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六十一章 英雄都有当年勇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40 源网站:节点2
  牛宣古见几个人一脸的杀气腾腾,像看猎物一般看着他,倒是吓了一跳,上前抱拳道:“见过总郡主!”

  姜小白微微一笑,道:“你我同是郡主,就不必客气,牛兄里面请。”

  几人又回入大殿,坐了下来。

  牛宣古又道:“总郡主,这里不是我的地盘,做不得主,把总郡主晾在这里,心里好生过意不去。”

  姜小白道:“既然牛兄做不得主,那怨不得牛兄!何雨生人在哪里?”

  牛宣古四周看了下,见没有智郡的人,便轻叹一口气,小声说道:“总郡主也不要指望他了。”

  姜小白道:“为何?”

  牛宣古道:“他已经叛变了。”

  姜小白淡淡道:“柴双也叛变了吗?是已经投敌了,还是准备跟敌人内应外合啊?”

  牛宣古原以为姜小白得知何雨生叛变的消息,肯定惊得眼珠都得掉下来,没想到他却没有半点惊讶,脸上波澜不惊,不由暗赞一声,道:“他们俩人现在穿一条裤子了,不过何雨生还没有联系好,估计是应该内应外合,他想拉着我一起入伙,我假装答应了他。”

  姜小白道:“现在地路形势危急,投敌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你为何不相信他们,却来相信我一个金斗一品?”

  牛宣古道:“我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大元帅,大元帅既然派你来,肯定不会无的放矢,定有用意。”

  姜小白道:“你比他们两个聪明!”

  牛宣古道:“我不是聪明,我是愚忠!”

  姜小白道:“但愚忠却救了你一命。你若再迟来片刻,现在你已经人头落地了。”

  牛宣古惊道:“你有能力杀了我们三人?我们三人可都是金斗六品。”

  姜小白道:“我有一百种方法杀了你们,你信吗?”

  牛宣古回想刚刚在门口他们杀气腾腾的样子,再看他坚毅的眼神,后背就惊出一身汗来,竟没有半点怀疑,点头道:“我信!那你现在还打算去杀了他们吗?”

  姜小白道:“刚刚你遇见我,就是在杀他们的路上,那时我不知道他们已经叛变了,所以必须得死。现在知道了,我反而不打算杀他们,先留他们几日再说。”

  牛宣古听得一头雾水,道:“为什么知道他们叛变了,反而不杀了呢?他们留下可是个祸害。”

  姜小白道:“祸害在哪里都是祸害,不但会祸害我们,也会祸害敌人!”

  牛宣古道:“我还是听不明白。”

  姜小白道:“现在听不明白,以后你会看明白。烦请牛兄跟他们再虚委几天。”

  牛宣古道:“总郡主放心,我生是镇南侯的人,死是镇南侯的鬼。”

  姜小白点头道:“那就好。我还想跟牛兄借个人。”

  牛宣古怔道:“借谁?”

  姜小白道:“一个跑腿的人。”

  牛宣古又是一怔,道:“跑腿?去哪里?”

  姜小白道:“去千寨联盟!”

  牛宣古惊道:“那可是匪窝啊!去那里干嘛?”

  姜小白道:“到镇仙山把我调个人过来。”

  牛宣古苦笑一声,道:“总郡主,你可能没去过镇仙山,上次血兰国几十万兵马去攻打镇仙山,都大败而归,我手下可没有那样的人才,一个人能帮你把人从镇仙人救出来,我亲自去都没有那样的本事!”

  姜小白道:“不是救,是调!帮我送封书信过去就可以了。”

  牛宣古迟疑道:“你认识镇仙山的人?”

  姜小白道:“我就是千寨联盟的盟主!”

  牛宣古一下恍然大悟,敢情跟他聊这么久,都是在吹牛/逼啊!心里就有些恼怒,脸色刷地阴了下来,道:“总郡主,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姜小白仍是面无表情,淡淡道:“你觉得镇南侯请我过来就是跟牛兄开玩笑的吗?”

