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日夫妻百日恩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石室内依旧人来人往,尸骨成山。姜小白二人被放到地上,待左蓝下来后,又提着他们放到了蚂蟥池的边上,二人往下一看,只见蚂蟥如蛆,上下翻滚,只觉头皮阵阵发麻。

  左蓝大声道:“先拉个人过来让侯爷开开眼界!”

  就有一个修士拖了一个凡人过来,那凡人吓得魂都没了,大喊大叫,拼命挣扎,又如何能够挣开修士的手?

  到了池边,那凡人就被撕尽衣衫,被修士举了起来,扔进了池里。

  那凡人叫得撕心裂肺,如同溺水之人,拼命挣扎,结果越挣扎陷得越快,一会身上,脸上,耳朵里,鼻孔里,嘴巴里,到处都爬满了蚂蟥,连声音都被堵在喉咙里,叫不出来,再过一会就完全被淹没了。

  姜小白二人看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左蓝弯腰把脸凑近姜小白,笑道:“怎么样,小侯爷,感觉如何?马上你们也要下去了,是不是很害怕啊?”

  姜小白就啐了他一口,道:“死远点,你比蚂蟥还恶心。”

  左蓝起身拭去脸上的唾液,眼露寒光,脸上都快拧下水来,冷哼一声,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倒要看看你的骨头能硬到什么时候?”

  就把他们又提了下来,扔在了墙边。

  在他们边上,地上还坐着三个人,双手都被反剪在身后,手上脚上都戴着镣铐。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接引左蓝和秦玉莲进来的书生和刀疤脸,还有猥琐男。

  这时书生抬头望着左蓝,一脸乞求,道:“幽冥左使,我们已经关在这里两三个月了,当初犯下的错已经受了惩戒,你就发发慈悲放了我们吧!我们以后给你做牛做马,绝无二心。”

  左蓝余怒未消,冷哼一声,道:“你们还不配给我做牛做马。当时我就说了,等我的仇家来了,会让你们给他一起陪葬的,现在他已经来了,就在你们眼前,所以你们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就安安心心地等着上路吧。”

  书生急道:“左使,你当初说过,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了我们吧。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才能修得共枕眠,左使你就忍心吗?”

  姜小白二人已经大限将至,本应心中郁堵,是没有心情去八卦的,但还是忍不住精神一振,用眼珠瞟了瞟左蓝,又瞟了瞟书生,心道:这是什么关系?怎么有点乱呢?

  左蓝被姜小白看得恼怒,上前一脚将书生踹翻在地,怒道:“谁他妈跟你是夫妻?我当初跟你说这句话的时候,你是怎么回答我的?混账东西。”

  书生挣扎着坐了起来,也不敢动怒,战战兢兢道:“当初我也是为了左使好,要不是我在关键时候推了左使一把,左使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啊!所以左使也要想想我的功劳啊!”

  左蓝啐了一口,道:“你有屁功劳,本使能有今天,全靠本使自己心智坚强,不屈不挠,跟你有屁关系?你给我闭上嘴,要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

  书生咽了口口水,便不敢再说。

  姜小白笑道:“没想到左公子还好这一口,真是看不出来啊,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啊!”说完哈哈大笑,若不是有网束缚着,真要捂着肚子笑。

  左蓝咬牙道:“我看你还能笑多久?两天后给你下池,你就慢慢想着万虫噬心之苦吧!”

  姜小白道:“又何必等上两天,现在下也无妨。”

  左蓝原以为他见识到蚂蟥池的惨象,肯定吓得屁滚尿流,毕竟他在这里观察了两年,无一例外,没想到这小侯爷也不知道是真不害怕还是假不害怕,一脸无所谓,让他顿时没有了报复的快感。

  秦玉莲也是这种感觉,这时道:“左蓝,既然他不怕,现在就把他放下去体验一下,我才不信他就一点都不怕。下去以后肯定也是吓得鬼哭狼嚎。”

  左蓝道:“不着急,慢慢来,先让他感受两天,反正他又飞不掉。”转头叫来一个修士,道:“这两天多放几个人下池,让小侯爷好好感受感受。”

  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真正下池以后,痛苦是短暂的,真正的痛苦是等待的过程。

  这时一个老头听到姜小白的笑声,颤颤巍巍就走了过来,老头不是别人,正是老管家,头发凌乱,一脸憔悴,见到姜小白后,一下就扑了过来,跪倒在地,道:“少爷,言儿,真的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来啊?你们怎么那么傻?我一把老骨头了,死不足惜啊!你们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做鬼也不能安生哪!”说时老泪纵横,用颤抖的双手摸着姜小白和风言的脸。

  姜小白道:“风叔,让你受苦了!”

