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一十四章 生死签(2)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姜小白抱拳道:“承蒙兄弟们抬爱。今天不管是生是死,我们都是兄弟,活着的人要缅怀死去的人,死去的人要祝福活着的人,有些东西比生死更重要,那就是情义!不论你们未来身处何处,我都希望你们能够记住,我们曾经风雨同舟过。我相信你们,希望你们不要令我失望。”顿了下,又道:“布休,你来抽第一支签!”

  布休就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啊?”

  姜小白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布休咽了口口水,道:“盟主都不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就走了出来,望着一地的木签就有些手足无措,他感觉在岛上呆了一年也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过,看看这根又瞧瞧那根,不停地吞咽口水,额头就有细汗渗出,迟迟不敢下手,忽然抬头道:“盟主,能不能给点提示?”

  姜小白道:“实话告诉你,我都记不清哪根长哪根短了,又如何提示你?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痛快点。”

  布休咬牙道:“求人不如求祖宗!”转身朝着长象国的方向就跪了下去,伏地三拜,同时嘴中说道:“祖宗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布休,只要布休活着,也可以传承祖先的荣耀,给家族增光,求祖宗不要放弃我啊!”

  原以为求过祖宗以后就可以信心满满,没想到起身后对祖宗还是不放心,还是瞧瞧这根看看那根,觉得这根是长的,可是准备下手的时候,又觉得不像,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煎熬过。

  姜小白就些看不下去了,道:“风言,你出来帮布休选一根,等他选完,天都黑了。”

  风言就走了出来,反正不是自己的签,所以没有一点压力,随便挑了一根就准备把它拔上来,没想到布休一把拉住了他,急道:“风言,我告诉你,你要真敢拔出来,长的才能算我的,短的只能算你的。”

  姜小白道:“布休,你有完没完?就你这点出息还想三生三世都要追随我?”

  布休嘿嘿一笑,道:“盟主不要着急,现在就好。”指着一根木签,道:“喏,就这根,不管是长是短,就这根了!”弯腰就去拔签,可当他的手快要碰到木签的时候,又觉得不像,又换到边上那根,还是不像,又换了一根,还是不像,抬头见姜小白的脸色都变了,硬着头皮又回到原先那根,咬牙开拔,虽然只是一根木签,但在别人眼里,他仿佛在拔一根木桩,几乎用了吃奶的力气,同时嘴里不停念道:“长长长长长长长……”

  也不知拔了多久,细长的木签终于被他拔出来了,是根长签。布休顿时就跳了起来,欣喜若狂,挥着木签朝着姜小白道:“盟主你看,是根长签,我布休命不该绝,祖宗保佑啊!天哪,我马上就可以回家了,盟主,我会感谢你一辈子的。”

  姜小白淡淡道:“抽到长签的,到我这边来,带剑站到桥头上,不是带荧磁剑,是带你原来的配剑。”

  布休当然知道他的用意,怕抽到死签的不甘心,夺剑冲桥,但仍是撇了下嘴,道:“盟主真是不解风情,也不为我高兴一下,多么高兴的事啊。”

  姜小白道:“你抽到生签,我为你高兴,那别的兄弟抽到死签,我是不是还得哭一头啊?”

  布休想想也是,便不再言语,随手从地上捡了一把剑,就去了桥头,心里却是欢喜无比。

  姜小白又道:“下一个!下一个就不要自己拔签了,速度太慢,你们想好了再站出来,指着哪根就是哪根,让风言拔。”

  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天也没人站出来。

  姜小白道:“有那么害怕吗?”

  娘娘腔这时冷哼一声,就站了出来,边道:“你们这群大老爷们真没劲,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什么好怕的。”就指着一根木签,朝着风言道:“小言哪,就这根了,我现在眼睛闭上了,你拔上来以后就告诉我是生还是死就行了,不要说第二个字,第二个字我也听不到了。”说完果然把眼睛闭得死死的。

  风言笑了笑,伸手就把那根签拔了上来,道:“生!”

  娘娘腔猛地睁开眼睛,见风言手里拿的确实是长签,顿时就笑了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用兰花指捏过风言手里的木签,喜道:“我也活了,我也活了……”就朝布休冲了过去,叫道:“小布你看,我跟你一样,我也可以活着出去了,我们俩人还真是有缘哪,我们拥抱一下吧!”

  布休冷脸道:“滚!你最好离我远一点,要不然就算你抽到了长签,我一样让你出不了无生海。多么好的心情,一下就被你给破坏了,手里还拿着一根搅屎棍,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搅屎棍似的。”

  娘娘腔嘟嘴娇哼一声,道:“你真是不解风情!”

  七国总盟的人见连出两根生签,就有些活跃了,生怕出来的迟了,生签都被人拔完了似的,连续出来七八人,由于心中早已有了选择,生死签抽起来就快了,又是连出六根生签,只到第九个人,终于抽出了一根死签。抽到生签的人无不欢天喜地,拍手相庆,待死签出来后,看到那人如同雷击一般,呆若木鸡,面如死灰,毕竟也是相处了一年,心中均觉不忍,桥头那些抽中生签的也顿时安静下来,一脸肃穆。

  姜小白心里也是难受,叹道:“天命难违!下一个吧!”