  牛宣古从来没对人说过,他自辟空显印后就是给侯府看家护院,镇南侯对他极好,突破金斗以后就让他下来做了池主,后来又升他做了郡主,都是镇南侯亲自任命,在地路上千郡里也是极为罕见的,所以对镇南侯忠心耿耿,崇拜之极,一直把他当作自己奋斗的目标。所以姜小白把镇南侯搬出来,他心里也有些不确定,对啊,侯爷英明神武,不可能派一个光会吹牛/逼的人过来啊!便迟疑道:“可是千寨联盟那可都是虎狼之匪啊!想要号令千寨,怎么也得紫斗修为吧?可是总郡主?”

  姜小白道:“哦,忘了告诉你,我当千寨联盟盟主的时候,还是在参加无生海狩猎大会之前,那时我才白斗三品!”

  俗话说,英雄不提当年勇,姜小白也不想提这些陈年往事,但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没有叛变的,如果不抖点料子震慑震慑他,让他看不到希望,说不定也要跟着叛变了。

  果然牛宣古一脸震惊,道:“你还参加过无生海狩猎大会?”

  姜小白道:“当时在无生海,地路有数千人看到,又做不得假,牛兄不放心可以派人去打听一下,要不然我怎么会认识镇南侯呢?”

  牛宣古知道,无生海狩猎大会期间,镇南侯确实在无生海,要不然也不会让人轻易就篡了皇位。心道:我就说镇南侯不会无缘无故派了一个金斗一品过来,果然是有些来历的。至于他是不是千寨联盟的盟主,既然是他派人去了,稍作打听就知道了。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何雨生和柴双可就是有眼无珠了。忙道:“不用打听,我相信总郡主!既然总郡主要送书信去千寨联盟,那你把书信给我,我即刻就派人过去。”

  姜小白想了想,道:“算了,不写信了,写信不安全,反正就一句话的事,让你派去的人到镇仙人找到玉夫人,现在玉夫人暂代千寨联盟的盟主之职,让他跟玉夫人说,让虎头寨寨主王青虎即刻来见我,一刻也不要耽搁!”

  牛宣古道:“那万一玉夫人不信呢?”

  姜小白就从储物戒里煞出一根信号棒,拔掉了引信,递给他道:“这是千寨联盟的召集剑云,只有盟主有,你让你派去的人把这个带上,交给玉夫人,她就信了。”

  牛宣古见他说得有鼻有眼,顿时就信了**成,心里不由惊叹,想不到眼前这个金斗一品的年轻人竟如此了得,怪不得让镇南侯青睐有加,守此险要之地。

  同样惊讶的还有姜离赋和卞公公,真没想到这个清凉侯竟然是千寨联盟的盟主,藏得好深哪!

  牛宣古接过信号棒,点头道:“那好,我即刻就派人过去。”

  姜小白道:“记得,一定要用信得过的人。”

  牛宣古点头道:“放心,绝对是我的心腹!不过总郡主,你为何如此信任我,我们不过才第一次见面?”

  姜小白道:“信任不是建立在见面的次数上的,而是一种感觉,我对你的第一感觉就很好。在回来的路上,我告诉你们我是金斗一品,何雨生和柴双都面露不屑,只有你,泰然自若,虽然我不明你心中所想,但我对你另眼看待。”

  牛宣古笑道:“总郡主果然是聪明人,洞若观火,明察秋毫,你没有看错人,我绝对是个可信之人。我进来时间太久了也不好,何雨生他们会怀疑的,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偷偷跟我说就行了。”

  姜小白点了点头,道:“那你先回去吧!”

  牛宣古点了下头就退出了大殿。

  风言这时凑了上来,小声道:“少爷,这个姓牛的当真可信吗?”

  姜小白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风言道:“那你把老王叫过来干嘛?不会是肚子饿了,想吃他烧的菜了吧?”

  姜小白道:“你还别说,还真有点想吃他烧的菜了。但我万里迢迢把他召来,可不是让他来烧菜的。”

  风言道:“那你想干嘛?”

  姜小白道:“有用!”

  牛宣古出了大殿,找了龙麟马刚准备下山,结果半道上却被何雨生和柴双截了下来。

  何雨生问道:“牛兄这是要去哪啊?”

