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一章了,但这一章却相当于平常两章的字数)

  此时,雷暴见自己爱护至极的这个弟弟被天狼所伤,虽説后者只是受了些xiǎo伤,但却依旧激起了雷暴的愤怒和护短心理。

  哪怕明知对方是只天狼而不是人,雷暴一样也是要其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

  “畜生,竟敢伤我鸣弟,看老子不宰了你!”眼中泛起冷芒,雷暴对着天狼怒喝了声后,便是挥舞起了他那杠明显与雷鸣一模一样的银枪。

  而随着他的挥舞,一股银色的雷属性印之气也是自他体内涌出,然后缭绕在了银枪之上,丝丝雷属性印之气就如同电弧一般,正随着雷暴的挥舞,而发出‘滋滋’的作响声!

  “日阶高级印技,迅雷刺!”

  双目一凝,枪锋也是随之陡然一转,双手一前一后握着银枪,随着雷暴口中的一声轻喝,他猛然动了,双手同一时间将银枪向前刺出,与此同时身形也是猛地向前冲去。

  在银枪那道道银色电弧的缭绕下,此时雷暴握着长枪向前冲着,就如同一道尖锐的银色闪电一般,直直的朝着天狼肆掠而去。

  “嗷!”

  看着雷暴朝着自己攻来,天狼顿时怒吼了声,那张大嘴也是陡然张了开,随之只瞧一抹火光闪现,下一刻,一股火焰便是轰然从它的口中涌出,在空气间形成一道火焰波动,带着异常炽热的温度,朝着那如闪电一般攻来的雷暴迎了上去。

  “哼,雕虫xiǎo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面对天狼喷吐而出的火焰波动,雷暴不闪不避,就这么双手握着银枪,依旧保持着之前的动作,仿若一道尖锐闪电般的直直朝火焰波动冲去。

  “轰!”

  只听一声轰鸣,可以见到,双手握着长枪仿若闪电般的雷暴,在这一时间,赫然与火焰波动相撞在了一起。

  两者相撞,没有丝毫悬念,雷暴握着长枪仿若闪电的身形,就如同尖锐的钢钻一般,锐不可当的直直钻入火焰波动之中,仅仅片刻,便是将这股火焰波动完全冲散。

  “畜生,若你只有这等手段,那就给我死来吧!”

  冲散了天狼所喷吐出的火焰波动,雷暴向前的身形也是顿了下来,围绕在银枪上的电弧,因为之前与天狼喷吐出的那火焰相互抵消,显然已是所剩无几!

  但对此雷暴却丝毫不在意,反而因为刚刚锐不可当的将火焰波动冲散,使得他此时战意大起,当即便是对着天狼大喝了声。

  而喝声落罢,他的右手也是顿时高抬起了银枪,将其在头上挥动、旋转了起来,丝丝银色印之气,形成道道电弧,随着雷暴的旋转,覆盖在了银枪之上,同时仿若形成了一圈密集的电流,正不断发出‘滋滋’的作响声。

  就在雷暴高抬着银枪,将其在头dǐng挥动旋转的同时,天狼看到自己喷吐出的火焰波动,竟然被对方冲散,那双硕大的瞳孔当中,顿时不禁闪现起一抹骇然,显然对于雷暴竟然能将它喷吐出的火焰波动轰散,而感到异常的难以置信!

  要知道,它此时可是处于天赋狂暴状态,浑身不管是实力,还是速度,亦或是力量,都要比之原来强了五倍以上。

  因此,此刻的它,哪怕是面对君印级中层的印师或印兽,都能与其一战!

  虽説不一定能胜利,但在一定时间内立于不败之地,还是能够做到的。而这等实力,显然已经算是无限接近君印级中层了。

  可就是由这等实力的它所喷吐出的火焰波动,竟然会被雷暴所冲散,这着实让它很是震惊。

  “给我死来吧!”

  就在天狼眼露骇然之色,心底满是震惊之时,正旋转着长枪的雷暴,一只脚猛然在地面一踏,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脚印后,整个人也是借着地面传到回来的反推力,腾身而起。

  也就是在他腾身而起的这瞬间,他手中本正挥舞的银色长枪,也是猛地一顿,随即被他双手握在了一起。

  同时,还可以看见,此时的那银色长枪枪尖之上,赫然覆盖起了一团密集的电弧。

  “月阶低级印技,雷芒所指!”

