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二十六章 床下的尴尬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33:07 源网站:节点3
  可夏笑道:“我知道,我就说说,哪怕你待一天,我也是欢喜的。”说完自己也觉得羞涩,脸上一红,又道:“对了,光顾说我的事了,你来这里究竟是干嘛的”</p>

  姜小白道:“我是来找冥岸大寒丹的。”</p>

  可夏怔道:“冥岸大寒丹”</p>

  姜小白点头道:“你听过”</p>

  可夏点头道:“我倒听华明谣提起过,好像可以解百毒,上次不知是哪一个宫的宫主来找过,但紫华宫谎称没有这种丹药。”华明谣即是她的夫君。</p>

  姜小白道:“谎称没有那就是有了”</p>

  可夏道:“听华明谣那口气,好像是有的。”</p>

  姜小白道:“那你知道放在哪里了吗”</p>

  可夏道:“具体放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紫华宫的重要丹药一般都放在藏丹阁!”</p>

  姜小白精神一振,道:“藏丹阁又在哪里”</p>

  可夏怔道:“在天柱峰啊!”</p>

  姜小白就些哭笑不得,道:“我对这里又不熟,东南西北都不知道,天柱峰又在哪里”</p>

  可夏道:“天柱峰倒是很好找,紫华山上最高的那座峰就是天柱峰,就在练武场的边上,就像一根擎天之柱,高耸入云。不过你根本就上不去,那天柱峰石壁光滑,直上直下,又没有台阶,除非御气境的高手,否则想都不要想,难于上青天。而且就算你上去了,也拿不到丹药,一般里面都有一名御气境的高手在看守,以你的修为,去了也是凶多吉少。”</p>

  姜小白道:“你也说过,我是在刀尖上起舞的人,天天干凶多吉少的事情,怕就怕没有凶多吉少的机会,只要丹药在,我就要把他取出来。”</p>

  可夏道:“这丹药对你很重要吗”</p>

  姜小白道:“跟我的命一样重要!”</p>

  可夏就面露难色,道:“我真的很想帮你,但我在中夏国贵为公主之尊,在这里却是人微言轻,说不上话,没有办法帮你了,我真的好内疚!”</p>

  姜小白笑道:“公主,你这说的是哪里话这是我的事情,不关你的事。你能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消息,我已经感激不尽了。”</p>

  可夏咬唇道:“但你帮我那么大的忙,你现在到我的家里,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真的好生难受。”</p>

  姜小白道:“公主千万别这样说,要不然该我自责了。”</p>

  可夏大概真的是寂寞久了,难得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这么多年憋在心里的话实在太多了,跟姜小白一直说个不停,连午饭都忘了吃。</p>

  姜小白也是同情她,虽然对她没有非分之想,但跟měinu聊天心情总是愉悦的,时间不觉过得很快,转眼就天黑了。</p>

  可夏毕竟是凡人,这时就觉得肚子饿了,就让采荷张罗了一桌饭菜,三人围在一起吃了一顿。</p>

  吃完饭,采茶就收拾了碗筷,又给他们倒了两杯新沏的茶水。</p>

  姜小白喝了两口,便道:“公主,天时也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多谢款待!”</p>

  可夏惊道:“你现在能去哪里啊”</p>

  姜小白笑道:“不管去哪里,我也不能一直待在公主的房间吧”</p>

  可夏道:“你出去很容易被发现的,你晚上就睡在采荷的房间,采荷跟我睡。”</p>

  姜小白犹豫道:“这不太好吧万一被人看见了,我怕影响公主的清白。”</p>

  可夏道:“清者自清,管别人干嘛再说了,你住在这里,我并不觉得玷污了我的清白,我高兴。”</p>

  姜小白就觉得这话有点暧昧,但他想想,确实也没地方去,总不能再去翻一夜的墙头吧不是每一次都有那么好的运气,一旦被发现,自己死了也就罢了,还要连累风言和雨晴。便咬了咬牙,道:“那就有劳公主了。”</p>

  可夏笑道:“我宁愿每天都能有得劳!”</p>

  正说道,院子外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大晚上的关什么门哪!”</p>

  声音在静谧的夜里听得格外清晰,接着就听见脚步踏墙,人就跳进院里。</p>

  可夏脸色一变,道:“华明谣!”</p>

  姜小白跟可夏聊了一下午的天,知道华明谣就是他的老公,顿时脸色也变了,知道华明谣有着紫斗七品的修为,这要是被发现了,不但自己的命保不住,这两个女人可能也要给他殉葬了,还被坏了名声。</p>

