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二十八章 拜师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07 源网站:节点3
  风语和花紫紫的房间在一个院子里面,本来俩人正坐在院子里聊天,但风言毕竟跟风语久别重逢,心里还有好多话要说,但他一个人有些敬畏花仙子,所以就拉着姜小白,找了过来。姜小白倒也是想念风语,所以二话没说就跟他过来了,花紫紫见到二人,便知趣地退到房间里。

  风语自是欢喜无比,坐在二人中间问东问西,倾诉离别之苦,三人你一言我一语,时间不觉过得很快,一晃天就亮了。

  风语虽有千般不舍,但她还是跟着花紫紫走了,由于花紫紫修为被压制,俩人只能骑着龙麟马下山。

  姜小白领着众人骑着龙麟马,一直把她们送出散元血雾的覆盖区,直到二人冲天而去,消失于天际,才叹道:“看来我也该走了。”

  玉夫人也跟着一声长叹,道:“我知道你的心一直都不在这里。”

  姜小白道:“这里虽好,无忧无虑,天大地大也没有我大,又能吃着姐姐亲手烧的菜,说实话我也不想走,但我岂能甘心做一辈子的匪?”

  玉夫人道:“男人就当有青云之志,有问鼎天下的雄心,我的弟弟更应如此,姐姐虽然舍不得你,但也希望看到你展翅翱翔于天际,你去吧,记得经常回来看看姐姐就行了。”

  姜小白道:“姐姐放心,我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陈静儒这时驱马上前,吞吞吐吐道:“盟主,不知道一年多前答应我的事你忘记了没有?”

  姜小白怔道:“收你为徒?”

  陈静儒羞赧得如同女孩子,脸都红了,局促道:“盟主也不必勉强,如果觉得我资质实在太差就当我没说过。”

  姜小白道:“你资质不差,可能是以前做少寨主时养尊处优惯了,疏于练剑,要不然当时我也不会答应你了。”

  陈静儒迟疑道:“那盟主是答应了吗?”

  姜小白道:“虽然以我的资历还没有资格收徒弟,但我说过,陈寨主于我有救命之恩,既然陈寨主一再坚持,我也不能无动于衷,但陈寨主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现在是一寨之主,你我平起平坐,兄弟相称,一旦拜我为师,首先你的寨主可能就做不成了,以后辈份也比我矮了一截,从此尊卑有序,你再想回到从前都不可能了。”

  陈静儒喜道:“盟主放心,能拜盟主为师,是我的荣幸,我岂会后悔?”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那你就拜师吧!”

  陈静儒怔道:“就在这里?总得让我把千寨的兄弟们请过来作个见证,摆两桌拜师酒吧?”

  姜小白道:“我不喜欢把简单的事情搞得繁琐,你有心拜我为师,我有心收你为徒,这就够了,虚礼那是留给俗人看的。”

  陈静儒点头道:“好!”就跳下龙麟马,跪倒在地,抱拳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陈静儒三拜!”说完伏倒在地,连叩三首。

  姜小白道:“起来吧!”

  陈静儒就站了起来,脸上灿烂无比,不过他也知道,膝盖一伸一屈间,身份已经是截然不同,他也是知晓礼数之人,虽然欢喜无比,仍不失恭敬,抱拳道:“师父现在就要走了,徒儿也要跟你一起去吗?”

  姜小白道:“不急,我自己的事还没处理好,等我稳定了,我会通知你的。”

  陈静儒道:“是!”转而吞吐道:“那师父什么时候教我剑法啊?”

  姜小白道:“我看过你的剑法,无论是身形还是步法,还有走剑的姿态,我觉得你根本不适合练剑法!”

  陈静儒迟疑道:“师父这是什么意思啊?”就没敢说,我拜师就为学剑的啊!

  姜小白道:“我觉得你更适合练刀法,要不我教你一套刀法吧!以你的资质来说,练刀肯定比练剑更有前途。”

  陈静儒惊疑不定,道:“师父,这刀法能行吗?可我从来没使过刀啊?”

  姜小白道:“正因为你没有使过刀,我才让你学刀法,心中不受羁绊,不像剑法,虽然你的剑法很烂,但你毕竟练习了上百年,早已深入骨髓,永远烙在了你的潜意识里,总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来。”

  陈静儒仍旧有些拿捏不定,道:“这能行吗?”

  风言道:“陈兄,你放心,我家少爷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会亏待你的,以前让我学棍,我也是不愿意的,比学刀还要难看,但你看我现在,感觉什么兵器也没有我用棍爽,剑除了好看,我看并没有什么鸟用,现在让我学我也不想学了。”

  陈静儒想了想,咬了咬牙,道:“既然师父觉得我适合练刀,那我就练刀吧!”

