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十二章 修士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他本就瞧不起这位小侯爷,现在更是低看了三分,只看了一眼,便转头望向风语,笑道:“风语姑娘,这么巧啊,你也来这里吃饭的吗?”

  风语点头“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左蓝道:“刚好我也是来这里吃饭的,既然如此,不如你就跟我们一起吃吧?”

  风语道:“我已经吃过了。”

  左蓝呵呵一笑,道“吃过也不要紧,随便再喝两杯水酒嘛!”

  风语道:“我不喝酒。”

  左蓝面色一紧,故作不悦道:“风语姑娘,你这是看不起本少爷!”

  风语就有些紧张,不安道:“不是的,左少爷,我是真的不会喝酒!”

  左蓝哈哈一笑,道:“不会不要紧,我可以教你嘛!”

  风语越发局促不安,不知该如何作答,转头望向姜小白。姜小白转头望向老管家,淡淡道:“风叔,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老管家冷哼一声,道:“跳梁小丑,理他作甚?”

  姜小白又望向风语,道:“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风语顿时有了勇气,眼神变得坚定,望着左蓝道:“不好意思,左少爷,我对喝酒不感兴趣,你们慢慢喝吧!”

  由于两拔人堵在楼梯口,下面的人上不来,上面的人下不去,人越聚越多,见是左蓝和小侯爷,谁也不敢多嘴,都老老实实地站在一旁看热闹。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作跳梁小丑,又被一个小小丫环给拒绝了,左蓝感觉这么大的酒楼就有些放不下他这张脸了,望向姜小白哈哈一笑,道:“哟,这不是小侯爷嘛!换上新衣服我都不认识了,失敬失敬!”

  姜小白知道他是在恶心他,却也没有计较,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不知他还要整出什么幺蛾子。

  果然左蓝又道:“不过小侯爷,这里的饭菜都是很贵的,一般人都是吃不起的,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多的钱?哦,我想起来了,今天我给了风语一枚金币,不过那可是风语辛辛苦苦用心血换来的,你不会已经拿来挥霍了吧?若是如此,这枚金币我可要收回来了。”

  他断定这枚金币已经被小侯爷吃得差不多了,肯定拿不出来,说完一脸得意,就等着小侯爷出丑,没想到风语却从怀中把那枚金币拿了出来,递向他道:“左少爷,是这枚吗?你拿回去吧,我本来就没打算要的。”

  左蓝只感觉脸上被人狠狠打了一下,火辣辣的,望着风语手中的金币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姜小白冷笑一声,道:“一枚小小金币就想让本侯出丑,你也太小瞧本侯了!想让别人出丑,不但要有金币,还要有脑子,可是你却缺了一样。既然你喜欢出丑,本侯就不奉陪了,你一个人在这边慢慢演出吧,告辞了。”

  左蓝边上一直站着一个中年男子,手握长剑,身材消瘦,面容刚毅,眼神深邃如洞,这时站了出来,缓缓说道:“想走?没那么容易吧!”

  说时,眉心处显现出一颗白色星点,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修士!”

  人群中有识货的人连忙叫出声来。

  对于凡人来讲,修士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人群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后退,生怕被伤及无辜,心里均想着,小侯爷今天是完了!没事回家睡觉不是挺好的吗?非要在这里摆架子,现在可好,架子要被人家拆散了。

  风言风语手心也捏出一把冷汗,一脸紧张地望着姜小白,只盼他能放下身段,赔上几句软话,说不定这事也就算了。

  没想到姜小白脸上毫无惧色,淡淡道:“怎么?莫非你还有胆量杀了本侯不成?”

  那修士名叫蒋一丁,这时冷笑一声,道:“猪鼻子里插大葱,装什么象啊?还本侯本侯,你也配?我家少爷跟你说话,那是瞧得起你,你还瞪鼻子上脸了?”

  姜小白道:“在本侯面前,哪有你说话的地方?本侯本不想杀你,既然你自己找死,本侯也只好成全你了!”

