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一十三章 金斗三品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4-02 09:48:17 源网站:节点33
  他说的声音不小,广场的人修为都不低,耳目灵敏,基本都听到了,均想:连七国第一金斗都败了,你还有什么能耐力挽狂澜?

  雨雄也是这样想,连我都败了,你能行吗?不过看到他坚定的眼神,心神一震,便没有再言语。

  向无敌这时已经把剑捡起来了,毕竟他常年跟随天刹,知道天刹对这个姜小白恨得咬牙切齿,有此良机,当然也不愿放弃,便用剑指着姜小白,哈哈笑道:“真是蛤蟆不大,口气不小,七国第一金斗也不过如此,就凭你,一个小小白斗还想笑到最后?真是不知地高地厚,我都不稀罕杀你!你不会真打算自己上场吧?如果你确实想死,我倒不介意给你一次机会!”

  雨晴这时跑了过来,将雨雄扶了起来。

  姜小白拍了拍手,站了起来,转头看着向无敌,淡淡一笑,道:“就凭你,也想跟我过招?你还不配!”

  向无敌仰天笑了起来,好像是听到世间最好笑的笑话,眼泪都快笑出来了,道:“姜小白,我看你也就只剩下一张嘴了,而且是煮熟鸭子的嘴,只剩嘴硬了。”

  风言站一旁恨得牙痒痒,喃喃道:“若不是我中了毒,一棍捅死他。”

  陈静儒就拍拍他的肩膀,走了出来,看着向无敌,道:“别笑了,待会有你哭的时候!那时你会发现,笑比哭还难看!”

  向无敌止住笑声,怔道:“你又是谁?”

  陈静儒道:“你家公主都不是我师父的对手,我师父说你不配,你还屈的慌。你先过了我这一关,掂量掂量自己再笑吧,我估计你到时也只能含笑九泉了。”

  向无敌又是一怔,道:“你是他徒弟?”

  陈静儒道:“不可以吗?”

  向无敌指着姜小白,哈哈笑道:“你真是死要面子活着受罪,不敢应战就说一声,随便拉个金斗七品过来,就说是你的徒弟,丢不丢人哪?”

  陈静儒眉间金光一闪,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你爹是金斗三品,不是金斗七品!”

  向无敌顿时就惊呆了,竟然是金斗三品,也敢如此嚣张?没见到七品修为的七国第一金斗都败在他的手上了吗?这不是苍蝇往鼻子眼里钻,找死吗?嘿嘿一笑,道:“你不是来开玩笑的吧?”

  陈静儒没有理他,转头对姜小白道:“师父,你跟雨郡主暂且歇息一下,这里交给我了!”

  姜小白点头道:“此人该死!”

  陈静儒点头道:“静儒明白!”

  向无敌又哈哈笑了起来,道:“你们俩人一唱一和的,是在说评书吗?”

  姜小白没有理他,领着雨雄又回到座位坐了下来。

  陈静儒双手抱胸,道:“向无敌,屁话少说,敢战吗?”

  他也是做过寨主的人,自有一番气势。

  向无敌微微一怔,随即又哈哈笑道:“我不是不敢战,我是怕我下不了手,杀你就跟杀小鸡一样,难道你们中夏国就没人了吗?派你一个金斗三品来送死?”

  场上众人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啊?姜小白也不是蠢人,怎么会派一个金斗三品出战呢?自淘金大会创办以来,也没有金斗三品上场的先例啊?至少也要金斗五品啊!如若这个金斗三品真有那么厉害,起先为何不用,偏要让雨雄摔了跟头才肯上场呢?

  陈静儒就有些不耐烦,道:“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要战便战,不战便滚——”

  “滚”字咬得特别重,让众人心头一凛,好强的气势,不似做作。

  向无敌也是怒了,咬牙道:“既然你不知死活,老子成全你!”

  陈静儒道:“我不稀罕车轮战你,你先下去歇息片刻,免得到时死不瞑目!”

  向无敌感觉自己已经发怒了,原本都不打算再笑了,没想到人家总是要逗他笑,忍不住又哈哈大笑,根本就停不下来,摇头道:“就凭你?要不是你看着那么讨厌,我还真不忍心杀你,你太天真了。就算十个你一起上,我都不惧,还怕你车轮战?”

  陈静儒点头道:“既然如此,也冤不得我了!”刚准备拔刀,却听姜小白叫道:“静儒,你过来一下!”

  陈静儒便看了眼向无敌,道:“你稍等一下!”

  向无敌笑道:“害怕就说出来,不要找借口!”

