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长生 第二百六十六章 烧死他们

小说:血染长生 作者:夜开花 更新时间:2018-03-30 16:25:45 源网站:节点7
  布休本来倚在石头上,感觉石头有动静,抬头一下,石头竟倒了下来,一下吓得脸色惨白,大叫一声,这下要被压成肉酱了。

  敌人也生怕被石头砸到,也不再攻击了,连忙四下散开。

  姜小白转头一看,石头已经到了头顶,连忙意念一动,就把散元石收进了储物镯。

  石头消失了,原本站在石头后面的韩冰就露了出来,满脸带着狰狞,离他们不过丈余的距离。

  韩冰似乎早就准备,就在石头消失的一瞬间,身旁百余名紫斗就急速冲出,杀向了姜小白他们,现在没了散元石,他们修为恢复,速度如光似电,布休等人一下就看得呆了。

  好在姜小白也没有大意,刚把散元石收进储物镯,瞬间又煞了出来,还是落向了原来的位置,那些紫斗瞬间又变成了白斗,如同泄了气的皮球,哪里扛得住小山一样的石头,绝大部分人一下就被压成了肉饼,只有一个人速度最快,没有被散元石压到,虽然已经变成了白斗,但在原先的惯性下,速度依旧很快,刺向了孟得刚。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绝大部分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个个目瞪口呆,也包括孟得刚。

  等孟得刚反应过来,只觉胸前一凉,一把长剑已经穿胸而过。

  姜小白看得目眦欲裂,大叫一声:“老孟……”这些人当中,除了风言,只有孟得刚是跟着他从清凉城里走出来的,一起在无生海浴血奋战,后来还冒着生命危险向他告密,虽然不是感情最深的,但一路走来,早已把他当作兄弟,哪里能够舍得?如同自己被刺了一剑,痛到无法呼吸。

  孟得刚怔怔地看着刺他的那名修士,听到姜小白的叫声,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嘴角微微翘起,就倒了下去。

  刺他的那名修士这时也才反应过来,没想到就自己一个人冲了过来,后面已经被石头挡住了去路,面前却又被十几个人团团围住,进退不得,一下就尴尬了,早知道就不刺了,硬笑一声,道:“误会,误会!”

  姜小白怒吼一声:“我要你死!”手持制天神剑就走了过来,二话不说,举剑就劈了下去,那名修士拿剑去挡,可他现在只有白斗修为,而姜小白金斗五品,拿的又是制天神剑,连剑带人,一下就被劈成了两瓣,还没倒地,就变成了两根干枯的木头。

  姜小白弯腰将孟得刚揽在怀里,摇晃着他的身体,叫道:“老孟,老孟……”往昔种种,一下涌上心头,泪水无声滑落。

  众人从没有见过姜小白流泪,无不动容,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布休就抹了一把眼泪,蹲了下来,道:“盟主,老孟已经走了,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

  姜小白咬牙道:“此哀节不住!”就把孟得刚的遗体收进了储物镯,缓缓站了起来,环视敌人,眼睛都快喷出火来,吼道:“来啊!我要让你们全部给老孟陪葬!”

  众人心头一凛,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感觉他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

  韩冰这时又绕到前面,生怕被姜小白用树叶攻击,混在人群里离得远远的,现在他已经摸索到了套路,只要姜小白躲在石头下,就能逼他收起混元石,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可以让紫斗四下出击,一举将他们歼灭。刚刚是因为第一次,一时考虑不周,应用不够娴熟,才会失手,现在他又叫了无数紫斗过来,暗暗商量,反正姜小白又飞不掉。

  卞公公这时贴近姜小白道:“清凉侯,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姜小白冷冷道:“杀一个赚一个!”

  卞公公道:“但是跟他们硬拼下去,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姜小道:“那又如何?难不成要跪地求饶不成?”