  下一刻,随着雷暴的一声低喝,那银色长枪枪尖也是随着他的控制,猛然指向了天狼。

  随即,可以看见那覆盖在枪尖之上的那一团电弧,在这一时间,猛然爆了开,但爆开的电弧却又于同一时间再度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道锋锐的电芒,以肉眼难以扑捉到的速度,从上至下,‘刷’的一声,顿时朝天狼疾射了过去。

  抬头看着那疾射而来的锋锐电芒,天狼那双瞳孔顿时不禁猛地一缩,随即可以看见,在天狼的这双瞳孔之中,显然流露出了一抹慌乱。

  因为,天狼知道,此时它就算再怎么努力要躲,也无法躲开眼前这,速度比之骇人之极的电芒。

  “嗷!”

  但就算如此,早已知晓施展狂暴天赋后,自己必死的天狼,对于此时的情况虽説惊慌,但却并未有丝毫恐惧。只瞧它当即怒吼了声,顿时间,一股火红印之气猛地从它庞大的身躯中爆发而出,随即汇聚于它的身前,形成了一面虚幻的火红色气墙,而在气墙之上,赫然有着一个硕大且看起来颇为狰狞的火红狼头。

  天狼盾,这乃是天狼众多天赋技能之一。

  而天狼盾,这是一种类似于人类的防御印技,其防御力,丝毫不比一门月阶低级的防御印技差多少。

  但由于此时的这天狼盾,乃是这只天狼仓促凝聚而成,因此其光泽看起来颇有些黯淡,威势也是因此会xiǎo很多,估计此时这天狼所施展出的天狼盾,连最强时候的七成威势都不到。

  也正是因为这,面对雷暴那不仅速度骇人,就连威势也锐不可当的电芒,仅仅是抵挡了片刻,这面刚刚才凝聚而成的天狼盾,便是被洞穿,化为星星diǎndiǎn的火红能量,消散于虚空当中。

  而天狼盾抵挡得这片刻,也是足够让天狼逃脱了,只瞧在雷暴施展出的电芒刚刚洞穿天狼盾时,天狼的身形,便已是闪躲到了十数米之外。

  至于那道电芒,则是直线向前,就这样直直的轰击在了后方石壁之上,洞穿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xiǎo洞。

  强横的威势,使得这面石壁在触碰到电芒时,都是不禁为之一抖!

  “嘶!”

  感受到洞穿石壁的那道电芒威势,不远处的南振东以及早已站起身,但左臂却只剩下一条血淋淋衣袖的火云枫,都是不禁为之倒吸了口凉气,脸上也是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同时,两人看向雷暴的目光,也是于一时间,都是不禁变了。

  本来以为雷暴的实力或许强,但至多也就比他们略强一些,可现在看来,雷暴的实力,怕早已远远超越了他们,并且和一名君印级中层印师,或许都差不了多少。

  “呼……不愧是十八年前在七国大比上,取得青年组第八的人物!”想到这,南振东和火云枫的心底都是不禁悠悠一叹,旋即目光又不禁转向了一旁,那正在观战的雷鸣身上。

  当年七国大比,雷暴是第八,而这雷鸣,则是第九。雷暴变得如此强悍,想来这雷鸣,估计也是差不了多少。

  想到这,南振东和火云枫的面色都是不禁露出一抹无奈,看向不远处那山洞,皆是不住的摇了摇头。

  雷鸣与雷暴竟然有着如此强悍如斯的实力,相信等等进入强者遗迹,里面的东西估计大多都得被其二人所占。而他们,估计只能拿到一xiǎo部分了。

  对此,南振东和火云枫都是不禁面露苦色,暗想若是之前他们事先将天狼解决,估计早就进入遗迹,拿走全部东西了。

  哪还会有雷鸣和雷暴的份?

  但可惜,之前天狼没施展狂暴时,他们没有一鼓作气,错失了一个最好的良机。

  “唉。”心头一叹,两人相视了眼,皆是能看到对方眼中那浓浓的苦笑之意。

  “好个聪明的畜生,竟然会懂得用这般巧妙的方法,来躲过我的攻击!”