  陈静儒冷冷道:“我去去就来。”就不再理他,径直走到姜小白的身边,道:“师父还有何事吩咐。”

  姜小白便让他耳朵贴过来,小声道:“刚刚我不方便说,你记住,此人的剑法虽然看着无懈可击,其实是以虚遮实,虚招多,实招少,基本是九虚一实,此人练剑急于求成,只在乎表面缝合,实则内劲不足,如同一片浅海,虽然看着波澜壮阔,别人以为是深不见底,其实只要你找准位置,就可以一探到底。我之所以让你上,是因为你的刀快,可以在虚实之间快速切入,将他一举击破。”

  陈静儒点头道:“静儒也是这样想的。”

  姜小白道:“切记不可轻敌,嘴上轻敌可以,但心里万万不可以这样想,骄兵必败!”

  陈静儒点头道:“师父放心,静儒会小心的。”

  姜小白瞥了一眼雨雄,生怕被他听见,又把声音放小了些,细若蚊吟,道:“实在打不过,千万不要勉强,该投降就投降,反正师父的脸已经丢过一次了,不在乎多丢一次!”

  陈静儒知道师父是在关心他,师父是个要脸的人,把脸看得比命还重要,但为了他,却连脸都不要了,动容道:“师父放心,只要静儒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允许任何人践踏师父的尊严!”生怕师父再劝,转身就决绝地走了。

  姜小白就知道他的性子还是太傲了,还想叫他回来再劝劝,又怕被雨雄听到,只得长叹一口气。

  雨雄就坐在他的身边,这时说道:“其实我已经听到了!”

  姜小白吓了一跳,难不成他长着驴耳朵?就觉得难为情,嘿嘿一笑,道:“你别误会,我只是舍不得他!”

  雨雄道:“我没有怪总郡主,其实我也就是刚败下阵时,心里一时接受不了,众目睽睽之下,羞愧难当,现在静下心来想想,命还是比脸重要!”

  姜小白就竖起拇指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雨雄道:“我虽没有见过总郡主使过剑法,但从总郡主刚才那番话,我知道总郡主的剑法造诣一定非同小可,竟一眼就可以看出向无敌剑法的弊端。其实打到最后,我也是看出来了,只是终究晚了一步,如果再来一次,我必不会输。”

  姜小白道:“所以说,我们是一个整体,只是分工不同而已,你走第一步,静儒走第二步,如果赢了向无敌,你也是居功至伟,没有你,静儒没有一点赢的希望。”

  雨雄叹道:“可是小陈兄弟的修为终究是低了许多,也不知能不能顶住?”

  姜小白道:“修为低有修为低的好处,至少可以让对方轻敌啊!”

  陈静儒这时又走到向无敌的面前,向无敌笑道:“遗言交待完了吗?”

  陈静儒淡淡道:“出剑吧!”

  向无敌不屑道:“我先出剑,我怕丢人,还是让你表现一下吧……”

  陈静儒知道此人傲慢,必不会先出剑,等他“吧”字刚说出口,鱼欢刀已经出鞘,如光似电,就劈了过去。

  两人相距不远,此时向无敌的剑还没有出鞘,甚至话还没有说完,还准备说完以后再哈哈大笑一次的,现在完全笑不出来了,对方就跟土匪一样,一点都不懂礼貌,最起码让人把话说完啊,一句话说了半截的感觉,就如同上厕所时硬生生地用肛门剪屎,太难受了。

  仓促之下,连忙拔剑相迎,可对方的刀实太快了,单纯从速度来讲,竟一点都不比他金斗七品慢。若等他把剑拔出来,黄花菜都凉了,剑只拔出来一半,刀已经到了眼前,连忙一手拿剑一手拿鞘就挡了过去,就听“砰”地一声,刀就砍在了剑鞘上,剑鞘裂为数瓣,若不是鞘里有刃,一刀就要把向无敌劈成两段,把他惊出一声冷汗。

  虽然侥幸逃过一劫,模样却极为狼狈,没有一点七国第一金斗应有的风范。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他现在已经把自己当作七国第一金斗了。

  自从陈静儒上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里格外期待,甚至比雨雄上场还要期待,都想看看清凉侯的这个徒弟究竟有何能耐,区区金斗三品也敢如此嚣张?

  当陈静儒第一刀砍出,所有人心里忍不住都暗赞一声,好快的刀法!这清凉侯师徒果然不是夸夸其谈之辈。

  向无敌刚做了七国第一金斗,就被人在脸上抹了黑,顿时恼羞成怒,反正剑鞘已被砍碎,倒省得再拔剑了,趁着刀上的反弹之力,快速后退两步,长剑终于有了回旋的余地,大吼一声,就扑了过来,又把剑舞得风雨不透。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