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一十七章 没文化!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07 源网站:节点3
  第117章没文化!

  常楚楚坐在不远处的地上,仍然被封住了修为,口不能言,只剩下眼泪不停流淌,常于欢就坐在边上守着。

  花紫紫便走了过去,常于欢慌忙起身行礼。花紫紫道:“常郡主,要不你带着常姑娘先回中夏国吧!”

  常于欢也是着急,看着楚楚不停流泪,眼睛都快哭瞎了,可他又不敢解开她的修为,生怕她又疯了一般向岛上跑去。但仍是有些迟疑,道:“可是仙子,他们不是明天才能回国吗?”

  韩一霸接口道:“仙子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哪那么多话?”

  常于欢忙抱拳道:“多谢仙子!多谢侯爷!”说完一刻也不愿停愿,抱起常楚楚就跳上龙麟马,顶着月色,绝尘而去。

  海边搭了不少营帐,都是为这些幸存者准备的,花紫紫见这些人不愿吃饭,便让人把酒席撤了,让他们早些休息。

  这些人却没有一个人回去休息,全部坐到了海边,望着无生岛怔怔发呆,动也不动,如同月光下的雕塑。许久,就听布休叹道:“也不知盟主现在怎么样了?离别才知相思苦,好怀念小山上的时光啊,虽然很艰苦,很彷徨,但有盟主在,感觉就是天塌下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现在盟主不在身边,我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如同被掏空了一般,什么都没有了。”

  孟得刚叹道:“谁说不是呢?如果没有盟主,我们这些人早就变成月光下的一座座孤坟,连坐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布休道:“你还想有坟?早就变成屎了!只恨我们修为太低了,要不然拼死我也要把盟主救出来。”

  孟得刚道:“我感觉盟主不会死!”

  布休精神一振,道:“为何?”

  孟得刚道:“没有为何,就是直觉!我的直觉很灵敏,刚开始报狩猎大会的名单时,我就感觉我会被我们城主报上来,结果我就来了。上岛之前,盟主问我,可愿追随他,当时他只有两个人,而我们有一百多个人,我当时就感觉跟着他能活下来,结果你也看到了。直觉告诉我,盟主不会死。”

  布休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喜道:“孟兄,你跟我想得一模一样,我也感觉盟主不会死,他就像神一样,神怎么可能会死?”

  所有人听着都是精神一振,终于找到了盟主能够活下去的理由,虽然这个理由非常不靠谱,就是一个感觉,但有总比没有好。

  花紫紫回到营帐,夜已经很深了,刚准备休息,雨裳却道:“仙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花紫紫道:“你跟了我这么久,就没有你不敢说的话。”

  雨裳撇了下嘴,道:“仙子,我觉得那个清凉侯虽然跟我有仇吧,但我觉得这个人真的挺伟大的,他最后把荧磁剑让给常姑娘的时候,我都感动得流眼泪了,太了不起了,如果就这样死在无生岛上,也实在太可惜了。”

  花紫紫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雨裳道:“仙子,要不我们把他救出来吧?以仙子的修为,救出他也是神不知鬼不觉,不会有人知道的。”

  花紫紫倒也想救清凉侯,但她并不认为是自己想救,而是为了父亲和风语,但想起那晚在小山上,清凉侯对她冰冷淡漠的态度,又鼓不起勇气,万一自己好心好意去救他,他还用这种态度对她,她该如何自处?以清凉侯的性格,宁死不屈,这种事情又不是干出来。再说了,自己一个女孩子家,能用什么身份去救?万一风声传出去了,特别是传到天刹的耳朵里,私下里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得出来,她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便冷冷道:“他是咎由自取,死不足惜,与我何干?”

  这时花紫紫已经卸下面纱,雨裳看着他决绝的表情,不敢多言,便道:“好吧,仙子,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第二天,花紫紫就开始忙碌了,毕竟事关几百亿的引道珠,一道道程序走起来,足足耗费了一天的时间。

  七国总盟的人扛着同伴的尸体,也开始陆陆续续回国了,本来他们心里抱着幻想,盟主不会死,还想留下来再等上几个月,等盟主出来了一起走,奈何他们身份卑微,做不得主,中午没到就被赶走了,逾期不能回国者,杀无赦!

  倒是姜小白和风言,清闲得不得了,赏了一夜的月,白天躺在山顶上,又晒起了太阳。

  风言四肢叉开,一脸懒散,道:“少爷,想到办法了吗?再晒我们就晒成小鱼干了。”

  姜小白道:“办法那么好想,这里也就不会叫无生海了。”

  风言叹道:“看来我们是出不去了。那个金地地现在连鸽子也不放过来了,真的是太势利了。”

  姜小白道:“人家又不亏欠我们!”

  风言道:“少爷,我们闲着也没事,要不然把山上的木头每个品种都砍一棵下来放在海里试一试,万一走了狗屎运,有木头不怕这海水,我们把它造成小船,那我们就得救了。”

  姜小白心头一动,猛地坐了起来,道:“为什么非要用木头?”

  风言道:“除了木头,别的东西也浮不起来啊!”

