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十五章 易筋经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翻修侯府,工程浩大,每天人来人往上千人,但老管家应付起来却是从容自如,井然有序,每天都会有心留出几进院子,不让外人靠近,让姜小白和风言风语待在里面安心修炼。

  姜小白知道,他之所以能够震住秦上天和左蓝,完全是仗着侯爷这身虎皮,如果扯掉这身虎皮,这几天他都不知死多少回了。但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这条命既然被人惦记上了,这身虎皮虽然能罩得住他一时,但绝不能罩住他一世,提升自身实力才是王道。

  从秋香楼回来时,姜小白就跟风言风语说了,即日起,谁都不可以离开侯府,直到辟空显印为止。看他风风火火的样子,风言风语有些纳闷,因为他们曾听老管家说过,在少爷很小的时候,老侯爷就曾找高人看过,少爷根骨不佳,根本就不适合修炼。可为什么他明知道自己不适合修炼,还要执意为之呢?这不是平地不走爬大坡,自讨苦吃嘛。再想想他白天的表现,虽然威风凛凛,但却是反常至极,俩人不免心头一紧,想少爷的脑子不会是坏了吧?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因为大街上的傻子他们又不是没见过,一般都是胆子很大,一副无法无天的样子,什么嚣张的话都敢说,跟今天的少爷倒还真有几分相似。

  他们虽然心里担忧,但除了依着他却也没有办法,毕竟装模作样地修炼也不伤身体,万一把话说明了,把他刺激到了,再由傻子变成疯子可就麻烦了。

  其实对姜小白来说,能不能够辟空显印,心里也是没有底的,毕竟天生资质摆在这里,之所以执意为之,是因为他想到了达摩曾对他提到过《易筋经》,达摩毕竟是高僧,不会无的放矢乱说废话,既然提起,必有缘由。而《易筋经》可以伐毛洗髓,让人脱胎换骨,练武之人几乎无人不知,只是在地球上名大于实,作用不大,也不知在这里能不能做到?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权当一试,不行再另寻它法。

  三人各占一间房,姜小白盘坐榻上,静下心神,开始修炼《易筋经》。这本经书他看过无数遍,几乎倒背如流,如同印在了脑海之中。

  “佛祖大意,谓登正果者,其初基有二:一曰清虚,一曰脱换。能清虚则无障,能脱换则无碍,始可入定出定矣。知乎此,则进道有其基矣。所云清虚者,洗髓也;脱换者,易筋是也……”

  根据口诀指引,姜小白张开双手,开始引灵气入体,沿着经脉游走全身,半天功夫,几乎就占据了身体的每个角落。灵气为正气,正气入主,浊气哪敢盘桓不去,拼命找洞往外钻。

  那个半天,姜小白也不知放了多少个屁,反正一个接着一个,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屋里放鞭炮,放得屋里如同茅房一般,臭气滚滚,估计扔个火种进去,肯定要炸出一个蘑菇云来。姜小白自己薰得都有点受不了,几次想出门透气,但他知道,一旦放弃,浊气必定反蚀,也就前功尽弃了,也就是说这些屁也是白放了。便坚定心神,咬牙想着,如果连这点屁大的事都忍受不了,何以证道?

  半天过后,浊气清空,房间开始恢复清明,但是灵气仍然源源不断地涌入体内,没有停下的迹象,在体内不断挤压,浸入骨髓深处。姜小白感觉自己快要被挤爆了,除了头发指甲,全身上下寸寸撕裂,无处不痛,身体仿佛膨胀了无数倍,随时都会爆炸成血肉纷飞。

  当然,这只是他的自我感觉,其实他的身体表面并无任何变化。但他身体内部毕竟容量有限,在灵气的不断挤压下,骨髓深处的浊物受到排挤,无处藏身,便顺着各处汗毛细孔一点一点地冒了出来,如同一根根小蚯蚓,黑乎乎粘稠稠的,腥臭扑鼻。

  如此经历了两天一夜,姜小白的骨髓经脉才被彻底清洗干净,如今他已脱胎换骨,骨质如玉,心脏跳动如晨钟暮鼓,铿锵有力,体态轻盈如毛,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就连呼吸也是顺畅许多,一吸到底,直通丹田。

  姜小白心下暗喜,达摩师祖果不欺我,真是天助我也!猛地睁开眼睛,却见风言风语正站在榻边眨巴着眼睛望着他,一脸焦急。姜小白吓了一跳,这也太危险了,这俩人什么时候进来他都不知道,如果是敌人,他怎么死都不知道。

  风语见他醒来,脸色一喜,道:“少爷,你终于醒了,这么长时间可把我吓坏了!”

  风言接口道:“就是,少爷,你修炼的是什么邪功啊?怎么全身都在冒屎啊?跟我们拉屎的方式都不一样。少爷啊,我知道你想修炼,急于求成,但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像你这样,就算修炼有成,又有什么意思啊?每天光忙着擦屁股了。”

  姜小白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知道什么?我是在伐毛洗髓。”瞥了自身一眼,只见全身上下都被一层厚厚的污秽覆盖,连衣服都被撑得鼓鼓囊囊的,估计也只剩下两只眼睛眨巴了,真如掉进了茅坑一般,臭不可闻,自己都觉得恶心。想到这兄妹俩竟也不嫌弃,一直陪伴左右,心里又有些感动,不忍再训斥风言,便道:“说了你也不懂,赶快帮我打点热水过来。”

  风言道:“少爷,像你这样,估计十桶水也洗不干净啊!要不这样,你看现在天气还不算凉,你干脆跳到池塘里去洗好了,不但人可以洗得干净,还可以喂喂小鱼给那些荷花施施肥,来年荷花肯定可以盛开满池,一举三得啊!”

  姜小白没有说话,只是瞪了他一眼,风言吐了下舌头,道:“好吧,当我放屁!我去打水。”转身就开门走了出去。

  洗完了澡,姜小白感觉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饥渴难耐,便让风语弄了一桌饭菜过来。

  吃完饭,天就黑了,姜小白重新铸体成功,兴致正浓,没有睡意,准备趁热打铁,争取早日辟空显印。

  而风言也是兴致勃勃,毕竟他只有一年时间了,如果一年内不能成功辟空显印,就相当于给他的人生判了死刑。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少爷总喜欢把剑架在人家的脖子说话,给人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现在就感觉有把刀架在他的脖子,由不得他偷半点懒,长这么大也没有像现在这么勤奋刻苦过。

  三人约定,轮流值守,免得再发生有人近身却浑然不知的情况发生。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