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二十五章 悔不当初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常楚楚在傅玲悦的勉强下,也吃了一点饭,然后就一声不吭回房间了。

  傅玲悦好不容易见到女儿,心里有太多的话想对她说,所以也跟着去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常楚楚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理应跟她一样,兴高采烈才对,没想到却是郁郁寡欢,望着窗外怔怔发呆,话都不愿多说一句,问她十句话,能回答一句就不错了,还是心不在焉的。

  傅玲悦也觉得无趣,安慰她几句就走了,出门的时候却见到有几个修士远远地盯着常楚楚的房间,像是在监视她,心里就有些奇怪,但估计肯定是常于欢派来的,便也没有问,自顾走了。

  常于欢离开好多天,积压了许多公事,况且狩猎大会刚刚结束,而他郡下还有幸存者,有很多程序要走,所以一直忙到深夜。

  忙完就去找傅玲悦了,傅玲悦心情愉悦,刻意打扮了一番,酥胸半露,依旧是光彩照人。俩人**,又同逢喜事,自然要坦诚相见,放炮庆祝。

  缠绵过后,傅怜悦躺在常于欢的怀里,道:“大人,为什么楚楚回来以后总是闷闷不乐呢?”

  常于欢轻叹一口气,道:“可能是因为清凉侯吧?”

  傅怜悦道:“我现在也想通了,她爱嫁谁就嫁谁,只要她开心就好,我也跟她说了,那她为什么还要想不开呢?”

  常于欢道:“清凉侯没有回来你知道吗?”

  傅玲悦道:“好像听说了,好像整个道郡就楚楚还有一个姓孟的回来了。现在想想,我们家也挺对不起清凉侯的,如果不是楚楚把他报上去,哪里会落得这般下场?幸亏他不知道,要不然他做鬼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常于欢道:“他知道!我在路上问过楚楚,楚楚已经告诉他了。”

  傅玲悦一下就坐了起来,也顾不得白兔乱跳,急道:“楚楚怎么那么傻?怎么什么说都往外面说啊?幸亏清凉侯没有回来,要不然把这事捅到上面,我们家不得满门抄斩?”

  常于欢叹道:“你放心,就算清凉侯现在生死未卜,也不是没有生机,不过就算他出来了,也不会把这事捅到上面的。”

  傅玲悦道:“为什么?清凉侯有这么大的肚量?”

  常于欢道:“他的肚量大到你难以想象?他不但没有责怪楚楚,还救了楚楚的命,如果不是清凉侯,你以为楚楚和孟得刚能活着回来?”

  傅玲悦惊道:“他还救了楚楚的命?怎么救的?”

  常于欢轻叹一口气,便把他在无生岛上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傅玲悦听完,震惊得嘴巴都合不拢,道:“清凉侯用他的命换了楚楚一命?”

  常于欢道:“对啊!若非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就是楚楚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的。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觉得难受,我常家太对不起清凉侯了,只可惜清凉侯府就他一个独苗,连个子嗣都没有留下,要不然我定将他的子嗣视为己出,好生抚养,我心里也能好受一些,可惜他什么也没有留下,我想报答都无从报起。”

  傅玲悦这时才回过神来,叹道:“我果然没有看走眼,这清凉侯确实是人中龙凤,若非大人亲口说出,我也不敢相信清凉侯竟如此高义,以德报怨,我心里真的好恨哪,这么好的一个青年,楚楚竟然会看不上,好像我们会害她似的,要不然信了我们的话,真的珠连璧合,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哪会有今天这茬事,有这样的男人陪伴一生,楚楚该有多幸福啊!”

  常于欢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傅玲悦道:“怪不得我看楚楚变了,不知他跟清凉侯在无生岛上发生了什么变故,经大人这么一提醒,我感觉楚楚现在不但不恨清凉侯,甚至是喜欢上他了。”

  常于欢叹道:“活着时候不喜欢,现在喜欢又有什么用?”

  傅玲悦也跟着一声长叹:“孽缘哪!怪不得大人要派人监视她,你怕她会去找清凉侯?”

  常于欢道:“肯定会去的,要不然我会封住她的修为把她带回来?其实我也想去无生海看看清凉侯,但去了又有什么用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只会望洋兴叹,徒增伤感。”

  傅玲悦道:“大人做得没错,时间久了,也就慢慢淡忘了,以后我也不管了,随她高兴吧!”