  就在南振东和火云枫苦叹之际,雷暴见天狼竟然懂得先施展出天狼盾,用其挡住电芒片刻,然后自身远远逃开这等巧妙的方法,顿时不由让他赞叹了声,但很快他的语气却又冷了下来:“不过,你能躲过一道攻击,那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你能躲过吗?”

  就在雷暴这冷出带着一丝轻蔑语气的话刚刚落下之际,他的双眼陡然喷发出一抹精茫,一股银色印之气也是猛然自其丹田当中流转而出,顷刻间便是顺着经脉,汇聚到了他手中的银色长枪之上。

  “嗡!”

  被雷暴这股强横中带着一丝锐利之意的雷属性印之气所汇聚,这杆只有九阶的银色长枪,顿时不禁颤了颤,发出了一阵‘嗡嗡’的声响,如同在哀鸣一般。

  显然,雷暴此时汇聚出的这等强横雷属性印之气,着实是让这杆九阶的银色长枪,有些难以承受。

  身为九阶武器,银色长枪已经算是众多兵器中的佼佼者了,但它所能承载的印之气精纯度和强横力,也是有着一个极限的。

  而此时雷暴的印之气,汇聚于这杆银色长枪之上,显然已是让它近乎达致了极限,因此才会出现颤抖和仿若哀鸣的发出响声的异常!

  对此,雷暴明显是知道的,但他却又无可奈何。

  因为九阶武器,已经是他在天雷帝国的地位,有资格拿到的最好武器了。想要拿到更好的武器,显然不是他现在的地位及实力所能做到的。

  虽然因为十八年前的佳绩,使得他和雷鸣二人在天雷帝国都被授予重职,并且掌握着不xiǎo的实权。但就算是如此,想要拿到比他手中这九阶银色长枪更好的武器,依旧是做不到的。

  毕竟九阶武器之上,那便是锐器了。这等武器,已是能够引起那些王印级强者之物,其价值之高,自是不用多説。

  而若是只因为价值高,那雷暴还有办法能搞到一把。毕竟有着君印级的实力,想要收拢财富,是很快的一件事。

  但真正让他为难的,乃是这等武器的数量,极其之少!

  在整个天雷帝国当中,除却那些被人藏着的,摆在明面上的只有二十多把,而其中大多数,都已被天雷帝国中的那些个王印级实力之上的强者所占用,只剩下少数的几把是无人占用的。

  但这几把,虽无人占用,但却在天雷帝国皇室以及天雷帝国中的两名大师级铸器师手上。

  因此,他雷暴想要得到一把锐器,只能从这三者手中弄到。

  但如此稀少的宝贵之物,三者如何会愿意出售亦或是赠给他?

  既然不给了,那雷暴想要获得锐器自然是没有办法了。

  説到这,或许会有人觉得疑惑。

  从三者拿不到,那雷暴也可以去抢嘛。

  抢,雷暴并非没想过,但一想到这三者各自所具备实力,顿时便不禁打消了这种念头。

  三者中,天雷帝国皇室的实力自然不用多説,开玩笑,要让他雷暴去抢它,不説抢不抢得到,就算抢到了,雷暴也不敢用啊!

  毕竟雷暴可是皇室的下属,若他使用了皇室的东西,皇室哪能查不到?

  一查到,那他着实就算完了。

  天雷帝国皇室的实力,可不是他一个君印级印师所能招惹得起的。

  而除却天雷帝国皇室,另外两名大师级铸器师,雷暴也是万万不敢去抢的。

  身为大师级铸器师,这两人身份之尊贵,可想而知。

  若只是拥有这等尊贵身份,那雷暴倒也不怕,依旧是有胆子敢去抢他们的锐器,但真正让他为之却步的,乃是这两名大师级铸器师,都拥有着王印级的实力!

  要他一个君印级印师去抢王印级印师,如何能做得到?

  因此,才会使得雷暴尽管拥有威慑一方的实力,但却依旧无法得到一把锐器!

  一开始,雷暴对于锐器倒也不是非常想要,因为那时他的银色长枪,还是能轻易承受住他的力量与印之气的,但随着他实力的提升,却是让他发现,他那九阶的银色长枪,是越来越不好用。

  每次一汇聚稍微过量一diǎn印之气,便会使得其发出异常的声音。

  这等现状,若是一直持续下去,相信要不了多久,银色长枪便会因无法承受雷暴的印之气,而为之报废!

