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八十七章 黎明前的黑暗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9:40 源网站:节点11
  一名女官便把手中捧着的凤冠霞帔递给了马先令,马先令接过又递到了琅月面前。

  琅月没有接,面无表情道:“这些父皇已经给本宫准备好了,不劳你费心了!”

  马先令道:“刚刚我在外面见到了太子,太子说这件霞帔比皇上做得好看,还说要让你试试呢?”

  琅月哪知是计?况且他说得语速又快,也没有多想,顺口道:“他真是多管闲事!”说完才知说漏了嘴,脸色就有些局促,慌道:“你胡话什么?太子又没有来!”

  马先令嘿嘿一笑,道:“我就跟公主开个玩笑!”

  琅月脸色一冷,道:“本宫不喜欢开玩笑!你回去吧,这些东西本宫都准备好了,合身得很!”

  马先令便把凤冠霞帔放在了桌子上,笑道:“公主多个选择也是好的!那公主早些歇息吧,我先走了!”说完就领着两个女官走了出去。

  金地地和姜小白三人此时正坐在厢房里喝茶,还在商讨如何将马三桂引诱出来,听到外面动静,就开门走了出来,刚好遇到马先令。

  四人心虚,一时僵在原地。

  马先令忍不住拿眼神在四人身上扫视,然后就停留在了金地地的身上,如果他不知道内情,也不会在意,只不过是一个脸上长满皱纹的老头而已,此时却是多加留意,感觉那身材实在是太熟悉了。

  金地地见他盯着自己,心里愈发紧张,以为是露馅了,忍不住拿手去摸了摸小胡子,动作却是极不自然,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马先令看在眼里,心里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马先令回到帅帐,马三桂和尚万泉正在等他。

  他刚进帐,马三桂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太子来了吗?”

  马先令一脸喜色,道:“父亲,真是天助我也!太子真的不知死活跑来了!”

  马三桂也脸上一喜,道:“你见了?”

  马先令点了点头,便把自己到一方山庄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末了又道:“那个小老头绝对是太子,他就是化作灰我也能认得,他以为他的易容术天衣无缝,但哪里能逃得过我的丹凤眼?”

  马三桂点了点头,道:“真是天助我也!只是我始终想不明白,太子来干什么?真当我们这里是养猪的吗?千把人就想取我首级,皇上不会那么愚蠢吧?”

  尚万泉道:“也有可能是太子自己不知天高地厚,与琅月兄妹情深,擅自作主,偷偷跑来的!”

  马三桂点了点头,道:“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马先令道:“父亲,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大开杀戒吗?”

  马三桂摇头道:“不可!现在各路贺喜的使节已经到了,平白无故就把公主杀了,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马先令急道:“是他们想杀我们的!”

  马三桂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杀臣,本就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况且就算你说出去,死无对证,谁信哪?造反得有一个令天下人信服的借口,这叫出师有名!”

  马先令怔道:“既然不能杀,父亲有什么好高兴的?”

  马三桂道:“我们不能杀,但天可以杀!”

  马先令怔道:“天又不是咱家的,要不然倒可以让雷劈死金地地!”

  尚万泉呵呵一笑,道:“元帅的意思是,可以让他们死于天灾!”

  马先令怔道:“什么意思?”

  尚万泉道:“如果山庄失火,公主葬身火海,我们不就撇清干系了吗?”

  金地地拍手喜道:“妙啊!这样太子死了也是白死,死了也没人知道他是太子,就连皇帝老儿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马三桂道:“一方山庄依山而建,多准备一点火油,只要从山顶浇灌而下,山庄势成火海,不论他是金斗还是紫斗,一个也别想跑出来!”

  马先令点头道:“我现在就去准备!”顿了顿,又道:“可惜公主还没有跟我成亲,白白烧死了,真是可惜了!”

  马三桂瞪了他一眼,道:“没出息!”

  马先令嘿嘿一笑,道:“我就说说,我知道孰轻孰重,两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但两条腿的女人却遍地都是!”嘴上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无限怜惜,多好的一对大长腿啊,还没来得及摸就被要被烤熟了,可惜郑于善太不上路子,让他无法近身,要不然肯定想方设法也要先把公主糟蹋了再说。

  马先令刚离开德齐居,姜小白就觉得不对劲,忙走进屋里,问琅月道:“刚才马先令来干嘛的?”