  慌忙中来不及思索,一头就扎进了床底下。</p>

  华明谣这时敲了下门,采荷就开了门。</p>

  华明谣进门后,总觉得氛围有些不对劲,四周看了看,也没什么异样,见可夏坐在桌旁,便笑道:“还没睡啊”</p>

  可夏努力使自己镇定,淡淡道:“你不也没睡吗”</p>

  华明谣看了眼桌上的两只茶杯,笑道:“你跟采荷倒是有情调啊大晚上的还有心情喝茶!”就走了过来,端起姜小白喝过的茶杯,以为是采荷喝的,便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脸陶醉,然后一口就把剩下的茶水喝进了肚里,喝完还啧舌道:“果然带有处子余香啊!”</p>

  如果让他知道喝这杯茶的人已经是个老嫖/客了,不知会作何感想?</p>

  采荷看得狠咽了一口口水。</p>

  姜小白躲在床下,敛住呼吸,心里紧张得一塌糊涂,感觉自己虽然堂堂正正,什么事也没有做,怎么却有了一种做奸/夫的感觉?这要是被人家从床底揪出来,人家会相信他只是来聊聊天的吗?估计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还不如在灌木丛里躺尸躺的舒坦。</p>

  华明谣放下茶杯坐了下来,笑道:“可夏,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p>

  可夏淡淡道:“想你作甚?”</p>

  华明谣嘿嘿一笑,道:“我知道我这段时间比较忙,冷落了你,你心里有气,也能理解。”</p>

  可夏道:“你不是忙,你一来我就知道,你兽欲又发作了。”</p>

  华明谣脸色就有些僵硬,道:“可夏,哪有你这样说话的?男欢女爱,人之常情,怎么能叫兽欲呢?我知道我不能每天陪你,你心里有气,没关系,今天晚上我就留下来陪你。”</p>

  可夏道:“我身体不舒服!”</p>

  华明谣脸上就有些不悦,道:“每次身体都不舒服,你还有别的借口吗?”转头看着采荷,道:“你先出去。”</p>

  采荷不敢违抗,就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p>

  可夏道:“华明谣,你别逼我。”</p>

  华明谣脸色一冷,道:“可夏,你别给脸不要脸。”</p>

  由于现在时值冬季,天气寒冷,早晚更甚,所以傍晚的时候,采荷就给可夏添了件裘绒披肩。可夏这时便把披肩取了下来,露出被姜小白刺出的伤口,道:“我没骗你,我真受伤了,身体不舒服,等我身体好了再说吧!”她也知道姜小白肯定是在敛息,时间久了,肯定憋不住的,所以就想着尽快打发了他。</p>

  果然华明谣一惊,道:“你怎么受伤了?”</p>

  可夏道:“我自己不小心划破的。”</p>

  华明谣连忙上前察看,然后笑道:“不要紧,一点小伤,让我陪你睡一觉就好了。”</p>

  可夏咬牙道:“小伤?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你以为我是修士?”</p>

  华明谣道:“你不是修士,但我是啊,我把我的纯阳之气输入你的体力,你马上就会好了。”</p>

  可夏怒道:“你无耻!”</p>

  华明谣也是馋了,带着一顶小帐篷过来,不睡上一觉岂能心甘心?也不管她同意与否,弯腰就把她抱了起来,向床边走过去,可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在床上,华明谣就开始撕扯她的衣服。</p>

  姜小白躺在床底下,从没想过这辈子竟然有人在他身上做这件事情,想想这华明谣也真的是禽兽,老婆都受伤了,还有心思做这事,难怪可夏不喜欢他,换作谁都得寒心。但这是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他也没有权利干涉,要不然自己真成了奸/夫了,只能静静听着,虽然他并不愿意听。</p>

  如果姜小白不在床底下,可夏可能也就忍了,恶心几下也就过去了,但想到姜小白在床底下,哪里好意思?拼命挣扎,伤口破了也浑然不觉,但他毕竟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在一个紫斗修士的手里,柔弱得就跟小鸡一样,片刻功夫,身上就被撕扯得干干净净,可夏就急了,一口唾沫就吐了华明谣,正好吐在他的眼睛上。</p>

  华明谣一下就冷静了,自带的小帐篷也瘪了下去,脸上如同覆盖了一层浓霜,左手缓缓地拭去了唾沫,右手就“啪”地一声,打了可夏一耳光,五个手指印清晰可见。</p>

  可夏并不畏惧,紧紧地盯住他,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p>

  姜小白听得心血上涌,就想奋不顾身地冲出去,但他也知道,一旦冲出去,他们三个人今天晚上都得死,自己倒不是怕死,但公主和采荷却是无辜的,死了还落不下好名声,肯定被标榜为奸夫淫妇。</p>

  姜小白的心里竟感到莫名地疼痛,从没有想过,这辈子会去疼惜别人的老婆。</p>

  疼别人的老婆,不管放在世间哪里,都是站不住脚的,只会惹来万人鄙夷。所以心里才会纠结,乱得像一团麻,由于不能呼吸,脸都涨红了,紧紧攥住双拳,长这么大也没有像此刻这般纠结过。</p>

  </p>()

  

  

  Ps:书友们,我是夜开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3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