  牛宣古道:“回我自己的地盘上去啊!”

  何雨生道:“这么急回去干嘛啊?不会是新来的郡主跟你说了什么吧?”

  牛宣古怔道:“你怎么知道的?你派人偷听了?”

  何雨生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反问道:“他跟你说了什么?”

  牛宣古道:“他刚开始问我有没有退敌良策,我当然说没有啊,我有退敌良策还轮得到他来做总郡主?他又问我哪里有退路,我就告诉他了,虎囚关是唯一的退路……”

  何雨生打断他的话,道:“他已经问到退路了?”

  牛宣古点头道:“对啊!我原以为镇南侯派他来镇守三郡,肯定是有些本事的,没想到……”边说边摇了摇头。

  何雨生道:“那跟你回去有什么关系?”

  牛宣古道:“他说他们几个大男人一路舟车劳顿,路上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问我信郡有没有美女?你说我堂堂一个郡主,说没有他也不信哪!我当然说有喽,然后他就让我给他张罗几个过来!”

  何雨生怔道:“果然是纨绔子弟,那你不会真打算给他张罗几个过来吧?”

  牛宣古摊开双手,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跟你们说,我们三人现在就是墙头草,哪边风小往哪边倒!但你得确定墙头那边是自己人哪,不要刚倒过去就被人家拔掉了,哪死得就冤了。现在你天路那边又没联系好,我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万一天路那边不受降,自己这边后路又堵死了,那我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何雨生急道:“你放心,天路那边是板上钉钉的事,不会有差错的!”

  牛宣古道:“狡兔都有三窟,你就是说破嘴皮子,我也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何雨生没好气道:“得得得,那你去吧,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牛宣古道:“但你天路那边有消息了,一定要告诉我啊,你要把我扔下自己一个人跑了,到时我可跟你没完。”

  何雨生冷哼一声,道:“你倒是左右不吃亏啊!”

  牛宣古道:“这话说的,你也可以啊,那新来的郡主还在大殿,你现在去拍马屁也来得及啊!”

  何雨生瞪了他一眼,道:“我没那么贱!”

  牛宣古道:“好好好,当我放屁,我也希望你是对的,但我更相信我自己!”说完就走了。

  何雨生咬牙道:“这家伙平时牛皮哄哄的,没想到关键时刻也是胆小如鼠,若不是天路想让我们三郡一起投降,我真不想带上他。”

  柴双道:“这家伙一根筋,有什么说什么,这次是真的怕了。不过他说得也不无道理,留条后路总是好的,要不我们也到大殿里说两句软话,总不至于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

  何雨生让一个金斗一品夺了郡主之位,还让他辅助他,心中屈辱难耐,哪里愿意低头?冷冷道:“柴兄也不相信我吗?”

  柴双苦笑一声,道:“不是不相信,说两句软话也无伤大雅,万一天路有变,我们还可以向关内撤啊!”

  何雨生道:“柴兄,你还看不清现在的形势吗?我们就是撤到关内也是死路一条,就算不死,你愿意让一个金斗一品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吗?还不如赌上一把。你放心,今天晚上我就去天路大营,明天便知结果,你就忍耐一晚,明天再作决定。我们怎么说也是堂堂的郡主之尊,有必要像一条狗一样在那个纨绔子弟面前摇尾乞怜吗?”

  紫双咬咬牙道:“那好吧,明天我等你消息。那我也先回去了,省得看到那个金斗一品浑身不自在,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啊,不要大意了!”

  何雨生冷笑一声,道:“区区一个金斗一品,还奈何不了我。”

  柴双道:“但明天关内会调过来三郡人马。”

  何雨生嘴角一弯,带着一抹狡诈,道:“如果今天晚上事情成了,明天我们就去虎囚关截住那三郡人马,现在人心不稳,试问谁会服一个金斗一品?愿意陪他这个纨绔子弟去送死?聪明人远不止我们两人,只要我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没人愿意跟他这个狗屁都不是的总郡主的。”

  柴双点头道:“你说得也对,那就看你的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2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