  琅月道:“给我送凤冠霞帔的,不过我总感觉他有点不对劲。”

  姜小白道:“哪里不对劲?”

  琅月道:“他给我送凤冠霞帔时,我跟他说,父皇已经给我准备好了,不劳他费心了,可他却莫名其妙地说,他刚刚在外面见着太子了,还说太子见着凤冠霞帔,说比父皇做得好看,还说太子要让我试试呢!”

  金地地急道:“这个死骗子,他哪里见过我?就算见过我,也不认识我啊!”

  姜小白竖起手,示意他打住,又盯着琅月道:“那你怎么说?”

  琅月就低下头,道:“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说漏了嘴,说了一句‘他真是多管闲事’,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

  姜小白回想起马先令临走时的眼神,长叹一口气,道:“太子暴露了!”

  琅月急道:“那怎么办?”

  金地地嘴硬道:“暴露了又能怎样?我不信他还敢杀我不成?”

  姜小白道:“他既然来试探,就是怕杀错了人,过来确认一下的。”

  金地地全身一哆嗦,惊道:“兄弟,你别吓我啊,我胆子很小的!他们真敢造反不成?”

  姜小白道:“我在想,马三桂怎么会知道你来了呢?你来这里,有几个人知道?”

  金地地道:“除了郑于善,没有第二人知道,连父皇都不知道,我给他留了一封书信!”忽又小声道:“你怀疑是郑于善背叛了我们?”

  姜小白摇头道:“不可能是他,他若背叛,马三桂就不需要确认了。”

  金地地怔道:“我化得连我自己都认不得了,别人也不可能知道啊!除非是你告密的!”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抿嘴道:“看马先令的样子,应该是刚刚得到消息!”

  金地地道:“什么意思?”

  姜小白走出屋外,四处察看一番,又折返进屋,抬头看了看屋顶,见没有异常,又围着墙壁四周敲了一遍,也没发现有夹心,金地地便道:“兄弟,你在干什么?”

  姜小白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随后就紧紧地盯住了脚底下的地板。

  金地地虽然憨,但也不傻,便睁大眼睛用手指了指地板,意思是,下面有人吗?

  姜小白点了点头。

  四人就在屋内四下散开,趴在地上,一块一块地敲击地板,连床底下都不放过,不过敲得很轻,以修士的耳力,回声稍有不同,就能听得出来。为了防止下面真的有人,四人边敲边聊,说着漫无边际的话,以麻痹对方。

  这时陈静儒轻咳一声,三人转头,他便用手指了下手下的石板,三人便知道下面有文章,都围了过来。

  洞里面现在只剩下一个偷听者,毕竟是紫斗修为,听到轻微的敲击声,就觉得不对劲,特别是陈静儒敲到他头顶上那块地板时,心里咯噔一下,想着不会是自己被发现了吧?想着小心驶得万年船,先避避风头,转身就准备悄悄溜走。

  结果一步还没迈出去,却听到地板上传来金地地的声音:“兄弟,那你说既然我们被发现了,我们该如何应对呢?总不能就待在这里坐以待毙吧?”

  接着又听到姜小白道:“其实想杀掉马三桂很简单!”声音忽然就变得小了:“你们把耳朵凑过来!”

  洞里那名紫斗精神一振,如果能听到他们的破敌之策,倒也是大功一件,忍不住把耳朵也贴到了地板上。

  姜小白这时就向风言递了个眼色,风言会意,对准地板就把神针煞了出去,就是“轰”地一声,石板碎裂,同时洞内传来一声闷哼,就再无声响。

  几人见到脚下果然就出现一条幽黑的地道,脸上均露惊骇,探头向洞内张去,只见一名修士已经被神针从头顶贯穿而下,如同一堆烂泥,死得透透的。

  四人跳下地道,只见前方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往前走了一段,也无特别之处,便又折返,跳了上来,金地地咬牙道:“真没想到这个马三桂竟然如此阴险,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若不是兄弟精明,我们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姜小白叹道:“可还是晚了!”

  金地地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马三桂真的会杀我们吗?”

  姜小白点头道:“一定会的!皇上就你一个辟空显印的皇子,换作是我,也会杀的,杀了你事半功倍!”

  金地地脸色一变,道:“那我们现在赶快杀出去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