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三百零五章 弹尽粮绝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9:40 源网站:节点11
  封向前在关楼上踅来踅去,一筹莫展,本来天就热,一会功夫,衣服就湿个精透。

  副将站在一旁,也是束手无策。

  封向前足足踅了半个时辰,也没想到破敌之策,就停下脚步,望向关外,喃喃道:“这兰仓关是守不住了!”

  副将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但从将军嘴里说出来,还是吃了一惊,道:“那怎么办?撤吗?”

  封向前道:“撤?往哪里撤?把兰仓关守丢了,我们还有活命吗?”

  副将试探道:“难不成要降?”

  封向前怒道:“放屁!敌军表面长象国的人,其实就是清凉侯的人,我们撺掇皇上篡位,清凉侯视我们为眼中钉肉中刺,任何人都可以降,只有我们以前地路的人不能降,降了也没有好果子吃,你看看清凉侯这次来势汹汹的样子就知道了,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还抱着幻想,南线仗着繁龙江天堑,姜小白一定攻不过来,万一皇上赢了,那他还有升官发财的机会,如果投降了,就算不死,一辈子也活得像条狗。

  副将道:“既然不能降,不能撤,又守不住,那该如何是好?”

  封向前双手按在女墙上,望向远方,目光就变得深邃,许久,才道:“不能降,不能撤,不能守,又没有援,你说该怎么办?”

  副将想了想,道:“攻?”

  封向前道:“没错,只能以攻为守,要不然只有坐以待毙!你去整顿兵马,今夜三更,夜袭敌营!”

  副将点了点头,道:“将军好计谋,虽然冒险了一点,但敌军绝想不到我们只有五百万人马还敢出关迎敌,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必胜!”

  封向前叹道:“若不是被逼无奈,谁愿冒险偷袭?都怪皇上目光短浅哪,以为人家长象国只是虚张声势,把兵全调走了,哪怕再给我留下三百万,也不致如此啊!”

  封向前站在关楼上长吁短叹,但布休此时却是惬意无比,正坐在帅帐之中与王青虎对酒当歌,边上站着两个士卒,给他们摇着扇子,快活得不得了,没有一点大战在即的紧张感。

  王青虎叹道:“小布啊,自古以来,能把主帅做得像你这么轻松的,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布休道:“我就是背着帅印的小喽啰,捧着金饭碗的乞丐!”

  王青虎点头道:“芊如公主就是金饭碗哪!”

  布休摆手道:“不不不,她不是金饭碗,是金饭桶!”

  王青虎刚要说话,忽觉门口一暗,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帅帐门口,两人转头望去,布休手中的酒碗顿时跌落,因为门口站的不是别人,正是金饭桶。

  布休吓得说话都结巴了,忙堆起笑脸道:“芊……芊如,你……你怎么来了?也……也不打声招呼?”

  芊如忽然就流下眼泪,与她一身威武的戎装根本就不匹配,摇头道:“布休,没想到我在你眼中一直竟是个饭桶,你太令我寒心了!”

  布休竟一时语塞,怔怔说不出话来。

  芊如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我也不是不要脸的人,我现在就回宫,你去找个杨柳细腰吧!”说完掩面离去。

  布休虽然喝了酒,但还没有喝醉,吓了一跳,她若是走了,这千万兵马怎么办?指着他,再给他两千万,也不够他当炮灰的。连忙就追了出去,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急道:“芊如,好好的怎么生气了?”

  芊如抹了一眼眼泪,道:“好好的?你说我是饭桶,我还应该好好的?要不是我答应过你,不再打你,我肯定打得你满地找牙!我若能打你,我绝不会流眼泪。”

  布休故意急道:“谁说你是饭桶了?”

  芊如怒道:“你当我是聋子吗?”

  布休道:“我说你是金饭桶,什么时候说你是饭桶了?”

  芊如倒是一怔,道:“不一样吗?”

  布休一脸恨铁不成钢,道:“芊如,怎么说你也是知书达礼的人,怎么一点学问都没有呢?多一个字能一样吗?女人和坏女人能一样吗?包和骚包能一样吗?如果我说你不要脸,你肯定很生气,但如果我说你是臭不要脸的,那就是跟你玩笑。如果我说你是猪,那就是在骂你,但如果说你是小猪猪,那就是在宠你,你怎么就是非不分,不解风情呢!你在我心里就是一个金饭桶,比金饭碗还要贵重的那个级别,我以为你偷听之后一定会很感动,怎么却莫名其妙地生气呢?倒害得我云里雾里。”

  芊如虽然是领兵奇才,但在人情事故方面,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哪里经得起他的花言巧语,一时就被他绕晕了,怔道:“你真不是嫌弃我?”