  对于这,雷暴着实是无奈至极。同时也不禁有些担忧。

  因为他若是少了银色长枪,那他本身的实力至少会降低一个层次,这样一来,定然会让他的那些敌人不免蠢蠢欲动!

  能够成为一名君印级印师,对于雷暴和雷鸣两兄弟来説,着实是费尽了努力,并且得罪了无数人才成为的。

  而若是雷暴少了武器,使得实力大降,让那些本来碍于两人实力的各方仇人来寻仇,相信二人也是难以抵挡的。

  毕竟他们得罪的仇人,大多都是不弱的存在。若是联合起来,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而就算不联合,只是那么几家来寻仇,也是要两人竭力才能抵挡。

  而若是雷暴实力大降,这样一来,那他与雷鸣,着实便难以抵挡几家仇人一起寻来,这对于他们来説,无疑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

  而这,显然是雷暴极为不想看见的,这也使得他对于一把真正的锐器,极为的渴望。

  也是因此,此次听説在圣火帝国与镇南帝国的交界,天狼平原之中,竟然发现了强者遗迹,他立即便是向皇室请缨,要来这强者遗迹。

  强者遗迹,往往是珍惜宝贝聚集的地方,其中不乏锐器。甚至一些生前实力强大的印师,留下的説不定还会有灵器甚至更高级的武器。

  对于锐器都极其渴望的他,听到有强者遗迹出现,自然是不愿放过这等机会。所以,才会立即去向皇室请缨,要来这遗迹!

  而天雷帝国对于雷暴的请缨,自然想也没想,便是欣然应允。有人想要探查这刚刚才有传闻,极其不确定的强者遗迹之事,他们自然是极其愿意!

  毕竟这只是传言,谁知道遗迹是真是假,若是假的,那岂不是白跑一趟?

  而就算是真的,也不见得里面有会有什么特别好的东西。

  因为强者的遗迹,也是有分等级的。这种等级乃是按留下遗迹的强者,生前实力来定的。

  而出现的大多遗迹,基本都是由王印级印师所留下的。

  一名王印级印师留下的遗迹,对于天雷帝国皇室这等势力来説,根本没有什么诱惑力。

  毕竟对于王印级印师,活生生的他们帝国中,都有着一些,这等实力印师的身家,他们是知道的,虽説会有一diǎn好东西,但其价值对于皇室来説,一般都不会具有太大的诱惑力。

  正是因此,使得皇室对于这种传言得知的强者遗迹,一般都秉持着怀疑态度,但却也都会派人前去,目的便是查探是何等强者所留下的遗迹。

  而这种事,其实就跟跑腿没什么差别。

  眼前有人愿意当这个跑腿的,天雷帝国皇室自然是巴不得,所以才会直接便欣然应允!

  得到天雷帝国皇室的应允,雷暴自然是立即便带上了他的弟弟雷鸣一同前来了这里,由于过于渴望锐器,使得雷暴赶路的速度极快,这才使得在南振东和火云枫刚到还不足一个时辰时间,他们便也赶到了这里。

  ……

  对于手中银色长枪发出的那‘嗡嗡’,仿若在哀鸣般的声音,雷暴听得着实无可奈何,自然是只能将其无视,然后带着汇入印之气的银色长枪,当即便是流利的挥舞起来。

  而随着银色长枪的挥舞,可以看见一diǎn一diǎn的电芒显现,片刻后,便是能看见,这本来只是偶有一diǎn一diǎn电芒显现的虚空,竟然是被雷暴引用银色长枪,编织出了一道电网,猛地朝天狼极掠而去。

  “嗷!”

  见到电网袭来,天狼当即便是喷吐出一道火焰波动,明显是很想将这电网击散,但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它那双瞳孔不免露出失望之色。

  只见它所喷吐出的火焰波动,在与电网相撞的第一时间,便是被电网消融了个干净,然后电网便继续朝着他掠去。

  这着实让天狼不由大急,哪怕知道自己的火焰波动对电网起不到作用,但它却也一个劲的狂喷。

  而趁着喷吐火焰波动的同时,它的身形也是连忙朝一旁闪去。

  显然,它这是想用与之前躲过雷暴那电芒类似的方法,再来躲过眼前这电网。

  熟知此时状况的雷暴,如何会让天狼就这样躲过电网?

