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六十二章 进宫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韩一霸没想到一向神机妙算的姜小白竟然也会失算,原以为要围个一年半载,结果才过了三五天,敌军陆陆续续就开始有人投降了,起初都是从京城里翻山出来,一夜都不停息,后来投降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明目张胆,都是成群结队,感觉不是来投降的,而是来赶庙会的,害得联军这边晚上觉也不能睡,光忙着受降了。最多一次,一个将军竟领着几十万兵马来降,害得他们以为是姜离存率兵突围,白白紧张了一回。

  投降这种事本来就具有传染性,而且速度极快,如同爆发瘟疫,对于京城里的修士来讲,不是想着如何迎敌,而是想着如何投降,他们不是在投降,就是在投降的路上。

  路长海也是暗自着急,每次升帐,手下的将领都要少一波,升到最后,差不多就剩他一个人了,心里不免怨恨这天,待他实在不公平,几百万人都可以投降,唯独他不可以,就感觉自己被姜离存给骗了,上天一点都不眷顾他们。

  不到一个月,连守城门的都投降了,城门大开,令城中的修士投降起来更加便捷,蜂拥而出。

  韩一霸就领着千万兵马入城了,路上几乎未遇抵抗,一路畅行无阻,直达皇宫外。

  姜离存这时正跪在太庙里的祖宗灵位前,万念俱灰,头皮白了大半,也没有梳洗,乱得像鸡窝。他也不是不想抵抗,原本他想着,如果姜小白率军攻城,那他可以凭借山城之险,据险抵抗。可没想到姜小白却围而不攻,他便想着,等他们围个三五个月,军心懈怠,然后贸然偷袭,肯定可以一举得手。

  可没想到,还没到一个月,还没等到他偷袭,自己的兵马却已经跑光了,树还没倒,猢狲就已经散光了,指望他跟路长海两个人去偷袭,说不定也能把姜小白给笑死。

  他心里真的好不甘心,也想不明白,明明是自己占据绝对优势,手握七路兵马,就让路长海打了几次小仗,也没死多少人,怎么就说败就败了呢?而且是败得一塌糊涂,连最后想跟姜小白决战的人马都没有了。

  从紫华宫回来的时候,心里还在冷笑,一切才刚刚开始,结果冷笑声音犹在耳,他刚挽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连敌人长什么样还没见到,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从开始到结束,才短短几个月时间哪,只够收一茬小麦的,结果姜小白却把他的整个帝国收割去了!

  姜离存望着祖宗灵位,道:“列祖列宗在上,朕无颜面见你们,所以自去冠冕,以发覆面……”

  如果让姜小白听到这翻话,肯定大为惊讶,因为崇祯皇帝临死前也是这样说的,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

  路长海这时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这段时间他也是操碎了心,两眼通红,一脸憔悴。急道:“皇上,韩一霸进城了!”

  姜离存头也没有回,道:“路长海,你逃命去吧!”

  路长海急道:“现在我还能往哪里逃啊?”

  姜离存道:“那就跟朕一起走吧!”

  路长海精神一振,心道莫非他还留有后路?道:“去哪?”

  姜离存道:“随朕去见列祖列宗!”

  路长海只觉两腿一软,颓然说道:“我们这就败了吗?”

  姜离存道:“朕也在想,我们这就败了吗?上天为何如此待朕?我恨我自己,我恨这天,也恨你路长海,恨众臣误我,恨我父皇偏心,我现在心里只有恨!”

  路长海道:“我也是!”

  在姜离存的面前,地上横躺一把长剑,这时拿起,拔剑出鞘,放在眼前看了看,喃喃道:“所以我要找天去讨个说法!”把剑横在脖子猛地一抹,鲜血就溅了一地,人就倒了下去,眼睛睁得大大的,实在是不甘心。

  路长海仰天哈哈大笑,笑声里尽是苦涩,自言自语道:“姜小白,你赢了!”就拿起姜离存用过的剑,刺进了心窝里。

  韩一霸把皇宫团团围住,皇宫内倒也还有几万将士,都是姜离存的心腹,不愿投降,连忙就去找姜离存,结果找了半天,却在太庙里发现了姜离存的尸首,顿时军心涣散,没人愿意再去抵抗,开门迎降了。

  韩一霸走进皇宫,望着巍峨的宫殿,想到自己以后将成为这里的主人,不禁热血沸腾。

  不过他也没有得意忘形,连忙着人将皇宫整顿一番,将原来守卫皇宫的禁军全部拘禁,换上了自己的人马,不过姜离存和路长海的尸首却没有动,准备留给姜离赋定夺,毕竟他现在还不是皇帝。