  这样抽生死签,几乎跟古罗马军团的十一抽杀律如出一辙,只不过古罗马军团这么做是为了惩戒士兵,而他们只是单纯地为了活着,但不论是抽签的人还是围观的人,一样都绷紧了神经,就连高台的人也是如此。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激荡人心的死亡游戏,虽然没有狩猎大会血腥,却比狩猎大会更加地扣人心弦,紧紧地盯着抽签现场,随着他们一起心跳,有人希望短签早出,有人希望短签晚出,各有心思。

  “但愿最后一根是短签,看你到时怎么收场?”天刹咬牙想着。

  台下又开始抽签了,一个接着一个,有抽中生的,有抽中死的,但抽中死的终究是少数,而抽中生签的那些人,心中怜悯抽中死签的人,也没有第一波抽中生签的人那么高兴了,最起码脸上没有再表达出来,都是默默地走向了桥头。

  孟得刚也抽中了长签,心头一阵唏嘘,想到一年前上岛之前,清凉侯问他,孟得刚,可有兴趣跟随本侯?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但这句话依然历历在目。真的是一念生,一念死,就那么一个稍纵即逝的念头,让他却活了下来,虽然心里感恩清凉侯,但也不得不感谢自己有眼光,而道郡来的其他人,除了常楚楚,都已经死光了。

  时间过得很快,残阳如血,映着众人肃穆的表情,愈发悲凉。现场只剩下九根生死签了,不过死签已经抽出来十根了,也就是说,在这九根生死签里只剩下一根死签了。本来留到最后的都是胆小之人,越到最后他们越是谨慎,虽然只有一根死签,却也迟迟不敢下手,多等一分就是多一分希望,万一自己出手,抽中了死签,那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常楚楚见他们迟迟不愿动手,便走了出来,道:“那我来抽吧!”

  风言道:“常姑娘看中了哪根?”

  常楚楚道:“我自己抽行吗?”

  风言叹道:“随便!反正我也不想抽了,好像每个人的生死都是我来决定似的,让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啊!”

  常楚楚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平静,同样紧张的,当然是常于欢了,特地向前走了两步,伸张了脖子,喘着粗气,心都快从嗓眼里跳出来了。

  常楚楚心如鹿撞,咬了咬牙,硬着头皮挑了一根木签就拔了出来,结果就傻眼了,是根短签。

  常于欢两眼一黑,只觉天旋地转,长剑拄地,才不致跌倒。

  七国总盟剩下那几人见最后一根死签抽出来了,心里那个高兴啊,但边上站着的都是抽中死签的人,所以脸上也不敢表露,生怕把他们刺激到了,要跟他们拼命。几人连签也不抽了,故意带着一脸悲伤就走向了桥头。

  常楚楚依旧死死地盯着手中的短签,半晌都缓不过神来,没想到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最后竟死在这一根小小木签上,实在是太不甘心了,还想着回去跟父母团聚,没事再去清凉城逛逛,现在看来,一切皆为泡影。

  姜小白缓缓走了过来,从他手里接过短签,叹道:“你怎么这么背?”

  常楚楚苦笑一声,道:“或许这就命吧!”

  另外抽中短签的十个人一直围在一起交头接耳,这时纷纷拔剑出鞘,就在常楚楚的身后,常楚楚吓了一跳,连忙跳过签阵,跟姜小白站在了一起。

  桥头上的人见这边生了变故,纷纷围了过来,站在姜小白的身后,均拔剑出鞘。

  姜小白看着那十个人,冷冷道:“你们想干什么?我知道你们心里不甘心,但这是天意,这就是命,谁也救不了你们。我之所以让你们抽生死签,就是不想看到兄弟们反目成仇,自相残杀,就算是死,也想让你们带着尊严,我虽然对你们心怀愧疚,但我也是无能为力,你们这样做,只会让我感到失望。”

  领头的是血兰国的修士,名阮思名,这时冷笑一声,道:“盟主,我们也不想干什么,既然愿赌,就要服输,我们也不是输不起的人,但前提是,赌局必须要公平。地上还有八根生死签没有抽出来,如果这八根确实都是长的,我们无话可说。”

  姜小白道:“你怀疑我在作弊?”

  阮思名道:“我们只想死得瞑目!”

  换作是谁,心里都有些怀疑,这个清凉侯又不傻,明明可以活着出海,偏要来参与抽生死签,看他脸上毫无紧张之色,定然是胸有成竹,说不定这里面根本就不止十一根死签,毕竟所有的木签都是他一个人插的,等到十一根死签全部抽出来了,剩下的也就不用再抽了,而他和风言等到最后,永远都立于不败之地。

  姜小白点点头道:“既然你们不相信,剩下的八根签就自己拔出来看看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