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一百六十四章 你就是郡主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07 源网站:节点3
  话音刚落,就听一声惨叫,那人胸前就多了一血窟窿,前后贯通,鲜血就从窟窿里汩汩流了出来,瞬间就把胸前的衣衫浸透了。

  风言现在将神针藏于衣袖之中,运用愈发自如,伸缩就在转瞬之间,无声无息,所以直到死,那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两眼睁得圆圆的,就倒了下去。

  夜,还没有完全消退,视线模糊,剩下十余人也没有人看清楚这人是怎么死的,只觉眼前一花,人就无缘无故地死了,如同遭了厉鬼索命,毫无征兆。再看马背上的几人,个个神色淡定,一脸漠然,好像从来都没有动过手。

  这十几人均是何雨生的心腹,何雨生曾告诉他们,这几个人最高不过金斗一品的修为,又见他们在大殿里畏缩了一夜,屁也不敢放一个,所以愈发瞧不起,心中才没有惧怕,根本没将他们放在眼里,没想他人家不鸣则已,一鸣就惊得他们屁滚尿流。死掉的那个修士怎么说也是金斗三品,被人杀于转瞬之间也就罢了,最可怕的是,连怎么死的他们都不知道。

  众人大骇,连忙退后几步,拔剑出鞘,指着姜小白几人,脸上惊慌不定,同时一起大声叫道:“来人啊!敌袭了!”

  本来趁着对方心中惧怕,姜小白几人完全可以冲杀出去,但姜小白却动也不动,任由他们撕破喉咙叫喊着,这让他们心中愈发惧怕,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现在大敌当前,智郡下面各城各池的人马均聚集在山上,有点身份的就住在房间里,没有身份就围着山顶到处安营扎寨,本来天也快亮了,所以听到敌袭,全部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把姜小白几人围得左三层右三层。

  但四下张望,除了地上有一具尸首外,哪有敌人的影子其中一个池主问道:“哪里有敌袭”

  何雨生的其中一个心腹就用剑指着姜小白,急道:“就是他们啊!”说完就往其他人身后躲了躲,生怕一个不小心,身上也多出一个窟窿。

  众人就觉得奇怪,这人不是何郡主带回来的总郡主吗消息经过一夜的扩散,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总郡主的修为不过金斗一品,所以也没人放在眼里,怎么会把这十几个人吓得跟鹌鹑一样呢这十几个人可都是金斗以上的修为啊!

  众人均觉得蹊跷,忍不住看了眼地上的尸首,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人可是郡前行走,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毕竟是金斗三品,怎么说死就死了呢死了其他人怎么不上呢好像还很害怕的样子

  人的情绪会传染,当有十个人瞧不起你的时候,别人也会跟着瞧不起你;但当有十个人惧怕你的时候,其他人也会跟着惧怕。人群虽然有些骚动,交头接耳,却没有一个人出头,刚刚还觉得有些瞧不起这个总郡主,现在却觉得这个总郡主有些神秘莫测,特别在此众剑环伺之下,总郡主却如同一座巍峨高山,端坐马背之上,一脸平静,不惊不惧,甚至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们,仿佛他们就是围在他身边的一群蚂蚁,不足为意,这哪里是一个金斗一品该有的态度

  姜小白这时才环顾四周,淡淡说道:“都到齐了吗”

  底下一片沉默,噤若寒蝉。

  姜小白从储物戒里煞出一枚大印,单手托在手中,大声道:“此乃朝廷册封大印,本郡主乃朝廷命官,奉命镇守三郡,你们拔剑相向,难不成都想造反吗”

  这一顶造反的大帽子扣下来,众人均吓了一跳。他们不过是底层士卒,得到的消息也是人云亦云,朝中局势哪里能够看透,也不知是天路在造反,还是地路在造反,反正让他们造反却是不敢的。

  刚开始他们虽然也瞧不起这个总郡主,但毕竟有何雨生顶着,跟他们却是没有一点关系的,反正大家都一个态度,法不责众,现在何雨生不在,谁也不敢冒着造反的罪名来得罪总郡主,毕竟人家手里的大印是货真价实的,一个不小心可是要抄家灭族的。

  有些胆小的连忙收剑归鞘,其他人见了,心里暗骂一句:胆小鬼。骂完自己也跟着收剑归鞘,生怕收得晚了让总郡主注意到,四下里就响起一片利刃入鞘的声音,片刻功夫,寒光利刃消失殆尽,只剩下那十几个心腹仍旧持剑,不过脸上却惊慌得更深了,额头均有细汗渗出,只觉进退两难,攻也不敢,退也不是,况且四周人山人海,也无处可退。

  姜小白却没有正眼看他们,而是大声问道:“这里可有金斗七品修为的”

  人群就有些莫名其妙,互相看了看,却没有人说话。

  姜小白又道:“可有金斗六品修为的”

  人郡又互相看了看,这时一个魁梧大汉就走了出来,抱拳道:“启禀总郡主,下官金斗六品!”