  姜小白道:“既然如此,我明天再走,今天先教你一天,以后你就留下慢慢练习吧!”

  陈静儒便抱拳道:“多谢师父!”

  回到镇仙宫,姜小白又把伍子谈留下的那箱兵器找了出来,在里面翻了半天,就翻了几把刀出来,来回比对一番,就找了一把合适的,递给了陈静儒。

  俩人来到镇仙宫前的广场上,着人找来一根木桩,姜小白便指着木桩道:“我教你这套刀法叫燃木刀法,待你刀法练成之后,你对着木桩瞬间快劈九九八十一刀,但刀片只能贴住木桩表面,而木桩却不能受到丝毫伤害,就在这瞬间功夫,刀片与木桩之间摩擦产生的热量能将木桩点燃,所以叫燃木刀法。”

  陈静儒惊叹道:“真的能点燃吗?这也太神奇了,这得要多精确啊?”

  姜小白道:“无论是使剑还是使刀,每一式劈下去都必须精确到毫厘之间,要不然必定会漏洞百出。”

  陈静儒忽然就有些期待,握着刀跃跃欲试。

  姜小白便把燃木刀法的口诀跟他细细讲解一遍,然后就坐到一旁,让他一个人慢慢揣摩练习。

  陈静儒首次用刀,确实有些别扭,遇到不懂的地方就过来请教,待到两个时辰以后,陈静儒就渐渐有了手感,越使越是顺手,到后来感觉比使剑还要顺手,每一招一式都合乎自己的心意,畅快淋漓。

  原来以为自己的剑法烂,是因为以前养尊处优,疏于练习,现在才发现,师父说得没错,他确实不适合练剑,他的心路跟剑路根本就走不到一起去。

  陈静儒如获至宝,越练越是欢喜,激动难耐,一刻都不愿歇息,如痴如醉,天都黑了都不以为意。

  玉夫人这时过来叫他们吃晚饭,陈静儒却手中不停,叫道:“你们先吃吧,我再练一会。”

  姜小白道:“一口吃不成胖子,欲速则不达,不管是练剑还是练刀,最忌急燥,先过来吃饭吧,以后有的是时间。”

  陈静儒这才停下手来,脸上就有些遗憾,道:“那好吧,我吃过饭再练吧!”

  玉夫人笑道:“你别走火入魔了。”

  陈静儒笑道:“走火入魔也值。以前我练剑,都是为了练剑而练剑,其实心里是抵触的,根本就不想练,枯燥无比,原以为是自己太懒,现在我才知道,我并不懒,我只是没有遇到心仪的剑法,不,是刀法。”

  玉夫人道:“但愿你不是虎头蛇尾。”

  陈静儒道:“玉夫人放心,我一定会将燃木刀法练成的!”

  吃饭时候,陈静儒坐在姜小白的身边,不停地询问关于刀法上的疑惑,因为他知道,一旦师父走了,一切都得靠自己揣摩了。姜小白第一次收徒弟,倒也有耐心,给他细细讲解,一顿饭竟吃了一个多时辰。

  吃完饭,陈静儒又练了大半夜,直到精疲力竭才回房休息。

  第二天,姜小白和风言就走了,回到清凉城已经是十天后的事情了。

  左敬天最近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清凉侯死在了无生海,让他没有了后顾之忧。忧的是孟得刚回来了。

  由于中夏国已经上千年没有在狩猎大会上赢过彩头了,这次一举夺魁,令朝廷振奋,大肆封赏,光引道珠就一人赏了五千颗,存放在国库里,随时可以领取,其它金银珠宝更是不计其数。

  左敬天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才十颗引道珠,这五千颗引道珠要够他领五百年的,所以那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哪。何况是他把他送去无生海,俩人之间已经结下深仇大恨,现在孟得刚载着荣誉归来,是国之功臣,在朝廷眼里,比他重要多了,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虽然孟得刚回来很低调,就像走了一趟亲戚,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不骄不躁,但越像这样,左敬天越是担忧,日后若有可能,孟得刚爬到他的头上,肯定要报复他的。

  而且这个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他想将孟得刚斩草除根,但朝廷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心思,特地下旨,但凡从无生海回来的修士,各城务必尽心保护,若有闪失,拿城主问罪。毕竟朝廷又不是傻子,知道每一个从无生海回来的修士都跟城主之间结下深仇大恨,若不保护,没有一个能活到第二年的。

  本来他是喜忧参半,结果一个消息传来,一半的欢喜顿时跑得干净,只剩下忧愁了,因为清凉侯回来了。不过清凉侯没有来他这里报到,而是直接去清凉侯府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