  姜小白猛地拍了下大腿,道:“我怎么把这茬事给忘了,我们可以用石头啊!把石头雕凿成船不也一样吗?”

  风言就坐了起来,怔道:“少爷,想不到办法可以慢慢想,但你不能说胡话啊,这样我会害怕的!石头虽然可以雕凿成船的样子,但它也浮不起来啊,石头是沉底的,怎么可能浮在水面上呢?”说着就捡起一块石子扔了出去,落在海上一下就沉了下去,道:“你看,沉得多快,如果把石头刻成船的样子就可以浮起来,那还不如把石头刻成飞鸟的样子,带着我们飞出去呢!”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道:“没文化!”就站了起来,道:“走,跟我去找块没有裂纹的大石头!”

  风言一脸茫然,道:“真去找啊?少爷你不是在开玩笑啊?”

  姜小白转身就走,道:“你不去,你就一个人留在岛上吧!”

  风言就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陪着少爷玩泥巴吧!”

  姜小白找了半天,终于在岸边找着一块合适的巨石,抽出素兰剑便开始砍劈,现在他已经是白斗七品的修为,素兰剑本身就锋利,削铁如泥,一会功夫,船的大致轮廓就砍出来了。可下面的工序就得细心了,细雕慢凿,不能像上次凿石盆石桶那般马虎,船壁不能太厚,要不然真要被风言说中了,放到水中就要沉下去了。也不能太薄,毕竟承载着两个人,万一刚划出去就开始渗水,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一直忙到傍晚时分,石船终于凿好了,不过风言仍是持怀疑态度,道:“少爷,这洗澡桶能管用吗?从没听过洗澡桶也能救人性命啊!”

  姜小白道:“不行也得行!”

  风言道:“少爷,为什么你要带着我去逃生,我却有一种赴死的感觉呢?有点小怕怕!”

  姜小白道:“怕你就留下来!”

  风言道:“留下来我就更怕了!”

  姜小白道:“废话少说,来,跟我把船推到海里去。”

  船本来就是在岸边雕凿的,俩人没费多大力气就把船推进了海里,令风言意外的是,船竟然没有沉。

  海边有一块礁石,船就靠着礁石边。船头系着一根长布条,姜小白紧紧拉住,防止辛辛苦苦凿出来的船被风给吹跑了,同时说道:“你去看看船漏不漏水!”

  风言就跳上礁石,把脖子伸得老长,张望了半天,摇头道:“不漏水,但会不会沉我就不知道了。”

  姜小白道:“既然不漏水,去把我刚刚削出来的石桨拿过来,准备出发。”

  风言惊道:“现在就走啊?”

  姜小白道:“难道你还等着别人给你饯行不成?”

  风言硬笑一声道:“鬼给我饯行还差不多,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孤魂野鬼!我不是心里不踏实嘛,我感觉我们两人往上面一跳,这船准得沉下去,毫无疑问的,毕竟这是石头不是木头啊!而且一旦沉下去,我们就尸骨无存了啊!”

  姜小白道:“你过来抓着布条!”

  风言便跳下礁石,过来抓住布条。姜小白便去拿起两只石桨,跳上礁石,将石桨轻放在船上,然后伸脚在船底试探了一下,感觉没有问题后,双手就在礁石上借了下力,整个人就站到了船里。小船晃了晃,下沉了一点点,却没有沉下去。

  风言看得目瞪口呆,道:“真的没有沉下去?少爷,你是不是憋着一口气?”

  姜小白道:“废话,要不要上来?不上来我一个人走了。”

  风言急道:“别啊,少爷,你走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毛意思?”就扔了布条,跳上礁石,但还是不敢上船,犹豫良久,道:“少爷,我感觉再上一个人这船肯定要沉下去。”

  姜小白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不上来我真的要走了。”

  风言咬咬道:“反正是死,死也要跟少爷死在一起!”也伸了一只脚到船里,来回晃了半点,还是下不了狠心,却被姜小白一把拉了过来,吓得他大叫一声,眼睛都闭上了。等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安安稳稳地站在小船里,不禁眉开眼笑,道:“少爷,这也太神奇了吧?竟然真的沉不下去啊?这是为什么啊?”

  姜小白道:“废话少说,划船吧!”

  风言应道:“好嘞!”

  俩人荡起双桨,小船就缓缓离开岸边,驶向了大海深处。由于海水巨毒,两人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溅起水花。

  等月亮升起,小船就完全被海水包围了,四周看不到边际。

  “少爷,我们会不会迷路啊?不会划了半天又划回去了吧?”

  “少爷,这海里没有鱼吧,万一有鱼跳出水面,溅起水花我们就完了。”

  “少爷,这船究竟结不结实啊?我怎么感觉好像听到裂缝的声音呢?晚上又看不见,会不会漏水啊?现在漏水我们就死翘翘了,回都回不去了。”

  “少爷,我有点紧张,我们现在被这些巨毒的海水完全包围了,不能出一点点意外,现在哪怕有鸟雀飞过,我都生怕它拉屎,万一溅起水花,我们就跟上次血兰国的那些人死得一样凄惨,我感觉我现在汗毛都竖起来了。”

  “再说废话,我把你扔下去!”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