  只瞧他冷笑了声,随即右手也是猛地握起银色长枪,一个横挥扫荡出一股银色印之气,转瞬间,便是化作一股银色电流,朝着天狼所退的位置,轰袭了过去。

  看到这股轰袭而来的银色电流,天狼被迫无奈的只能闪回了之前的位置,而这一闪回,无疑也是让那击散一道道火焰波动的电网,落了下来,就这么直直的覆盖在它的身上。

  “嗤嗤……”

  “嗷!”随着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电网罩在天狼身上,那围绕的电流,直接便是在天狼身上划来划去,其间锋锐,直接便是在天狼身上留下了数道长长的伤痕。

  被划出这些长长的伤痕,着实让天狼大感吃痛,痛得不禁都是狼嗷出了声。

  同时,它也是拼命的开始挣扎了起来,想要挣脱着电网,但电网的牢固,却远远超乎了它的想象,任凭它如何挣扎,都是难以将电网挣扎开。

  不过电网没挣扎开,但却也被它的挣扎,弄得微微黯淡了些。

  由于这电网完全是由雷暴的印之气所编织,因此固然牢固,但能持续的时间却并不久,估计最多五分钟,便会散尽。

  而在天狼这一番挣扎后,这电网显然连三分钟,甚至于一两分钟,都是不一定能维持了。

  看到这一幕,着实是让天狼那本来泛着黯淡,满是绝望之色的瞳孔,顿时不禁露出一抹希望,浑身开始竭力的挣扎起来。

  看着那越发黯淡下来的电网,雷暴不禁邹了邹眉,但很快他却又冷笑了声,对天狼説道:“哼,想要逃是吗?你以为我会给你这机会吗?”

  随着最后一个字眼的落下,雷暴那双眼眸当中,顿时喷发出一抹精茫,整个人浑身一振,挥舞起手中银色长枪,便是朝被电网困住的天狼直刺而去。

  “嗷!”

  正疯狂挣扎着电网的天狼,看到雷暴握着银色长枪远远刺来,瞳孔颜色顿时一变,本就疯狂的挣扎,立即被它变成了拼命的挣扎。

  企图能在雷暴银色长枪刺来之前,脱离这电网的束缚。

  可惜,电网被他的挣扎弄得虽然黯淡,但却依旧困着它,任凭他如何挣扎,一时间内都是无法从电网中挣扎而出。

  而就是在这等情况之下,雷暴也是握着银色长枪袭至。

  一枪,没有丝毫悬念的,直接刺入了天狼的身体。

  “死!”

  重重的喝出一个字眼,雷暴体内顿时涌出一股银色印之气,猛然汇入银色长枪当中,于枪尖爆了开,将天狼庞大的身躯,直接炸开了一大块,猩红的鲜血也是于一时间四溅而来。

  “啪!”

  随着一声倾向,天狼那只剩下一节的尸体,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一颗颜色虽显黯淡,但体身却充斥着暴虐气息的火红色印晶,也是与此同时从天狼这节尸体中滚落而出,落在了地上。

  “呼……”长长的呼了口气,拿起地上的那颗火红色印晶,雷暴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笑容。将一只如此强横的天狼斩杀,着实让他心情也是颇有些愉悦。

  “哥,你没事吧?”就在这时,不远处那一直在观战的雷鸣以及南振东和火云枫,见到天狼被雷暴轰杀,顿时都是走上前,而雷鸣看了眼雷暴浑身上下并未有什么伤势后,微微松了口气的同时,还是不禁问了声。

  “呵,你也太看不起你哥我了。区区一只天狼,岂能让我有事?”轻笑了声,雷暴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傲然。

  “呵呵,那看来是我瞎担心了。”笑了笑,似是想到什么,雷鸣的目光忽然转向不远处,那洞口覆盖着一层结界的山洞,旋即説道:“哥,这山洞应该就是我们要找得那强者遗迹了。不过这洞口的那层结界,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好对付。”

  “不好对付也要对付,此番前来,我绝不想空着手回去!”看了眼不远处的山洞,雷暴目光忽然转向一旁那,之前跟着他和雷鸣一起来的天雷帝国之人,命令道:“你们几个,给我去试试那结界!”

  “是,将军。”闻言,这几人皆是不敢怠慢,diǎn了diǎn头后,便是纷纷走向了山洞的洞口。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圣印至尊,圣印至尊最新章节,圣印至尊 节点2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