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一十八章 欺人太甚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按理说,那六国的皇子公主他不可能全部熟悉,何况还有一个天刹公主,被羞辱得像条落水狗,如果换作是他是女人,宁愿被偷偷地强/奸,提上裤子还可以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受那样的羞辱,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可结果倒好,连天刹都变成他手中的棋子,甘愿为他充当马前卒,为了保护他出关不遗余力,好像他们之间从来都没有仇恨,只有关爱。这也太邪门了!

  其他几路元帅也是震惊不已,没想到这个姜小白凭借金斗修为,单枪匹马竟可以在高手如云的京师之地轻而易举就救走两个人,还是两个中毒的人,还是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如果眼皮不是自己的,他们绝计是不敢相信的。

  这个姜小白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果然非比寻常啊,难不成真的是清凉侯回来了吗?

  只有路长海的心里是暗暗窃喜,人家送上门了你们都抓不住,一群废物,以后看谁还敢说我是无能之辈!

  但这种想法他也只敢放在心里想想,脸上却不敢丝毫表露,甚至是一脸愤慨,急道:“皇上,趁着他们还没有跑远,我们赶快追吧!”

  姜离存摇头道:“来不及了,东边是镇东侯的地盘!”

  路长海道:“管他什么镇东侯,这个姜小白肯定留不得,如果镇东侯不交人,我们连同镇东侯也一起灭了。”

  姜离存道:“现在不是仓促用兵的时候,不过是跑了一个姜小白,我们还是占有绝对优势,不要自乱阵脚。”

  孟秦中道:“就是,说不定姜小白还在城里,不一定就跑出去了。”

  姜离存缓缓闭上眼睛,道:“先把城里仔细搜一遍再说吧!”

  金地地领着四国人马一路狂奔,一直冲到仁路,那里是镇东侯麻进的地盘,姜小白便知道终于脱离险境了。

  金地地见后面没有追兵追来,长吁一口气,便慢慢停了下来。

  其它各国便也跟着停了下来。

  金地地四下里看了看,惊道:“咦?你们怎么都来了?都顺路吗?”

  除了血兰国跟他顺路以外,别国均不顺路,脸上就有些尴尬。

  颖风急道:“谁跟你顺路?我看天刹受伤了,心里不放心,才保护他过来的。”

  金地地道:“天刹就不必你操心了,有我保护,连根头发都不会少!”

  天刹急道:“谁要你们保护?”

  驿离国和罗兰国到现在都稀里糊涂的,从早上到现,也忙得热火朝天的,却不知道在忙什么?心里总有种上当的感觉,却不知哪里上当了。率领驿离国的是一个大元帅,这时说道:“我们只有拧成一股绳,才能冲出中夏国,如果分头行事,只会被中夏国各个击破!”

  金地地没想到到现在他还认为中夏国要杀他们,心里一阵暗笑,脸上却不露痕迹,道:“大元帅不必担心,只要我们冲出京城,他们就不敢杀我们了,你尽管平平安安地回去!”

  大元帅怔道:“这是为什么?”

  金地地道:“没有为什么!你们尽管放心走,如果中夏国敢杀了你们,你来找我,我来负责,一命赔你一命!”

  那大元帅心道,我都被杀了,还怎么找你?不过回过神来想想,也觉得蹊跷,中夏国的皇帝除非脑子出了问题,要不然杀他们干嘛?他们又不是六国的皇帝。把他们杀了,惹得六国震怒,中夏国岂不得面临亡国之灾?况且就听金地地一个人叫着喊着,说中夏国要杀他们灭口,如果真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岂会在关口就放那么一点点的兵力,被他们轻而易举就跑出来了?心里上当的感觉就更深了,但哪里上当,也说不出来,毕竟他们除了死了几个喽啰以外,也没有什么损失。便道:“那淘金大会怎么办?”

  金地地道:“还淘个屁啊,回家睡觉,反正你们驿离国也没指望夺得金主,也没什么好遗憾的,如果冷颜宫不追究,我们还省了几亿引道珠,怎么算都划算!”

  大元帅想想也对,怎么想都没有损失,见金丝国不愿跟他们合伙,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跟着走,便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国了,后会有期!”

  金地地摆手道:“慢走,不送!期待下次再愉快地见面!”

  大元帅点了下头,但心里还是不放心,便跟罗兰国商议一番,两国结伴走了。

  金地地又望着颖风道:“颖风,你怎么不走啊?舍不得我吗?”

