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零六章 淘金大会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上山后,姜小白就把几个郡主召集起来,跟他们交待了一遍,他走后,布休代理总郡主。

  几个郡主听说他要去京城,还是去救人,都吓了一跳,牛宣古慌道:“总郡主,这可使不得啊,京城可是龙潭虎穴啊,不要说你只身前往,你就是带甲十万,都杀不出来啊!去了就是死路一条啊!”

  姜小白道:“当年我去无生海,所有人也这样说。后来我去九屠魔域,大家还这样说。现在我来到这里,起初你们也是这样想的。但我现在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

  牛宣古急道:“但京城不一样啊,那里高手如云,重兵环伺,根本就没有侥幸逃脱的可能。总郡主,我知道你智勇双全,但在那种地方,根本就无处施展啊!”

  姜小白道:“那是你以为!”

  牛宣古脑光一闪,稍作犹豫,便鼓足勇气,试探道:“总郡主,不会是皇上答应你什么条件了吧?”

  姜小白冷哼一声,道:“你就问我有没有叛变不就行了吗?你也知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

  牛宣古慌道:“属下不敢!”

  姜小白道:“第一,我并不亏欠谁,我若叛变,光明正大,绝不会偷偷摸摸;第二,我若叛变,我不会把布休和王青虎留下来,他们是我的兄弟。也不会把常郡主和常姑娘留下来,我拼着性命把他们救出来,不是留下来陪葬的。”

  牛宣古想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忙道:“总郡主,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姜小白道:“你告诉镇南侯,让他放心,我此去京城,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死在那里,要么活着回来,不会走第三条路。”

  牛宣古道:“总郡主,你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晚上,姜小白刚准备睡觉,却传来敲门声,便起床开了门,门外站着常楚楚。姜小白怔道:“常姑娘,你还没睡?”

  常楚楚走了进来,在桌边坐下,道:“姜大哥,我知道你去意已决,我也不劝你,你能不能把我也带上,路上我也能照顾你。”

  姜小白叹道:“此去凶险,我都照顾不了你,你又如何照顾我?”

  常楚楚道:“你怕我拖你的后腿?”

  姜小白道:“我只有腿,没有后腿,所以说,你想多了一点。”

  常楚楚道:“那你为何不带我?”

  姜小白叹道:“此去凶多吉少,我巴不得我自己都不用去,能少带一个就少带一个, 没必要作无谓的牺牲。”

  常楚楚听他自己都说凶多吉少,心一下就揪紧了,眼泪就流了下来,道:“我宁愿陪着你凶多吉少,我也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等待,我害怕那种等待的感觉,比等死还要难受。”

  姜小白道:“既然害怕,就无需等待。当一个人无惧死亡的时候,活着才是最恐怖的,但你还没到那个地步,我还是喜欢看到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你。虽然我救过你,但你不要把它当作一个负担,你并不亏欠我,要不然你会活得很累。”

  常楚楚急道:“我知道我活得很累,但我并不是因为觉得亏欠你,我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姜小白道:“所以说你要学会控制自己,没有人可以做到为所欲为,我也有很多遗憾,人生本来就活在得失之间,有得必有失。你想过没有,你若跟我去京城,你得到了你想要做的,但你害怕的那种等待,就会由你父亲和母亲来承担,你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人不要一直往前看,有时也要回过头来看看,你为了得到前面的东西,后面又丢掉了多少东西?”

  常楚楚含泪点头道:“好吧,姜大哥,我永远都说不过你,只希望你能记住你自己说的,不要一直往前看,也要时常回去头来看看,后面还有很多在等待你归来的人。”

  姜小白点头道:“我会的。”

  第二天,太阳还没露头,姜小白就带着雨雄和陈静儒出发了。纵马驰骋十余日,终于到达地路和京城交界的一座小城。

  京城四面环山,山高千仞,天然形成一道城墙,四周留有隘口,如同城门,可供进出。山中腹地长宽上百里,街道纵横,店铺连绵,繁华无比,如果只是来逛街,逛上几天几夜都逛不完。山外驻有几百万禁卫军,如果把四大隘口堵住,连苍蝇都飞不出去。

  姜小白没有急着进京,而是在小城里住了几天,四下里打探一遍,等到淘金大会当天,三人才开始进城。

  由于今天是淘金大会正日,全城戒严,隘口处根本没有百姓进出,只站着两排士兵,武装整齐,显得格外冷清。

  三人走了过去,就过来一个士官,拦住了他们,道:“你们是什么人?”

