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一十三章 生死签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故意把“亲手”两个字咬得很重,意在暗示常楚楚,果然常楚楚心头一动,忽觉衣服上有了动静,目光下斜,就见一片树叶如同壁虎一般,贴着他的衣物就爬了上来,由于速度慢没有声响,而朱砂痣还畏缩在常楚楚的身后,所以根本没有察觉,还大声叫道:“清凉侯,你别逼我,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

  话音未落,已经爬到常楚楚胸脯的树叶忽然间变得快若流星,由于距离太近,朱砂痣根本就没有反应时间,就听一声惨叫,手背上的经络就被树叶尽数切断。

  常楚楚已经做好了准备,趁着朱砂痣手软的机会,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过身来,将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两人配合默契,一连串动作完成于转瞬之间,一气呵成,直到此刻,朱砂痣看了看常楚楚,又看了看胸前的剑,眼神中尽是疑惑,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你们都是骗子!”人就倒了下去。

  常楚楚的眼泪就流了下来,自从他不再恨姜小白以后,这个人就是她心里最恨的人,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因为是他当着姜小白的面玷污了她,虽然没有失贞,但总是有了瑕疵,让他在姜小白的面前永远都骄傲不起来,这是她心里永远的痛,让她经常从恶梦中醒来。此人不死,她这辈子都不会安生,此仇不共戴天。

  姜小白就走了过来,道:“你没事吧?”

  常楚楚泪眼模糊,道:“谢谢你让我报了仇!”

  姜小白笑道:“谢我干什么呢?人是你自己杀的,跟我又没有关系。”

  常楚楚道:“你别安慰我了,不是你我连自己都救不了。”

  姜小白道:“现在高兴了吧!”

  常楚楚含泪点了下头。

  姜小白笑了笑,就望向了罗汉阵,七国总盟的人见盟主已经杀了朱砂痣,群情振奋,越转越快,阵中的金斗修士已经不多了,只剩下十多个了,只觉漫天的刀光剑影压得他们连气也透不过,顾此失彼,如同是快刀下的乱麻,一会功夫,就被尽数斩杀。

  待最后一个金斗修士倒地,七国总盟的人便知道,盟主没有骗他们,他们真的赢了,他们真的可以活着走出无生海了。人群顿时就沸腾了,连剑也扔了,张臂欢呼,奔走拥抱,很多早已泪流满面,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常楚楚含泪望着常于欢,叫道:“爹,我们赢了!”

  常于欢喜得眼泪又落了下来,连忙点头道:“赢了就好,赢了就好,爹爹等你一起回家。”

  从小到大,常楚楚从来都没有见到父亲落泪过,但为了她,现在却是三番五次落泪,真的是父爱如山,山也有泪。

  韩一霸也是与有荣焉,喜道:“不愧是我中夏帝国的清凉侯,绝世无双啊!”转头又看着天刹道:“咦,天刹公主,看你半天没有声音,我以为谁把你的嘴给捂起来了,我还在想,是谁那么大胆,连公主的嘴也敢捂,不想活了?敢情是公主自愿的啊!我这个老匹夫就感到奇怪了,公主声音甜美,如同黄莺出谷,就算是冷嘲热讽,听着也如同唱歌一般,令人身心愉悦,现在回想起来仍在耳旁萦绕,历历在目,如果就这样不说话了,实在是太可惜了!现在台下大局已定,难道公主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天刹铁青着一张脸,恨得咬牙切齿,却愣是没憋出一句话来。

  韩一霸就哈哈笑了起来。

  待人群欢呼过后,姜小白便道:“布休,把人点一下!”

  布休点了下头,便把人都集中起来,横竖都整整齐齐地站好,一会功夫,人数就出来了,连同姜小白,一共还剩下一百一十一人。

  听到这个数字,众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了,也就是说他们还不能全部活着离岛,还要留下来十个人,会是谁呢?会不会是自己呢?心一下就揪紧了。

  姜小白也感到意外,原以为一百二十二个白斗修士堵截一百个金斗修士,怎么也得死上二三十人,那一百个名额也就绰绰有余了。没想到除了刚开始死了几人外,待到风言出手后,基本再无伤亡,把那些金斗修士碾压得毫无还手之力,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常于欢刚刚落下的心这时又悬到嗓眼里。

  台上的人原以为台下大局已定,都准备收拾离开了,没想到台下又发生这样的变故,忍不住又把目光聚集了过来。

  布休脸上也是为难之色,道:“盟主,你说这可如何是好啊?总不能再让兄弟们自相残杀吧?”

  姜小白没有理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忽又睁开眼睛,看着众人大声道:“可有人自愿退出?”