  蒋一丁哈哈笑道:“真是蛤蟆不大,口气不小!你若识相一点,跪下来磕三个响头,跟我家少爷赔个不是,说不定我还能放你一马,如若不然,让你生不如死,也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姜小白不屑道:“还天外有天?看你人也挺瘦的,脸皮怎么那么厚呢?还知道害臊不?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也有两三百岁了吧?不过才白斗一品,你以为别人都不识货啊?亏你还好意思站在这里叫唤?这么多年的饭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哪怕就是一头猪修炼两三百年,也应该突破金斗了吧?若换作是我,早拿豆腐一头撞死了,免得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这话刺中了蒋一丁的痛处。姜小白说得没错,确实他是资质平庸,能够辟空显印已是侥幸,这些年始终徘徊在白斗一品,无法突破二品,要不然也不会沦为一个凡人的跟班。

  修士刚踏入道途,即入养气境,分白斗,金斗,紫斗。所谓白斗一品,即眉心只显示一颗白星,二品即是两颗,一斗共有七品,待七品圆满,眉心便会显示出完整的北斗七星,所以称之为“斗”。白斗突破后便是金斗,然后是紫斗,再往上便是御气境了。

  在凡人眼中,他是高高在上的修士,但在修士眼中,却如同蝼蚁一般苟延残喘,没人瞧得起。也只有在这些凡人面前才能找到一点飘飘然的感觉,没想到还没飘得过瘾,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揭了伤疤,血淋淋地羞辱,哪里能够忍受?红了眼睛大吼一声:“找死!”拔剑就刺向姜小白。

  姜小白虽然嘴里说得淡然,心下却无比慎重,对方就算资质平庸,但也是修士,跟凡人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之所以激怒对方,只是为了乱其心神,这样才能寻其破绽。

  如果是公平的决斗,对方有条不紊地出剑,以他的实力,是很难避开的。但对方盛怒之下,已经乱了方寸,肯定要拔剑刺他,让他料敌先机,剑动人动,剑到人闪,险险地辟开一剑,但他知道他不是蒋一丁的对手,不能硬拼,所以闪开之后没有回击,而是声东击西,拔剑刺向了左蓝。

  左蓝正站在一旁看戏,表情轻松,心里没有半点担忧,修士打凡人,还不跟狗撵鸡似的,毫无悬念。没想到如此危急时刻,鸡不跟狗拼命,反而跑过来啄他,真是老奶奶吃柿子,专挑软的捏,真当他是好欺负的不成?

  不过他确实好欺负,顿时吓得面如土色,鬼叫一声。

  蒋一丁也是吓了一跳,如果少爷出了意外,就算他杀了姜小白,回去也无法跟城主交待。他来不及细想,忙回身营救,身体几乎倾斜贴地,试图用剑挑开姜小白的剑。

  达摩剑法乃是达摩经历千百次的战斗才感悟出的一套剑法,招式出神入化,几乎算准了对手避剑时的剑式体势,所以蒋一丁一剑挑来,姜小白已经提前撤剑,让他挑了个空,转手将剑刺向了蒋一丁倾斜的身体下方。待他剑到,身体刚好倾斜到位,最后剑和身体的交汇处竟是蒋一丁的心脏部位,分毫不差。经过一天的磨合,他的灵魂与**已经有了默契,剑随心动,分外顺手。

  蒋一丁吓得肝胆俱裂,可是身体倾斜,无处借力,只觉胸前一凉,长剑穿胸而过。这些年他虽然没有混出眉目,但毕竟苟活了两三百岁,也是见过世面的,但他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剑法,这剑仿佛长了眼睛,能看穿他内心似的,堂堂一个修士,竟被凡人一招毙命,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片刻之后,他便缓缓闭上了眼睛,再也不会感到害怕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如果他能撑过这一招,也许就会是另外一种结局。

  但时间不允许假设。

  这场战斗到开始到结束也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待围观群众反应过来,蒋一丁已经死了,很多人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却不知道蒋一丁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

  随即整座酒楼沸腾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太不可思议了,神一样的修士竟然被一个凡人给杀了,而且还是一招毙命,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这还是以前看见谁都畏首畏尾的小侯爷吗?这还是个人吗?

  所有人望向小侯爷的眼神再无从前那种轻薄,都充满了敬畏,只差没有跪下膜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