  一切准备妥当,便出城迎接姜离赋入城了。

  由于参与围剿的兵马有两千七百万,连同投降的共有三千多万人马,不可能全部入城,在韩一霸的安排下,只有各路元帅及主要将领陪同姜离赋入城了。

  姜小白比较例外,他曾答应过手下六郡人马,它日攻下京城,必定带他们去皇宫好好看看,所以只有他带着六郡人马跟着韩一霸入城了。而这六郡确实都是功臣,而姜小白又是功臣中的功臣,所以没人有异议。

  五大郡主骑在马上,走在京城的街道上,春风满面,感觉比九大元帅还要风光。想起姜小白说过的话,加官进爵,指日可待,心里愈发灿烂,暗暗庆幸自己有眼光,这几年紧紧抱住姜小白的大腿,果然有好处啊!

  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京城对他们来说,已是暗潮涌动,波谲云诡,一只巨大的黑手正悄无声息地向他们抓来。

  姜离赋的心里现在也完全被喜悦填满,再也容不得其它,走到皇宫前,想到这几年所受的委屈,泪水夺眶而出,喃喃道:“父皇,儿臣没有辜负你,终于回来了!”

  姜小白笑道:“皇上,回来是好事,就不要哭了,让几大元帅看笑话了!”

  姜离赋抹了一把眼泪,道:“朕是高兴!清凉侯,谢谢你!”

  姜小白道:“身为臣子,理所应当!不过皇上,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姜离赋道:“当着众位爱卿的面,随便什么要求你应该提,朕必答应你。”

  姜小白道:“皇上你也知道的,当年我们苦守六郡,为了鼓舞士气,我曾经答应过六郡人马,它日攻下京城,必定带他们到皇宫里去溜达溜达,现在叛臣已诛,天下大定,所以我想跟他们兑现我的承诺。”

  姜离赋笑道:“没有问题,他们都是大功臣,让他们随便溜达,就跟自己家一样!”

  六郡人马听了,顿时欢呼一片,能把皇宫当成自己家一样溜达,就这一件事,就足够他们吹嘘一辈子的,都感觉总郡主果然是诚实守信之人,当年随口一句话都还铭记于心,他们自己倒是没当回事。

  姜小白就指着他们道:“这是皇上恩典,但你们也不能不自觉,进去以后都给我规矩点,老老实实地看,一花一草都不要糟践!”

  众人齐声道:“是!”

  姜小白又道:“刘智生!”

  刘智生抱拳道:“属下在!”

  姜小白道:“由你领着他们参观,出了意外,我拿你是问!”

  刘智生心里也是激动,笑道:“总郡主放心,不不不,侯爷放心,我保证让他们规规矩矩,一个唾沫星子都不会乱溅。”

  姜离赋就领着几大元帅和六郡人马进宫了,由于宫内大乱刚平,又被韩一霸清洗一遍,到处冷冷清清,仿佛这座皇宫已经荒废了许久。

  刘智生就领着众人到处参观去了。

  玉夫人也是第一次来皇宫,特别欢喜,就拉着常楚楚和雨晴的手,道:“两位妹妹,我们也去看看皇帝住的地方究竟长什么样,肯定要比我那土匪窝好看多了,没想我这辈子还能来皇宫逛逛,死了也值了!”

  雨晴的父亲毕竟是七国第一金斗,以前倒是跟着雨雄来过这里,但仍是欢喜道:“好啊好啊,天天待在军营里,都憋坏了,好久没有散心了,我带你们去,这里我比较熟悉!”

  玉夫人道:“顺便去看看皇帝的妃子长什么样,看看有没有我们三人漂亮?”说完咯咯笑了起来。

  这话实在大逆不道,众人听得心头一凛,但姜离赋却也没有生气,反而笑道:“玉夫人真乃女中豪杰啊!怪不得清凉侯欣赏有加!”

  玉夫人笑道:“多谢皇上夸奖!”

  常楚楚虽然不喜欢和玉夫人待在一起,但人家好言相邀,她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要不然显得自己心胸狭隘,便点了点头,跟二人去了。

  姜离赋却领着姜小白及九大元帅,还有一众将领,直奔太庙,告祭祖宗。

  一路走来,姜小白跟在姜离赋的身后,左顾右盼,越看越是不对劲,因为宫中的守卫无论是站哨的,还是巡逻的,全部都是韩一霸的人,每个人的身后都绣着一个大大的“地”字,好像不是进了皇宫,而是进了地路大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