胃疼多好啊。快点长大吧!怎么这么难啊~!

  高晨松说:疼母郎啊就怪你的名字不好。要不然就没这么疼了~!他们长大的时候肯定都没这样疼过!都怨你带着我吃东西。哎呀快长大吧,太难受啦~!你看看哪里吧!有群人手里拿着那么多的漂亮纸人儿!我真想要一个!!

  大家往对面远处看去果然有一帮人手里拿着纸扎的纸人纸马送葬的队伍。越走越近。很快到了对面,华剑主赶忙把车停住靠到一边,给人家让路。

  男女老少足足有一百来人抬着一口大棺材陆续从身边走了过去。这两个小孩一看都喜欢上纸人了。过去一个就说:“你这个给我玩玩行吗?”

  华剑主一看这两个家伙太讨厌了于是就说:别要了!!等着我给你们做一个。不许说话了啊~!

  两小孩说:你不许骗人啊我要红的还要绿的~~!我还要拿牛!!

  眼看着送葬的队伍就该过去了,后面最后一个人手里拿着两根引魂幡一个红的一个绿的。上面都写着字迹“不折老青”。

  华剑主一看心里就觉得奇怪了自言自语说:真没看见过这样式儿的引魂幡都应该是白的上面写着死者的名字幡引亡魂不迷途。这怎么变成不折老青了!!莫名其妙~!

  谁知道这话被拿幡子的听见了,回头说:你狗屁不懂!多简单啊不折老青!那就是发丧完了不死年轻的也不死死者的老伴儿!!你长点见识吧你~~!

  华剑主说:今天真别扭啊刚被老婆骂了。发丧的都瞧我不顺眼啊!真倒霉~!喂我说佛爷这样两张纸儿就能挡住死人啊?你说说佛爷是怎么看的!

  僧粲说:莫生气嘛~~!心生万法,人家认为有效果,也许就有效果。

  两个小孩说:他们都过去了,你开始给我做纸人吧!你不需耍赖皮~!

  华剑主说:那不行没有白纸也没有红纸做不了!!

  那小孩用手指着闻德光说:他有纸我看见过就在他的包袱里呢!!你不许耍赖!!

  闻德光说:我那个纸是写字用的都是白纸!没颜色不是拿来做纸人的!!

  小孩说:那你老婆有红纸我也看见过那个不是用来写字的。

  闻德光说:不许乱说!再说打你们!!别想了没有白纸也没红纸!都滚远点儿~!

  小孩哭着说:你欺负人宁可把纸都扔了也不给我们用,你欺负小孩儿。你不是好人~~!呜~~呜~!

  僧粲说:阿弥陀佛~~!万丈红尘啊~~!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啊~~!

  老和尚话音刚落,对面树林走出一个人来对着小孩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

  小孩杨曾念一看说:爹呀你怎么来了?我肚子疼啊!

  高晨松说:叔叔我也肚子疼啊。

  老和尚说:看来不折老青,的青的是你杨一清啊!用这么多人掩护你来煞费苦心啦。瓦岗的人对你如何呀?

  杨一清说:你认识我?

  老和尚说:岂止认识啊!你和姓张的那个叫张端的人交情莫逆,号称张端杨河。杨河就是杨一清我说的没错吧?瓦岗英雄!!

  杨一清往后退了一步说:你从哪打听来的?

  老和尚说:你下面是谁呀?

  杨一清说:李济贺辉啊!!

  老和尚说:安徽有座山就是我出家的庙宇。

  闻德光说:洗澡的这条堵河就是这里咱们靠边站过不去的那条河,也就是杨河了?

  僧粲说:然也~!

  闻德光赶紧追问说:翟让和高熲是一家了?

  僧粲说:然也!要不然天下太平翟让凭什么就立足瓦岗寨啊。不被剿灭总会有些门道的。

  杨一清又退了一步说: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老和尚说: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怀里有一包糖,那是红纸包裹的。

  杨一清下意识的一摸前胸说:你都看见了?

  闻德光说:厉害~!我可以作证他没看见。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从陈仓到了这里走了多大半天了从未离开这辆车。

  杨一清说:你又是谁?我可是接到了瓦岗弟兄的密报说我儿子在一辆车上。我秘密赶过来的,你们怎么知道的。

  齐召说:容易!我是大旗门的总令主。和你说话的就是大旗门的二当家。你该明白了吧?

  华剑主说:姐夫你也知道?

  齐召使了眼色那意思是等会告诉你,我再诈他!!看看他说什么。

  杨一清说:我听说大旗门的总令主叫齐召。不知来历,二当家的叫闻德光,三当家的叫华剑主!

  刚才和叫姐夫的就是华剑主我认识他!但是不认识你。

  华剑主说:我也认识你,你就是杨河经常和李济在一起的那个,但是我不知道你叫杨一清。原来杨河就是杨一清啊!!哈哈故人相见啊!你看怎么样啊我可是为了送你儿子而赶大车了!给多少钱谢谢我啊?

  齐召说;哎!这回该我问了你也认识他啊!原来这里的门道这么多啊··~!佛爷这还用去河南吗、?人家孩子他爹红纸包糖来接孩子了!

  僧粲说:孩子在这交给他就断了活路啦!你看身后吧·~!

  齐召往后一看尘土飞扬一彪人马卷地而来,为首的正是陈仓的副将安拓!

  

  

  Ps:书友们,我是海潮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鉴昆仑,鉴昆仑最新章节,鉴昆仑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