  众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人吭声,甚至都不敢直视姜小白目光,生怕引起姜小白的注意。

  姜小白叹道:“我知道我是在白问。我曾经答应过大家,要把所有人都活着带离无生海,但是,天不遂人愿,我姜小白终究能力有限,无力抗天,令大家失望了,我愧对各位兄弟。”

  布休道:“盟主,兄弟们又不是瞎子,这怎么能怪你呢?事情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无论是打是杀,兄弟们对盟主也不会有一句怨言的。如果没有盟主,他们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谈活着离开无生海了,现在能留下一具全尸,也比被人家吃掉强上百倍。”

  姜小白道:“兄弟们聚在一起也有一年了,风雨同舟一路走来,朝夕相处也有了感情,这也是一种缘分。但正如布休所说,事情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们就要面对,该走的还得走,该留下的还得留,我不想见到兄弟们为了夺剑而反目成仇,像狗抢骨头一样而泯灭良心,为了给彼此都留点尊严,我看还是抽生死签吧,一切就看天意了。”

  众人均惊:生死签?

  许久,布休点头道:“这样也好,就把我们的生死交给上天来决定吧!”

  众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

  姜小白道:“布休,你去找根木头过来!”

  布休应了一声,转身就去找木头,刚走了两步,又转过头来,道:“盟主,你不会趁我找木头的时候偷偷溜了吧?”

  姜小白道:“既然你不放心,你就留下来,我让别人去。”

  布休嘿嘿一笑,道:“我跟你开玩笑呢!以我跟盟主的感情,就算盟主把常姑娘溜了也不会把我布休溜了,盟主你说是吧?”

  不等姜小白回话,就小跑着走了。四周张望一番,海边到处空空荡荡,就高台边放着几根木头,大概是搭高台时多余出来的。布休便挑了一根碗口粗的木棍,扛着跑了回来,竖着放在了姜小白的面前。

  由于地上到处躺着金斗修士的尸体,姜小白便让人在他面前腾出一块空地,然后拔出素兰剑,对着木头刷刷两剑,木头就被截成三段。中间一段被他挑向空中,剑花一抖,众人只觉眼前一阵缭乱,就听木头咝咝作响,转眼功夫,木头就变成了一根根细长的木签落了下来,长约两尺,粗细均匀。

  姜小白让人数出一百一十一根木签,剩余木料全部扔进了无生海。然后又把人集中在他的前面,离他一丈有余,转过头去,全部背对着他,其中也包括风言和常楚楚,这样大家才会觉得公平。

  姜小白又挑出十一根木签,用剑截去一半,然后又混在长木签中,抓起一把就朝众人身后的空地上撒了出去,速度极快,如同离弦之箭,毕竟他会拈花指功,对于木属性的东西控制得心应手,那些木签就如同雨点一般,均匀地插进了沙土里,而露出地面的部分如同用尺量过一般,高度一致,根本就看不出长短。

  连续撒了几把,一百一十一根木签就全部插完了,姜小白便道:“都转过来吧!”

  众人转过身来,看着一地的木签,个个神情凝重,因为这是决定他们生死的东西。

  姜小白又道:“你们面前一共插着一百一十一根木签,其中有十一根短的,短的只有长的一半,你们一人抽一根,抽到长的就可以拿着荧磁剑活着离岛,抽到短的,后果也不用我说了,听天由命吧。为了公平起见,你们先抽,剩下最后一根是我的。”

  此言一出,不但七国总盟的人感到震惊,连高台上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清凉侯自己也会参与抽生死签,以他现在的威信,就算理直气壮地走出无生海,想必也是没人敢阻拦的。

  布休急道:“盟主,怎么能让你来抽签呢?你这不是打兄弟们的脸吗?没有盟主,我们连一把荧磁剑都夺不到,盟主对我们有再造之恩,不要说带走一把荧磁剑,哪怕盟主把所有的荧磁剑都带走,那也是理所应当的。”

  众人连声附和,纷纷点头称是。

  姜小白道:“布休你错了,七国总盟能走到今天,靠的是大家齐心协力,如果没有大家,我姜小白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一个人也是走不到今天的。况且,我曾经答应过大家,要把所有人都活着带离无生海,可是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我姜小白无能为力,已经失信于大家,心中愧疚难耐,如果再让我理直气壮地走出无生海,名不正言不顺,苟且逃生,这辈子我都会抬不起头来。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乃是中夏帝国的清凉侯,我的言行关系着国家的颜面,我能丢得起这个脸,我的国家丢不起。我传承的是祖先的荣耀,就算是死,也必须是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祖先的英名我必须誓死捍卫,绝不允许任何人玷污它,亵渎它,也包括我自己。”

  韩一霸拍手叫道:“清凉侯说得好,虽然同样是侯,本侯不如你!”

  七国总盟的人也被姜小白给感染了,个个热血沸腾,心里均想着,盟主都来抽生死签了,那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布休抿了下嘴,抱拳道:“盟主高义,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论今天是死是活,做人还是做鬼,今生或者来世,我布休愿永远追随盟主!”

  人群就跟着拱手叫道:“愿永远追随盟主!”

  声浪滔天,闻者无不动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