  老管家哭道:“少爷,我受这点苦算什么啊?我对不起你啊,对不起老侯爷啊!”转身跪在地上,道:“左公子,他们哪里有得罪你的地方,求你大人有大量,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吧,不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任凭左公子处置,只求左公子放他们一条生路,我下辈子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左公子的。”

  左蓝冷笑一声,道:“又来一个做牛做马的,你看我就像放马的人吗?老家伙,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就你也配一个人承担?不过你想死,我倒可以成全你,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你被扔进蚂蟥池,我看小侯爷是不是还能无动于衷呢?这么好的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风言叫道:“爹,来都来了,你求他作甚?要死一起死,有什么好怕的?我们是从无生海出来的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我们是清凉侯府的人,就算死,也不能堕了侯府的威严,让小人笑话!左蓝,你敢辱我父亲,最好不要让我出去,要不然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左蓝笑道:“我看你也是煮熟的鸭子,只剩嘴硬了。好在本使心地善良,大人不记小人过,让你们再好好地团聚两日吧,两日后,你们就要跟蚂蟥团聚了。”说完哈哈大笑,又叫来一个修士,道:“这两天你给我好好地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死了,如果他们死了一个,你也小命不保。”

  那人连忙应道:“左使放心,我会好生照顾他们。”

  左蓝转头看着秦玉莲,道:“我们走吧!”

  秦玉莲仍有些意犹未尽,道:“这样就走了?”

  左蓝道:“让我再回去好好想想该怎么折磨他们,这样好像不过瘾。”

  秦玉莲点头道:“我也回去想!”

  俩人志同道合,相视一笑,说完便走了。

  老管家连忙又扑到姜小白二人身上,使劲撕扯黑网,但这网线连素月剑都斩不断,他这一双肉手又如何能撕扯得动?

  看守他们的那名修士喝道:“老家伙,你给我安分点!”

  风言又高兴了,怒道:“你这个混账东西,怎么跟我爹说话的?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那修士笑道:“哟,还来劲了,你看看你现在这副德性能弄死谁啊?弄死自己还差不多。”

  风言道:“对,就弄死自己,刚刚那个幽冥狗屎说了,我们几个人,只要死一个,你就小命不保,想想两天后就要下蚂蟥池了,而且你又惹大爷不高兴了,大爷也不想活了,拉你一个做垫背的,也值了。”

  那修士吓了一跳,想想他的话也不无道理,毕竟在这里,承受不住压力的,每天都有自杀,一点都不稀奇。反正也就两天时间,没有必要跟一个死人抬杠,一不小心把自己抬死可不就划算了。便堆起笑脸道:“兄弟,你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我是因为没有读过书,说话没有水准,用词不当,其实我是挺尊重老大爷的,一把年纪了,还敢来九屠魔域,不容易啊!”又看着老管家,道:“老大爷,只要你高兴,随便折腾,反正这网你也扯不烂。”

  风言道:“这就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我们才能和谐共处,共创美好明天。”

  那修士笑了笑,也懒得再答理他,免得再把他惹得不高兴,又要要死要活的。

  那书生这时转过身子,看着姜小白道:“兄弟,我们已经等了你们几个月了,若不是你们,我们早就死了,但如果你们不来,我们还能活上一段时间,所以看见你们是又爱又恨哪!”

  姜小白道:“不好意思,连累你们了。对了,我就觉得奇怪,你怎么会跟左蓝是夫妻呢?”

  书生当着外人的面,倒也有些难为情,脸色都有些不自然,略一踌躇,道:“是他强/奸了我。”

  姜小白吓了一跳,没想到左蓝还真好这一口,刚刚还觉得左蓝灭绝人性,罪无可赦,现在想来,却觉得左蓝对他们挺仁慈的,如果把他们也给强/奸了,那可真的是生不如死啊,一辈子清誉可就毁完了,死了都没有脸面下去见鬼。便心生同情,叹道:“真是难为兄弟了。我看兄弟好像不是凡人哪?”

  书生道:“我们就是九屠宫的人。”

  姜小白道:“既然你是九屠宫的人,左蓝为什么要杀了你们呢?”

  书生叹道:“还不是因为他强/奸了我,但他虽然得到我的**,却得不到我的心,所以才会恼羞成怒。”

  姜小白道:“那他们两个人呢?”

  书生道:“也一样。”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