  卞公公就用眼神指了下边上的一座小山峰,道:“要不我们先撤到上面去,再从长计议,像这样战下去,耗也耗死了。”

  姜小白顺着他的眼神望了过去,在他们右首几十丈处,果然有一个小山峰,形状像极了紫华山的天柱峰,就是一根石柱,四周光滑,不过没有天柱峰高大,只有几丈高,且边上有一条石阶,通往峰顶,大概平时经常有人上下,作瞭望之用。

  姜小白虽然满腹怒火,但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知道,他的生死从来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后面还有十几个人在和他同生共死,只要有一线希望,他还是想把他们带出去的。

  稍作思索,便点了下头,把十几个人叫了过来,耳语一番,商讨对策。

  可是对于姜小白来说,若要突围,那块散元石又变得棘手了,不比在信郡山下的原野上,可以用马车拉着跑,在这里,他除了把它收进储物镯,别无它法。可是一旦把散元石收进储物镯,敌人的紫斗又嚣张了。

  情急之下,想到刚刚被他砸死的百名紫斗,灵机一动,就把散元石收进了储物镯,忽地又煞了出来,砸向了前面挡道的修士。由于那些修士太过密集,一下竟被砸扁了几百人,面前一下就被清空一片。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又把散元石收进去,再煞出来,就当锤子用,一锤砸下去,砰砰作响,地动山摇,吓得敌人纷纷后退,退得慢了,就变成肉饼了。

  韩冰一时看得呆了,不知道姜小白想干嘛,指望这样就能砸出去吗?太异想天开了吧?这样倒是省得他去推石头了,只要他做好了准备,在姜小白把石头收进储物镯的瞬间,就可以让紫斗取他性命。

  等他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布防,姜小白已经砸到了那个小山峰下,就收起散元石,一行人就顺着台阶爬了上去。

  山顶是一块平地,长宽数丈。

  姜小白上了山顶,就将散元石煞了出来。

  众人暂时脱离险境,略有轻松,玉夫人就盘膝坐下,骂道:“这些畜生,跟疯狗一样,把老娘累得一身臭汗!”

  姜小白转头一看,却见她手臂上满是血迹,惊道:“你受伤了?”

  玉夫人道:“不碍事,被狗咬了一口!”

  姜小白就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拉过她的手臂察看一番,见是剑伤,伤口很深,还在流着鲜血,便道:“这还不碍事?”就从身上撕下一根布条,帮她细细包扎,一脸怜惜。

  玉夫人就痴痴看着他,道:“小白,我忽然在想,如果我每天都能受伤,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常楚楚见了,心如刀绞,恨不得受伤的人是自己。越看心里越不是滋味,忍不住把头背向别处。

  风言却道:“玉夫人,这个好办哪,只要你同意,我每天都可以刺你一剑,随叫随到,随到随刺,如果刺得不满意,我还以再刺,直到刺到你满意为止!”

  玉夫人瞪了他一眼,道:“你滚!”

  姜小白又道:“姐姐,没想到这次把你带出来,却是害了你。”

  玉夫人道:“这些话你应该跟你身后的兄弟讲,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的手足都不在乎,我这件衣服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姜小白叹道:“姐姐怎么会是衣服呢?姐姐也是我的手足,不能割舍!”

  玉夫人刚准备感动,风言却道:“就是,玉夫人可别这样说,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以前经常穿少爷的衣服,还经常跟他穿一条裤子。”

  玉夫人咬了咬牙,就对姜小白道:“你不要包扎了,我要起来揍风言!”

  常楚楚听二人旁若无人,卿卿我我,眼泪就流了下来。

  韩冰在山下看得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生怕姜小白又要整出幺蛾子,就绕着石柱走了一圈,可是除了一条石阶外,并无其它出路啊?便望着峰顶哈哈笑道:“姜小白,我以为你有多聪明,也不过如此嘛!你这是自掘坟墓,你知道吗?”

  忽然山顶上就有一片树叶就飞了下来,直击他的面门,把他吓了一跳,幸亏离得远,让他险险地避了开去,不过终究还是慢了一点,树叶从他耳旁擦了过去,划破了他的耳朵,鲜血直流。

  韩冰心里那叫一个恨,连忙退出十余丈,自以为到了安全的距离,那大声怒道:“姜小白,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等着,我要把你们活活烧死在山顶上!”转头就吩付手下,道:“去山下扛几百桶火油上来,我要烧死他们!”

  山顶上的人听了,脸色均是一变。

  布休咬牙道:“这个畜生真是人面兽心,以前看他还像个人样,没想到竟如此狠毒,这么残忍的事情也做得出来,不知道我们细皮嫩肉吗?”

  姜小白道:“对他来说,这确实是个好办法!”

  布休道:“但对我们来说,却不是好办法!盟主,你有没有想到好办法啊?”

  姜小白缓缓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也无计可施!”就走到山顶边缘,双手负后,眺望远方,许久不发一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笔趣阁读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血染长生,血染长生最新章节,血染长生 节点7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