  姜小白道:“叫什么名字什么官职”

  那大汉道:“下官樊树天,现任香高城城主。”

  姜小白道:“为何金斗六品的修为却屈居城主之位”

  樊树天脸色就有些难看,憋了半天才道:“因为何郡主看我不顺眼。”

  姜小白点头道:“好,就喜欢你这种让人看着不顺眼的。你现在已经不是城主了,我以总郡主的身份任命你为智郡的郡主,即刻上任!”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喜悦来得太突然,樊树天都有些接受不了,原以为在何雨生的打压下,这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甚至还有生命危险,没想到柳暗花明,转瞬之间竟然可以和何雨生平起平坐了,一下子就惊呆了。

  姜小白道:“怎么不愿意吗”

  樊树天忙道:“我愿意!只是何郡主回来了怎么办”

  姜小白道:“何雨生抗命不尊,密谋造反,当诛九族,就算回来也是死路一条!现在你是智郡的郡主,这里是你说了算怎么你害怕吗”

  樊树天想到这些年所受的委屈,脸色忽然变得坚毅,咬了咬牙道:“我不害怕!我有能力把智郡管理好!”

  姜小白点了下头,又环顾众人,大声道:“众位听好了,现在樊树天是智郡的郡主,而不是何雨生。如有不服者,现在站出来!”

  众人又是噤若寒蝉。

  姜小白道:“既然没人不服,现在整个智郡唯樊树天马首是瞻,抗命不尊者,以造反论处,诛九族!”

  这“诛九族”三个字太过吓人,如同一把利剑悬在每个人的头顶,让众人神情一凛,反正有人管着他们,听谁的话不是听何必要触犯这个忌讳何况樊树天的修为在众人当中也是最高,没人有能力与之对抗,虽然有不少人心里还是忠于何雨生的,但现在何雨生连鬼影都看不见,跟忠于空气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来点实在的。

  何雨生那十几个心腹看到现场第一高手已经忠于总郡主,何况其他人呢只觉心惊肉跳,大汗淋漓,相互看了看,瞬间心意相通,连忙一起弃剑,跪倒在地,伏首道:“总郡主饶命啊!我们都是身不由己,受了何雨生胁迫,不得已才监视总郡主的,但我们并没有恶意,还望总郡主明鉴,饶我们一命吧!”

  姜小白道:“我之所以没有为难你们,让你们活到现在,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还好你们迷途知返,及时悬崖勒马,如果再迟上半句话的功夫,你们现在也已经满身窟窿了。”

  那十几个人连忙捣蒜似地磕头,齐声道:“多谢总郡主不杀之恩!”

  姜小白道:“如果下次,定斩不饶!”

  那十几人忙道:“绝对没有下次了。”

  姜小白又看着攀树天道:“樊郡主,智郡就交给你了,如果我回来,智郡还是一盘散沙,我拿你是问!”

  樊树天抱拳道:“总郡主放心!不知总郡主要去哪里”

  姜小白道:“关内调出来三郡人马,我要到虎囚关把他们接过来,我怕有人密谋造反,对这三郡不利!”

  他之所以如实相告,就是为了让他安心,也为了震慑众人,不要以为他是跑路去了。

  樊树天确实有这样的担忧,万一这个总郡主表面威风八面,心里却害怕逃跑了,那他这个郡主可就成了摆设,如果何雨生回来,就玩完了。他也听说关内要调拔人马出来,听姜小白这般说,心里就踏实了,忙道:“总郡主尽管放心去接人,这里我一定整理得井井有条!”

  姜小白点了下头,便问明虎囚关的方向,下山了。

  几人一路驰骋,太阳就渐渐升了起来,由于平叛终究是耽误了时间,几人赶到虎囚关时,关门已经打开,却没有见到三郡人马的影子。

  姜小白心下一沉,忙去询问守关的士兵,士兵告诉他们,三郡人马已经出关了,好像去了礼郡的方向。

  姜小白心头就腾起一股无名之火,咬牙道:“追!”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