  姜小白没有说话,只是从怀里掏出令牌给他看了一下,那士官便不敢多说,侧立一旁,道:“三位大人赶快进城吧,淘金大会马上开始了。”

  姜小白便问明淘金大会的方向,走了进去。

  那士官见他们入谷,连忙叫来一个人,道:“赶快去通知大元帅,清凉侯出现了。”

  那人应了一声,连忙骑上龙麟马,跟着入谷了。

  谷内东南角有一座小山,山不高,山下有一片广场,用青石板铺就,四周竖有不少神兽雕塑。这里人迹罕至,只有每年皇室举行祭祀活动的时候会热闹一些。

  这次淘金大会就在这里举办。

  由于其它六国的人提前几日就到了,早早就来到了这里,广场两边坐了两排,中间留出一条宽阔的过道。

  这次大会,天刹和金地地也来了,两个国家的人倒是紧挨着坐在一起。不过天刹恼怒金地地上次救走了清凉侯,两年多了想起来还是一肚子怒火,所以金地地跟她说话,她最多嘲讽两句,便不再理他。金地地讨了没趣,便也回去安安稳稳坐下来了。

  花紫紫也早早到了,坐在过道尽头,面对六国,身后坐着十几个冷颜宫的弟子。她虽然坐着一动不动,眼睛却在人群中来回扫了几遍,却没有见到想见的人影,心里不免空落落的。

  姜离存则坐在下首作陪,身后坐着七大元帅,而镇东镇南镇西三侯一个也没来,也没派人来。

  眼看淘金大会就要开始了,也没见到姜小白的影子,姜离存便转头问孟秦中:“清凉侯还没来吗?”

  孟秦中比他还着急,毕竟这个馊主意是他想出来的,如果清凉侯和雨雄不来,这脸可就丢得大了。额头都急得冒汗了,道:“可能是他们路上遇到意外耽搁了吧?”

  姜离存叹道:“朕估计他们是不敢来了。”

  孟秦中道:“就算姜小白不敢来,但雨雄的女儿还在我们的手里,他不会连女儿的性命都不顾吧?”

  姜离存道:“修道之人谁会顾及儿女情长?”就没好说,我连兄弟都杀,老爹都灭,一个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孟秦中咬牙道:“这两个禽兽,一点人性都没有。我还以为姜小白是个有勇有谋,重情重义的大丈夫,没想到也是贪生怕死之辈!太令我失望了。”

  姜离存感觉这“禽兽”二字是在骂他,淡淡道:“你也很令朕失望!”

  孟秦中就羞得无地自容,心里恨透了姜小白,一点都不给他面子。

  “铛——”

  一声浑厚的钟声响起,震人耳膜,淘金大会开始了。广场上原本喧嚣嘈杂,顿时就安静下来。

  一个司仪就走到过道中央,手里拿着一张稿纸,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然后就照着稿子念了起来,声音洪亮有力,广场外都能听得见。开头无非讲一些场面话,欢迎这个,欢迎那个,这里也荣幸,那里也荣幸,但全身都荣幸完了以后,就开始讲淘金大会的规则。

  规则其实大家都知道,但为了防止有人假装不知道,还是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其实规则很简单,只要是金斗修士,谁都可以上台叫阵,甚至可以指名道姓,只要对方也是金斗,且愿意应战。直到战到无人敢战,站在擂台上的人便成为本届淘金大会的金主。不过为了防止车轮战,一个国家面对同一个修士最多动用三个人,而且那名修士有权要求歇息再战。

  一旦上了擂台,刀剑无眼,命如蝼蚁,死了也就死了,没人给你报仇血恨,不过打斗的过程中,如果一方觉得不敌,允许投降。

  虽然有这个规矩,但投降的人也是极少的,因为投降实在有辱国体,就算当时侥幸活下来,也是死路一条,丢了声名不说,家人还得不到抚恤,所以只要是上了擂台的修士,基本都是宁死不降。

  司仪念了半天,终于把稿纸念完了,长吁一口气,放下稿纸又道:“我宣布,七国淘金大会现在开始,不知下面有哪位金斗高手愿意上台挑战?”

  其实根本就没有台,也就是广场中间的一块空地,也就是他站的地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