  颖风嗤鼻道:“谁稀罕你?我要把天刹送回去我才放心!”

  天刹道:“我才不要你送,我自己会走!”

  金地地道:“听到没有,天刹想跟我单独地相处,双双把家还,所以说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在这里碍眼了,你回去吧!”

  天刹怒道:“你别自作多情了,谁要跟你一起走?看见你就烦!”转头跟左右说道:“我们走!”

  就领着血兰国的人马走了。

  颖风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笑道:“金地地,偷鸡不成蚀把米了吧?”

  金地地脸露不屑,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跟你说句实在话,天刹我现在是一点都看不上,特别是清凉侯出现以后,让我是彻底看清了她,我以前算是瞎了眼了,他不配以后在我金丝国母仪天下,我金丝国丢不起那个脸。如果你喜欢,我拱手相让!”

  颖风却不这样想,他就喜欢这样刁蛮任性的天刹,见有人侮辱他的梦中情人,当即冷哼一声,道:“谁要你拱手相让?你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

  金地地摊开双手,耸了下肩,道:“随便你怎么想!我感觉我现在跟你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我现在心中包罗万象,哪像你, 一天到晚满脑子尽是女人!”

  颖风冷哼一声,道:“我懒得理你!”

  金地地挥手道:“不理我你就回去吧,去吧去吧!”

  颖风又冷哼一声,果然就领着颖上国的人马,转头就走,一转眼就去得远了。

  姜小白这时把额前的散发拢起,露出脸来,走到金地地面前,笑道:“兄弟,这次真的多亏你了!”

  金地地面露不悦,道:“你看你看,又跟我客气了,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兄弟。”

  姜小白道:“好好好,不客气,不过我以后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但不是现在。”

  金地地叹道:“你也知道,我现在贵为皇子,以后就是皇帝,天下间什么东西得不到?什么大礼在我眼里,也不会让我提起半点兴趣。人就是这么贱,得到的越多,心里反而越空虚,要不然我能跟你一见如故,把你当作兄弟吗?我空虚呀,每天都想搞事!”

  姜小白笑道:“你放心,这份大礼绝对是你平时得不到的。”

  金地地怔道:“什么大礼?不过我对别的大礼不感兴趣,我就对你摘花飞叶的本事很感兴趣,特别是今天,太风/骚了,可把我羡慕坏了,要不你教教我吧?”

  姜小白笑道:“雕虫小技而已。既然兄弟喜欢,教给你也无妨,那你听好了,我现在就把口诀告诉你。”

  金地地没想到姜小白这么爽快,这么宝贝的东西竟然一点都不吝啬,果然没有看错人,不免大喜过望,忙道:“等一下,等一下!”就把姜小白拉到旁边,小声道:“这么宝贝的东西不能给别人听去了,人人都会了,我们还怎么显摆啊?”

  姜小白笑道:“真的有那么值得显摆吗?”

  金地地道:“那当然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自己感觉不到,我们能感觉到,太震撼人心了!”

  姜小白笑道:“那你听好了,口诀很长,用心去记!”

  金地地连忙竖起耳朵,结果没听到口诀,却听到背后传来一阵马蹄声,转头一看,竟是天刹去而复返,把他吓得头皮都麻了。

  天刹原本走了,心里也是越想越蹊跷,这个金地地实在太反常了,刚开始叫着喊着说中夏国的皇帝要杀他们,结果一出皇城,立马信誓旦旦地说没人会杀他们,而且一脸从容,不似作假。

  况且依照金地地的禀性,就算她不愿理他,他也会奋不顾身地追上来的,而现在却好像在故意躲避她,而且不止是躲避她,好像在躲避所有人,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于是掉转马头,又跑了回来,结果却看见了姜小白。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仔细看看,确实是姜小白。

  她也不傻,瞬间就全明白了。

  怪不得金地地这么积极,生怕事小不怕大,拼命地煽风点火,甚至变相怂恿她上台与姜小白决斗,原来就是为了制造混乱,把姜小白救出来啊!而她只是他们手里的一颗棋子,把她当成傻瓜一样利用,如果利用她做别的事也就罢了,竟然利用她来救姜小白,简直就是全世间最大的羞辱,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气也透不过,睁大血红的眼睛死死盯住姜小白,咬牙道:“你们……欺人……太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