  布休道:“我若是嫌弃你,你若跑了,正合我意,我看我现在急得,有半点嫌弃你的样子吗?”

  芊如道:“难道我错怪了你!”

  布休撇了下嘴,道:“何止是错怪?简直就是把我的一片好心当作了驴肝肺!”

  芊如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低头道:“那对不起了!”

  布休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不怪你,你也是因为太在乎我,就像我在乎你一样,我能理解!走,进帐慢慢说,外面太阳太大,不要晒坏了你娇嫩的肌肤!”

  芊如脸色又活泛了,郑重地点了下头,跟着他转身走向帅帐。

  王青虎已经从帅帐里走了出来,正站在门口瞅着他俩,布休便道:“你先回避一下,不要影响我们夫妻俩喁喁情话!”

  王青虎撇了撇嘴,路过他身边时,啐了一声:“贱!”说完扬长而去。

  布休就指着他的背影,叫道:“有种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斩了你?臭不要脸的!”

  芊如也小声附和道:“这个王青虎怪不得讨不到老婆,一点都不解风情,哪里知道夫君对我的情意!”

  布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道:“说得对,注定他孤独终老!”

  俩人进帐坐下,布休道:“芊如,你来找我,是不是那十支兵马有消息了?”

  芊如点头道:“嗯,飞鸽来书,他们已经全部进入山中腹地,其中有两支兵马还跟敌军接触了,但未发生战事,敌军跑了,现在封向前想必已经知道了!”

  布休道:“芊如,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对兰仓关附近的地形这么熟悉啊?我在中夏国待了几年,感觉也没你熟悉!”

  芊如道:“还不是因为你!”

  布休怔道:“因为我?”

  芊如点了下头,道:“嗯,当年你偷偷离开长象国,我曾到中夏国去找你,就是从兰仓关走的,当时中夏国局势不稳,兰仓关闭关不开,一气之下,我就翻山过去了,没想到在山里却迷路了,转了十多天才出去,差点饿死在山里,所以我对山里特别熟悉。”

  布休惊道:“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芊如苦笑一声,道:“你也知道,我是男儿性格,不喜欢矫情!”

  布休道:“那你怎么没有找到我?”

  芊如道:“我找到了清凉城,也找到了清凉侯府,但侯府里的老管家说,说你没有去过,也从没有听过你,我当时以为你肯定对我哥撒了谎,不是去找清凉侯的,所以就心灰意冷地回来了。”

  虽然她说得平平淡淡,好像只是到中夏国转了一圈,但布休能够想像一个女孩子跋山涉水,风尘仆仆奔波数万里,又独自在荒山野岭中艰难求存十余日,饥寒交迫,无依无靠,换作他这个男人,想想都是胆寒。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与她成婚,完全是被她家仗势霸占的,没想到她私下里也付出那么多,忍不住动容,道:“那你为什么现在又愿意说了?”

  芊如又苦笑一声,道:“我想做个女人!”

  布休抿了抿嘴,道:“我对不起你!”

  芊如道:“不要这样说,我不爱听,正因为我们之间有波折,有那些刻骨铭心的曾经,才让我觉得今天的幸福更加可贵,所以我才更加珍惜,愿意改变,说不打你,就不打你!不是为你而改变,是为我自己而改变。”

  布休就张开双臂,道:“来,过来让我抱抱!”

  芊如脸上一红,娇艳如花,但还是走了过来,一下抱进他的怀里。

  就听“喀嚓”一声,布休屁股下的椅子顿时碎裂,俩人一下摔倒在地,布休被压在下面,痛得哇哇大叫,心里不免感叹,都说父爱如山,原来妻爱也可以如山哪!

  封向前因为夜里要偷袭敌营,一辈子也没干过这么大的事情,紧张得一塌糊涂,如坐针毡,探子派出去一波又一波,还好结果很满意,敌营一切如常!

  到了夜里,弯月高悬,封向前集齐人马,事先派人在关外密集搜寻一遍,确定没有探子监视后,便悄悄打开关门,五百万兵马倾巢而出,整装待发,静静地站在昏暗的月色下,如同兵马俑。

  一会功夫,探子回报,敌营一切如常。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11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