  常于欢道:“这么好的女婿错过了,我想别人也入不了我的眼了,只要楚楚高兴就行,我也懒得管了。”

  傅玲悦道:“对了,大人,清凉侯对楚楚有救命之恩,对我常家有恩,现在他生死未卜,我们不能把他救出来,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要不明天我们给他立一块长生牌吧,为他祈求福寿,但愿老天开眼,他能活着回来吧!”

  常于欢点头道:“如此甚好!”

  夜已经很深了,常楚楚却没有一点睡意,又趴在窗前,默默地望着窗外,满脑子都姜小白的影子,塞得满满的,再也容不得其它。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姜小白最后竟然为了她,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是难以承受这种心灵的震撼,何况她已经喜欢上了他。如果他当时就决绝地走了,她心里或许还会好受一些,毕竟是她害了他,也算是弥补了心中的愧疚。

  她好想去找他,哪怕是隔着茫茫无生海,远远地看着他的方向,痴痴地守望一辈子,哪怕最后风化成了石头,她也是愿意的。但她也知道,现在被父亲层层监视,想要离开这座山都难,更别谈去无生海了。对于父母,她心里也是愧疚的,想到父亲在无生海边摇曳的身影,母亲为她昏倒在地的场景,她也不忍再去让他们为难。

  心里不禁又想起母亲曾经对她说过话:好的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旦遇到了,就要好好把握,如果错过了,几百年都不够你后悔的。

  现在回味起来,才觉得是金玉良言,可恨当时懵懂无知,竟把这句话当成了笑话。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回到母亲从清凉城回来的那天,母亲对她说,我想把你许配给清凉侯。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并且说:那你就去试试吧!

  可惜啊,母亲说得太对了,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楚楚越想越是难受,心如刀绞,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金地地终于在天刹的严密监视下回国了,一路悠悠荡荡,不急不徐,这里瞧瞧,那里看看,哪里像急着回去处理国事的人?倒像是出来游山玩水的。

  直到出了血兰国,路上盘查了几十遍,令天刹意外的是,自始至终也没见到清凉侯的身影。就在他怀疑上当的时候,通往千寨联盟的边关来报,有两个人破关而出,杀了他们几百人,连守关的将军也未能幸免。

  天刹才知道真的上当了,那两个破关的人必是清凉侯无疑,心中又悔又恼,连摔了几十个茶盏,心里的怒气也没有消退半分,几次想调兵再去攻打镇仙山,但她也知道,经历上次镇仙山大败,她也没有脸面再去跟父皇要兵了,就算她拉得下脸面,父皇及朝中文武也不会同意的。况且退一万步讲,就算她真的能调到兵马,以清凉侯的狡猾,还会乖乖地等着她去围剿吗?人家单枪匹马,在自己的地盘上她都围困不住,何况再跑到他的地盘上?

  同时上当的还有花紫紫和风语,两人也是偷偷地跟了金地地一路,结果跟天刹一样,尽看着他游山玩水了。天刹还能得到情报,知道清凉侯已经回千寨联盟了,而她们却像没头苍蝇一般,没有一点头绪。只能又回过头来,顺着中夏帝国的方向找了下去,结果一直找到清凉城,还是没有见到清凉侯二人的身影。

  俩人不死心,来回找了几遍,大路小道都没有放过,结果清凉侯如同从人间蒸发了一般,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俩人找得身心疲惫,风语就绝望了,眼泪又流了下来,道:“师姐,他们去哪里了啊?不会已经被那公主杀了吧?”

  花紫紫心里也没了底,但还是不忍让风语绝望,便道:“也有可能他们绕到别的地方去了,血兰国这么大,他们又要东躲西藏的,一时半会回不来也是正常的。”

  风语道:“我感觉他们就没有离开无生海,可能已经死在无生海了,他们可能就没有出来过。”

  花紫紫道:“不可能,肯定出来了!要不然那个金地地也不会那么有闲情逸致。”想到那天夜里金地地鬼鬼祟祟的模样,忽然心头一动,道:“说不定金地地知道你哥他们去了哪里?”

  风语怔道:“他怎么会知道?”

  花紫紫道:“去问了就知道了。”

  只要有一线希望,风语都不愿放过,急道:“那我们赶快去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